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我们的24小时

2018-07-31 11:04:36    来源:法制与社会    

8:30——18:30

一场大雨过后,空气变得格外清新。上午8:00点正 ,云南省第三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办公室逐渐热闹起来,警察们陆续走进办公室,指纹打卡,穿戴单警装备,简单寒暄几句后,大家习惯的找好自己位置坐下。8:30分,监区一天中最重要的会议——交班会开始。值班长汇报值班情况,分析犯情,监区长强调需要关注的重点服刑人员和重要事项,传达监狱近期的工作安排,对当天的工作进行分工部署。会议不长,二十分钟左右却把一切安排得井然有序。

\

杨倩是一个刚调到监狱不久的小姑娘,一张娃娃脸让人总猜不透她的年龄,今天她是机动岗,任务就是带外协、带厂家、带服刑人员看病等等,总之哪儿需要去哪儿。

9:00点正。杨倩带需要就医的服刑人员去了监狱医院。医院从来都是门庭若市的地方,监狱医院也不例外,各个监区生病的服刑人员早早就在医院外排起了队。等待之余,杨倩找来冰袋给一个扭伤脚的服刑人员敷上,对方投来感激的目光,杨倩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安慰的拍拍她的肩……9:40分,总算轮到自己监区服刑人员看病,这时对讲机响起:“1124,1124收到请回答”……“ 收到”!杨倩应着,赶紧把就医完毕的服刑人员带回监区,自己匆匆忙忙赶往监狱大门接应外协师傅。机动岗就是这样名副其实,其他岗位都是一个钉子一个眼,而机动岗就是一颗螺丝钉哪里需要哪里钉。

\

10:00正。车间里,服刑人员在有序劳动。“杨xx、韦x、马xx……”二号岗的黄姐又开始半小时点名。黄姐名叫黄存芝,是一个热心肠的人,监区无论谁有事需要顶班换班,她总是爽快的答应,她说:“她们孩子小,我姑娘上大学了,我一‘单身汉’没什么”。监区很多干警都喜欢亲切的叫她黄姐。她在监区绝对算得上榜样式的人物,虽然按年龄划分她几乎可以算到老年组,但干起工作来绝对可以和年轻人媲美。集训监区服刑人员流动性较大,四知道、十必谈、新犯档案录入等每一项工作都不轻松,但黄姐从不逊色任何人,哪个服刑人员情况怎样她都能做到心中有数,总是能几句话就说到服刑人员心坎上。

点完最后一个服刑人员名字,黄姐回到执勤台认真填写现场巡查记录:黄某、李某、张某几点几分上厕所,刘某、孙某、何某几点几分进仓库拿材料……看似简单重复的记录却容不得半点儿马虎,因为这些都是最原始的执法痕迹,是现场带班警察每天必做的事情。从服刑人员进入厂房开始,带班警察每半小时就要清点一遍人数,每十分钟必须进行现场巡查,每次巡查都要看互监有没有落实,定位有没有落实,要观察每个服刑人员有没有异常,要给服刑人员做教育,还要管生产劳动,一天下来,总是累得筋疲力尽,用监区姐妹常说的一句话来形容:“感觉身体被掏空”。

中午12点正。一号岗的方红格外忙碌,服刑人员吃完中午饭开始如厕、洗碗,一号岗的工作职责就是要对入厕的服刑人员进行清身和监管,“蹲下、起立”,这样的清身动作方红一天要重复上千次,虽然平日里她也注重锻炼,但年近五十的她也有吃不消的时候。一次,她给一百多名服刑人员清身后猛的站起来,顿时感到头晕目眩,一旁的服刑人员赶紧扶住她,几秒钟后她才慢慢缓过神来,她调侃自己说:“年纪大了,不得不服老啊!”

12:50分。服刑人员洗好碗回到各自定位,方红走上执勤台,打开保温桶,饭菜早已不如刚送来时候那么鲜脆可口,但对于一线带班警察来说这早就是家常便饭的事儿。端起碗刚吃了两口,“报告警官,服刑人员请求上厕所”方红搁下碗筷,重复着蹲下、起立一连串清身动作,又吃了两口,又是“报告警官……”就这样起起落落、吃吃停停,一顿饭最终伴随着各种“报告警官”草草收场。

13:15分。午饭后是服刑人员吃药的时间,警官把头天晚上分装好的药箱抬出来,按照医生的处方把药分发给服刑人员。服刑人员排队领药,在警官的监督下把药服下。一天的时间就在忙忙碌碌中过了一大半,没有随时刷新的朋友圈,少了亲朋好友的call,一堵高墙隔断了外面的世界,虽然枯燥,却也自得其乐,因为在监区,能按部就班的忙碌着就是一种幸福。

而这样的幸福,却常会被打破。

下午14:00正。一切都很平常,新犯在车间一角学习监规纪律,其他人都自顾自的忙碌着。4号岗的警官杨正芹正在半小时点名,忽然,新犯学习区一阵骚动,两名服刑人员互相撕扯起来,隔着攒动的人头,杨正芹大声呵斥:“干什么?都给我坐下”,随即,快速冲过去将两人分开。其中一名打架的服刑人员名叫陈某,因与丈夫关系不和为发泄情绪用砖头砸坏别人车子,以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入狱以来性格孤僻、行为异常,经常和同改发生矛盾,这次打架也是由陈某引起,了解完事情的经过,杨正芹对打架的两人分别进行谈话,并将陈某叫到一旁进行心理疏导。经过40分钟的“苦口婆心”,两人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

然而,要真正教育转化一名服刑人员,杨警官要做的,远远不止这些。

17:30分。窗外,太阳渐次地收起了光芒,喧嚣了一天的虫鸣鸟叫仿佛随着热浪的褪去消停下来,车间里恢复了平静,服刑人员吃完晚饭,警官开始清点劳动工具,忙碌了一天,终于可以收工了。

\

18:30——24:00

下午18:30分。车间里只剩下今天的值班警察——一名值班长、三名监区警察和一名机关支援警察,共五个人。值班长是教导员蔡黎昕,她用对讲机通知各分监区收工。清身、清理劳动现场、关水电门窗,各个繁琐的流程在时间的打磨下变得习以为常。

操场上,各监区按区域依次排开,有的在点名报数、有的在队前讲评、有的唱着收工歌、有的已经排着长长的队伍向监舍走去。蔡黎昕和其他值班警官往队列前一站,几个窃窃私语的服刑人员顿时鸦雀无声,因为发生了打架事件,今天的队前讲评比往常更严肃,空旷的操场上只剩下十一监区的身影。

19:00正。回到监舍,值班警察杨加锁把包往桌上一放,还没喘一口气,就组织服刑人员开始学习,而这时候,另外几名值班警察才开始吃晚饭。为了保证服刑人员三大现场随时都有警察监管,每到值班警察都是轮流着吃饭,最后吃的一波常常分不清是晚饭还是宵夜。

19:30分。机关支援警察马丹云在119号房,指导着一名近60岁的文盲服刑人员写下人生中的第一封信。这封信是写给儿子和儿媳的,她写道:“我老了,警官让我做一些轻松的手工活,还让我学认字写字,现在已经会好多字了。想不到过了大半辈子,在监狱里学习了这么些有用的……”她一笔一划认真的写着,马丹云在一旁耐心的教着,这第一封信,马丹云觉得特别重要。马丹云是监狱宣教科的一名警察,平日里的主要工作是采写和编播新闻稿件,正常下班以后,按照监狱规定到监区一线支援警察值班带班,每隔5天,她就要到监区支援一次。一开始,对于从未从事过一线监管工作的她来说,心中充满忐忑。转眼半年,她已从对监管工作一窍不通的 “菜鸟”进步到个别谈话、 “三课教育”等业务熟练入微的“行家”,监区的小姑娘们打趣地说“丹云姐真是厉害,又能拿笔,又能拿枪”!事实上,在女子监狱,这样能干的“多面女警”,比比皆是。

20:00正。学习结束,服刑人员回到监舍开始洗漱,蔡黎昕坐在值班室的分控台前目不转睛地盯着监控屏幕,通过视频巡查每个监舍的情况,其他四名警察则像上满发条的机器人不停的穿梭在各监舍之间,带服刑人员看病、晒衣服、打开水、找服刑人员做教育……在这个特殊的环境里,每一件事都被加上了责任的重量,所以,每一秒钟都容不得丝毫懈怠。

20:15分。走进112号房,井潇潇一眼就看见角落里的金某,她一言不发的呆坐着。金某是一名新犯,职业敏感让潇潇发现了不对劲,她把金某叫到谈话室询问最近改造生活情况,在警官的关心下,金某说出了内心的苦闷……入监体检时金某被查出患有梅毒,她想不明白自己一向注意卫生为什么会患这种很“肮脏”的病,她非常矛盾,不治疗担心病情会继续发展,治疗又怕别人知道后看不起她……金某话没说完,却泪流满面。虽然工作时间不长,但一线工作接触到的服刑人员形形色色,井潇潇对很多疾病都有所了解,听完金某的倾诉,她心里有了这次谈话的大致方案。她和金某对疾病进行讨论,又普及一些相关病理知识,你一言我一语,气氛很轻松,慢慢地金某对此病的传播途径和治疗预后有了全面认识。这次谈话持续了50分钟,结束时金某挂着泪痕的脸颊舒展了许多。

这一晚上,井潇潇共和四名服刑人员进行了谈话,心理学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她喜欢把每次谈话当做提升自己专业能力的机会,全心投入,全情劝慰,很多服刑人员常常主动找她谈话。

22:30分。服刑人员上床睡觉,井潇潇和杨正芹把监舍门一间间关好,忙到现在,大家才能好好坐下喘口气,值班里,传来几个年轻姑娘爽朗的笑声。

短暂放松过后,大家不约而同地拿出各种版本,她们要趁着难得的清净把谈话记录写了,还要准备上课的教案,还有修订后的《宪法》得认真学学。

24:00——5:30

午夜已降临,万家灯火亮了又熄,这是属于大多数人的安睡时分。填写完各种版本资料,大家开始轮流洗漱、铺床,井潇潇和杨正芹对各监舍进行临睡前最后一遍巡查。

如果没有突发情况,这一夜,大家可以躺在集体宿舍的简易床上保持警惕的睡去。然而,这也只是“如果”。在监区值班,很多警察都有穿着警服睡觉的习惯,万一碰到突发情况时,能用最快的时间起床处理。

凌晨2:30分。一阵急促的警铃刺穿耳膜。“122号房报警、122号房报警”,四合一对讲传来号房报警的声音。蔡黎昕第一个冲了出去,其他四人几乎同时从床上跳起来,短短两三秒的时间,值班警察都已跑到现场。只见服刑人员朱某口吐白沫,身体不停的抽搐,三个警官按住朱某的四肢,蔡黎昕将一个软物塞进她的牙关,几分钟后,朱某慢慢恢复了平静。

“癫痫发作,大家不用担心”,入狱前朱某就有癫痫病史,今晚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蔡黎昕有条不紊地安排着,“潇潇,你联系监狱医院,和丹云一起送朱某过去”,“正芹,你去和指挥中心报备”,“加锁,你去其他监舍巡查一圈”……

凌晨3:30分。井潇潇把朱某带回监舍:“……做了心电图、量了血压、血糖……开了药,医生说可以回来观察。”蔡黎昕这才示意大家可以休息。执勤室灯一直亮着,原本走廊里透进来那点微弱的灯光被湮没在这强烈的明亮之下。

几天后,监区又因一个服刑人员半夜突发心梗被送往狱外就医,值班警察一夜没睡。再后来,这名服刑人员打亲情电话时和家里人说:“当时我只是觉得不舒服,自己也没太在意,是警官发现我不对劲儿带我去医院,要不是发现的及时,我可能就完了,住院期间一直是警官照顾我,这份恩情我一辈子不会忘。”

5:30——8:30

早上5:30分。闹钟毫不犹豫的响起,无论你昨晚是酣然入睡还是彻夜未眠,新的一天总会如约而至。

杨加锁第一个起床洗漱,她轻手轻脚尽量不弄出声响,虽然知道大家都醒了,但第一个起床的人总是不忍打破这份宁静。

6:00点正。服刑人员起床,监舍门被一道道打开,穿戴整齐的值班警察开始组织服刑人员洗漱、整理内务、打早点……这已经成为每个清晨必不可少的元素。

7:00点正。出工、集合、报数、点名、清身一如往常,虽然还早,但可以看出今天又是个艳阳天。

8:30

交班会后,大家又投入紧张的工作中,今天换了不同的岗位,井潇潇、杨加锁去了机动岗;杨倩、黄姐、方红负责现场执勤;吴梦张罗着后天情亲帮教的事儿;陈镇秀统计服刑人员劳动产量;李娅计算服刑人员考核分;蔡黎昕则带着一堆资料赶往监狱会议室准备参加犯情会……

从8:30到第二天8:30,24个小时,1440分钟的紧张和忙碌之后,这些女警们并不能休息,她们还要继续一个白天的工作。而又有其他人,继续重复她们的24小时。正是这永不休止的“24小时”,正是这日复一日坚守和付出,为我们,为社会,为人民,维护了一方平安。

作者:李智佳 马丹云

原文链接:http://www.fzyshcn.com

(编辑:李维 )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法制与社会”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法制与社会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法制与社会网”。如有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凡注明为××媒体来源的信息作品,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并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该相关内容。如其他单位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应予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因线路及本网站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对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如有什么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