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云南司法行政:与国俱进铸辉煌 ——国庆70周年特稿

2019-09-30 19:52:16    来源:法制与社会    

云南司法行政:与国俱进铸辉煌——国庆70周年特稿

文/本刊特辑

早在170万年前就有人类(元谋人)居住的云南,是人类文明重要的发祥地之一。这里历史文化悠久,自然风光绚丽,少数民族众多,因拥有无数独一无二绚丽风景和民俗文化而素有“七彩云南”、“旅游天堂”等美誉。从历史脉络来看,云南早在夏商时期属中国九州之一的梁州,殷周时期被称为“百濮之国”,公元前3世纪成为古滇王国的疆域,秦汉时期开始纳入中央王朝的统治,唐代起又相继出现南诏国、大理国政权,元朝起由中央王朝设置省治并一直延续至今。而要回顾悠久璀璨的云南历史,就不得不去审视云南在历朝历代的政治制度与司法制度,其中就包括了随着司法审判的产生而产生,并作为司法制度重要组成部分的司法行政制度。

中国古代长期实行的都是司法与行政合一的体制,司法行政与司法审判又一直合而不分,这就使得常人很难厘清云南司法行政工作的历史轨迹,尤其是新中国成立以前乃至建国初期的云南司法行政发展史。所幸的是,云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近年编纂出版的《云南省志·司法志》等多部图书,均站在历史高点上并施以适当笔墨,对秦汉时期以来的云南司法行政工作发展状况进行细致梳理;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云南省司法厅编纂出版的《辉煌云南70年》《依法治省回顾与展望》等多部图书,则浓墨重彩地描绘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来云南司法行政工作不断乘风破浪、开拓进取的喜人局面。透过这些卷轶浩繁的史志图鉴,云南司法行政工作长期坚持改革创新、与国俱进,不断谱写华章、铸就辉煌的良好风貌,便全都纷纷跃然于纸上。

洪荒时代

据相关文献显示,古代云南因地处边疆、民族众多,自汉唐以来的中央王朝一直在这里实行羁縻或招抚政策,其实质就是进行招安使附与笼络控制,即通过将当地土著贵族封以王侯,从而将这里纳入朝廷管理,这便是宋代以后的几个封建王朝所称的“土司制度”。也正是因此,两汉王朝在云南大地上先后建立的郡县,大都是根据部族联结的范围来设置行政区划的,由朝廷任命的流官负责按照中央王朝的规制管理郡县的一切政务,同时任命当地部族酋长、土著头领来充当王侯、邑君、邑长等角色,负责按照民族习惯法管理土著民族所在地区的一切政务。

不论是流官还是土著民族头领,那时的地方官员都既管行政又管司法,或者说地方行政官员均兼任司法官员。中国历史上地方官员的政绩,一个十分重要的评价指标便是“讼清狱结”,即地方上讼案少、押犯稀,往往被看作是官员善于治理、政绩突出的表现,“无讼”则是地方官员仕途上的最高追求,讼案多、押犯多在政绩考核时得到的评价常常是负面的,这就要求官员们都能担当好司法裁决的重任,确保地方上的老百姓都能“息诉止争”。但古代官员多是靠熟读“四书五经”出仕为官的,他们对律例很少会有专门研究,也就大都不懂法律,更没有必须依法办事的思维,而其“一方父母官”的权威是绝不容许挑战的,这就很容易导致司法不公。

到了唐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受唐王朝扶持的蒙舍诏首领皮罗阁一举兼并了其他5个乌蛮部落,在今天的大理市太和村建立了南诏国。这个在唐王朝支持下出现的地方民族政权虽然还出于奴隶制阶段,某些落后地区甚至还停留在氏族制阶段,但仍参照唐制建立了相当完备的政权组织,包括前期设置的“六曹”和后期设置的“中枢九爽”,其中“刑曹”与“罚爽”正是南诏国的最高司法机关,“刑曹”的主要职责为“掌律、令、格、式,鞫狱定刑,督捕盗贼,纠遂奸非之事,以究其情伪而制其文法”,“罚爽”也主管刑狱、法律、诉讼事务,类似于中央王朝设立的刑部。此外,南诏国还设置了“同伦判官”“稽逋”“押衙”等诸多专事司法的官衔,用以执掌南诏法律。值得一提的是,南诏国是个军政合一、军刑合一的政权,其“大军将”“都督”“节度使”等身兼地方军政职责的一把手,除了执掌军法以外,同时也对本辖区的刑事案件有审定之权。由于多部族、多部落的民族结构和与唐王朝及周边国家、部族的关系十分复杂,南诏国从建立之初到灭亡的整个过程中都面临着诸多社会矛盾,其法律体系与司法机构正是在调整内外部矛盾的过程中产生的,成了南诏政权实施有效统治的强有力工具。

有专家指出,南诏国是云南少数民族建立的第一个以国家形式存在的地方割据政权,与以往的羁縻州县制度不同,南诏国的形成,在法律运作上开始了立法、执法、司法、守法和监督实践活动,其法律制度在稳定社会制度、调整社会关系、巩固政权和处理对外关系等方面均发挥出了积极作用。南诏律虽然与唐朝的唐律存在着密切关系,但由于蕴涵了丰富的地方特点,成为云南地方法制史的重要组成部分。继南诏国之后,后晋通海节度使段思平于公元937年在云南大地上建立的大理国,同样是我国西南地区的一个多民族地方割据政权,为了调整其内部、外部关系,大理国也迅速建立了自己的法律制度,在云南法制史上同样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当然,大理国的法律制度有很多都继承了南诏国的“遗产”,从而保持了一定的连续性与继承性,但也有着自身的鲜明特点,如其主要犯罪有反叛罪、弑主罪、强盗罪、通奸罪、仇杀罪等,却没有南诏国的私通吐蕃罪、欺孤背约罪等;其刑罚方式主要有死刑、流刑、徒刑和杖刑,却不像南诏国还有迁、分、赎、夺等附加刑,特有的刑罚方式是“废为僧”“流死”“赎刑”等。

南宋宝祐元年(公元1253年),十万蒙古大军征服大理国。元世祖至元七年(公元1270年),元朝在大理国原境设置云南行省,加强了中央王朝对西南边陲的统治。4年后的至元十一年,元代著名回族政治家、“咸阳王”赛典赤·瞻思丁赴任云南行中书省平章政事,在全省设置了路、府、州、县4级行政区划,并在省里设置包括理问、副理问、知事、提控案牍等官职的“理问所”以执掌刑民诉讼及司法行政工作,在路级设总管府并置总管和“达鲁花赤”各一员,在路下各州设“达鲁花赤”一员为正职、州尹或知州一员为副职,府、县除了设知府、知县统管辖区内的一切政务,还分别设置“推官”一职以掌治刑狱。同时还在边地民族地区另设宣慰司、宣抚司、长官司,由当地民族首领担任首长,并按照当地的民族习惯法进行统治。

元朝在国家层面设置的最大司法行政长官是“札鲁忽赤”,又名“札鲁花赤”,此官职的汉译名为“断事官”,总领国家司法行政事务,以分封领民和刑罚为主要职掌。“达鲁花赤”汉译名则为“掌印者”,也就是督官,是代表成吉思汗的军政、民政和司法官员,以蒙古国律令《大札撒》为根本,结合当地的同时惯例行使统治权。《大札撒》的特点是刑罚十分残酷,死刑很多,并保留着很多的原始习惯,譬如“遗火而爇草者,诛其家”“相与淫奔者,诛其身”等等。

明朝建立后,明太祖朱元璋于洪武十五年(公元1382年)派大军平定云南,在省级设云南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和都指挥使司,分管全省民政、司法和军事工作。其中云南提刑按察使司主管全省司法事务,内设经历司、照磨所、司狱司等机构,经历司专门掌管收纳文书与勘查刑名等事务,照磨所专门掌管照刷案卷等事务,司狱司专门掌管检察监狱等事务。全省地方政权则改路为府、道,下设州、县,在全省共设置了24个土流兼治的府署,并设立了由当地民族首领主政的宣慰司、宣抚司、招讨司、安抚司、长官司等34个土司衙署,以及150个土官,分别隶属于兵部、吏部的土司、土官均以民族习惯法管理着一方的军政司法事务。

清朝云南的省级政权,则设总督、巡抚统领全省军政事务,下设云南承宣布政使司、提刑按察使司分管民政和司法工作,省下设迤东、迤西、迤南三道分驻今曲靖、大理、普洱三地,按两司意旨考核官吏、管理钱粮收支及刑名等事务;全省共设置了14个府、5个直隶厅、4个直隶州、12个厅、25个州、40个县,以知府、知州、知县等地方长官管理所辖地区的一切政务,其中就包括了司法事务。但即便是在雍正年间“改土归流”以后,云南境内的少数民族地区仍保留着一定数量的土知州、土知府、宣慰使、宣抚使、安抚使等土司土官,直到清朝末年仍有土官38人、土司17人,他们依然按照少数民族习惯法执掌着一方行政与司法大权。

到了封建王朝倾覆前的清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伴随着革命运动风起云涌,清廷被迫变法修律,在国家层面上改刑部为法部,管理全国司法行政工作;省级层面也改提刑按察使司为提法使司,主管地方司法行政并监督审判和检察工作。也正是因此,云南省级政权的司法与行政第一次实行分离,提法使司成为云南省最高司法行政机构,其下设的司法、典狱二科则分别掌管全省司法行政事务和监狱工作。而在省以下的地方,除了昆明成立审判厅、检察厅行使审判及检察职权以外,其余各府、州、县仍由知府、知州、知县等地方行政长官兼理司法工作。

专家指出,综观古代云南封建专政的司法制度可见:秦汉以来历代云南地方政权均实行封建专政的土流并存“双轨制”政治体制,流官统治地区按国家统一法令进行统治,行政与司法合一,司法审判与司法行政不分,地方行政首长掌管一方行政、司法大权;土官、土司统治地区则由部族头人、首领决定一切,按其习惯法进行统治。在封建专制统治时代,盛行刑讯逼供、罪从供定,人民只有招供的义务,没有辩护的权利;刑罚制度野蛮残酷,监狱暗无天日,省内许多地方还设有水牢、土牢等惨无人道折磨犯人的监牢。不过云南民间很早以前就存在排难解纷的调解制度,遇有田土、婚姻、钱债等类纠纷,往往通过邻里亲族或乡官、头人的调解求得解决,剔除其封建性内容,这种排难解纷、息讼止争的形式,直到今天仍有可供借鉴的地方。

1911年10月30日的“重九起义”,推翻了清王朝在云南的统治,随后成立的云南军政府成为全省最高军政机关,下设司法筹备处、法制局、高等审判厅、高等检察厅等司法机构。民国元年(1912年)7月曾一度增设司法司作为云南最高司法行政机关,但翌年又改司法司为司法筹备处,民国3年(1914年)更是改设巡按使总揽全省政务并监督司法工作。地方行政区划则废除府、厅、州,设道留县并保留边疆民族地区的土司制度,全省共设滇中、蒙自、普洱、腾越4道和97个县,以及1个行政总局、17个行政委员、2个对讯督办,各道道尹、各县县长以及行政委员、对讯督办等地方行政官员全都兼理司法工作。1915年12月25日,云南发起“护国讨袁”运动并宣布独立,设云南军都督府统率全省军政事务,省、地审检厅被裁掉,另设省司法厅统管全省司法行政及司法审判工作。“护国运动”于1916年胜利结束后,云南官制设置又生巨变,省司法厅被撤销,省、地审检厅又得以恢复,由审判机关监管司法行政工作。

此后的云南便陷入军阀混战之中,唐继尧、顾品珍先后以靖国联军总司令官、滇军总司令名义统辖全省一切军政司法事务。直至1922年,重掌云南政权的唐继尧才在新设的云南省公署下设立内务、财政、军政、外交、交通、教育、司法、实业8司,其中司法司执掌全省司法行政与司法审判工作。唐继尧于1927年被兵谏下台并病逝后,原镇守使龙云得以控制云南军政大权,随后制定的《云南省政府组织大纲》明确,改省政府各司为厅,由司法厅主管全省司法行政工作,并将云南高等审判、检察二厅合并为云南省控诉法院,为全省上诉案的审判机构。地方政权则废道设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县、设治局及对讯督办区,地方长官均监管司法工作。

国民政府于1927年统一全国后,各省地方审判厅改为地方法院,各级检察处配置于各级法院之内。奉国民政府令,云南省裁撤了省司法厅,将云南控诉法院改为云南高等法院,兼管全省司法行政工作。从此,中央政府虽然实行司法行政与司法审判分离,在包括云南在内的地方则又恢复到了司法行政与司法审判的合一制,直到1949年12月9日云南宣布和平解放,全省都未专设司法行政机构。由此导致的局面是,在上个世纪40年代,云南省第一监狱和各县130个监所,设在昆明、昭通、大理、宁洱、楚雄、丽江等10个地方法院的公证处,以及设在昆明市的20多个律师事务所,全都归由法院部门来领导和管理,这无疑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正是在这样的司法制度下,民国时期的云南司法机构和特设刑事法庭,乃至中统、军统等特务组织,都专门镇压共产党人和民主进步人士,当时虽有律师却不准为被捕的革命人士与民主进步人士辩护,军政官员和特务组织不仅直接干预司法机关的活动,还可以法外用刑,私设公堂和秘密监狱,任意逮捕、囚禁和杀害共产党人、爱国民主人士与革命群众。由此说明的是,国民党一党专政的政府虽然引进了西方的现代司法制度,较封建王朝和北洋军阀政府有所进步,但其司法机关的本质仍是代表地主、官僚买办资产阶级镇压革命人士和压迫劳动人民的工具。

而在上世纪40年代后期,云南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开展农村武装斗争,在滇桂黔三省147个县建立了14个游击根据地,其中在云南境内相继解放了60多个县和10余个地区。在建立人民民主政权时,各县都设立了司法处或政法处等名称不一的司法机构,此类机构都肩负着司法行政和审判工作职责,旨在维护革命秩序,保障人民民主权益,镇压一切反革命活动,保卫新生的人民政权。这样的机构和职能,甚至一直维持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以后。

黑铁时代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并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开国大典。在这之前两天,具有临时宪法性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刚获通过,庄严宣告废除国民党政府一切压迫人民的法律、法令和司法制度,制定保护人民的法律、法令,建立人民司法制度。同时获得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通过的《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还明确规定,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下设司法部为国家司法行政机关,负责主持全国司法行政事宜;地方司法行政机构则设在大行政区一级,省级设省人民法院,实行审判与司法行政合一制。

同年12月9日,时任国民党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在昆明率部起义,宣布云南和平解放,云南历史由此翻开了崭新的一页,云南司法行政工作也就此迎来了全新的发展阶段。1950年3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昆明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司法组全面接管了国民党云南省各级地方政府和省市法院、检察院、监狱、看守所等旧的司法机关,并于两个月后在昆明市建立了云南省人民法院(后更名为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设司法行政处专责管理全省司法行政工作。

在解放初期,云南各地在接管旧司法机构、废除旧司法制度后新建的司法机构,名称、职责和隶属关系都不统一,如有的称人民法院或司法处,有的称政法科或司法委员会,有的县和设治局还由民政科或公安局兼管司法工作。云南省人民法院于1950年5月成立后,根据西南军政委员会司法部《关于建立人民司法组织机构的指示》,相继在全省各专区设立省人民法院分院,并在昆明、个旧两市设立市人民法院,各县也在1953年底以前纷纷设立了县人民法院。

我国第一部《婚姻法》于1950年5月颁布后,云南省司法机关即在省委、省政府的统一领导下,与民政、公安、教育等部门通力协作,会同妇联、工会、共青团等社会团体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婚姻法》普法宣传,并派出工作组分赴滇东、滇南、滇西检查《婚姻法》执行情况,推动“贯彻婚姻法运动”于1953年3月至5月在除少数民族地区外的全省各地蓬勃开展,同时依法处理了一大批离婚案件,惩处了少数干涉婚姻自由、虐待甚至伤害残杀妇女的犯罪分子。

1953年4月,全省司法机关从上而下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了反旧法观点和改革整顿司法机关的司法改革运动,揭露批判了不分敌我、主观臆断等旧法观点和旧司法作风,清除了一批违法乱纪、劣迹昭著的旧司法人员及蜕化变质干部,挑选了一批优秀的工农分子和革命干部充实各级人民法院。同年6月召开的云南省第二次司法会议总结了司法改革的经验,把司法行政工作的重点从侧重组织建设逐步转向人民司法制度的建设上来。随后几年里,全省各级人民法院都开始强力推行以公开审判为重心的人民陪审、辩护、合议等新的审判制度,积极建立健全城乡人民调解委员会和人民陪审制度,以此巩固司法改革的成就。全省城乡人民调解委员会因而一路猛增至4400多个,选出的人民陪审员亦达17900多人,初步建立起了人民陪审制度。

由于人民民主政权在接管国民党政府在云南的司法机构时,已依照《共同纲领》的规定废除了旧的律师制度和公证制度,按照司法部于1954年4月发出的《关于建立与加强公证工作的意见》,以及国务院于1956年1月批转的司法部《关于建立律师工作的请示报告》,云南省自1954年4月起先后建立了人民的公证制度和律师制度。不过在最初一段时间,公证业务均由各级人民法院设立专职干部或指定审判人员兼职办理,直到1957年昆明市才专设了公证处,更多县、区仍由人民法院附设的公证室开展公证工作,重点办理公私之间的经济合同公证,对公民的民事权利义务公证办得很少,后来才将涉及公民权利义务关系的公证工作等纳入其中。

云南人民律师制度的建立亦可追溯到1954年7月,当时根据司法部《关于试行法院组织制度中几个问题的通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司法行政处组成工作组到晋宁县进行公开审判试点,曾在晋宁县建立法律顾问处并试行律师制度。到了1956年7月,昆明市正式成立了法律顾问处,个旧、下关、楚雄、丽江等市县随后半年里也纷纷建立了法律顾问处,专门开展刑事辩护、民事代理、法律咨询和代写法律文书等律师业务,深受各地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

我国第一部《宪法》和《人民法院组织法》于1954年9月颁布实施,明确要求司法行政工作与审判工作分离。于是在1955年3月,主管全省司法行政工作的云南省司法厅组建成立,其主要任务包括:建立健全各地县的司法机构;训练与培养、调配干部;进行法制宣传工作;建立新的人民律师工作与公证工作;加强司法机关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和制度建设。除了在省里设司法厅以外,昆明市也设立了司法处,其他地州中级人民法院均设立了司法行政科,各县人民法院则设置专人管理司法行政工作,从而在云南全省初步形成了从省到专区、县的司法行政组织体系。到了1956年前后,全省已经建成不同规模和形态的司法行政机构147个。

在省司法厅成立初期,司法行政工作的任务主要是管理司法干部及司法机关的政治工作和后勤工作。云南省司法厅刚成立时拥有50人编制,干部大都是从法院及其他政法部门调来的,厅机关内设办公室、人事处、财务科等管理处室,以及普通法院管理处、自治法院管理处、公证律师管理处等业务处室,其中普通法院管理处负责指导中级和基层法院刑、民政策及法律的贯彻执行,研究审判实践经验;自治法院管理处主管民族自治地方法院建设,调查研究民族自治法院执行民族政策情况;公证律师管理处主管公证、律师机构的建立及其业务的指导。在那一时期,我国的司法行政工作都是围绕各级法院的审判工作展开的,二者各负专责、密切配合,为建立和巩固人民民主政权、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发挥了司法保障和法律服务等作用。

为了完成人民民主革命,根据全国的统一部署,解放的云南先后在全省开展了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和“三反、五反”三大运动。在土改运动中,全省各级司法机关或抽调干部直接参与土改工作队,或与各县党政干部配合组建土改人民法庭,通过公开审判严惩那些罪大恶极的地主、恶霸和一切破坏土改运动的犯罪分子。在镇反运动中,全省司法干警积极配合公安机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和有关政策,审理和惩治了10万余名罪恶累累的特务、匪首、恶霸、反动会道门头子和反动党团骨干分子。1955年7月,全省司法干警又在中共云南省委的统一领导下投入“肃反(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斗争。翌年按照“有反必肃、有错必纠”的方针,省司法厅与公安、检察、法院部门相互配合,又对全省82个县的5600多件反革命案件进行了复查,对查出的错案都依法进行了纠正。在“三反”“五反”运动中,全省各级司法机关除联系本单位的实际参加运动外,还在运动后期协助专署以上机关和工商户违法案件较多的市县建立一批“三反”和“五反”人民法庭,惩办了一批干部职工中的蜕化变质分子和不法资产阶级分子,既严肃了国家法纪,又保障了经济建设事业的顺利进行。当然因当时的法制还不健全,其间也难免出现了一些错案,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才陆续得到纠正。

然而因受“左”的指导思想干扰,到了1958年前后,有一种主流观点认为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后,办理公私之间经济合同公证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个人财产所有权和涉及个人利益的民事法律关系也将消灭,没有必要办理公民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公证,于是在1959年,专设仅两年的昆明市公证处遭到撤销,全省各县区人民法院附设的公证室也被撤销,只保留了昆明、个旧两市人民法院由审判人员兼办涉外公证工作。与此同时,律师工作也被横加指责为“丧失立场”“敌我不分”,是“为犯罪分子开脱罪责”,导致全省大多数律师被错划为右派,有的还被错判为反革命分子而受到不公正的处理;一些未划为右派的律师也因“不可信任”而被调离司法部门,结果是仅到了1958年5月,全省刚建立的法律顾问处便全部遭到撤销,在此后20多年里都不再有律师制度,刚有起色的云南法治文明进步在这里又开了一次历史的“倒车”。

有专家指出,新中国成立后新建的云南人民司法行政机构,在改革旧的司法制度,建立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培训司法干部,建立律师、公证机构,宣传贯彻婚姻法,积极配合和参与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的斗争及促进云南社会主义改造和法制建设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然而正当全省司法行政工作开始走向正轨的时候,1957年夏季开始的“反右派斗争”的扩大化,却使全省司法行政机构的建设受到严重挫折。据统计,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共错划右派分子120余人,其中大部分人被错处送去劳动教养,有的甚至被错误地判刑劳改。司法部于1959年4月被撤销后,全国司法行政工作交由最高人民法院管理,云南省司法厅也于同年7月被撤销,全省司法行政工作并归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管理。从此,司法行政与审判机关又由分立制改为合一制,全省司法行政机关也因此中断了20年之久,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才得以恢复重建。

云南省司法厅被撤销后,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虽设有司法行政处执掌全省司法行政工作,但在“反右派”和“大跃进”等各种政治运动中,因民主法制建设一再受到冲击,所开展的司法行政业务并不多。尤其是在随后到来的“文化大革命”时期,全省公安、检察、司法机关都被砸烂,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管理的司法行政工作也被彻底取消,历史的“倒车”越开越远。

1966年5月,正当新中国的国民经济调整基本完成,国家开始执行第三个五年计划的时候,一场长达十年之久,使党、国家和人民遭到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和损失的“文化大革命”爆发了,意识形态领域的批判运动逐渐发展成矛头指向党的领导层的政治运动。由于没有了律师制度,刑事被告人的辩护权得不到应有的保障,这就极大地方便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在“文革”中实行封建法西斯专政,并因此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有统计数据显示,仅在“文革”的“划线站队”中,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在云南的帮派势力便通过肆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甚至大搞刑讯逼供,直接和间接制造了1.5万多件大大小小的冤假错案,受到株连、遭到迫害的群众多达138万余人,其中被打死、逼死的有1.7万余人,被打伤致残的有6.1万余人……

这个在“十年浩劫”中用鲜血写成的历史经验教训充分说明:破坏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必然会导致人民的民主权利得不到保障,社会生产力也将遭到严重破坏;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不健全司法制度,公民的政治权利和人身权利必然得不到保障。

青铜时代

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在北京举行,其中心议题是讨论把全党的工作重点由阶级斗争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作为党和国家历史上的伟大转折点,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胜利召开,实现了党在思想路线、政治路线、组织路线上的拨乱反正,开始了系统地清理重大历史是非的拨乱反正,恢复了党的民主集中制传统,作出了实行“改革开放”的新决策,启动了农村改革的新进程。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也是我国司法行政工作的新起点——为了适应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需要,切实加强司法行政工作,党中央于1979年9月决定重建司法部。根据党中央的指示,中共云南省委也于同年10月23日决定恢复重建云南省司法厅。同年11月17日,云南省司法厅在昆明市五一路253号正式宣告成立。

与建国之初设立的司法行政机关不同,此次司法部、司法厅的设立是依法进行的。就在1979年7月,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并实施了新的《人民法院组织法》,其中明确规定:“各级人民法院的司法行政工作,由司法行政机关管理。”按照国务院于1980年7月批转的《司法部关于迅速建立省属市(地区)、县司法行政机构的请示报告》要求,全省地州市县各级地方司法行政机构也得以迅速恢复和建立起来,全省地方司法行政机关建设有了前所未有的较大发展。在1980年内,昆明、东川、楚雄、迪庆、红河、昭通、玉溪、曲靖、临沧、保山10个地州市均建立了地市级司法局(处),绥江、禄劝、呈贡、晋宁等近40个县市区也建立了县级司法行政机构。在1981年内,又有大理、文山、西双版纳、怒江、德宏、丽江6个地州和新平、通海、华宁、江川等44个县区建立了地市级司法局(处)或县级司法行政机构。到了1984年,全省所有县区都建立了县级司法行政机构。不过在各县司法行政机构初建时,有的称司法科,有的称司法局,名称并不一致。在1983年的机构改革中,县级司法行政机构统一改称司法局。到1985年,云南全省各级司法行政机关已全部建齐,共有省辖市司法局2个,地区行政公署司法处7个,民族自治州司法局8个,县级司法局127个(其中含民族自治县司法局29个)。

与全国各地司法行政机关一样,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云南司法行政机关基本沿袭了50年代的职能,主要负责管理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的机构设置、人员编制,管理和培训司法干部,协同有关部门管理大专法律学系及政法干校,管理律师、公证工作,组织开展法制宣传、法制教育活动和有关司法外事活动等。云南省司法厅重建初期的内设机构也仅为人民法院管理处、法制宣传处、公证律师管理处、干部教育处、办公室共4处1室,各地州司法局(处)的内设机构亦为办公室、法制宣传科、基层人民调解科、公证律师管理科等科室,县级司法局同样内设办公室和公证律师、法制宣传、基层调解等科(股),主管其辖区内的日常司法行政事务。

但在1982年以后,随着国家首次进行机构改革,省司法厅的内设机构历经了数次调整,如人民法院管理处改为人民调解工作管理处后又改为基层工作管理处,财务处更名为计划财务装备处,公证律师管理处分为公证工作管理处和律师工作管理处,干部教育处分为干部处和教育处,增设老干部管理处、监察处(后改为监察审计处),成立归厅机关直接领导的云南经济律师事务所和涉外律师事务所,创建《云南法制报》编辑部和云南政法专科学校(后更名为云南政法高等专科学校),成立云南省法学会和云南省律师协会……到1990年前后,省司法厅机关已经发展为2室9处,囊括了厅办公室、政策法律研究室、干部管理处、法学教育管理处、律师工作管理处、公证工作管理处、计划财务装备处、老干部工作管理处、基层工作管理处、法制宣传处、监察审计处等多个部门,厅机关编制也由之前的80人增加到了100多人。

与此同时,全省司法行政机关职能和任务也经过了几度调整,如云南省公安厅依照公安部和司法部的联合通知,整建制地将省劳改局和劳教管理机构移交云南省司法厅领导后,全省的劳改、劳动教养工作亦由公安机关移交司法行政机关领导和管理,各地州司法局(处)的内设机构中均增设了劳改劳教管理科;地方人民法院的设置、人员编制、后勤工作等司法行政工作则转交给人民法院自行管理……经过一系列调整和改革后,全省的司法行政机关变得既有法律保障、法律服务、法制宣传、法律教育等职能,也担负着刑罚执行和行政处罚强制执行的职能。

在整个上世纪80年代,云南司法行政机关都是边建立机构,边开展各项业务,依照司法部提出的“四个服务”方针,积极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服务,为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建设服务,为巩固人民民主专政和国家的长治久安服务,为方便人民群众和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服务。及待90年代召开的中共十四大、十五大相继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基本方略后,全省司法行政事业更是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势头。

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后,云南省司法厅的机构设置又有了新的变化。如1991年7月将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处从省劳改局中分离出来,成立了隶属省司法厅领导的云南省劳动教养管理局;1992年6月改内刊《云南法学研究》编辑部为面向全国公开发行的《法制与社会》杂志社;1993年9月成立云南省公证员协会,同年10月撤销政策法律研究室;1994年2月增设政治部以加强政治工作,下设干部处、组宣处、警务处和老干处;1995年1月改省劳动改造管理局为省监狱管理局,同年4月成立省人民调解员协会……到1995年底,云南省司法厅直属单位已有省监狱管理局、省劳动教养管理局和云南政法高等专科学校共“两局一校”,归口管理的事业单位亦有省法学会、省律师协会、省公证员协会、省人民调解员协会、《云南法制报》和《法制与社会》杂志共“4会1报1刊”,厅机关职能机构更是发展为“1部1室13处”的规模。

与此同期,全省司法行政系统的机构建设等工作也得到了同步推进。如到1995年底,云南省在省以下地方建立的司法行政机构及事业单位,已有了地州市司法局(处)17个,县及自治县司法局127个,公证处149个,律师事务所245个,街道、乡镇法律服务所1180个,基层调解委员会16440个。全省共有司法行政机关工作人员3616人,监狱部门人民警察11274人,劳教部门人民警察1310人,政法院校及《法制与社会》等事业单位工作人员263人,律师1221人,公证人员446人,说明全省从上到下均已形成了一个统一的司法行政组织体系。

按照司法部1981年11月下发的《关于司法助理员工作暂行规定》,云南省还一直坚持在公社、街道配备司法助理员,以之管理基层的人民调解委员会和法制宣传等工作,到1995年全省已拥有专、兼职司法助理员1963人,基本上每个乡镇(街道办事处)都拥有一名管理基层司法行政事务的司法助理员。司法部1990年提出“凡有条件的地方可在乡镇法律服务所的基础上建立司法所”的要求后,云南省还陆续建立了一批乡镇(街道)司法所,与公安派出所、人民法院派出法庭等机关共同构成基层政法体制。到1995年底,全省共建成乡镇(街道)司法所130个,在全云南1603个乡镇(街道)中的占比接近10%。为维护基层社会稳定,促进依法治国方略的实现,云南还提出要全面加快司法所建设工作,力争在2000年以前基本建齐。

在此期间,云南司法行政事业在各方面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首先是牢牢把握“稳定压倒一切”的原则,不断改革和加强监狱、劳教工作,为维护全省政治社会稳定、巩固人民民主专政发挥了重要的法律保障作用。有统计数据显示,在上世纪50至90年代,云南全省监狱、劳教累计收押改造罪犯60余万名,教育改造劳教人员8万余名。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全省监狱、劳教机构认真执行国家法律法规和方针政策,坚持“惩罚与改造相结合,以改造人为宗旨”的原则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不断进行监所管理和教育改造的改革,加强依法、严格、文明、科学管理,切实提高教育改造效果。按照司法部“把劳改、劳教场所办成改造人、教育人的特殊学校”的指示,全省监狱劳教部门都积极在监所中兴办特殊学校,使绝大多数罪犯和劳教人员能够矫正恶习并学得一技之长,在回归社会后成为有用之人;根据司法部建设现代化文明监狱、文明劳教所的规划,全省监狱劳教部门还坚持用文明进步的思想、方式、方法改造罪犯和教育劳教人员,用现代化的科学技术手段改进监所管理条件,促使全省监狱、劳教所逐步向现代化文明监所的目标迈进,一批监狱进入部级或省级现代化文明监狱行列,一批现代化文明监区、文明劳教大队也崭露头角。通过不断深化改革,全省各监狱、劳教所均保持着较低的犯人脱逃率和劳教人员逃跑率,刑满释放人员和解除劳教人员重新违反犯罪率也长期处在较低比率,大都被改造成守法公民,为社会创造和积累了一定财富,全省各监所也在历次“严打”斗争中均实现了司法部提出的“收得下,管得住,跑不了,改造好”等要求。

其次是法律服务工作迅猛发展,改革步伐逐步加大,服务领域不断拓宽,律师、公证及基层法律服务工作已成为保障和促进全省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重要法制力量。为了适应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的需要,云南法律服务工作一直与改革同行,不断进行自身建设和改革。如1984年将全省各地律师工作机构的名称由法律顾问处改为律师事务所,1986年改革了律师事务所经费管理办法和分配制度,1987年开始试行合作制律师事务所,1988年实行律师资格考试制度并进行律师专业职务评聘改革,1993年起大力发展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并逐步形成国资所、合作所、合伙所并存的新格局……到1999年,全省律师事务所已发展至308家,是1980年的27倍多;从业律师也增至2132人,是1980年的53倍多,全省律师年代理民商事案件23400余件,办理刑事辩护案件12000余件、非讼法律事务8300余件,担任法律顾问3400余家,在维护公民、法人合法权益,促进法律正确实施方面均发挥了重要的法律保障作用。同时全省公证体制也逐步向事业型中介组织形式转变,公证业务由过去的单纯办理涉外民事公证向涉外和国内公证并举的方向转变,由民事公证为主向经济公证为主转变,由简单证明向为社会提供多样化服务转变,服务领域不断拓展,办证质量不断提高。到1999年,全省公证处已发展至151个,公证人员达500多人,年办证65.3万余件,为国家、集体和个人挽回和避免了大量经济损失。乡镇(街道)基层法律服务工作也异军突起,成为云南法律服务体系的又一重要组成部分。到1999年,全省已建成基层法律服务所1390个,拥有工作人员3625人,年协办公证6.3万件,办理民事诉讼和非讼法律事务1.68万件,调解民间纠纷19.7万件。全省8个地州市、128个县市区还全面开通了“148”法律服务专线电话,把法律送到千家万户,及时解答人民群众的法律咨询,调处群众的矛盾纠纷,为新时期司法行政工作开辟了又一个法律服务的新领域。

而后是普法教育、依法治理和法学教育全面向前推进,公民法律意识和法制观念明显提高,为依法治省工作创造了良好的思想基础。从1986年起,全省各级司法行政机关连续实施了3个五年普法规划,以干部和青少年为重点,组织全省2400多万普法对象有计划地学习了《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民法通则》《民事诉讼法》《婚姻法》《合同法》《森林法》《民族区域自治法》等基本法律,各部门和行业还结合自身工作学习了有关专业法律,有力促进了全省广大干部群众法律意识的提高,也推动形成了全省各级政府和部门依法办事、公民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良好习惯。根据普法与依法治理并举的方针,全省基层、区域、行业三大依法治理工程也自90年代起加速推进,到1999年底已有16个地州市、109个县市区、1379个乡镇街道办事处、11027个行政村和5323个部门行业开展了依法治理工作,有力推进了依法治省进程。在法学教育方面,云南省在恢复重建司法行政机关后的20年里,不仅恢复了云南大学法律系和云南政法干部学校,还新开办了云南政法高等专科学校、云南民族学院政法系,并大力发展法律专业成人教育,开考法律专业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开办云南省司法警官学校和云南政法干校等中等法律学校……到1999年,全省开设的大专法律专业教育机构已达16个,参加法律教育机构学习的学生达2万余人,且在改革开放前20年里,全省各类法学教育机构累积培养出硕士研究生52人、本科生3217人、专科生10957人、中专生5362人,培训司法干部25040人,蓬勃发展的法学教育工作,为全省各地培养和输送了一大批合格的法律人才。

此外是人民调解组织日益发展壮大,基层基础工作得到加强,全省基层司法行政工作已成为政法战线维护城乡社会稳定、促进民族和睦团结的重要力量。众所周知,云南各民族都有群众自己调解民间纠纷的优良传统,1980年全省各类调解组织恢复重建后,更是狠抓民间纠纷激化为刑事案件的预防工作。到1999年,全省调解组织已发展到1.6万余个,人民调解员队伍多达24万余人,年调解民间纠纷24.22万件,成功率达95%;年防止民间纠纷引起自杀1200多件,防止民间纠纷转为刑事案件3000多件,防止群众性械斗1000多件,同时通过帮教工作,协助有关部门妥善安置了一批刑满释放人员和解除劳教人员。通过对大量民间纠纷的妥善处理,有效化解了人民内部矛盾,筑牢了社会治安的第一道防线,维护了基层社会的稳定。与此同时,全省1354个乡镇(街道)司法所的相继建成,也有力加强了基层基础工作,促进了司法行政机关的建设和发展,为推进基层依法治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发挥了重要作用。

最后是坚持以加强队伍建设为根本,不断提高司法行政干警的政治素质和业务素质,为完成司法行政工作的各项任务提供了可靠保证。到1999年,全省司法行政机关队伍(不含监狱、劳教部门)已由1980年的721人发展壮大为5402人,常抓不懈的思想政治建设也使全体干警的政治素质有了明显提高。全省司法行政机关还加强了对在职干警的业务学习和岗位培训,提高干警们的政策法律水平和实际工作能力,使全省司法行政队伍的业务素质和文化结构都有较大改善,广大干警为云南的改革开放、经济建设和民主法制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涌现出一大批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仅在1980年至1996年间,全省司法行政干警队伍中就有700多个先进集体、4000多名先进个人受到省政府、公安部和司法部的表彰奖励,荣获省(部)级英雄模范称号的有16人,他们的先进事迹,充分展示了全省司法行政干警的良好形象和崭新风貌。

青铜时代

回顾云南司法行政工作在此前近半个世纪里走过的不平凡历程可见,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已经逐步探索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符合云南实际的基本工作思路,也积累了若干经验和教训。但在取得辉煌成就的同时,也还存在着很多问题与不足,诸如干警队伍素质尚待进一步提高,基层基础工作尚需进一步加强,个别部门行业尚存不正之风、少数干警的违法违纪问题和腐败现象尚须严加整治,监狱、劳教部门的现代化文明监所建设速度尚需加快,普法、依法治理和法律服务工作尚不能很好适应改革开放形势的新发展……在新世纪来临之际,这些问题与不足都需要在工作中加以解决和弥补,这便说明新世纪的全省司法行政工作任务注定会更加艰巨繁重,唯有以改革为动力进行真抓实干,以西部大开发促进大发展,才能迎来更辉煌的明天。

进入新世纪以后,在司法部、云南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云南司法行政工作的改革与发展进一步加速,司法行政工作的业务、职能得以丰富拓展,基层基础工作得以全面加强,保障能力显著提高,队伍建设全面加强,全省司法行政体制机制改革取得实质性进展,为服务全省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为维护边疆社会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2000年1月,司法部在昆明召开全国司法行政系统信息工作会议,全国各省区市司法厅(局)相关领导赴滇参加会议,中办、国办相关领导也到会指导,云南司法行政工作的突出成就引起全国关注。

在2000年里,云南省司法厅积极传达贯彻全国司法厅(局)长会议和全国街道社区依法治理工作座谈会精神,总结经验并研究部署相关工作,厅领导几度深入昆明市五华区、玉溪市红塔区和思茅、西双版纳等地调研依法治理工作,并就抓好街道社区依法治理工作提出要求。同年10月召开的全省基层依法治理工作会议,也及时传达贯彻了全国街道社区依法治理工作座谈会和全国基层司法行政工作会议精神,专题研究全省城市和农村基层的依法治理工作。同时还主动听取省、市政法各部门领导对云南省律师工作改革发展和强化管理方面的意见建议,积极向司法部和国家计委汇报云南政法干校选址另建与云南省建设毒品犯监狱及大型戒毒劳教所有关问题,在全系统内广泛开展“解放思想、更新观念”的学习讨论,在全省劳教场所开展“百日安全竞赛”活动,在全省范围内开展“矛盾纠纷百日排查调处”活动,确定并开展全省四级司法行政机关“厅、局、所长接待日”活动,相继举办全省司法行政系统第一期处级干部暨县(区)司法局长培训班和首期监所长、政委培训班,召开全省司法行政系统信息工作表彰会、省级现代化文明劳教所及文明大队命名表彰大会、全省“三五”普法依法治理检查验收工作汇报会、全省基层司法行政工作座谈会等会议,司法行政各项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

2001年,云南省司法厅召开全省劳教工作会议,回顾总结“九五”期间的全省劳教工作,安排部署新的工作任务;召开全省监狱劳教系统执法执纪专项教育整顿工作会议,安排部署全省监狱、劳教系统开启了执法执纪专项教育整顿工作;召开全省法律援助工作会议,深入学习宣传《云南省法律援助办法》,总结过去3年里全省开展法律援助工作的相关经验,表彰奖励在法律援助工作中成绩突出的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并对进一步做好法律援助工作进行部署;召开全省监狱、武警看押部队“三共双争创”活动现场会;召开外事工作会议,贯彻落实第十二次全国司法外事工作会议精神,回顾总结过去20年全省司法外事工作的基本情况和基本经验,部署全省今后的司法外事工作;召开全省地州市司法局基层科长会议,贯彻落实中央“抓基层打基础”的号召;召开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律师科长会议,发动律师积极参与“严打”斗争,并加强律师管理工作,推动国资律师事务所脱钩改制工作和律师资格考试组织工作;召开第四次云南省律师代表大会和律师教育评查活动动员大会,选举产生云南省第四届律师协会理事会并部署全省律师行业教育评查工作;召开第六次全省法制宣传教育工作会议,总结云南省“三五”普法的成就和经验,表彰“三五”普法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研究部署“四五”普法工作;召开全省公证工作改革暨公证工作先进集体、先进个人表彰会,对前一阶段全省公证工作改革进行回顾和总结,部署安排攻坚阶段的公证工作改革;召开“增强宪法观念,推进依法治国”专家座谈会,举行云南省“四五”普法讲师团成立仪式,正式启动“12·4”法制宣传日和“首届云南省宪法宣传周”活动。此外,全省司法行政系统人民警察警容风纪和警车督察工作、全省司法助理员基本素质教育培训考试考务工作、全省司法行政系统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等诸多工作也得以全面推进,全省司法行政各项工作呈现出了“齐头并进”的喜人局面。

2002年新年伊始,云南省司法厅党委便召开党委会,专题研究和部署国家司法考试工作,决定成立省司法厅国家司法考试办公室和国家司法考试中心(后改为国家司法考试处),专门负责全省国家司法考试的组织、管理、协调等各项工作。省司法厅随后召开了法学教育迎新春联谊座谈会和全省律函教育工作会议,认真回顾总结全省法学教育工作的经验和教训,分析和研究今后法学教育工作面临的形势和基本任务;召开全省法律援助工作会议,表彰全省法律援助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召开全省监狱、劳教系统执法执纪专项检查动员会,在全省监狱、劳教系统开展执法执纪专项检查活动;召开全省基层司法行政工作会议,要求大力加强司法所建设,进一步推动全省基层司法行政工作的全面发展;召开全省劳教系统管教工作研讨会,专题研究如何加强管教工作、确保劳教场所安全稳定;召开省级现代化文明监狱、监区命名表彰大会,对创建工作提出新的要求;召开监狱系统确保党的十六大期间监狱安全稳定工作会议,强调采取有力措施确保党的十六大期间监狱的安全稳定。与此同时,省司法厅还就全省监狱劳教系统干警医保、工人社保、监狱布局调整、监狱企业破产和云南省司法警官学校升办为云南警察高等职业学院等有关问题向省政府各相关部门作专题汇报,就律师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侦查机关对犯罪嫌疑人的超期羁押等问题与检察机关和律师代表进行座谈,与有关部门协调并决定在全省县级以上城市统一开通法律服务专用电话短号码“12348”……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云南省首家人民政府法律顾问团——玉溪市人民政府法律顾问团,也在这一年里宣告成立。

2003年,云南省劳教系统开展了为期4个月的“解放思想,开拓创新,积极创办劳教工作特色”思想大讨论活动。云南省司法厅结合云南实际,提出从机构设置、人员编制、职责任务、领导体制、工作程序、硬件设施6个方面规范基层司法所建设。时任厅领导在到怒江、迪庆两州调研时,强调边疆民族地区司法行政工作要创特色、求发展;在深入保山、德宏的部分县、乡两级司法行政机关和监狱、劳教所调研时,强调要抓好“依法建制,以制建村”这一个基础,做好民主管理和村务公开、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提供优质高效法律服务、人民调解、帮教工作、精神文明建设六项工作。省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工作协调小组召开会议,集体讨论修改了加强全省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工作的意见。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召开全省第一次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工作表彰大会,总结刑释解教工作的成绩和不足,明确今后一个时期的工作重点。省司法厅还召开了拓展和规范律师法律服务座谈会,全省千名律师以“忠于法律、诚信执业”为主题的宣誓大会亦在昆明举行。在这极不平凡的一年里,经受“非典”疫情考验的云南省司法行政系统还历经了多件盛事,如省政府同意云南省司法警官学校申办为云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省司法厅主办的云南省“法治之春”文艺调演隆重上演,全省首次县处以上领导干部法制教育统一考试开考,同年7月启动后经过3个月建设和试运行的云南司法行政网也通过专家验收而正式开通运行,小龙潭监狱获授部级现代化文明监狱而引发全省监狱系统学习,省司法厅监察室还被司法部授予“全国司法行政系统纪检监察工作先进集体”荣誉称号。

2004年,云南省司法厅对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处级领导干部进行了集中教育培训,并召开律师工作座谈会暨全省律师事务所主任培训班,要求从6个方面加强律师队伍党建工作,还对做好敏感案件律师辩护工作进行了研究和讨论。景东监狱罪犯杀害警察案于3月22日发生后,省司法厅及时召开会议,认真研究分析全省监所安全稳定面临的形势和存在的问题,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监狱劳教场所安全稳定工作的通知》,厅领导随后还持续深入全省监所检查安全稳定工作,省监狱管理局也制定下发了《云南省监狱局突发事件处置预案》。与此同时,省司法厅还召开了全省司法行政系统警容警车现场督察工作会议,部署全系统警容警车督察工作;召开全省人民调解工作座谈会,对在人民调解工作中做出突出成绩的人民法庭和司法所进行表彰;举办全省司法行政系统政治处(部)主任、基层党支部书记培训班,拉开了全系统“云岭先峰”工程建设的序幕;提出加强信息工作,不断提高信息工作水平的五项措施;与省高级人民法院联合出台了云南省人民调解工作四项制度;制定实施了《云南省事业体制公证处主任副主任聘任办法》;建立了厅党委领导基层工作挂钩联系点,每名厅党委成员分别挂钩一个基层司法局和一所监狱或劳教所;召开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党风廉政工作暨先进集体、先进个人表彰会议,对全系统近年涌现的纪检监察先进集体、先进工作者及廉洁勤政领导干部进行了表彰;召开省毒品犯监狱和大型戒毒劳教所建设项目现场办公会,听取两个建设项目现场施工状况及建设进度情况汇报;召开全省律师队伍建设工作会议,举办律师队伍教育整顿活动骨干培训班;召开全省民主法治示范村创建工作经验交流现场会,对全省开展民主法治示范村创建工作进行统一部署;召开加强法律援助工作座谈会,对做好全省法律援助工作进行探讨;向全省首批公职律师、公司律师试点单位中的17名公职律师和21名公司律师颁发执业证书……

同样是在2004年里,云南省监狱局决定在全系统监狱服刑人员中开展“四五”普法教育活动,旨在提高狱内服刑人员法律意识和法制观念,提高监狱教育改造质量;制定了《关于贯彻落实〈云南省艾滋病防治六项工程>的实施意见》,全力推进艾滋病防治工作。省劳教系统也积极推进“三个转移”工作,以确保劳教场所安全稳定为前提,合理调整劳教经济产业结构,不断提高教育挽救质量,安全生产与劳教经济取得了较好成绩。全省基层人民调解组织加强人民调解工作,实现了由调解一般矛盾纠纷向调解复杂、疑难矛盾纠纷的转变,由单纯调解公民之间的纠纷向调解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之间纠纷的转变,由主要依靠道德、情理调解向情、理、法结合并主要运用法律手段调解矛盾纠纷的转变,由口头性、随意性调解向程序性、规范性调解方向转变,由单纯的民间调解向与诉讼制度相衔接的调解制度的转变。省司法厅还采取多条措施为清理拖欠农民工工资提供法律援助,并制定了《云南省司法厅实施行政许可公示制度》《云南省司法厅实施行政许可听证制度》《云南省司法厅实施行政许可监督检查规定》《云南省司法厅实施行政许可过错责任追究制的规定》四项制度。省政府拨出专款对云南省监狱劳教系统在押罪犯和劳教人员进行传染病普查,普查内容包括艾滋病、性病和结核病。全省第一支法律援助志愿者队伍正式成立,云南大学法学院的151名学生被聘为首批法律援助志愿者。

2005年,全国普法依法治理工作座谈会、全国司法厅(局)长提高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能力专题研讨班相继在昆明召开或举办,云南省依法治理等工作情况受到了全国司法行政系统的代表们的高度关注。在这一年里,云南省司法厅还相继召开了全省司法行政工作会议、全省律函工作会议、防治艾滋病工作座谈会、“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动员大会、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党风廉政工作会议、全省劳教工作会议、全省公证队伍教育规范树形象活动动员大会、全省社区矫正试点工作会议、全省司法所建设工作会议、省法学会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第二期云南省法律援助人员培训班及第三次云南省法律援助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表彰大会、第三次全省人民调解员代表大会暨第五次全省人民调解工作表彰大会、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形势分析会、全省第五次律师代表大会、云南省纪念普法20周年座谈会等一系列重要会议,就司法行政各项工作进行了回顾总结与安排部署;与省发改委、省财政厅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全省司法所建设工作的通知》,对全省司法所建设的指导思想、目标任务、建设标准、建设方式、资金投入、管理监督及组织实施等提出了明确要求。在全省监狱、劳教系统深入开展“规范执法行为、促进执法公正”专项整改活动,切实解决监狱、劳教执法工作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并组织全省监狱劳教系统14374名人民警察参加了专项整改活动统一考试。在全省监狱、劳教系统开展警察练兵比武活动。在全省6个区市开展社区矫正工作试点,以期为全省社区矫正工作提供经验。中共云南省委同年底召开的常委会议,也讨论并原则同意了省司法厅提出的《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我省司法行政基层建设工作的意见》。

2006年,云南省司法厅开展了“法律服务规范建设年”活动,通过制定规章和行业规则,进一步规范法律服务人员的执业行为,规范管理活动,建立健全法律服务队伍建设长效机制。在全省司法行政系统举行警司晋升警督和首次授予警衔人员考试的同时,中央编办给云南监狱劳教系统增加的2500名政法专项编制也悉数分配到位。省司法厅还相继召开了全省司法行政工作会议、社会主义荣辱观教育动员大会、税务司法鉴定研讨会、全省司法行政系统监狱劳教人民警察岗位练兵成果汇报演练大会等一系列重要会议,并下发实施意见部署开展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教育活动,与广东、福建等省区司法厅联合召开“首届泛珠三角九省(区)司法行政合作联系会议”并签署《泛珠三角九省(区)司法行政合作框架协议》。同年6月,云南省委、省政府联合转发《省委宣传部、省司法厅关于在全省公民中开展法制宣传教育的第五个五年规划》,标志着全省“五五”普法工作正式启动。同年12月,全省法律援助机构也就进一步做好农民法律援助工作采取五项措施,包括完善工作机制、简化办事程序、畅通绿色渠道、完善服务网络、建立典型案例信息反馈制度。省综治委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工作领导小组亦召开专题会议,对全省当年开展安置帮教工作情况进行总结评估,并对次年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

2007年,云南省司法厅也相继召开了全省司法行政工作会议、司法行政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议、刑释解教人员摸底电视电话会议、律师工作会议、公证工作会议、社区矫正试点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依法治省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州市司法局长会议、监狱劳教人民警察岗位练兵活动总结表彰大会、“三力(执行力、创新力、凝聚力)建设”主题实践活动动员大会、首届云南律师论坛等重要会议,并组织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干部职工进行了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教育活动统一考试,举办了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廉政法律知识竞赛。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于同年5月视察昆明市盘龙区的法律援助工作后,省司法厅安排部署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学习推广“盘龙经验”。且在这一年里,云南兴天平律师事务所成为国内首家在越南设分所的律师事务所;省司法厅在云南外来投资服务中心设立服务窗口,派出律师开展法律服务工作;省律协与中国人保财险云南分公司签署《云南省律师执业责任保险统保协议书》,建立起了律师执业责任保险统保制度。在签署泛珠三角九省(区)省际边界人民调解协作联调协议的同时,省司法厅还正式开通“云南普法网”,举行办公自动化应用建设项目签字仪式,在推进厅机关办公现代化、提高工作效率和工作水平方面迈出坚实一步。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也发布了《关于加强和改进全省法律援助工作的意见》,要求各地按照增强组织能力、物质保障能力、管理能力、服务能力和社会影响力等五项能力的要求,进一步做好法律援助工作。

2008年,云南省司法厅积极探索解决司法行政机关机构和人员编制与职能不相适应问题,经省编办批准,先后挂牌成立了云南省司法鉴定管理局、云南省律师行业执法监督办公室、云南省法律援助工作管理局和警务督察总队,其中省法援局是全国首家成立的省级法律援助工作管理局。省司法厅随后还相继召开了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开展集中排查化解涉法涉诉重信重访案件专项工作会议、“解放思想、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科学发展大讨论活动”动员部署大会、全省司法行政系统信息工作暨电子政务建设会议、全省人民调解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全省州市司法局长会议、《云南司法行政年鉴》编纂工作会议、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动员大会、全省律师行业党建工作会议、贯彻执行律师法工作座谈会,对各相关工作进行了研究部署。是年最值得关注的标志性事件是,经省民政厅批准,云南省公证协会州市办事处首批8家单位依法办理了社会团体分支(代表)机构登记手续,云南省在州市设立公证协会办事处属全国开创性工作,为全国加强基层公证行业监督管理提供了借鉴;云南首家律师集团“云南八谦律师集团”在昆明成立,打破了云南律师界“小而全、小而多”的格局,为云南律师行业发展提供了一种新的经营模式;时任全国普法办副主任、司法部副部长张苏军在到昆明市盘龙区桃源社区参观考察基层民主法治建设时,对云南省的普法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认为云南省法制宣传教育工作成效显著,自身特点突出,形式有了很大创新,制度化建设更是走在了全国前列。

到2008年底,云南全省监狱已发展到30个,劳教场所发展到14个,大部分监所都大力推进依法、严格、科学、文明管理,教育改造和教育挽救质量有了显著提高,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工作也在全省各地普遍开展起来。全省各地监所建设经过调整和改扩建之后,面貌都已大为改观,现代化文明监狱、文明劳教所创建工作也进展顺利,其中小龙潭监狱和昆明市戒毒劳教所均被司法部命名为部级现代化文明监狱、文明劳教所,另有9个监狱、9个劳教所被命名为省级现代化文明监狱、文明劳教所,一大批监区、劳教大(中)队则扎堆进入了现代化文明监区、文明劳教大(中)队行列。全省律师事务所已发展到了419家,从业律师达3453人;公证机构发展到140家,从业公证人员达700多人;基层法律服务所发展到1178家,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达3250人;省、州市、县三级政府组建的法律援助机构达到146个,乡镇法律援助站达1368个,社会团体及高等院校建立的社会法律援助站达242个,拥有专职法律援助工作人员424人、法律援助志愿者814人,10年里累计办理法律援助案件103724件,提供法律咨询50余万人次,受援人达10万余人。经核准登记的司法鉴定机构达148家,执业鉴定人达2147人,年办理司法鉴定案件5.4万余件,鉴定结果采信率达98.2%。由此说明,云南全省公共法律服务机构日趋健全,队伍不断壮大,服务领域不断扩展,已成为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国家和人民利益,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促进云南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重要力量。

同样是在2008年底,云南全省已经建成乡镇(街道)司法所1376个,共有人员编制2889个,平均每所2.1人。全省共投放了2.2亿元资金用于现代化司法所办公用房建设,已有1040个司法所建成了现代化办公用房,平均面积达到250平方米。全省共建成人民调解委员会16981个,拥有人民调解员19万余人,人民调解组织已覆盖全省广大城市、农村,还建立了省内、省际行政接边地区联防联调工作机制,基本上形成了“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人民调解网络,全省调解组织年调解民间纠纷40余万件,调解成功率达96%,被外国朋友称之为“了不起的东方经验”。由此说明,通过抓基层、打基础,全省基层司法行政工作日益活跃,人民调解工作更是被建设成为了预防和化解矛盾纠纷、维护基层社会稳定的“第一道防线”。

多年来,云南省司法行政系统坚持不懈地开展普法教育和依法治理工作,全省民主法治建设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良好发展态势,法学教育也取得新的进展。如在1986年至2005年间,全省已经实施了4个五年普法规划,而从2006年起,“五五”普法也正在蓬勃开展之中。领导干部带头学法用法,增强了依法执政、依法决策的能力;在公务员中开展的“依法行政、执政为民”学习,也使行政人员和司法干部的公正执法水平进一步提高;全省公民普遍接受宪法和与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相关的法律知识教育后,公民意识和法律素质明显增强,依法行使权利,履行义务,依法维权的新风尚正在形成。而在法学教育方面,截至2008年,省司法厅与西南政法大学合办的云南函授站共培养法律大专生4500余人,法律本科生6500余人,在职研究生79人;中华律师云南函授站共培养法律人才8400余人;云南政法干校共培养中专生12532人,电大法律大专生1483人,培训司法干部33730人,均为全省输送了一大批合格的法律人才。

2009年,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广大干部职工进一步团结拼搏、勤奋敬业,充分发挥职能,各项工作取得显著成绩,司法行政事业取得长足发展。全省基层服务所共代理诉讼和非诉讼案件25395件,解答法律咨询36万余人次;全省律师共担任法律顾问4567家,办理刑事辩护及代理16742件、民事诉讼案件21734件、行政诉讼案件937件、非诉讼法律事务4673件;全省公证机构共办理公证事项255240件;全省司法鉴定机构共完成司法鉴定委托事项57763件,采信率达99.2%。其中司法鉴定工作得到进一步加强,在全国率先解决了司法鉴定多名册和其他类鉴定事项不确定等困扰司法鉴定多年的难题。全省司法行政系统以推广“盘龙经验”为抓手,认真落实十项便民措施,共办理法律援助案件30868件,接待咨询15万余人次;健全和完善人民调解组织网络,大力推广“金平经验”与“师宗经验”,深入开展矛盾纠纷大排查、大调处、大治理活动,共调解各类矛盾纠纷52万余件,调解成功51万余件,成功率98%;以“法律六进”为载体,深入开展与经济社会发展和维护社会稳定密切相关法律法规的学习宣传教育,推动“五五”普法规划贯彻实施;进一步完善依法治省工作机制,扎实推进“依法治市”“依法治县”创建试点工作;切实做好监狱劳教工作,认真开展监管场所安全大排查、大整改,确保了监所持续安全稳定;稳步推进司法行政体制机制改革,在省劳教局加挂云南省戒毒管理局牌子,设立省司法厅社区矫正工作管理处,全省30个监狱的体制改革方案基本完成;国家司法考试制度改革进一步完善,全省共有10246人参加考试,2605人通过考试,通过率达25.4%;基层基础工作更加坚实,第五批下达的305个司法所建设项目全面启动;建立健全安置帮教工作机制,全省新增的17270名安置帮教人员安置率达89%、帮教率达98%;其他工作也不断取得新的成绩,如《法制与社会》杂志便荣获了全国法制好新闻奖、云南期刊奖等6大奖项。

2010年,全省各级司法行政机关深入推进社会矛盾化解、社会管理创新、公正廉洁执法三项重点工作,各项工作继续取得显著成绩。全省律师共担任法律顾问5124家,代理民事诉讼23734件、刑事诉讼18742件、行政诉讼1237件、非诉讼法律事务5673件,为国家、企业和个人避免和挽回经济损失近百亿元;全省共办理公证事项28万余件,其中涉外公证23416件,发往全世界102个国家和地区使用;全省共受理司法鉴定委托事项5.7万余件,采信率达99.8%;共办理法律援助案件30875件,受援人数达3.3万余人,接待法律援助咨询16万余人次;454家律师事务所与561个基层司法所开展了结对帮扶活动,有力维护了困难群众的合法权益;全省12320人参加国家司法考试,2481人通过考试;共建立劳动争议人民调解组织108个、医疗纠纷人民调解组织73个,“厅机关百名干部进乡村”活动带动了全省近3000名机关干部、23万名人民调解员进村入户,深入推进人民调解化解矛盾纠纷“专项攻坚”和“百日会战”,全省共调解各类矛盾纠纷121万余件,调解成功率为98%;各地着力发挥法制宣传的教育引导作用,加强对重点对象的法制宣传教育,全省国家公务员和省属企事业单位管理人员51万余人参加了普法统一考试;全省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渠道不断拓宽,帮教率、安置率分别达到97%和87%;全省监狱首次实现全年无罪犯脱逃的目标,主要监管指标达到历史最好水平;各劳教(强戒)所积极挖潜扩容、完善设施、调配警力,全力完成强制隔离戒毒职能移交工作任务,并实现了“四无”目标;全省选派1000名劳教人民警察到司法所帮助工作,并争取到949个事业编制充实到司法所;全系统共举办各类教育培训班2816期,累计培训10万余人次,尤其是伴随着机关公务员“忠诚教育”主题活动、监狱劳教人民警察“执法大培训、岗位大练兵”活动、律师行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工作者”主题实践活动和警示教育活动的深入开展,全省司法行政三支队伍依法行政、依法执政、依法执业的能力和水平均得到了显著提升。

2011年,全省司法行政系统以深入推进“法律服务边疆行”等活动为载体,积极服务经济社会发展与社会稳定,着力开展法制宣传教育专题讲座和培训,总结全省“五五”普法工作成效与经验,部署“六五”普法各项任务;对“三五”依法治省工作进行全面总结,对“四五”依法治省工作进行安排部署;加强对律师、公证、司法鉴定等新社会组织党建工作的指导,基层党组织覆盖面进一步扩大;举办各类培训班1784期,培训各级领导干部、司法行政干警、法律服务工作者130835人次;建立了律师代理重大敏感案件、参与群体性事件处置的制度和机制,组建了“涉外诉讼律师法律服务团”积极为桥头堡建设服务,全省律师共担任法律顾问5422家,办理各类案件51020件;开通了公证为桥头堡建设服务的绿色通道,开展全省公证案卷质量专项检查,完善公证投诉处理监管机制,共办理公证25.6万余件,其中涉外公证2.6万余件;司法鉴定执业类别不断拓展,全省共完成鉴定事项65606件,同比增长15.1%,采信率达到99.1%;开展了“法律援助一村一标牌”活动,设立云南省农民工法律援助维权中心,全省共办理法律援助案件31998件,同比增长4%,义务解答法律咨询14万余人次;基层法律服务所共担任法律顾问2837家,办理各类案件21218件;组织三类国家司法考试,16352人参考,考生人数创历史新高;共建立各类专业性、行业性调解组织468个,全省人民调解组织共调解矛盾纠纷95万余件,成功率98%;全省共建成社区矫正教育基地128个、服务基地172个、就业基地48个,有社会工作者4034人、社会志愿者19515人,推动社区矫正工作迈入规范化建设、制度化发展、目标化管理、信息化推进的崭新时期;深入开展监狱、劳教(戒毒)系统规范化管理年活动,监所安全稳定长效机制不断健全完善,教育改造质量和戒毒效果显著提高,尤其是圆满完成了全省强制隔离戒毒职能移交和强戒人员收治任务,积极探索完善了“三期六项一延伸”戒毒管理新模式。与此同时,全省司法行政执法监督、法制、计财装备、对外交流与合作、理论研究、史志年鉴等工作都取得了新成绩,司法行政各项事业全面发展进步。

2012年,全省司法行政各项工作继续取得新的成效。如普法宣传向纵深发展,“四五”依法治省规划和“六五”普法规划顺利实施;监狱劳教(戒毒)监管安全保持良好态势,监管场所均持续实现“四无”目标,“三六一”云南特色戒毒模式推广到了全国20多个省份;随着法律援助“百千万”“进山村”“上前沿”的活动在全省开展,法律援助应援尽援步伐加快,全省县以上政府法律援助机构已达200个,专职工作人员491名,群团组织社会法律援助机构更达632个,各类法援机构共办理法律援助案件38792件,同比增长了20%,接待群众咨询12.6万人次;全省律师担任法律顾问7134家,同比增长了32.6%,有力促进了各级党委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依法决策、依法行政、依法管理,并办理各类诉讼案件51777件、非诉讼法律事务8686件;全省公证机构共办理公证事项236931件,其中涉外公证28533件;全省司法鉴定机构共办理鉴定委托事项67560件,采信率达99.2%;基层法律服务所共担任法律顾问3119家,办理各类案件26150件,解答法律咨询25万余件;2516人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推进人民调解组织入驻保监、商会等行业协会和新社会组织,成立首个村级个人调解工作室,设立首家民办高校人民调解委员会,全省人民调解委员会已达17130个,共化解各类矛盾纠纷1060500件,同比增长了9.7%,调解成功率为98.07%;建立了省司法厅社区矫正指挥控制中心和省市县乡四级社区矫正动态信息监控系统,切实提高了刑释解教人员信息核查质量和帮教水平;扎实开展了“监所安全稳定隐患百日排查整治”等活动,不断创新罪犯、劳教和强戒人员的教育改造与矫治方法手段,监所规范化管理、教育改造质量和戒毒效果均得到进一步提升。

黄金时代

2012年11月8日至14日,党的十八大在北京召开,会议明确了“科学发展观”是党必须长期坚持的指导思想并写入党章,制定了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和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前进方向,提出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有解读指出,十八大提出全面依法治国的基本格局,覆盖了立法、执法、司法和守法4个方面的工作部署,依宪治国是核心、科学立法是前提、严格执法是关键、公正司法是防线、全民守法是基础、依法执政是保证,法治精神、法治文化则是灵魂,我国的法治建设将由此呈现出一种全方位、全覆盖的大格局与新气象。随后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还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使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成为了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总抓手,这意味着中国几千年以来的国家治理模式即将出现深刻变革,将对我国的司法环境产生极大的推动作用。

党的十八大以来,云南省司法厅党委紧紧围绕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新要求,始终坚持以变应变、以新应新,不断增强司法行政工作的预见性和主动性,创造性地提出建设和完善中国特色云南现代司法行政体系的新思路和新举措,组织带领全系统广大干警职工和法律服务工作者,紧紧围绕省委、省政府和司法部决策部署,以改革、创新、务实为统领,深入推进平安云南、法治云南和过硬队伍建设,司法行政工作现代化水平得到了全面提升。

在省司法厅的坚强领导下,全省司法行政系统突出思想引领,司法行政理念有了新提升;创新治理方式,维护社会稳定取得新成绩;聚焦主题主线,服务发展能力实现新增强;聚力强基固本,基层基础建设迈出新步伐;坚持严优并举,班子队伍建设得到新加强。全省各级司法行政机关和广大司法行政干警职工、法律工作者积极推动地方立法,稳步推进重点改革,规范权力有效运行,全面夯实司法行政保障,持续强化信息技术支撑,倾力服务社会依法治理,创新服务法治社会建设,主动服务经济转型发展,着力服务保障改善民生,使得全系统思想政治工作进一步深化,队伍内生动力进一步激活,党风政风警风进一步转变,现代监狱建设扎实推进,戒毒转型定型全面巩固,社区矫正管理规范有序,安置帮教作用持续发挥。覆盖城乡社区、满足各领域各层次需求、体现公平正义价值追求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更是让全省4800余万各族人民群众、各类社会主体在需要时都能获得普惠、精准、及时和有效的公共法律服务。

2013年是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精神的开局之年,云南省司法行政系统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紧紧抓住全面落实依法治国方略和加强法治建设创建平安云南的重大机遇,落实省委、省政府和司法部、省委政法委的一系列重要决策部署,司法行政各项工作取得显著成效,尤其是在8个方面实现了新突破。如在依法治省方面,首次组织了依法治省综合调研、依法治省成员单位专题研讨、依法治省专家咨询,提出204条措施建议;起草上报加强依法治省的书面意见,在省委、省政府的相关意见中形成8个提升行动。在人民调解方面,创新“一员多用”机制,以579名人民调解员担任人民陪审员;开发人民调解信息化管理平台,打造以个人姓名命名的“个人调解室”146个,开通调解实务微博、微信的乡镇调委会突破1000个;全省共调解各类矛盾纠纷1075357件,同比上升1.4%,成功率98.25%。在特殊人群管理方面,首次对全省特殊人群进行专项集中排查,首次与省检察院开展联合执法检查,编写完成《社区矫正教育矫正大纲》;加强过渡性安置基地建设,狠抓必接必送工作,实现安置率达92.3%、帮教率达96.4%以上。在法律服务方面,首次筹建滇中产业聚集区(新区)法律顾问团,首次制定《律师担任政府法律顾问管理办法》;全省律师共担任法律顾问8473家、同比增长18.8%,办理各类案件72933件、同比增长7.9%;首次建立当事人婚姻信息共享和查询机制,首次建立公证档案规范管理机制,全省共办理公证业务324352件,同比增长36.9%;首次制定发布《关于建立司法鉴定工作协作机制的意见》,共完成司法鉴定委托事项77265件,同比增长14.36%,采信率99.14%;全面推进法律援助便民服务窗口和工作站规范化建设,共办理法律援助案件53873件,同比增长39%;开展“提高基层法律服务质量年”专项活动,全省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共担任法律顾问6548家、同比增长1倍以上,代理各类案件21593件;13392人参加国家司法考试,2766人考试合格。在监狱管理精细化方面,首次推进监狱执法、教育改造、安全防范“三个精细化”,连续3年全面实现“四无”目标;扎实开展安全生产大检查活动和安全生产标准化建设,健全规范化精细化管理“11个标准”;选取首批17所监狱对外开放深化“狱务公开”;建成心理健康指导中心24个,心理咨询师获证人员达2741名,为司法部规定标准的2.5倍;组织罪犯职业技能培训,19704人获得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在强制隔离戒毒方面,狠抓场所安全稳定,连续6年实现“四无”目标;坚持随送随收、应收尽收,收治量居全国第二;探索形成“391”戒毒模式,提升戒毒质量和实效;将戒毒人员列入城镇居民医疗保险范围,实现应保必保、全员参保;推进戒毒人员职业技能培训,1084人获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在基层基础建设方面,积极完成13个“国门”司法所规范化建设提升工作;在年度预算外争取到各类资金3585万元,归还历年欠债后首次实现“零债务”;全省司法行政业务经费保障总额达34512万元,同比增长20%;争取全省司法业务用房建设项目23个、总投资6774万元,同比增加近4倍。在司法行政队伍建设方面,首次制定下发一系列作风方面的制度规定;首次建立省司法厅及直属机关民警国家法定节假日期间到监所一线值班跟班工作制度;全系统共举办培训班1318期77264人次;加大反腐倡廉建设力度,加大厅管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力度和查办案件力度,共立案查处案件24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47人,问责27人。

与此同时,全省司法行政系统2013年还在组织实施8项重点工作项目上取得了新进展。一是十大律师法律服务团集中服务活动;二是强化了政法部门的合作机制;三是集中组织开展了8项重点工作试点,试点经验均得到省级分管领导的充分肯定并在全省逐步推广;四是成功举办云南省公诉人与律师论辩大赛;五是整合强化了全省司法行政系统信息化建设;六是组织策划云南省“以案说法·反腐倡廉”大型巡回展活动;七是扎实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八是主动争取省委省政府出台意见,从14个方面把加强司法行政作为促进依法治省的重要任务进行部署,促动省级财政每年多安排3000万元资金用于补助全省司法行政各项工作。

2014年,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始终坚持问题导向和改革创新,着力整体联动和项目推进,在推进13项重点工作上取得了新成绩,在推动跨越性、创新性、联动性项目上也取得了新成效,全省司法行政各项工作再次取得了长足进步。这13项重点工作,一是争取省委、省政府首次召开全省加强司法行政促进依法治省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协调省委、省政府督查室对各地贯彻《意见》情况进行全面督促督办。二是搭建司法行政体制改革领导机制,推动政府职能转变和简政放权。三是配合完成中央关于依法治国调研任务,组织召开省委依法治省领导小组全体会议并印发依法治省工作要点,首次与各州市党委和成员单位主要领导签订依法治省工作责任书;与省级司法机关共同研究提出22个依法治省联动互助协作项目,组织完成云南省“以案说法·反腐倡廉”大型巡回展州市巡展,制定下发《关于深入推进“谁主管谁普法、谁执法谁普法”工作的通知》,举办全省“弘扬法治精神,构建和谐社会”主题普法志愿服务活动周启动仪式。四是完善基层“大调解”工作格局,设立县、乡社会矛盾调处中心113个、1084个;创新人民调解员“一员多用”机制,以23801名人民调解员担任10413个社区(村)网格管理员;首次实现全省17056个人民调解委员会、203764名人民调解员信息全部录入人民调解管理系统和持证上岗,以及州(市)人民调解员协会全覆盖;进一步打造“个人调解工作室”和实务微博微信网络平台。五是全省律师事务所和律师首次开展“百企百顾问”活动,为企业避免和挽回经济损失近30亿元;组建“同心·律师服务团”并与14个县签订对口帮扶协议;启动首次“千名律师进基层”活动,首次消灭了无律师县;组织开展公证机构对口帮扶,被帮扶边疆贫困县公证机构业务量同比增长13.6%;司法鉴定统一规范管理水平不断提升,司法鉴定采信率达99.65%;实施基层法律服务“三个一”工程,9233个村(居)委会有了法律顾问。六是在全省设立法律援助工作站2093个、村(居)法律援助便民服务点13078个;把《云南省法律援助条例》翻译成11种少数民族文本印制发放;在全国率先开通法律援助互联网及手机和微信服务平台;首次与省移民局联合建立大中型水利水电工程移民法律服务机制;共办理法律援助82363件,同比增长32%,增幅居全国前列、西部第一。七是推进社区矫正机构“队建制”,7个州市、65个县区、482个乡镇分别成立社区矫正执法支队、大队和中队;联合省检察院开展社区矫正执法大检查;首次与云南省心理学会开展社区服刑人员心理矫治工作项目合作;首次启动社区矫正综合矫治场所建设,完成县区、中心乡镇试点工作;首次选派220名监狱戒毒人民警察到各州市、县区司法局参与社区矫正工作。八是顺利完成云南监狱史上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一次向省外调遣罪犯;扎实推进规范化精细化建设,教育改造工作进一步加强;制定《关于推进全省监狱对外开放工作的意见》,25所监狱分两批对外开放;开展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专项整治活动;全省监狱连续6年全面实现“四无”目标。九是联合相关部门制定出台戒毒人员诊断评估实施细则;为戒毒人员购置医保卡3.5万余张;着力完善“391”云南戒毒模式,在11个州市建立50个后续照管工作站;全省强戒所连续7年实现“六无”目标等;争取省政府首次在全国率先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强制隔离戒毒工作的意见》;首次在全省14个强戒所开展全覆盖、地毯式、拉网式安全大排查大检查。十是开发升级全省社区矫正管理系统平台;建设远程探视帮教系统对接129个县区司法局和30所监狱;人民调解系统初步实现网上排查、网上统计、网上管理等功能,法律援助管理系统硬件平台搭建完毕,开发上线公证信息共享系统和公证管理信息系统;省一监等10个监狱改扩建项目扎实推进,完成29所监狱信息化综合布线和安全技术防范系统建设,建成指挥中心30个;完成强戒所场所布局调整和建设投资近2亿元;首次采取“32+1”的模式启动首批33个社区矫正和刑释人员帮教示范基地建设;争取司法部加大对建设西南司法行政干部教育培训基地的帮助扶持力度,省政法干校首次承办3期全国司法行政系统业务培训班。十一是深入开展“增强党性、严守纪律、廉洁从政”专题教育活动,首次对系统内各单位部门进行专项突击督查;继续落实机关民警值班跟班制度;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各地司法行政机关反对“四风”成效明显;首次实现监狱系统和省直戒毒系统基层单位领导干部之间的轮岗交流;首次在全省开展先进典型宣讲竞赛活动并组织获奖选手分赴各州市开展宣讲;首次实现岗位大练兵全覆盖、全员参与、全面联动,参训者达67000余人次,圆满组织完成岗位大练兵活动汇报演练。十二是认真贯彻落实党风廉政建设党委主体责任和纪委监督责任,深入贯彻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狠抓廉政制度规定贯彻落实,给予党纪处分19人、政纪处分58人。十三是在各州市随机抽取了1574卷行政执法案卷进行集中评查,涵盖了公安、工商、食药监、国土、交通等10余个行政执法部门;首次开展1000件人民调解案卷质量集中评查,全省优秀案卷比例达62.5%;首次开展1000件法律援助案卷质量集中评查,优秀案卷比例达64.4%、群众满意度比率更达98.3%。

在2015年里,云南省司法行政系统进一步发挥司法行政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职能作用,围绕中心、服务大局,专心谋事、用心干事,深入推进法治建设、平安建设和过硬队伍建设,聚焦27项重点工作任务,责任明确地扎实抓好工作落实,使得全省法治宣传教育继续深化,法律服务体系逐步完善,刑罚执行工作更加规范,强制隔离戒毒加快发展,司法行政改革有序推进,基础保障条件持续改善,队伍整体素质明显提升,司法行政各项工作均取得了新进展、新成效,为云南全省社会安全稳定、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安康幸福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在法治宣传教育方面,省司法厅认真履行法治宣传教育专项组职责,建立健全专项组协调机制和工作规则;推广运用“五用”工作法开展民族地区法治宣传教育,扎实推进“法制走边关”“百村千组”“法律进宗教场所”等活动和“千里边疆法治文化长廊”“民族法治文化广场”等阵地建设;推进法治企业等行业法治创建窗口单位建设,推动法治“进课堂、进教材、进头脑”,社会治理法治化水平进一步提升;大力推进国家机关“谁执法谁普法”责任制落实,初步构建了普法责任主体明确、普法资源有效整合、执法普法有机联动、普法任务全面落实的“大普法”格局;倾力打造广播、电视、报纸、网络、移动终端“五位一体”的“法治在线——以案释法”公众法治宣传平台,深入开展“云南司法行政惠民实践”主题采访活动;建成云南普法微信公众平台,全方位、多角度、宽领域普及法律知识;建设法治宣传教育思想库和智囊团,与云南大学共建“云南省法治宣传教育研究中心”,深入研究新形势下法治宣传教育的理论、制度和实践前沿问题;组织开展全省“六五”普法规划检查验收,规划任务全面完成。

在法律服务方面,推动公共法律服务资源向农村、基层、贫困边远地区倾斜,服务体系向特殊群众、弱势群体和基本民生领域延伸,加快构建符合云南省情、覆盖城乡、惠及全民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搭建公益法律服务平台“6+2”模式,成立91个工作站为全省各类贫困群体提供法律服务;扎实开展“百企百顾问”活动,为企业避免和挽回损失约30亿元;积极推进“千名律师进基层”、律师驻点执业、公证结对帮扶、司法鉴定认证认可和能力验证、基层法律服务“三个一”等活动,全省律师办理案件1.9万余件、担任法律顾问8764家,公证机构办理公证事项38万余件,司法鉴定机构办理鉴定委托事项9.54万件,基层法律服务代理(非)诉讼事务3.3万余件,法律援助机构受理案件8.18万件;国家司法考试标准化考场全覆盖和试卷保密室监控全联网顺利推进;组织开展“化积难案件、促平安和谐”专项攻坚活动,设立行业性专业性调委会858个,调解矛盾纠纷86万余件,成功率98.2%,“第一道防线”更加稳固。

在刑罚执行方面,全省监狱系统不断健全教育改造制度机制,初步形成具有云南特色的罪犯改造质量评估工作体系和罪犯教育改造大格局,罪犯改造质量不断提高;推进执法规范化建设,严格依法收押、监管、释放罪犯和部分服刑罪犯特赦工作,依法办理减刑、假释和暂予监外执行案件,完善减刑假释评审委员会和暂予监外执行委员会工作机制;加强“四防一体化”建设,扎实开展“违规品、违禁品”专项清查、安全隐患排查整治和“铁壁2015”实战演练、消防安全演练、安全生产突发事件应急演练,强化与武警部队共建共管共保安全机制建设,全省监狱连续7年全面实现“四无”目标;加强罪犯生活保障,狱内传染病发病率和罪犯病亡率连续下降;加强罪犯劳动改造,罪犯劳动保护、劳动分类分级管理、劳动改造效果评估不断强化;社区矫正执法水平不断提升,入矫教育、日常教育、解矫教育进一步规范,提级管理继续推广,社区矫正奖惩审核和社会调查评估审核委员会逐步健全;强化实时监控,实行GPS手机定位管理;加强排查管控,开展脱管漏管专项清查整治和违法违规行为调查处理;加强安置帮教,实施延伸帮教、结对帮教、分类帮教、跟踪帮教,帮助落实最低生活保障、特困人员供养和医疗、教育、临时救助等政策,全省刑释人员安置率达95.8%、帮教率达97.4%。

在强制隔离戒毒方面,全省戒毒系统大力加强教育矫治、戒毒医疗、康复训练工作,继续完善“391”戒毒模式;健全教育矫治工作体系和规范化制度,在全国率先分片区创立4个优秀心理咨询师工作室,试点开展拒毒训练功能室建设,加大后续照管,探索建立了49个后续照管工作站;开展生活卫生标准化管理试点和社会化医疗试点,落实戒毒人员生活保障,对脱毒治疗、艾滋病等病患人员给予充分的生活关怀;修订完善强戒场所《生产劳动工作规范化精细化管理标准》,制定《生产劳动工作管理流程》,引进“安全性、环保性、习艺性、效益性”兼顾的习艺生产项目86个,提供习艺劳动和技能培训岗位2.9万余个;推进安防体系建设,健全安全稳定长效机制,完善应急处置预案,配备毒品检测仪、手机探测仪、缉毒犬,开展安全稳定大检查大排查、专项督查和清查等活动,全省戒毒场所连续8年实现安全稳定。

在司法行政改革方面,落实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任务,全面梳理行政审批职权,确认司法厅权力清单事项46项;深入推进狱务公开,组织制定狱务公开实施意见,修订完善罪犯奖惩考核办法及其实施细则,建立完善监狱分级管理和罪犯分押分管制度,健全执法办案责任制;完成监狱企业资产划转,“全额保障、监企分开、收支分开、规范运行”成果不断巩固,经济运行质量不断提升;完善社区矫正制度,推进社区矫正机构“队建制”,建成5个支队、69个大队和711个中队;全面贯彻省政府加强强制隔离戒毒工作的意见,落实各项政策措施;深化律师制度改革,完善律师执业保障机制,对构建司法人员和律师的新型关系、保障律师执业权利、规范律师执业行为等提出26条具体措施;争取省两办印发《关于完善法律援助制度的实施意见》,对支持法律援助发展作出19项制度安排;启动申诉法律援助试点工作,规范应援尽援工作;改革司法鉴定管理体制,完成省政府立法项目《云南省司法鉴定管理条例》的立法事项。

在基层基础保障方面,深化省级规范化司法所创建活动,重点完善“四室一站”功能设置和所务管理,完成第二批“国门”司法所规范化建设提升的考评验收,组织实施第三批“国门”司法所规范化提升工作;全力推进中央下达的79个司法业务用房建设投资项目;推进社区矫正场所建设,建成25个“一体功能”的社区矫正教育和刑释人员帮教基地及61个功能设施齐备的心理咨询室;省一监等改扩建工程顺利推进,省四监等建设规划取得实质性进展;积极争取省政府批准在昆明新建一定收治规模的省直属特殊病强戒所,在吸毒人员投送基数较大的州市和县区建立强戒所;省政法干校完成整体搬迁;统筹推进信息化建设,组建省司法厅科技信息处(云南省司法行政系统应急处突指挥中心),完成司法行政综合信息系统管理平台一期项目建设,实现监狱专网、戒毒专网整体接入司法行政网,建成与省级政法部门信息资源共享的数据平台;全省社区矫正系统实现升级换代,人民调解信息网络系统初步建成,公证综合管理信息平台一期工程完成;建成远程探视帮教系统,实现县级司法局与监狱的全面联通;完成监狱信息化一期工程,刑罚执行信息化应用深入推进,强戒系统信息安防设施建设全面开展。

在队伍建设方面,扎实开展“三严三实”和“忠诚干净担当”专题教育;全系统各级党委“一把手”带头讲学习、讲党课,党员干部11.76万人接受教育;举办5期处级领导干部培训班,对721名处级干部集中轮训;推进岗位练兵与警衔晋升培训相结合,编纂下发新的警衔培训教程;完成上级调训125人次,举办培训班25期,培训干警和法律服务工作者5839人次;组织开展“司法行政与梦想同行”文艺竞赛活动,拍摄制作《亮剑扬警威》《坚守与忠诚的赞歌》等宣传片和画册;加大干部选拔和轮岗交流力度,共调整干部186名;认真开展“挂包帮、转走访”,倾力帮助扶贫挂钩点脱贫脱困;建立“三机关两学校”联动互助工作机制;全力推进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探索和创新教育治本、制度预防、监督保障措施;扎实开展“六个严禁”专项整治,并创新监督方式,派出4个巡查组进驻8个基层单位进行全面巡查;配合完成“金色热线”直播节目,办理、回复群众诉求51件,满意率达96%;组织8名厅管干部向厅纪委扩大会议述廉,完成厅管干部离任经济责任审计22人次,提出审计建议157条。

钻石时代

2016年,全省司法行政系统把防控风险、服务发展、破解难题、补齐短板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强化思想政治和纪律作风建设,在抓抢机遇中办大事,在维护稳定中促和谐,在服务经济民生中求实效,有力推动了司法行政各项工作的发展,开创了云南司法行政工作的崭新局面,顺利实现了“十三五”的良好开局,为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营造了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

在这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里,省司法厅党委坚持抓班子、带队伍、强素质、树形象,深化对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的学习,扎实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加强纪律规矩教育;扎实推进“基层党建推进年”活动,健全落实管党治党责任,制定了全系统社会组织党组织建设覆盖提升行动实施方案,成立了省司法厅社会组织党委,律师、公证、司法鉴定行业社会组织党组织覆盖率提升至88%,全省法律服务行业党的工作实现了全覆盖,完成761个基层党支部换届工作,推进软弱涣散党组织整顿;创新开展全系统省直单位干部推优工作,强化党委选人用人领导和把关作用,做好干部培养、考察与推荐工作;认真开展纠正“四风”问题“回头看”,开展“六个严禁”“不作为、乱作为”“小金库”清理整顿等专项整治,实践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抓早抓小,坚持从严查处,对16个监所开展全面巡查,全系统党的建设得到全面加强,党风政风警风行风明显好转,为司法行政事业发展积累了强大能量。

全省司法行政系统还坚持把夯实基层基础建设作为增强长远发展后劲的基本保障,全面加快规范化、标准化、信息化建设,促进司法行政事业又好又快发展。如加强司法所规范化创建,在西南地区率先制定出台全省统一建设指导标准;全面推进县级社区矫正综合执法场所建设,探索社区矫正和刑释人员帮教基地运行机制。全系统有72个项目纳入国家政法基础设施建设“十三五”总体规划项目库,总投资44.8亿元,含司法业务用房建设项目47个、监狱布局调整项目11个、戒毒场所建设项目14个。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应急处突指挥中心一期项目建成并投入运行,司法行政网、监狱网、戒毒网实现“三网合一”,司法行政内网工作平台、外网门户网站、OA协同办公系统完成初步开发和上线试运行,社区矫正系统实现与司法部业务对接和数据共享,人民调解员信息化管理系统完成移动终端APP试点测试,监狱服刑人员专网建设全面展开,强戒人员信息登记系统完成升级改造,强戒场所智能安防平台项目建设顺利推进。

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始终把增强群众幸福感、安全感和满意度作为工作的出发点与落脚点,扎实推进法治宣传、法律服务和安全稳定工作。如在监狱工作中开展监管安全找短板、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整治等专项活动,构建集管理、防范、控制为一体的安全管理体系,推进安全警戒设施完善达标,顺利完成部分独立监区转移搬迁和罪犯调遣工作,全省监狱持续安全稳定,连续8年实现“四无”目标。在强制戒毒工作中完善场所安全检查细则、收治中心管理规范等制度,健全安防体系和应急处置机制,开展“两违品”专项清查活动和违法犯罪线索深挖工作,加大对传染病的监测和防治,完善“391”戒毒模式,推行特殊类人员集中管理,推动戒毒扶贫工作,在提升教育戒治工作质量的同时,也实现了场所持续安全稳定。在社区矫正工作中强力推进执法规范化建设,组织开展规范化执法培训暨岗位练兵活动、集中清理判处实刑罪犯未执行刑罚专项活动和社区矫正执法检查活动,启动电子手环定位试点,开发社区矫正心理测评软件,推进社区矫正机构“队建制”,继续选派人民警察参与社区矫正工作,抓好重点时期排查管控,规范社区服刑人员日常表现考核,启动社区矫正和刑释人员帮教基地“民办非企业”试点。在人民调解工作中进一步完善调解组织网络,促使人民调解组织向人民团体、行业协会、新经济组织、新社会组织延伸,完善人民调解与行政调解、司法调解联动工作体系,健全“三调对接”平台和衔接配合机制,推进人民调解员“一员多用”机制建设,聚焦重点领域开展矛盾纠纷排查化解,推动人民调解向诸多领域拓展,全年共调解纠纷811700件,成功率达98.37%。着力推进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出台意见规范实体平台基本建设标准和形象标识,扎实开展公益法律服务活动,成立律师参与化解和代理涉法涉诉信访案件法律服务中心,打造“数字电视法律援助”宣传平台和“云岭先峰”法律援助便民平台,升级“12348”法律援助服务热线,创新开展“律师服务精准扶贫”活动,成立省律协南亚东南亚法律服务中心,开展对外法律服务和交流活动,年内全省律师共办理诉讼案件90879件、非诉讼法律事务9558件,担任法律顾问10350家;公证机构办理公证事项40万余件,司法鉴定机构完成委托事项9.7万余件,基层法律服务所办理诉讼及非诉讼法律事务7.3万余件,法律援助机构共办理案件67684件。

此外,全省司法行政系统还全面启动“七五”普法工作,制定出台了“七五”普法规划。省司法厅认真履行法治宣传教育专项组职责,着力健全法治宣传教育运行机制、主体责任和公益法治宣传等制度,完善法治宣传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建立普法责任清单制度,推进“谁执法谁普法”责任制落实,推广应用国家工作人员网络在线学法考试系统,完善云南普法微信公众平台功能,全面开通“法治在线—以案释法”宣传平台,组织媒体开展系列主题采访活动,广泛开展各类主题法治宣传教育活动和群众性法治文化活动,深化“法律六进”活动内涵与外延,积极开展切合实际、特色鲜明的部门、行业依法治理,全省法治宣传取得了新的成绩。

在紧随其后的2017年里,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围绕“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按照“监狱工作全国一流、戒毒工作全国前列、司法行政各项工作西南领先”的奋斗目标,不断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充分发挥司法行政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职能作用,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与全省战略,在服务大局中抢抓机遇,在聚焦主业中真抓实干,在稳中求进中狠抓实效,各项工作取得了新的进步。全省律师办理各类诉讼案件96965件、非诉讼法律事务29831件,提供咨询和代写法律文书203196件,担任法律顾问11376家;公证机构办理公证事项485664件,其中涉外公证事项39594件;司法鉴定机构完成委托事项100991件;基层法律服务所办理诉讼及非诉讼事务33830件;法律援助机构办理案件55833件,受援群众58835人次,提供法律咨询178280人次,为群众挽回损失或取得利益45249万余元;人民调解组织共调解矛盾纠纷677679件,调解成功率达98.33%。

全省各监狱单位在2017年里积极推动从“收得下、管得住、跑不了”的底线安全观向“为社会提供不再重新违法犯罪的守法公民”的治本安全观转变,不断加强狱情、犯情分析研判,规范狱内侦查工作,强化罪犯排查管控,严格“两违品”清查整治。成功处置“5·02”脱逃罪犯追捕工作,深刻吸取案件教训,深入开展为期3个月的安全稳定隐患集中大排查大整治专项行动、迎十九大“百日安全”竞赛和党的十九大安保维稳信访督查等活动,建立健全安全稳定隐患排查防控长效机制。始终保持对狱内恐怖活动与宗教极端活动的严打高压态势,健全完善监狱反恐怖防控责任体系。统筹运用好惩罚与教育改造两种手段,加强罪犯法治道德教育、思想教育、文化技术教育,突出分类教育,重视罪犯的职业技能培训,加强心理咨询和危机干预。加强执法管理,推进执法规范化建设,认真做好新刑事司法政策宣传执行等工作。

全省各强戒单位在2017年里也大力推进戒毒工作规范化建设,编制《云南戒毒工作手册》,规范强戒所53个系列153个岗位职责、325个工作流程和1470条考核验收标准,严格执行戒毒安全稳定工作定期研判和排查、防控制度,构建集预判、督导、整治为一体的安全防控管理机制,狠抓“防侥幸、防麻痹、防松懈、防厌战”安全教育,开展“平安场所”创建、执法专项检查、防范自然灾害等活动,组织多层次、高频度、全方位的安全督导检查与隐患排查整治,场所持续保持安全稳定。继续完善“391”云南戒毒模式,加大教育矫治工作体系建设、专业化队伍建设、教育矫治制度建设,统一戒毒人员教育教材,制定诊断评估规范化考核验收标准。推动后续照管工作站规范化运行,全省共建成照管站50个。深化电子商务和戒毒医疗社会化服务,认真落实艾滋病患者“四免一关怀”政策。发挥习艺劳动矫治功能,设置生产劳动技能培训项目70余个,有序组织28352人次接受习艺劳动技能培训,4152人接受职业技能培训。

全省司法行政系统2017年继续加大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组织建设,推行网格化管理,拓展调解领域,建立和完善了省内行政接边地区联防联调工作机制,不断健全与邻国和周边省份所有接边地区的联调协作机制,全省共建立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组织1938个,拥有专兼职调解员6079名,着力打造“做得好、信得过、叫得响”的个人调解工作室264个。编写发布涵盖法律援助等八大系列的全省首批公共法律服务产品及目录,积极探索法律援助“菜单式”供给和“订单式”服务机制。全面推进州、县、乡、村四级公共法律服务实体平台建设,建成包括129个标准化公共法律服务示范点在内的实体平台1425个。全省共设立基层法律服务所1121个,建成各类法律援助工作站2645个,推动法律援助服务在全省14300个行政村(社区)全覆盖,法律援助事项扩至30项,12类人群已免除经济困难审查,覆盖人群拓展至1014万人。顺利完成有18301人报名的2017年度国家司法考试组织实施工作,合格率为22%。

全省司法行政系统2017年还全面推进新时期法治宣传教育的深度和广度,制定年度全省法治宣传教育工作要点,推动“七五”普法规划落实。省司法厅切实履行法治宣传教育专项组职责,加强普法工作的组织协调、协作联动,引导和规范大众传媒常态化、制度化履行普法社会责任,搭建多媒体共同参与的法治宣传教育立体平台,建立全省普法新媒体矩阵,持续深入推动国家工作人员学法用法,组织完成了107.9万人参加的2017年度全省国家工作人员在线法律知识统一考试。组织编写云南省“七五”普法读物《青少年学法手册》,由省财政补助的30个青少年法治教育基地投入使用。推动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和社会组织人员的法治宣传教育步入制度化、规范化轨道,创新开展“法律进民企、进商会、进工商联机关”活动,推动边民、少数民族群众、宗教教职人员及信教群众的法治宣传教育,在德宏、普洱开展“法治宣传边关行”活动,全面推广运用“五用”工作法开展民族地区法治宣传教育,推动与周边国家建立更高层次的双边普法协作机制。深化和拓展“法律六进”活动,大力开展法律进公交、车站、码头、商场、机场、地铁等“法律新六进”活动。推进多层次多领域依法治理,广泛开展法治单位、法治企业、法治学校等行业创建。充分发挥市民公约、乡规民约、行业规章、团体章程等社会规范在社会治理中的积极作用,引导基层群众依法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约束。

2017年10月18日至10月24日,党的十九大在北京隆重召开,习近平总书记郑重宣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由此昭示着一个伟大的历史新时期就此启幕。党的十九大以来,全省司法行政系统更是紧紧围绕全面依法治国总目标推进云南司法行政工作,各项工作再创佳绩,为维护全省社会大局和谐稳定、促进云南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从2018年起,云南省司法厅启动了为期3年的“万人进千村帮万户”法律服务助推脱贫攻坚专项行动,全省各级司法行政机关和5千余名律师、5千余名基层法律服务人员及司法所工作人员、3万余名人民调解员等广大法律服务工作者紧紧围绕“七个百分百”和“三个决不”的工作目标,依托公共法律服务平台,借助“互联网+法治扶贫”载体,着力发挥法律服务在预防法律纠纷、疏解法律风险、提供法律意见、解决法律难题方面的积极作用,为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提供了精准普惠、便捷优质的法律服务、法律帮助和法治保障。全省4277个贫困村有了自己的专属“法治村长”,普遍建立了“法润脱贫”微信群,依托“12348”云南法网等服务平台,多渠道落实“法律援助零门槛”,多方式实现“法律服务零距离”,专项行动成效显著。在此基础上,省司法厅还下发通知,将2019年确定为专项行动“提质增效年”,紧盯已脱贫地区和群众追求美好生活对法律服务的新需求,紧盯深度贫困地区和群众对法治扶贫的最迫切需要,紧盯特殊贫困群体最急需的法律帮助,更加注重发挥律师、基层法律服务、人民调解、法律援助各条战线的优势,进一步找准需求、症结和切入点,再掀专项行动新高潮。律师通过法治村长进村入户、开展法治扶贫“微讲座”、以案释法“微讲坛”、线上调解“微视频”、村经济实体“法治体检”等,实现贫困地区县、乡、村三级法律顾问书面协议签约率100%,村规民约合法合规审查率100%;人民调解通过坚持发展“枫桥经验”实现矛盾不上交,精准排查已脱贫地区和群众在脱贫成效巩固期涉及生产生活的矛盾纠纷,完善司法所、律师事务所、法律服务所“三所联建联动”,实现贫困村(居)法律顾问覆盖率100%;法律援助通过公共法律服务体系的全面推进,畅通绿色通道,落实应援尽援,有效解决贫困群众法律困难,实现贫困地区县、乡、村三级公共法律服务工作站建成率100%,县、乡两级法律服务机器人配备率100%。

2018年以来,云南公证行业按照省司法厅厅党委的部署安排,以公证体制改革机制创新为重点,以“放管服”改革为核心,以公证信息化建设为载体,以公证参与司法辅助试点工作为切入点,以公证质量建设为根本,以公证队伍建设为动力,不断提高公证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和水平,全省公证工作展现新亮点、新气象,取得新成效,在公证办证量、业务收费、公证参与司法辅助等方面均位居全国前列——全省公证机构办证量连年稳步增长,近3年办证量增长率均在10%以上,2018年共办理各类公证事项581280件,同比增长了13.12%,同比增长率位列全国第三;业务收费再创新高,2018年云南公证收费额总计419486124.38元,同比增长了107.84%,同比增长率也位列全国第三;云南作为全国开展公证参与法院司法辅助事务省份之一,试点工作取得显著成效,受到最高人民法院和司法部的充分肯定,参与试点的公证机构数量、业务量均位列全国第三。进入2019年后,云南公证行业也继续以服务平安法治云南建设、服务民生、服务经济社会发展为主线,以深化公证体制改革机制创新为重点,以增强服务能力、提高公证质量、提升公证公信力为核心,力争再创佳绩,开创全省公证工作新局面。

2018年是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制度实施的开局之年、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的首年和客观题计算机化考试的“首考之年”,云南省司法厅强化组织领导、密切协调沟通,加强对考试工作的整体把控和协调推进,考试工作实现了“七个首次”,即省政府首次发文成立高规格考试工作领导小组;省政府首次对考试工作进行全面安排部署;首次召开由各考区“一把手”参加的考试工作专题会议;领导小组成员单位首次大规模发文对考试工作进行部署;各有关部门资源优势首次实现有机联动;省司法厅首次开展考前实地检查督导,切实把考试组织实施的各项措施落实落细;首次实现考务安全管理系统、监控系统全覆盖,为考试组织实施提供有力保障。

2018年以来,云南省社区矫正工作紧扣安全稳定这一核心任务,不断提升社区矫正执法水平,为严格落实刑事执法措施,有效防控“两类”人员重新违法犯罪,促进全省经济社会发展和边疆和谐稳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制度建设方面,联合省级政法部门下发规范社区矫正衔接配合的实施意见,从社区服刑人员日常监管、采取强制措施、收监执行以及加强执法监督等方面入手,进一步规范收监、追捕、指定收监监狱等环节的处置流程,有效预防和解决了各职能部门之间衔接配合不紧密的问题;印发社区矫正巡查工作实施意见,联合省检察院开展执法检查,杜绝刑罚执行中存在的监管不到位、执法不规范、程序不严谨等现象。在机构建设方面,着眼于打造专业执法队伍,在县、乡两级推广建立社区矫正大队和中队,已成立市级社区矫正支队11个、县级社区矫正大队97个、乡镇社区矫正中队971个,在全省社区矫正队伍中统一配发制式服装、警衔、警号和工作证,参照人民警察队伍进行管理,在册着装达2670人。在业务培训方面,大力开展以刑法、刑诉法、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等法律、规章及社区矫正工作方法、技能为主要内容的学习培训,使基层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的刑罚执行意识和规范执法能力得到普遍提升。在专业人才培养方面,精心挑选社区矫正基层业务骨干参加心理辅导员能力提升培训班,同时组织心理学专家赴各地开展心理学知识培训,有效提高了社区矫正工作人员教育矫正工作能力。在购买服务方面,推动各地加大政府购买“公益岗”力度,合理提高薪酬待遇,切实留住专业人才,目前全省社区矫正“公益岗”人数已达1539人,与社区服刑人员比例为1:21;完善全省社会组织参与社区矫正试点工作,认真做好经验提炼和总结推广,推动有条件的地区将非刑罚执行类工作进行“服务外包”,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在作风建设方面,则认真组织全省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定期开展社区矫正工作人员“六不准”警示教育活动,组织市、县两级社区矫正部门加强对社区矫正各个工作环节的指导和检查,不断改进督查方式,提高督查实效,进一步增强队伍廉洁公正执法意识,最大限度地防止和纠正违纪违法行为的发生。

如今的云南省已基本形成“一条主干、四张网”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新格局,公共法律服务的总量和质量均不断提升。目前全省16个州市、129个县区、1005个乡镇和56%的村居已经建成公共法律服务中心(站)6952个,基本形成上下贯通、各有侧重、功能互补、整体联动的公共法律服务“主干线”,实现了“面对面”的实体服务。而“12348公共法律服务热线”“12348云南法网”“云南掌上12348”微信公众号、云岭法务通(公共法律服务机器人)“四张网”建设也在稳步推进,其中“12348云南法网”已同中国法律服务网对接成功并实现数据交换全覆盖,“云南掌上12348”微信公众号让全省各族群众随时随地“一键”自助获得公共法律服务,200余台云岭法务通(公共法律服务机器人)早已落地13个州市、60个县区,律师业务已实现网上申请、受理、审核、审批、出证全流程在线快捷办理,法律援助、人民调解、公证等业务也都提供了网上申请、网上预约和在线办理等业务。结合云南省扶贫攻坚以及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网络平台还开通了“法律服务扶贫”“一带一路服务”“智慧司法所”等特色专栏。自“12348云南法网”和“云南掌上12348”上线以来,累计已有113万人次访问云南法网和公共法律服务平台,22万人次进行法律咨询、获得法律帮助,办理群众法律服务事项8万余件,出具法律咨询意见3万余份,群众满意率达92%。云南省自主开发的智能法律咨询系统也为司法部“中国法律服务网”同时提供智能咨询,并出具咨询意见书超过26万份。

2019年上半年,云南全省已建成规范化乡镇公共法律服务中心1202个,提前半年实现惠民工程的目标要求;已建成村居(社区)公共法律服务工作站9393个,超额完成半年目标任务,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94%,公共法律服务知晓率显著提高。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共办理法律援助案件21166件、公证事项49232件、人民调解72827件、律师服务事项31504件、司法鉴定和其他法律服务事项9086件,共办理法律服务事项183815件,同比增长了17%,已经超额完成了全年10万件的任务目标。同时全省共开展宣讲《宪法》等普法活动16517场次,宣传触角向农村偏远地区延伸,普通群众法治理念、法治思想有效提升。全省公共法律服务网络平台、实体平台、热线平台共提供法律咨询1126973人次,也已超额完成全年任务目标,群众的法治需求得到有效解答,普惠均等、便捷高效、智能精准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初步建立。省法律援助基金会捐赠购买以支持全省做好公共法律服务惠民工程的1000台“云岭法务通”(公共法律服务机器人),已有672台已发放到16个州市、88个贫困县和476个贫困乡。目前全省已经实现所有贫困村法律顾问覆盖率达100%,贫困群众法律服务需求回应率达100%,建档立卡贫困户有法律援助需求时受援率达100%,贫困村、贫困户的矛盾纠纷调处率达100%。

总之,新时期的云南司法行政系统旗帜鲜明讲政治、凝心聚力干实事,万众一心地奋力谱写云南司法行政改革发展和新时代法治云南新篇章。回首新中国成立70周年、改革开放40年来,云南司法行政顺应历史潮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开拓创新、探索前行,深度参与和助力社会发展进程,实现了推动平安云南建设作用突出、推进法治政府建设成果丰硕、构建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功能凸显、深化法治宣传教育成绩斐然、深化机构改革任务顺利推进。相信在未来,全省司法行政系统更将坚定新时代改革开放的信仰、信念与信心,切实发挥“一个统筹、四大职能”,推动司法行政改革向纵深发展,进一步谱写新时代云南司法行政改革发展新篇章。【撰稿编辑 李辉】

(编辑:蒋杰 )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法制与社会”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法制与社会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法制与社会网”。如有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凡注明为××媒体来源的信息作品,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并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该相关内容。如其他单位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应予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因线路及本网站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对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如有什么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