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中国主权评级展望连遭下调 财政部回应:他们错了!

2016-04-07 12:15:25 来源:民主与法制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中国主权评级展望连遭下调财政部回应:他们错了!

  一个月内,两家国际评级公司相继下调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但中国财政部认为,他们都错了。

  2016年3月2日,穆迪将中国主权评级展望从“稳定”转为“负面”。随后的3月31日,标准普尔评级服务宣布,将中国主权评级的展望由稳定调整至负面。

  4月1日,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表示,穆迪、标普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低估了中国推进改革、应对风险的能力。

  财政部认为,即使在全球经济整体复苏疲弱乏力的背景下,中国经济依然实现了较高的增速:2015年,中国GDP增速为6.9%,而据有关数据显示,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25%。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表示,评级公司之所以降低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是因为对方拿到的经济数据和指标不足,实际上不能满足他们的评级标准,当然也有评级公司的主观因素,“他们和中国政府以及财政部看到的不一样,才有这样的结果”。

  3月份中国官方PMI(采购经理人指数)数据显示,中国总体制造业需求有所回升。中金公司分析师易恒称,虽然4月PMI很难像3月这样大幅上升,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国的投资需求正在企稳复苏,各项领先指标显示经济回暖迹象也较为明显,这意味着,经济增长、特别是名义增长可能在投资需求下有所复苏。

  调低评级

  3月2日,穆迪维持中国主权信用评级“Aa3”,但将中国主权评级展望从“稳定”转为“负面”。与此同时,25家中国非保险金融机构的评级展望被调整为负面。

  这25家金融机构包括3家政策性银行、12家中资商业银行、3家不良资产管理公司、3家金融租赁公司、3家证券公司和1家资产管理公司。

  接下来是7家中国内地和香港保险公司的评级展望从稳定被调整为负面,以及有1家中国内地保险公司的评级展望从正面被调整为负面。

  受影响的保险公司包括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人寿保险(海外) 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工银安盛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和中银集团人寿保险有限公司。

  穆迪的第三次调整,是将38家中国国有企业及其受评子公司的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

  中国财政部于3月30日对穆迪调整中国主权评级展望的行为进行了回应。

  财政部认为,穆迪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维持不变,把展望调整为“负面”,只是在当前异常复杂的世界经济形势下,对中国经济金融运行中的问题表示一定的担忧。但这些问题实际上并不构成下调评级展望的充分理由,说明评级公司对中国的情况还需要进一步全面了解,消除“信息不对称”。

  从市场影响看,穆迪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以后,境内股票市场、债券市场、人民币汇率走势并未受到展望下调的影响,境外主权债券收益率、离岸人民币汇率也未因此出现波动,财政部认为,市场投资者还是保持了较强的信心和良好的预期。

  但穆迪在后续的报告中提出,中国可能会出现经济增长、推进改革、市场稳定的政策“三难困境”局面。穆迪认为,中国主权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表明中央和地方政府向其国企提供支持的能力,总体上可能弱于穆迪此前的评估。

  同样,标准普尔评级服务在3月31日将20家中国政府相关实体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至负面。标普主权和国际公共融资评级资深总监Kim Eng Tan 4月1日表示,若中国的投资占GDP比率维持高位,信贷规模增长持续高于GDP增速,且信贷增速加快,或触发标普下调中国的信用评级。

  标普在这份中国主权评级展望中称,标普预期中国政府信用度面临的经济和金融风险正逐步上升,负面展望反映标普认为,中国政府信用度面临的经济和金融风险逐步上升,这可能导致今年或明年评级下调。

  影响

  对于这些判断,中国财政部表示并不认同。

  近日,财政部金融司主要负责人以答记者问形式回应,下调评级展望是对中国经济金融运行中的问题表示一定的担忧,但这些问题实际上并不构成下调的充分理由,需消除“信息不对称”

  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表示,市场信心和预期对现代经济金融稳定运行具有重要作用。主权信用评级是影响市场信心和预期的因素之一,但是,一国的经济基本面才是决定经济和金融市场运行走势的根本因素。评级公司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只是对一些风险表示关注和提示,对中国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运行不会产生明显影响。


  同时财政部表示,从资产负债率看,据有关统计,目前实体经济企业资产负债率约为60%,较2009年仅上升了约5个百分点。与国际公认的警戒线70%相比,中国企业的债务水平尚处于合理水平。  财政部认为,经济增长、推进改革和市场稳定,三者紧密联系、相互影响,只要把握好任务的轻重缓急,权衡好短期和长期增长、局部和整体利益,调整好政策和措施的时机、节奏和力度,三者并不是互斥的,反而可以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在《政府工作报告》中,2016年中国经济增速已明确目标为6.5%-7%。”财政部认为,这样的经济增长速度是符合中国国情实际的,属于能够兼顾稳增长和调结构的合理区间,且具有宏观调控创新手段和政策储备支撑,并不以推迟改革为前提。

  财政部内部控制委员会委员、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张连起认为,中国财政赤字和负债在偿付能力以内适度扩大,并不是单纯利空,反而是利好,适当化明天的钱,解决当前结构性问题。尽管穆迪和标普的市场影响力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大打折扣,现实的金融市场走势也与他们对中国主权信用评级预测大相径庭,没有也不会跟着“负面展望”走,但不应因此低估其加码影响,不应因此而熟视无睹。

  杨志勇认为,下调评级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中国公司到国外发债时,特别是利率评估方面会受到波及。与在中国国内发债不同,发行美元债几乎都要获得美国评级公司的信用评级,评级直接影响融资的成本和投资者的信心。

原文链接:http://www.mzyfz.com/cms/caijing/caijingzixun/guonei/html/796/2016-04-03/content-1187278.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