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外资药企或以降价换市场 药价“国家谈判”启动

2016-04-07 12:21:41 来源:民主与法制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国家谈判”启动 外资药企或以降价换市场

  芮益芳

  今年3月初,针对“如何解决专利药、进口药价格昂贵,群众用不起药”的问题,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以下简称“卫计委”)主任李斌对外表示,正在采取“国家谈判”等措施力争降低专利药、进口药价格。

  据悉,目前已经选取了五个左右涉及癌症治疗及重大疾病治疗的药品作为谈判试点,试点药品都是价格比较贵的专利药、进口药。通过谈判,药价降幅可达50%以上。

  据媒体报道称,上述五个药物分别是吉列德公司用于治疗乙肝的替诺福韦酯、新基医药公司用于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来那度胺,以及三个用于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药品:来自阿斯利康公司的吉非替尼(易瑞沙)、罗氏制药公司的厄洛替尼(特罗凯)和浙江贝达药业的埃克替尼。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这对外资药企的经营思路和经营能力是一种考量,如果谈判成功,对其也未必是坏事,基础销售量上来了,反而可能提升利润空间。

  此前,专利药、进口药的高价,一直是我国患者的“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救命药”价高

  从全球范围来看,我国药品消费市场总规模庞大,且后续增长潜力依然巨大。作为全球第二大药品市场,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中国药品消费市场一度被外资药企当做是避风港。而我国的高端医药市场,基本为外资药企所垄断。

  2015年年底,卫计委等多部委启动针对专利药、进口药的价格谈判制度,通过以量换价的方式,降低原研药价格。卫计委副主任马晓伟介绍,专利药品谈判一旦取得成功,则考虑将其纳入相关药品报销目录,使药价得到降低。在全国推行大病保险之后,要对20多种疾病进一步给予补偿。

  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外资药企生产的抗癌药虽然价格高昂,但某些药物从治疗效果上确实无可替代。虽然印度仿制药在中国并没有得到认证,但是它与其他进口抗癌药的巨大差价以及良好的疗效被中国患者视为“救命药”。

  此次涉及的五家药企中,除浙江贝达药业之外,其余四家均是外资药企。

  据全球畅销药数据统计,2014年,来那度胺销售额49.8亿美元,较同期增长16.3%;厄洛替尼销售额18.7亿美元,较同期下降1.5%;替诺福韦酯销售额10.6亿美元,较同期增长10.3%;吉非替尼销售额6.3亿美元,较同期下降3.7%。

  以吉非替尼为例,它的原研厂家为英国阿斯利康公司,商品名为“易瑞沙”。2002年8月,吉非替尼首先作为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药物在日本上市,2003年获美国FDA批准,2005年进入中国。2015年,该产品销售额高达5.64亿美元。

  凭借价格优势,印度仿制的易瑞沙在中国患者中很受欢迎。成立于1981年的NATCO,也是印度排名增长最快的医药企业之一,也是公认的药物研发创新的代表企业。据了解,印度易瑞沙的价格一盒为1800元左右,且一盒有30天的药量。算下来,单粒药片的价格比原研药便宜了八九倍。

  中国第一个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小分子靶向抗肿瘤药物,是由此次在名单之列的浙江贝达药业研发的埃克替尼,在“十二五”初获国家食药监总局批准,用于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商品名为“凯美纳”。

  另外,据记者在网上药房查询价格发现,凯美纳盐酸埃克替尼片 125mg*21片/盒的价格在3000~3696元左右,最低也要140多元一片。

  以学名盐酸厄洛替尼片的特罗凯和学名吉非替尼的易瑞沙这两种靶向药为例,其适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化学治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是诸多癌症患者面临化疗、放疗失败,病情进一步恶化后的选择。

  根据记者在网上药房查询得到的价格,由阿斯利康生产的0.25g*10片/盒的易瑞沙售价为5000~6500元不等,由罗氏生产的150mg*7粒/盒的特罗凯售价为4500~5400元不等。

  单粒治疗肺癌的进口药价格在五六百元左右,一天一粒,一个月的花销就超出15000元,并且此类进口药也不在医保报销范围之内,远非一般患者所能承受。

  由此,我国的重症患者因为无法负担正规渠道的高价药品,转而从印度等国通过代购购买相对便宜的仿制药。通过网络购买的海外代购抗癌药不仅来源不明,而且真假难辨。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原研药价格高昂,患者也无需冒着人财两失的风险去买仿制药。而另一方面,外资药企也面临着是否要“降价换市场”的两难选择。

  降价能否换得市场?

  史立臣对本报记者表示,进口药物降价会成为一种大趋势。此次由国家层面主导的价格谈判,如果能将进口抗癌药物与各地的医保对接上,那对外资药企的销量也是一种保障。并且,随着“专利悬崖”渐近,外资药企更没必要死撑,毕竟就中国患者当前的购买力水平来说,进口药物在其他国家的价格要低得多。

  易瑞沙和特罗凯都将在2016年面临“专利悬崖”,而吉利德的替诺福韦中国专利将于2017年到期。专利药到期之后,仿制药会陆续上市,制药企业不得不进行市场策略调整。

  以爱可泰隆公司研制生产的波生坦为例,其主要适用于治疗罕见病肺动脉高压病。波生坦于2006年进入中国市场,当时价格约为2.7万元/盒,2010年价格调整为19980元/盒。2015年10月,波生坦专利到期,为应对仿制药带来的冲击,波生坦价格从19980元/盒降到3998元/盒,直接降价80%。

  一位网上药店的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此次的“国家谈判”,应该是外资药企乐见其成的事情,在产品好的基础上,价格能下来,医生自然愿意多列入处方,对患者也是利好。

  曾经有慢粒白血病患者因为帮病友买印度仿制药而惹上官司,使得瑞士所产的“格列卫”和慢粒白血患者买药难受到社会广泛关注。但格列卫在中国的专利保护已于2013年到期,价格依然居高不下,虽然中国也陆续有几家药企在生产格列卫仿制药,但并不能对原研药造成实质性的价格冲击。

  这样的情况也存在于其他一些专利失效的进口药品,比如美国辉瑞的万艾可,目前网上药房是100多元/片的价格,与2014年专利到期之前的价格相差不大。

  对此,业内有一种观点认为,半数以上的国产仿制药药效并不乐观,与原研药还存在差距,有的甚至是安全的无效药。涉及仿制药安全和有效性的审评标准过低,也是无奈的现实。

  卫计委方面对此也有相关的表态:在进行药品谈判的同时,也会注意在国内进行药品研发,使“仿制药”国产化。同时,还会对仿制药进行效果“一次性评价”,考虑向一些特殊药品开放绿色通道,实行快速进口等措施。

  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国家和各地政府在推进医疗工作这块态度越来越强硬,外资药企若是在“国家谈判”层面也不响应降价政策,那在中国市场或将面临限制和压制,明智的做法是顺应趋势。

  截至发稿时为止,罗氏已经对本报记者做了回复,确认参与了此次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参与药品为厄洛替尼(特罗凯),谈判的结果需要等卫计委的正式公告。罗氏还表示,会积极支持和配合中国对于药品价格的策略。而阿斯利康也向本报记者确认了易瑞沙在本次的谈判范围内。

原文链接:http://www.mzyfz.com/cms/caijing/caijingzixun/guonei/html/796/2016-04-02/content-1187225.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