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科技巨头企业带给我们什么?

2019-11-17 22:24:53    来源:网络    

\

作者:高旸

10. 异军突起

从过去十年间的某个时点开始,巨头企业崛起了。

美国五大科技公司FAANG(Facebook, Apple, Amazon, Netflix, Google)是信息技术、乃至整个经济的风向标,而中国市场则被BAT(Baidu, Alibaba, Tencent)所主导。这些当代巨头企业究竟是在何种技术和社会背景中出现的?它们凭借什么保持自己的竞争优势?他们的存在对整个经济体的竞争环境、增长活力、和发展前景有何种影响?他们是否构成垄断,如果构成,应该如何接受监管?这些问题与现在经济社会生活密切相关,也都是学界在研究和思考的前沿话题。

巨头企业在历史进程中比比皆是,但随着新一轮科技的突飞猛进,信息时代全面来临,这次的巨头企业崛起也与过去以往有着本质的不同。与此同时,这些巨头正给整个经济体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全"芯"世界:2006年全球最大的公司还是埃克森美孚、通用电气、和俄气,10年以后此榜单已被苹果、谷歌、亚马逊等公司占领

\

图片来源:经济学人特刊

9. 寡头时代

人们通常研究市场的出发点是完全竞争,也就是假设市场竞争充分、个体企业轻重相当,再在此基础上加入垄断企业和垄断竞争等特例。但数字时代以来,经济体中的一些发展不得不让人重新思考我们竞争的出发点是否合理。

过去二十多年间,全球各大经济体寡头现象持续发酵。拿美国为例,制造业中销售额最高的四家公司总销售额行业占比从八十年代的38%增长到近年的43%,最大的20家公司目前销售额行业占比接近四分之三,而这种趋势在金融、零售、服务等绝大多数行业也都存在着。

\

图1为制造业,图2为金融业;虚线代表行业前20(右轴),实线代表行业前4(左轴);圆点代表销售额行业占比,三角代表雇佣人数行业占比。数据来源:Autor et al (2018) "The Fall of the Labor Share and the Rise of Superstar firms." NBER Working Paper

\

除大企业销售额行业占比以外,一系列其它指标也显示市场中的寡头现象正在逐渐加剧。例如,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有研究表明,过去几十年间,全球企业的市场势力(按照以市场份额加权的售价加成计算)普遍增高,近年来企业平均定价升高到成本的近1.7倍。

\

De Loecker, Jan and Jan Eeckhout. 2017 "The Rise of Market Power", NBER Working Paper

而以上这些趋势和数字经济密不可分。以零售业为例,传统企业(下图黑色实线为沃尔玛)销售额的这两年的萎缩正伴随了数字巨头(蓝色虚线为亚马逊)的崛起。

\

数据来源: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Yuriy Gorodnichenko在2018年杰克森霍尔央行年会中的演讲

8. 网络效应

要谈当今的巨头公司为什么越来越大,并且大而不倒,就不得不谈到网络效应。

网络效应(network effect)通常表现为用户越多、企业越有价值,这常常和经济术语中的规模经济、规模收益递增关系密切。不论是微信还是脸书,当平台当中用户越来越多,潜在用户加入该平台的可能性就越大。一方面,有些企业商业模式的核心是用户自身在平台当中的互动,(在某个区间)平台当前的规模是平台未来规模最好的预测因子;另一方面,大数据的发展让平台企业获取了海量的用户信息,这些信息不仅能帮助预测用户行为、提供相应服务,而且平台企业能够利用新闻资讯等其它业务尝试影响用户行为,网络效应优势进一步彰显。

\

成本随用户数线性增长(甚至降低!),而价值则可能随用户数数级增长

换句话说,今天企业与其说是市场竞争(competitionINthe market),更多是竞争市场(competitionFORthe market),一旦在某个市场 —— 无论是搜索市场、网约车市场、社交媒体市场、手机应用系统市场 —— 占据统治地位,企业便可以享受"赢者通吃"(winner takes all/most)般的收益。

7. 赢者通吃

我们能够大致描述巨头公司的成因和持续存在的机制,但这些巨头具体出现和繁荣的过程依然是各界热议的话题。而可以确定的是,在雄厚资金的支持下收购其它企业是巨头公司巩固其优势的有效手段之一。

\

耶鲁大学学者把企业通过收购潜在竞争者来终止其创新项目的行为称作"杀手收购"(Killer Acquisitions)。通过对药企收购行为的研究,学者们发现如果被收购企业研发领域和收购企业有所重合,那么被收购方的研发项目收购后被终止的概率大幅提高(高达40%)。

这种收购后进企业的行为在科技领域同样盛行。拿搜索巨头谷歌公司为例,谷歌如果没有积极的收购策略一定和今天大有不同。从Youtube到安卓,从阿尔法狗背后的DeepMind到摩托罗拉移动,谷歌公司的一系列收购拓展了他们的业务,也稳固了谷歌在核心领域的领导地位。

\

谷歌近些年收购行为一览

美国反垄断法的理论是基于防止价格垄断和横向整合。而在数据几乎成为新货币、而平台企业囊括四海的今天,这种反垄断思维很难适用于监管科技时代的巨头企业。

6. 三大谜团

随着巨头企业的出现,劳动力和求职市场也浮现出三大谜团。

一、脱节之谜。工资增长的重要原因是劳动生产力的增长。但自上世纪70年代起,生产力持续增长,而工资的增长率则明显降低,两者之间出现明显罅隙。

\

二、下滑之谜。工资和其它劳动报酬过去在国民生产总值当中长期占有稳定比例。但从80年代起,此比例出现明显下降,劳动者从经济增长中获得的果实越来越少。此关系同第一个趋势密切相关。

\

三、溢价之谜。大企业通常比小企业为员工支付更高的工资,这种现象在学术界被称为工资的规模溢价(large firm wage premium)。虽然这个溢价近些年有所下降,但员工数10000的公司比员工数100的公司工资依然高出25%。

\

大致了解了近些年劳动市场的主要趋势,我们言归正传,来谈谈巨头企业到底给劳动力市场带来了哪些变化。

5. 毫厘之间

过去二十年,巨头企业与其它企业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技术进步的扩散机制似乎出现失灵,巨头企业继续推动劳动生产力的进步,但这种个体进步很难转化为整个经济体生产力的提高。

本轮巨头企业给经济带来的一个明显变化是,领头羊与大部队之间劳动生产力的距离明显拉大,并且持续增大。

纵观历史,各个行业都有龙头企业,这些企业引领技术变革,并通过先发优势、产权保护等途径享受率先发展的果实。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行业中的新技术往往会从领头企业扩散到其它企业当中去,提升整个行业的生产力,从而推动经济发展。

而自新千年以来,行业领头羊和大部队之间的技术扩散过程(technology diffussion process)似乎出现了问题。领头企业开始长期持久地拥有先发优势、享受技术突破的成果,而其它企业只能望其项背。这种现象的成因各界还在激辩当中,不管是企业对监管的游说效应、领头企业设法围绕自身优势建立"防护栏",还是经济结构的变化(如向平台经济转移),领头羊都开始享受持久的竞争优势。

就工资和生产力的趋势而言,斯坦福大学教授Nicholas Bloom的研究表明,不论是在制造业还是服务业,领头企业和大部队之间的劳动生产力优势自2000年来大幅飙升,并持续扩大。

\

数据来源:哈佛商业评论

而这种变化不只局限于领头羊和大部队的生产力差别上,同时还与劳动生产力与工资之间的"脱节之谜"有关。经合组织OECD今年发布的全球就业展望报告中提到,大部分发达国家劳动生产力和工资之间的脱节都能够归因于新晋进入市场的技术领导企业。新型巨头企业的生产力优势既没有传递到行业中的其它企业,也没有转化为行业中薪资水平的同步提高。

\

数据来源:经合组织2018年全球就业展望

4. 再谈平台

求职市场是经济体中最纷繁复杂的市场之一,太多因素能够决定一位求职者能否进入某家企业工作,能力、适合程度、时间地点、乃至运气都可能影响结果。而近年来一个发人深省的现象是,工资收入不平等中的绝大部分源于员工所在公司之间的不同。不准确地说,平台的不同比能力的差异起到的作用要大得多。

美联储经济学家今年的一项新研究恰把这种工资分布的变化展现在我们面前。研究表明,1981年到2013年间,工资收入起点高的雇员工资增幅更大(蓝色曲线),而如果将企业的平均薪酬也依次排序,平均工资较高的企业工资增幅同样更大(红色曲线),而且企业平均工资的增幅趋势几乎解释了员工薪酬的变化。

仔细想来,这并不是一个理所当然的结果。在其它因素相当的情况下,仅仅入对一个企业便会对一个员工之后的收入产生巨大的影响。这种现象为何出现以及是否需要政策干预都是当前研究的热点。

\

数据来源:美联储明尼阿波利斯分行研究报告。Song et al (2018), Firming Up Inequality

3. 渔翁之利

经济增长的成果分配给以工资和报酬分配给劳动者的部分越来越少,而巨头企业的出现与这种趋势关系密切,产业集中度直接造成劳动报酬与经济产出比例的下滑。

劳动薪酬GDP占比的下降是学者们最近重点研究的对象,这一趋势反映劳动者从经济增长当中获得越来越少,也是不平等日益加剧的潜在成因之一。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David Autor等学者对这一现象进行了研究,在一篇名为《劳动薪酬比例的下降和巨星企业的崛起》(The Fall of the Labor Share and the Rise of Superstar Firms)的著名论文中,以上学者发现行业销售额越来越集中于少数领头羊企业当中,而这种集中现象越严重的行业,劳动薪酬比例下降也越严重。

下图是对巨头企业销售额集中度和薪酬比例关系的总结。从金融、服务到零售、制造行业,以行业销售额前20企业销售额占比为指标,销售额集中度越高,劳动薪酬与产出比例的下降越严重。巨头企业的出现和崛起可能通过其对市场份额的占有、雇佣行为和薪酬政策等渠道从结构上根本改变了整个经济,而薪酬占比的持续下降是尤其令人忧虑的趋势。

\

数据来源:Autor el al(2017).The Fall of the Labor Share and the Rise of Superstar Firms,NBER Working Paper.

2. 居功自傲

人们印象中的巨头企业往往是经济创新的带头人。毕竟,从搜索引擎到职能手机,从网上购物到社交媒体,巨头企业的各项产品和服务从根本上改变了现代人的生活、工作和娱乐。但这些企业对整个经济体的创新步伐有何种影响呢?它们真是创新的源动力吗?

上世纪80年代,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索洛(Robert Solow)曾经戏称道,"我们处处都看得见计算机时代的来临,但就是在生产率数据中看不见"(You can see the computer age everywhere but in the productivity statistics),这也被学界称为索洛悖论。自那时起技术革新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现在看来,这句话并非完全是玩笑。巨头企业对生产力的并不只是单纯的推动作用。

个体企业创新对于全社会创新可能存在两种作用:首先,创新能让企业甩开对手,建立自身的竞争优势,但由于创新同时会拉大企业间的距离,又会使得行业后进者丧失创新的积极性,故行业竞争强度对于整个经济的创新作用难以确定。哈佛大学教授Philippe Aghion等人就验证了这一点,行业竞争度(按照市场势力衡量)在初期会催生更多的创新成果,但当行业竞争分化到一定程度以后,创新成果不增反降,因为行业中大多数企业已经丧失了创新的积极性。

\

数据来源:Aghion et al (2005). 'Competition and Innovation: an Inverted-U Relationship', QJE

行业创新成果数量随着市场势力的增加先升后降。

这种高竞争强度的行业出现后进企业"破罐子破摔"的假设被国际货币基金学者进一步证实:企业距离行业技术前沿越远,行业中的总投资越低。巨头企业可能在功成名就之后居功自傲,并专注于保护和稳固自身的已有市场地位,而同时,它们的存在让其它企业望而却步,其它企业最好的赌注成为了有朝一日被行业巨头吞并。

\

市场势力和投资率。数据来源:Diez el al, (2018). 'Global Market Power and its Macroeconomic Implications', IMF Working Paper

与此同时,各个行业平均企业数也从上世纪末的高位开始迅速下降,新企业的建立和老企业的退出率双双走低,这和巨头企业引领及垄断各自行业的趋势不无关系。

\

美国行业平均企业数。数据来源:Jones el al, (2016). 'The Secular Stagnation of Investment?', mimeo

1. 坐吃山空

创新是经济发展的源动力,而企业投入则是创新的前提。近年来,全球范围内企业投资率出现明显下降趋势,即使各大央行在金融危机以后将基准利率调到历史低位,并配合大规模资产购买,投资率仍然久久不见提振。2018年美国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的核心议题就是,企业之间的分化和市场结构的转变是否从根本上改变了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和传导机制。

\

非金融企业投资率净利润比。数据来源:Jones el al, (2016). 'The Secular Stagnation of Investment?', mimeo

巨头企业在社会投资率低下中的作用亦是不可忽视的。这些企业在发展初期通过熊彼得式的新兴技术投入在行业中占得先机,甚至创造出了众多全新的行业,但当身居行业领军者地位时,投资行为则出现了明显放缓的迹象。

下图中的趋势集中体现了这一点。过去10年,美国互联网五大巨头苹果、谷歌、亚马逊、脸书和微软公司营收及市值急速飙升,苹果和亚马逊市值最近甚至双双越过了一万亿美元大关,但相比而言,它们的投资行为则显得萧条很多。目前,苹果公司账面现有约2500亿美元,而2018年度研发支出仅为100亿美元左右,约为账面持有资金的4%。

\

数据来源经济学人杂志

美国西北大学经济学家Nicolas Crouzet等人认为造成巨头企业投资率低的一个主要原因是这些企业资产当中无形资产(intangible assets)比例较高,这些无形资产 —— 如专利、知识产权、品牌价值、软件等 —— 巩固了巨头企业在行业中的竞争优势、加剧了企业间的分化、同时导致投资率低的现象。

0. 何去何从

说了这么多,巨头企业到底在当今经济中扮演何种角色,我们应该如何认识和对待这些企业呢?

首先,这些企业改变了我们的生产生活、改写了经济活动的组织模式、并且在很多层面上让经济生产力和大众的生活质量有了提高。当然,它们也在其中获得了巨额的回报。

同时,它们并不只是经济发展的领军者和技术革新的催化剂,它们对整个社会的影响深远而复杂:它们的崛起可能让行业垄断程度加剧、也改变了初创企业发展路径;它们的雇佣行为和薪酬机制加剧了工资收入不平等、催生了劳动市场一些寻租行为、并对近些年工资产出比例的下滑负有责任;而这些技术领袖和研发先锋常常囤有巨额资金、拥有对产品的高度定价权、并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全社会的投资进度和创新步伐。

巨头企业的出现和崛起是当今社会一个鲜明的主题,它们改变着人类的经济生产和生活方式,而如何充分发挥它们的优势,同时减少其对整个经济体的负面影响对未来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我们不愿看到巨星陨落,但也不想让它夺去所有光芒。

关注瞬变谈(shunbiantan):世界瞬息万变。学术前沿,行业趋势,市场动态,权威观点,和你一起谈。

原文链接:http://3g.k.sohu.com/t/n406941150?showType=

(编辑:蒋杰 )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法制与社会”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法制与社会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法制与社会网”。如有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凡注明为××媒体来源的信息作品,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并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该相关内容。如其他单位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应予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因线路及本网站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对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如有什么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