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姜山镇原书记梅益进滥权摧毁鳄鱼场,数百条鳄鱼死亡

2016-03-21 10:56:39 来源:黄岩在线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姜山镇原党委书记梅益进(现任鄞州区副区长)和姜山镇政府法定代表人、镇长张宾在2014年7月的“三改一拆”过程中为完成三改一拆面积指标和应付省领导的问责和检查,在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的情况下滥用职权,超越法定职权、违反法定程序,将自己许可我建设的宁波富元鳄鱼养殖场强行拆除,造成我巨大的经济损失,具体情况如下:
  宁波市富元鳄鱼养殖场系2009年我向周韩村租用的三个鱼塘改建而来(附件1)。2014年3月宁波富元鳄鱼养殖场在依法取得《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附件2),并对鱼塘进行改建前,姜山镇政府农业办、城建办,国土所以及鄞州区农业局相关部门都来鳄鱼养殖场进行过现场勘察,并对用鱼塘改建成鳄鱼养殖场一致认可,且多个部门领导签字盖章许可(附件3)。同时,宁波市富元鳄鱼养殖场还向上述相关部门提交了申请鳄鱼养殖场农业设施用地审批手续,但被告知要等6个月才能批下来,不过可以边批边建,同年10月获得土地审批(附件4)。同年5月,我花巨资引进2200多条暹罗鳄到养殖场,满怀憧憬地开始苦心经营自己的鳄鱼养殖场。
  但2014年8月4日上午,镇政府领导和姜山派出所民警以及镇城建办等人把我们全家人都控制住,镇长张宾告诉我,要把鳄鱼养殖场全都拆掉。但镇政府在没有任何书面执法手续及文件的情况下说拆就拆,不顾养殖池中鳄鱼无法进行大批转移的实际情况,动用两台大型挖机强行对鳄鱼养殖场进行强拆,填平养殖池。在拆除过程中造成大批鳄鱼砸死、砸伤,也有部分因惊吓过度及养殖密度突然过大而缺氧死亡,造成我直接经济损失300多万元(附件5)。
  2015年4月14日宁波富元鳄鱼养殖场向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同年8月10日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姜山镇人民政府强行拆除行为违法(附件6)。取得一审判决后,我曾前去姜山镇政府协调,但镇长张宾告知我不进行协商,镇政府还要向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扬言不相信集体弄不过你个人,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2015年8月底镇政府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同年10月26日,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姜山镇人民政府的上诉,维持原判(附件7)。败诉后,镇长张宾依然很嚣张地对当事人扬言“我们打官司律师费用十多万元都是用政府的钱,你打官司的费用是你自己出的,陪你玩,我们耗得起。”同年8月,我向鄞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三个官司,姜山镇政府全部败诉,行政判决书如下:(2015)甬鄞行初字第35号,(2015)甬鄞行初字第36号,(2015)甬鄞行初字第37号,镇政府接二连三的违法导致次次败诉。
  同年11月9日,我前往姜山镇政府党委书记梅益进办公室协调,我说鳄鱼养殖场被镇政府强拆掉,现在法院也判决下来了镇政府败诉,问打算怎么协调。还没等我说完,党委书记梅益进就打断我的话,说不会跟我协调,叫法院来强制执行镇政府,说完就把我给赶出了办公室。
  我认为姜山镇政府的行为完全与十八届四中全会“依法治国”的理念背道而驰,仍然以人治思想来处理行政执法事务,目无法纪。在关系到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上不但不能为群众排忧解难,也不顾农村集体土地使用问题的历史原因及客观情况,反而超越职权,选择性执法,恃强凌弱,欺上瞒下。不但对自己的违法强拆行为没有反省和愧疚,反而对当事人的合理合法诉求表现出极度的傲慢和无礼,拿着人民群众赋予的权利在人民群众面前以“官老爷”的姿态耀武扬威,牛气冲天,完全忘了自己人民公仆的身份。因此,这样的为官态度和执政理念必须予以纠正,也请上级机关予以监督。

                            
                              受害人:周雷元
联系电话:13306681811         

 

\

\\

\

\

\

\

 

原文链接:http://www.zjhynews.cn/news/005802.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