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起底贪官蓝军:为防举报自导“千人欢送”

2016-01-22 17:38:48 来源:东方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今天,中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文章揭露吉林松原市委原书记蓝军腐败案件,当过演员的蓝军人到哪里“歌声飘到哪里”,进京开会时,曾有人一路陪唱。

2014年12月8日,吉林纪委监察厅网站消息,蓝军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法制晚报》记者()注意到,其离任松原市时,疑似自导“千人送蓝书记”。

1953年10月出生的蓝军是吉林梨树人,曾任共青团吉林市委书记,吉林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吉林市龙潭区委书记、吉林电视台台长、吉林省新闻出版局副局长、局长等职务。2003年4月转任地级市松原市市长,3年后担任松原市委书记职务,至2011年5月卸任,蓝军先后在松原主政了8年的时间。

蓝军离开松原时,在当时的市委广场、市政路,曾有“千人送蓝书记”的场面,尤其是一群身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衫的干部“群众”,手拉着各种横幅,如“蓝军,松原人民的好儿子”、“蓝书记,我们不愿您走”等,颇为引人关注。

现如今,将“涉嫌严重违纪被查”和“千人送蓝书记”联系一起,更像上出滑稽剧。

2011年蓝军离任时,有网帖称,“蓝军走了。松原,一个时代的结束”。这样的话语,放在现在显然更合适。

\

\

“事迹”

疑似自导“千人送蓝书记”

蓝军被查,这个消息多少令人感到意外,因为蓝军离开松原时,在当时的市委广场、市政路,曾有“千人送蓝书记”的场面,尤其是一群身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衫的干部“群众”,手拉着各种横幅,如“蓝军,松原人民的好儿子”、“蓝书记,我们不愿您走”等,颇为引人关注。

不少细心的网友也发现,并用“公事公办”、“办公差”来形容。

是自发还是被自发?“群众”是怎样事先准备好款式、标准一致的横幅?又是如何事先统一着穿等质疑,蓝军及松原市政府方面并无回应。

有分析指出,官员本身“有病”,却偏偏喜欢搞搞“千人相送”的宏大排场,除了绝对权力产生的绝对膨胀之外,也不排除释放“民意烟幕”的嫌疑。说到底,这种做法是在以民意的方式,掩饰为政失德的心虚,是试探,也是一种炫耀,更是一种弹压,其目的无非是希望继续保持其在松原的影响力。

真实的民意不是导演出来的,严重的违纪也不是“千人相送”可以掩盖的。弄虚作假、投机取巧、欺下瞒上,都是不会有出路的,即便可以侥幸得意于一时,也终究会露出破绽,从而实现剧情反转。“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惟有多一些埋头苦干,少一点迎迎送送,踏实践行清正、清廉、清明的为政之风,才有可能真正赢得民众的口碑。

\

分析

为防举报制造“松原还是我的地盘”假名

人民网发表文章称,在松原主政期间,蓝军滥用职权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事,老百姓对他十分反感,上级有关部门也对他密切关注,他自个心里也不安,更怕“人走茶凉”。因此才有了这么一场“千人送蓝书记”的策划,制造一个“他是松原人民十分喜欢的好干部”的假象。

上述文章分析称,一方面可以显摆威望,“松原还是我的地盘”,防止有人对他举报,也防止自己的利益地盘不被人轻易夺走;另一方面,是挟假民意以自保,希望松原人民能放他一马,也希望纪检部门不要对这位“好干部”进行调查追究,为自己提拔重用安度余生营造舆论氛围。

有分析认为,像蓝军这样的官员,虽然只管辖一个地级市,但这个地级市在他心里就是一个独立王国,自己则如同一个“土皇帝”,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把人民赋予他的权力当成捞取个人利益的法宝。

蓝军主政松原8年,这位自称是“松原人民好儿子”的人却与“父母”的隔阂越来越大,最后被有关部门依法查处,成了松原人民的“不孝子”。所以说,官员要想做人民的好儿子,也不是随便弄个横幅就能算数的,必须像焦裕禄等好干部那样,真正把自己当作人民的儿子,一心为人民谋福利,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然,即使官员自封为“人民的好儿子”,人民也不可能认那个“败家子”。

原文链接:http://mini.eastday.com/guonei/160122/063055466.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