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太原“地下出警队”“占领”国企背后

2016-01-30 21:45:56    来源:财经网    

因房租涨价纠纷,山西纺织工业设计院被大量不明身份人士“占领”,员工被打,正常工作因此停滞,事件中多次出现的一名警察身影引人关注。

新年元月一个上午,和山西省委大院仅隔一条马路的山西纺织工业设计院(下称纺织设计院),戒备森严。

该单位几位负责人的办公室,全部反锁,敲门无人应声。因有内部人带领,提前打了通气电话,办公室里面的人隔着门缝观察外部后,才悄然打开一条门缝。

即便《财经》记者出示证件说明意图,这几位单位负责人还是欲言又止。

“我们单位是国有企业,职工都是文化人,实在是被‘武乡混混’们整怕了。”其中一位负责人说,“人家是黑道,又有警察背后撑腰,我们惹不起。”

他口中的“武乡混混”,是指以“摆场子”为生、有组织的山西武乡籍游民阶层,在山西警方书面材料中,通常称其为“百元党”或“地下出警队”,专以在山西诸多城乡结合部、工矿区“有偿寻恤滋事”著称,频频以暴力手段卷入矿业、物业、拆迁征地等经济纠纷,是山西警方“打黑除恶”的主要严打对象。

因索要被拖欠的房租,纺织设计院多次遭到不明人士组成的“地下出警队”骚扰,甚至被“占领”,管理人员被打伤,导致工作停滞一周。

一边是不明身份的“地下出警队”逍遥法外,一边是因涨房租而起争议的企业双方角力,一边是被拖欠工资老职工的不断投诉,不断交织的事件中多次出现的一名警察身影引人关注。

国企“欠薪”背后的纷争

年关前,《财经》记者收到纺织设计院几名老干部的来信,称纺织设计院因效益不佳,多年拖欠72名退休职工583万元退休金。而单位的一栋办公大楼和大批门面房却被单位领导租给了太原金昊物贸有限公司(下称金昊公司),对方因“有公安背景”,常年拒绝按照合同约定涨租金,导致大额国有资产流失,也导致退休职工衣食无着。

纺织设计院院长靳永恒称,老干部反映的拖欠退休金一事全部属实,“因为单位效益不好,常年亏损”;两栋办公楼和大批门面房分别租给了金昊公司和另一家金融机构一事,有租赁合同。

纺织设计院始建于1958年,原为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1988年改为自收自支事业单位。2013年元月,经山西省经信委批准,转为国有科技型企业,并更名为“山西中方森特建筑工程设计研究院”。靳永恒于2015年刚上任,前两任院长分别为吴明杰和陈绪平。其中,陈绪平于2002年至2015年担任院长。

纺织设计院和金昊公司的租赁合同签订于2000年8月16日,上面盖有双方公章。合同约定前者将办公楼1-4层89间写字间和临街29间门面房,租给后者,并允许后者无偿使用停车场;年租金为75万元,分月支付,累计拖欠租金两个月则自动终止合同并解约;“从第四年起,根据周围同类租赁租金的变动相应调整租金,其调整涨幅不应超过10%”。

工商资料显示,金昊公司注册资本580万元,注册地正是纺织设计院所在门牌号,成立时间为2000年10月17日——换言之,其领取公章在前,成立公司在后。

金昊公司的三位自然人股东分别为金小忠、李晅和梁玉华,法定代表人是金小忠。

据介绍,在租赁设计院楼房前,金小忠在此地租房开美容院。

那么,纺织设计院拖欠退休金一事和金昊公司租房之间是否存在逻辑关联?

2015年2月,山西东华会计师事务所对陈绪平做出了离任审计报告。该报告显示,陈任纺织设计院院长12年间,纺织设计院完成主营业务收入4.2亿元,营业成本3.8亿元,主营业务税金及附加0.26亿元,管理费用0.35亿元,主营业务亏损近1300万元;但因获得“营业外收入”(即房租)1023万元,才把累计亏损额降至366万元。这意味着,房租收入是纺织设计院最重要的利润来源。

该审计报告还显示,从2002年6月至2014年12月,金昊公司共缴纳租金888万元,平均每年71万元。

“仅在2011年后,金昊才涨了10%房租。”纺织设计院物业主任李远称,2015年的房租,金昊公司仅仅交到3月份。

两次打架事件

纺织设计院一位职工称,“按合同约定,我们早该解约了,但对方有警察撑腰,我们惹不起。”

纺织设计院职工所指“警察”,是金昊公司法定代表人金小忠的丈夫、太原市公安局直属一分局刑侦大队长李昊。他时常开着价值上百万元的“雷克萨斯4700”或者“奔驰”汽车,出入于纺织设计院大院。

“这么多年来,我们的租赁业务就是和李昊对接,和金小忠少有往来。”纺织设计院职工称,“我们的物业主任李远两次被打伤住院,李远最清楚其中情况”。

《财经》记者见到李远时,他正在家养病。这是其第二次因和金昊公司纠纷而受伤。李远说,在2015年左右,因山西省委附近街区的商业租金大涨,按照租赁合同约定,纺织设计院准备对金昊公司涨10%的租金,但对方始终不答应,双方因此一直磕磕绊绊。

因为私家车数量急剧增加,2006年国庆后,纺织设计院准备在大院中加设部分地锁,但金昊公司不同意。在安装过程中,该机关大院突然来了一群身份不明的男子,双方发生口角,其中一男子“仅一招”就“制服”了李远,另一名男子则用不明物体在李远头上击打出一条血口。

后有人打110报警,但此案一直未有结果。李远至今都不知道是谁打伤了自己。李远说:“那个打我头部的男人,应该是警察,因为我在《并州之剑》里见过他”。《并州之剑》是太原电视台的一档警法栏目,以播放太原110出警现场著称。

2010年年底,在纺织设计院一再交涉下,金昊公司从2011年开始给对方涨10%房租,即年租金变为82.5万元。审计报告显示,2011-2014年,金昊公司分别支付租金60万元,78万元,95万元和77万元。

2015年,靳永恒接任纺织设计院院长后,退休老干部们时常上门讨要养老金。于是,纺织设计院再次提出涨房租,仍未果,且金昊公司对纺织设计院返租的六间房屋上涨房租,涨幅在47%-160%之间。

2015年10月31日,李远在单位安排下,准备在大院西北角的车棚处安装一个铁栏门,遭到金昊公司副总经理米辉阻拦,双方发生打斗。监控录像显示,米辉先把李远打倒在地;李远在地上躺了半天后,爬起来捡了一个物体,在地上砸碎后,拿着其中一个小物体在米辉头部砸了一下。李远说,他砸碎的是一块半截砖。

李远在2015年4月做了心脏防颤手术,医嘱禁止剧烈运动。和米辉斗殴后,其在办公楼里晕倒,在110警察帮助下,被120急救人员抬走。

原文链接:http://yuanchuang.caijing.com.cn/2016/0130/4063992.shtml

(编辑: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