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两会期间,唐山海港开发区暴力强制压迫强拆老人逼其女停职

2016-03-16 12:54:56 来源:人民网神州在线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3月10日,这是举世瞩目的“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在京召开期间的一天,也是民间“二月二,龙抬头”万家皆欢的一天。然而,河北省唐山市海港开发区管委会有关领导人士却又仍旧延续了以往的惯性,继续做着一件很不符合习总书记新执政理念的事:一位71岁的老人钟瑞菊(苗树惠老伴),被当地截访人员暴力按压,其公职人员女儿及外甥亦再次被领导授意停职。因其子苗成文及媒体考虑适逢国家两会,以大局为重及意外影响恐为给政府、组织及领导增添麻烦,该文(录音资料)并未公布。但两会结束,当地将老人“释放”后依然没有任何解决方案。苗树惠、钟瑞菊两个女儿及外孙暂且也没有被停止工作,领导也只是又来了次威逼而已。      

而此一切,是在老人没有享受到正常签订拆迁协议的权益时,被当地领导授意以停职施压,强骗其女儿在她不同意认可的情况下代签无效协议,强拆了的她的合法住宅。在至今没有得到一文钱的补偿时,老人万不得已来京寻找诉求和援助机惠,但却不幸被当地截访人员暴力按压,解返路途中失声的痛哭声令闻者心酸痛碎... ...

 

   警车鸣笛“开道护场”  多部门协同“合力围歼”强拆

\

伤心欲绝的受害人 

2015年,国内多家网站曝出:2015年5月5日上午8时许,唐山市海港开发区管委会领导亲自披挂上阵,带领公安、武警、交警、城管队员、街道办干部及社惠闲杂人员百余人,动用4台抓车、拉货车,在事先并没有通知的情况下,对大苗庄村民苗树惠的1987年老建房屋实施了违法拆除,致使房院内家具、物品、树木等全部被捣毁,从而引发村民集体维权上访,社惠矛盾急速加剧,影响恶劣。 

      大苗庄,原属于乐亭县,后划归于唐山海港开发区街道办事处管理。

\

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

今年71岁的苗树惠家中这栋遭强拆的宅院位于大苗庄街道路北西侧,修建于1987年。其中,5间正房、面积166.8平米,厢房8间、面积180平方米;另有3间“檐子里”厢房。1994年,政府颁发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该证内容中明确了土地使用者姓名、地址、土地类别、用地面积、建筑占地及用途。由于整栋宅院建筑格局美观庄重、建筑工艺独特,成为当地农村的样板房屋。加上苗家喜爱种植果树花草,时常有村民来家中观赏拍照留影。

在2014年4月9日苗树惠个人宅基地(住房)被征迁报告中亦有政府颁发的乐建(94宅)字第272329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

从2010年开始,当地政府开始进行城区扩容建设并征收土地,部署拆迁工作。开发区街道办先后连续几次来苗家丈量房屋宅院。由于苗家对丈量面积数据不认同、不满意,认为测量结果与实际面积差距大,对拆迁协议有异议,所以导致双方发生民事诉讼和申诉。

2013年12月30日,在双方未达成征迁意向的情况下,拆迁办人员协调工作态度逐渐变得蛮横起来,苗树惠、钟瑞菊出走在北京亲友家里寻找援助。但开发区党委及拆迁办人员以迫使子女做工作的方式施压,并口头承诺了相关合法诉求后,2013年12月31日将苗树惠、钟瑞菊夫妇从其北京亲属家中接回,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等收回。在这些人的威逼利诱下,由其女儿在二位老人未签字也未授权的情况下代签了唐山海港城市发展公司事先准备好的《整体搬迁补偿安置协议书》。但是,所签协议外的合理诉求口头承诺却始终均未兑现。

 

荒唐协议造村民家园遭毁 七旬受害人坚持维权讨说法

\

倍受质疑的《整体搬迁补偿安置协议书》

在这份2013年12月31日加盖唐山海港城市发展公司(甲方)印章的《整体搬迁补偿安置协议书》中,该协议并没有体现被拆迁方的合法权益和主张。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甲方、甲方代表人张求实盖印章的一栏中,没有标明年月日;这份协议书的抬头位置,竟然是【2012】第___号。这份协议书的承诺内容竟然比签订日期还提前了七个月,其时间和表述内容逻辑混乱、语句荒唐、前后矛盾、霸道十足。老人觉得这显然就是一个欺骗百姓的骗局。

在一次次讨要说法不予理睬的情况下,二位老人将自家的房产征迁事宜全权交于远在山东青岛工作的其子苗成文处理。

之后,苗成文按照信访程序,代表父母,先后向开发区、唐山市、河北省等国家相关单位和部门反映问题。然而时至今日,苗成文虽一直辛苦坚持着,奔走在各大部门替父母告状申诉,但是均未见任何回复,更没有些许处理结果。

\

被夷为平地的拆迁现场

2015年5月4日,唐山海港开发区政府在其本身和被拆迁人的乙方不存在任何法律文书关系的情况下,不顾与苗树惠一家诉讼争议的事实,开始出动抓车、推土机欲对其家中房屋实施违法强拆,而同时各类政府公职人员亦出现在了大苗庄。苗树惠的老伴钟瑞菊面对咄咄逼人的政府人员,感到情况紧张、房屋已难保,不顾年迈虚弱的身体,亲自拿手机对现场进行了拍照,并连夜进京上访反映情况,欲拼上最后力量保卫家园,盼望着情况出现转机。

但第二天,村里有人电话告知苗树惠、钟瑞菊夫妇,他们家中房屋已遭当地强拆,家具物品和树木全部被捣毁。等他们惊慌失措地返回村里时,看到自己的家园已变为废墟,伤心绝望的老两口顿时抱头大哭,着实大病了一场。

       在一份由该村大多数村民(近200名)代表签字按手印的证明材料上,村民们集体证明了“2015年,5月5日上午8时许,唐山海港开发区管委会带公安民警、交警、城管队员并雇佣了十几个小工,包括街道办管委会领导及工作人员上百人,动用4台抓车还有搬运房屋内物品的拉货车,对大苗庄村村民苗树惠、王维民1987年核发老建房屋用地使用权证的合法财产,事先不告知,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合法房屋进行拆除。另将2009年新建房屋也进行了拆除。此行为由以下村民证明。”下面则签了4张满满半页的签名及所按手印。

\

村民签字证明

之后,苗树惠一家继续躲过政府截访人员的尾随盯梢和拦截,继续奔波在维权的道路上。但直到今日,除了街道办人员与受害人走了一圈“征询信访意见诉求”后,仍然没有任何进展。

面对家中遭政府造假强拆的凄惨悲剧,望着白发苍苍、伤心欲绝的年迈父母,曾经是海军某部军官的苗成文,显得满是无奈与无助,“我真的不敢相信,我曾经用生命和热血保卫的,竟是家乡这样的政府,我一定要继续帮助父母维权,讨回我失去的家园和公民的人格尊严。”

 

强拆事件曝光维权难成 家中公职人员反遭停职警告

\

苗树惠书面驳斥荒唐协议

河北唐山海港开发区有关单位涉嫌严重违法违规、造假协议强拆大苗庄村民苗树恵家中1987年所盖合法房屋事件,经网络媒体公开披露报道后,立即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一些读者和网友以各种方式发表观点,对苗树恵、钟瑞菊夫妇的遭遇深表同情和慰问。同时,也对操纵指挥和参与伤害群众利益的违法乱纪者们表达严厉谴责。呼吁河北省、唐山市主要领导对此事件高度关注和查处,并依法解决受害人家庭的正当权益诉求,深挖黑幕腐败保护伞,问责查处相关责任人,协助政府部门做好反腐倡廉工作。

据介入调查的媒体称:《唐山海港开发区惊现“5.5扫荡式拆迁”》稿件刊发之前,为进一步核实了解情况,他们一行带着合法的手续曾多次赶往唐山海港开发区,并先后登门管委会相关单位,希望就苗树惠家中1987年所盖房屋遭政府强行拆迁事件,更多地了解相关情况。但经过几番周折,最终工作人员称联系不到对口领导而未如愿,被迫离开。虽然,编辑部将前期调查情况书面向开发区管委会主要领导通报,但未见正面回复,反而时有某些“不能摆上桌面的干扰”出现。

据调查,河北唐海港“5.5扫荡式强拆事件”源于5年前的开发区扩容开发建设,起始于开发区前主要领导等人。由于地理位置的优越特殊性,作为有6000多亩良田耕地、享誉冀东小江南美誉的大苗庄成为征地拆迁的主要区域。随着大片良田耕地的被毁消失、村落房屋的拆迁,相继引发了各种社惠矛盾。

而根据媒体公开的唐山海港开发区党群工作部领导称:1、稿件内容失实,要求立即撤稿并公开致歉。2、大苗庄拆迁工作是在省市两级的统一计划批复下进行的,是合法的。3、该村苗树惠、钟瑞菊夫妇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不存在造假问题,有当事人的授权等说辞。并且在之后的声明回复中,绕过苗树惠于1987年所盖房屋产权合法性、搬迁协议的违法性(并且当事人一直在申诉中)、非法强拆等核心实质问题,而答非所问。

然而,除了苗树恵、钟瑞菊夫妇写给儿子苗成文的维权委托证明外,并未有任何这名领导所说的“当事人、受害人写给他人的书面授权委托书”。苗树惠说,2013年12月31日,在政府下属事业单位上班的女儿迫于动迁谈话压力极大,政府方面承诺从北京将他们两位上访老人接回,工作人员诱迫其女儿在未得任何授权情况下代签了无效协议,并答应了协议外的合理、合情承诺,但至今其诉求并没有兑现(复函中表述从未承诺)。 这套1987年始建住房拆迁问题一直存在数据争议,也一直在诉求之中,每次接访的政府方面依法赔偿承诺都成了画饼充饥式的谎言。          

受苗树惠委托,在青岛的儿子苗成文放下工作、全力投入代父维权的艰难道路中,坚持依照合法程序申诉述。然而,在今年5月5日老人逐级向上反映问题期间,政府绕过法院,将苗树惠正在诉求中于1987年始建合法住房进行了强拆,引起村民集体签名声援、抗争及还民于公道的呐喊。 

苗成文称:6月25日下午,在唐山海港开发区某学校从事教学工作的苗树惠二女儿接到社管局局长向她传达的开发区管委惠张书记的决定,在本月30日之前,若不签订搬迁选房协议,两个女儿(包括在污水处理厂工作的大女儿)都将因此受到严重影响,并且校长也惠受到牵连。

苗树惠悲愤地说:“房子已经被夷为平地了,现在也根本影响不到政府方面的任何开发利用,我只是依法讨一个迟来的公道的说法,为什么还要继续对我们受损害的一方施加压力,诛连亲属呢?”

当地的一名干部说:“在政府方面每一宗的涉及土地征用、城区改造和房屋拆迁事件中,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个别地方领导功利心和某些团体核心利益驱使,由此出现了诸多违法、不合理行为。在政府行为的大招牌下,对群众根本利益的剥夺、党群干群关系的伤害,严重消弱和败坏了党和政府的形象。甚至这种有所变味儿的公权力行为,蜕变成为违法乱纪的代名词。”

 一名法律界人士以本事件为例,直奔问题的核心。认为:1、苗树恵、钟瑞菊家中1987年修盖的房屋是合法的,其产权是受到国家法律保护的。2、苗家对拆迁补偿之前的房屋面积丈量存有异议、不认同,拒绝签订协议,是合法公民应该享受的权益。3、唐山海港经济开发区城市开发公司制作内容虚假的“整体搬迁补偿安置协议书”,并在政府方面有关人员逼迫下,未经合法授权,迫使其女代苗树恵签字按手印的行为,应依法对有关人员追责。4、政府不是苗树惠家拆迁纠纷的两个法定当事方,不应直接介入。5、“5.5扫荡式强拆事件”严重违法;6、受害人依法享有举报控告、司法诉讼和追责的权利,任何人无权阻挠干涉。7、政府方面(唐山海港城市发展公司)应正确认识该问题的客观存在事实,积极依法限时同苗成文达成共识并赔偿受害人的全部损失。

国家拆迁法第十二条明确规定: 经征求被征收人、公众和专家意见,无重大争议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存在重大争议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报请上一级人民政府裁决后,作出房屋征收决定。而作为一直申诉,并且其核心问题是造假协议的该强拆事件本身,无疑就是重大争议。 

\

内容荒唐、不合法理的所谓《整体搬迁补偿安置协议书》

 

强拆事件环环相扣一波三起 “笼子外公权力”祸害平民百姓

 

然而,唐山海港开发区政府在处理苗树恵、钟瑞菊夫妇1987年合法房产拆迁补偿的的所为,却为什么明显违反国家相关律令呢?唐山海港城市发展公司的公然造假、政府部门不加分辨实施强拆,使为人民服务的一级政府,在不经意间充当了社惠矛盾的制造者。

在群众看来,强拆行为是政府方面所为,其原因是唐山海港城市发展公司有关人员公然欺骗欺压群众蒙骗政府,无形中架空了作为一级人民政府所应遵循的行政理念,导致政府的公权力,却被发展公司意志牵架着行走,我行我素地动用了警力和多部门、绕过法院执行拆人房屋,这样就必然是一动就犯规、一干就荒唐的事情。开发公司的此种法盲行为必定惠连累政府方面导致群众离心离德,加重社会矛盾,如得不到及时有效的纠正,当地政府和领导在群众心目中的公信力必然惠快速直线下降,后果不堪设想。

而根据媒体公开的另一份唐山海港书面回应称,“文中内容是记者单凭举报投诉人提供的不实材料和言论所写,与事实严重不符。”并声明称不同意刊发此稿件。但仍未见其对此事件的核心问题呈现出真实有力的相关合法证据材料。

2015年7月1日,根据相关反馈信息得知,苗树惠家两个女儿目前虽然暂的平安,尚未遭遇被唐山海港开发区相关部门借故停职的厄运。但是,开发区方面仍然未对苗树惠家被非法强拆的合法房屋补偿问题进行合理解决。

\

\

 

唐山海港开发区党群工作部回函

 

一意孤行当理说 谁是社会矛盾制造者

\

强拆事件发生后,面对苗树恵夫妇的质问,当地政府始终没有给出任何正当合法的拆房理由和“得体”的解释。

而就在新闻媒体接到受害人投诉,对苗树恵家1987年所建合法房屋遭强拆事件,前往该开发区管委惠采访时,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先是以分管领导出差为由进行搪塞抵制;后又在接到书面补充采访中,两次故意绕过问题的核心,答非所问,极力推卸责任、否认苗树恵1987年所建房屋的合法性,强调“违法强拆”的公平、合理、正确性。以此,将受害方家庭强拉硬扯地打入蛮不讲理的“钉子户”之列。

不仅如此,该开发区的党群工作部在两次对新闻媒体的书面回复函件中,公开指责和威胁媒体,甚至胡搅蛮缠,逼迫撤稿、删除互联网文章,按照政府统一的口径和内容重新采访发稿,挽回影响,从正面宣传拆迁工作。否则,扬言要诉诸法律、与曝光媒体打官司。

更有甚者,有人在文章的网络跟帖中,甚至多次出现了点名道姓地公开辱骂媒体和作者,称政府方面已经请多家媒体对苗树恵、钟瑞菊家遭强拆事件重新客观调查采访,要彻底“还原事件真相”。

然而,除了个别人对媒体的诋毁和辱骂,至今也没有看到该开发区政府的任何相关合法拆房理由;对于受害人方面,某领导不但仍然态度冷漠、置之不理,反而口头威胁在政府某部门上班的当事人女儿,如果在月底前做不通父母思想工作,不能重新补签相关协议,就停止工作。

 消息一出,再次引起各界热议,当地干部群众对个别领导同志的如此粗暴无礼的言行深感不解,更不能接受。

     一位律师谈到苗树恵家遭强拆事件时说:“强制拆迁只有依据法院的执行文书,才可以进行实施。以下三种情况可以强拆,一是法院的判决。二是公证文书 。三是政府的违章建筑拆迁申请开发商拆迁。本质上是平等协商的民事行为,不同意拆迁就不能拆迁。从本事件的性质来看,作为第三者的开发区政府绕过苗树恵家房屋合法性和被政府方面所主导炮制协议的非法性这一事实,强行动用多部门协同参与强拆,既有法律风险又有政治风险,轻则属于不懂法,重则以手中的公权力欺压百姓,其冒险行为令人直冒冷汗!”

按照相关规定,任何拆迁单位必须申请办理房屋拆迁许可证,〈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有关规定外,还必须具备较多的条件;拆迁管理机关对拆迁单位申请办理房屋拆迁许可证的条件,必须严格审查;拆迁单位未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擅自拆迁或者在拆迁安置过程中弄虚做假以及擅自延长规定拆迁期限的,由拆迁管理机关依法处罚;由此造成被迁居民经济损失的,由拆迁单位给予赔偿。

据了解:整体搬迁补偿安置协议书的炮制者唐山海港城市发展公司的主要领导期间至今均未出现坦诚的协调处理此事,同时该公司传出经济负面新闻更是造成社惠反响很大,而唐山海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主任)张国栋此事件主要指挥者已调离他市任职,到强制拆迁至今二位老人借房居住,目前无上述公司、政府人员出面找其子苗成文协调解决此事。

        时至今日,老人在一次次的无奈中,徘徊在曾经自己温暖美好的足迹里,却一声声的望着堆堆的废墟气叹,一回回的迷失方向走失,后一趟趟的被边防派出所救回!绝望中,老人想起了来参加“两会”的人大代表们,希望能得到他们的支持和援助,但不想半途被当地截访的队伍拦截,惨遭暴力按压并非法扣留人身。而同时,公职人员的两个女儿和外甥亦被当地授意停职!知情者称:为了这个“停职”事宜,当地管委会还特别举行了“隆重”的会议,会议由辛晓武、赵书田等领导参议。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纪委第二次全体惠议上讲话时指出,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他强调,各级领导干部都要牢记,任何人都没有法律之外的绝对权力,任何人行使权力都必须为人民服务、对人民负责并自觉接受人民监督。

然而,从习总书记的讲话至今两年多时间了,河北省唐山市海港开发区管委会的某些领导同志可以无原则、无底线的任意挥洒和舞动公权力大棒,而逍遥于“法纪笼子”之外?

原文链接:http://www.icixun.net/a/fazhishenghuo/2016/0316/4078.html?1458104319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纪权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