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自行车运动日渐火爆 软硬件发展尚不匹配成隐忧

2016-11-21 09:32:44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

11月20日,选手在2016环福州·永泰自行车赛第5赛段比赛中。视觉中国供图

原标题 中国自行车运动日渐火爆背后的隐忧

当100多名职业自行车选手以60公里的时速集体在公路上飞驰时,所经之处犹如一辆风驰电掣的火车瞬间驶过,疾风扑面而来,更有几十辆用于服务保障的各式车辆前呼后拥,警灯闪烁,还有大批自行车运动爱好者慕名跟骑。公路两侧,围观的福州群众连连惊叹,这种感官的刺激,很难不让普通人对自行车运动留下深刻印象。

——这是11月16日至20日举行的2016环福州·永泰国际公路自行车赛第一天的比赛现场,此项赛事是目前国内7项经国际自行车联盟UCI认证的职业公路自行车赛事之一。

对福州当地来说,举办这种高水平的职业公路自行车赛事最大的吸引力,在于对外宣传的绝佳机会——国家级电视台长达几小时的转播,加上境内外各大媒体的报道,这是在付出相同花费的情况下,打广告的宣传效果远不能及的。

同时,近几年,中国这个传统的自行车大国正在向自行车运动大国转变。骑行,成为继马拉松之后,又一项火爆全国的时尚运动。举办公路自行车比赛,也比较容易吸引普通百姓的关注和参与。

但国内马拉松运动的火爆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马拉松的“野蛮”生长导致大批跑友盲目加入到“跑马”大军中,猝死、意外伤害等事件频发;各地政府争相举办马拉松比赛,但城市管理和赛事运营水平并未跟上。种种问题已经引起了业内的反思。对中国自行车运动而言,既要抓住发展机遇,也要吸取马拉松运动在发展过程中的一些经验和教训,走得好要比走得快更重要。

多重因素助推中国自行车运动快速发展

3个月前,中国自行车队在里约奥运会上首次摘得奥运会金牌,实现了中国自行车运动追求了多年的奥运会金牌梦。这对于中国自行车运动更是一个重大利好。

中国自行车队女队原主教练、现中国香港自行车队总教练沈金康向记者表示,“奥运会金牌,意味着中国这个自行车大国在向自行车运动大国转变的过程中,有了一个有力的证明。”

在沈金康看来,中国自行车里约奥运会夺金与国家在2014年将体育产业上升为国家战略一样,将对中国自行车运动的发展产生有力推动。他相信,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几年,中国自行车运动仍将处于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

大约从2008、2009年之后,自行车运动开始在中国民间升温。

与国内马拉松的走热一样,自行车运动迎来发展机遇也与国民生活水平提高之后,必定对体育运动有更高追求有密切关系。这也是国家在2014年将体育产业上升到国家战略的主要原因。

根据统计,中国的自行车运动在过去几年已经进入爆发式增长期,各类自行车比赛或骑游活动一年多达4000多场,中国成为亚洲举办自行车比赛和活动最多的国家。

中国的自行车运动人口也已经增加到600万人,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很多欧美国家。但如果是十几年前,中国还很少有人把骑自行车作为一种运动方式。

从代步工具到运动方式,自行车正在中国发生着革命性的变化。如果以法国的数据预测中国自行车运动的未来,其前景将无比广阔,法国会骑车的人口大约是5000万人,其中自行车运动人口高达3000万,对比中国大约两亿的会骑车人口,中国自行车运动人口远期可达到的规模将超过1亿人。

严控赛事审批,杜绝野蛮生长

但中国做好了从自行车大国向自行车运动大国转变的准备了吗?

曾经是职业自行车运动员、长期在欧洲训练和比赛,现在担任中国环宇LOOK车队领队的韩峰表示,中国的自行车运动文化还需要培育,政府在举办自行车比赛的时候可以更多地考虑、实施推动当地自行车运动发展的举措和意义,可以在通过自行车比赛宣传当地的基础上,把举办一项自行车比赛的价值看得更深远一些。在欧洲,一项自行车比赛就像是一次全民参与的节日盛会,从儿童、青少年到成年人,每个年龄段的人群都能在一项自行车比赛中找到适合自己参与的活动内容,从而真正成为自行车运动人口。其实,观摩自行车比赛往往是一瞬间的事情,观众等了几个小时,但车队经过也就几分钟的事。

乐卡克是法国著名的自行车运动品牌。据中国乐卡克相关负责人王可介绍,国内的自行车运动爱好者对专业装备的认知和理解还不够。自行车运动的装备并不仅是一件衣服这么简单,它所提供的保护功能对自行车运动爱好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但中国的绝大多数骑友都没有这种意识,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能体现出,国内自行车运动爱好者对自行车运动的相关知识还是欠缺的。乐卡克在法国销售额的三成是自行车专业装备,但在中国,自行车专业装备与高尔夫专业装备两项相加,销售额也仅占总销售额的一成。

也是考虑到中国自行车运动起步时间很短,完全放开了赛事管控,很可能出现失控的状态。当全国各类自行车比赛和活动已经达到一年4000场次的情况下,国内经国际自行车联盟UCI认证的赛事也只有7场,到明年是10场。这一方面让国内部分职业车队感到市场空间受限,因为赛事少,意味着赞助商的回报率也低;但另一方面,正如沈金康所说,国内的自行车运动一定要有序发展,中国自行车运动的发展潜力很大、市场也很看好,但不能盲目发展。按照各地对举办高级别自行车比赛的热情,如果国家没有控制UCI认证的职业比赛的规模,现在每年的场次肯定远远不止7场,但那样话,并不利于中国自行车运动良性、健康地发展。

一起意外事件折射的现实问题

减少和避免出现马拉松运动因“过热”造成的诸多问题,中国自行车运动需要有更全面的视野和长远的规划,并因此配套相应的措施。比如,最近发生的一起骑友在骑行活动中意外身亡,家属将有关组织告上法庭的事件,就在国内自行车运动圈引起了不小的关注。

这桩被业内媒体称作“京城骑行圈第一案”的诉讼,因其活动组织方式在国内骑行圈普遍存在,因此,判决结果将产生深远影响。

事发于1年前。2015年9月12日,骑友A哥跟在一个10人左右的队伍中从定慧桥出发,跟骑加入到微信群里通知的一个活动中,“各路骑友相约骑行门头沟安家庄河滩,参加自助餐饮烧烤活动”,据业内媒体风云单车网刊登的《被告车友叙述事情经过》显示,“活动即兴发起,人数无法事先确定,有自愿随行者可以随时跟骑加入”,“活动形式完全自助,啤酒饮料自购自饮,随心所欲,多寡自便,烧烤费用AA”。

当天中午活动基本宣告结束,在吊床上睡觉的A哥与后来被列为被告的7名骑友直到下午4时后,才一起沿109国道复线平路返回。8人间距离逐渐拉开数公里,A哥在行至落坡岭铁道口上坡处400米时停车接听手机,被后面的车友陆续超过,这些车友表示,再听见他的消息时,是接到路过的机动车驾驶员提示,有骑友受伤摔倒,“骑在A哥之前的最后两位骑友最先返回事故现场时,已有接到报案的民警先行驾车到达。但见A哥面部着地,摔倒在路面,昏迷不醒,血水沿坡形路面流出10余米。”

此后,从被告车友的陈述显示,先后返回的7名车友曾作出举动:配合民警设置路障、报120和999急救中心、拦下路过救护车要求急救、到门头沟医院协助抢救事宜、到门头沟交通队协助事故调查、做笔录等。但A哥终因重度颅脑损伤,不治离世,“骑友团体又多次集资费用,购置祭品,参与家中祭奠、追悼会、周祭、百日祭、周年祭等现场祭奠活动。”

2016年9月8日 ,A哥家属以“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为由,向门头沟法院提请诉讼,起诉北京市自行车运动协会和上述7名骑友,要求赔偿各类损失约147万余元,“起诉状称车协对骑行活动未尽到组织管理监督职责,未履行安全保障义务;7名车友未尽到妥善的管理协调、安全防护义务,更未尽到必要的照顾及注意的义务。事故发生时骑友无一人在现场,未采取任何积极有效的救护、帮助措施。被告应对A哥的死亡承担民事侵权赔偿责任。”

该案于11月17日下午在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完成了第二次庭审。

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中国体育法学研究会理事马法超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骑行、登山、徒步等户外运动近年发展势头迅猛,这是我们国家经济发展和人们生活质量提高的必然产物,说明人们有相应的健身和娱乐需求,这对体育相关产业的发展是一个良机,同时也对国家的配套设施、团体的相关服务、企业的产品质量尤其是个人的风险意识等提出更高的要求。产生类似法律纠纷的原因,主要就是风险意识不足,保障措施不到位。作为其他参与人,在能力范围内有一定的互助义务,但这个义务应有一定限度。“目前,民间自发的活动也好,商业性的比赛也罢,产生的纠纷问题都可以在现行法律法规中找到相应的解决条款,没有必要再另行立法。”

马法超表示,在普通的骑行活动中,组织者应该事先做必要的告知,通知参与人此次活动的参与条件、物质保障和必要的风险提示等内容。最好签订书面合同,明确权利和义务,“这一点,除了比较规范的商业活动外,AA制的活动及公益性活动,也都要尽量做到这一点,这样可以事先避免一些无意义的纠纷。”而从参与者的角度,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成年人,应当有基本的风险意识,“评估自身能力是否可以从事该项体育运动,在经验、体力、运动知识和装备方面,都应努力准备,这是基本要求。同时,为了转移或减轻意外伤害带来的损失,尽量要投保人身意外伤害险。”

在本案公布之后,北京某自行车工作室吸取教训,在发布活动消息时,着重在“免责申明”中强调“本次活动为非营利自助户外活动”,还建议车友为本次活动购买一份短期或单日保险,且必须是骑行保险。但更多骑行活动组织者报以观望态度,网友“火山”评论称:“这案例简直和我现在组织骑行队伍很相似,坐等判决结果。现在都不敢组织骑单车了,每次都说AA制、风险自负,真出大事很麻烦,每次组织提心吊胆的。”

骑友的意外伤害事件目前在国内的骑行活动中已不少见,在完善相关组织和管理方的保障、服务措施之余,自行车运动的参与者也应提高科学骑行和自我安全意识,这也是中国自行车运动未来发展必须解决的一个现实问题。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慈鑫 梁璇)

原文链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6-11/21/c_1119950107.htm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