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遭遇“套路纠纷”:大庆松雷广场三易门庭的背后

2018-08-23 16:37:56    来源:法律与生活网    

记者 佟威
 

  提起自己遭遇的无妄之灾,大庆松雷休闲购物有限公司(下称大庆松雷)董事长曾庆茹依然眼眶泛红:“我悲伤的不是我遭受的牢狱之灾,更不是几千万元的经济损失,而是我热爱的家乡,营商环境怎会如此糟糕!”

  2013年,近千家国内外知名品牌红红火火地入驻大庆松雷商场,然而,不到一年时间,松雷商场的经营即陷入瘫痪,企业法人代表被当地公安机关多次逮捕,涵盖品牌投资人一千多万元货款和抵押金的3400多万货币资金被合作伙伴卷走,商场经营权易手他人,巨额投入和营收资金被转移,企业被强令“破产清算”,招商运营这一大型商业综合体的哈尔滨松雷商业集团(下称哈松雷),更是连续遭遇当地合作伙伴的“套路纠纷”。

  在整个黑龙江省乃至全国正在不遗余力地打造营商投资环境,保障企业合法权益的政策背景下,这些商业品牌和哈松雷的遭遇,给本应逐渐“转暖”的实体商业投资环境再次蒙上了阴霾。

  开门招商,许尽承诺却不执行

  2010年哈尔滨国际经济贸易洽谈会期间,在大庆市政府主要领导引荐下,哈松雷与大庆华峻房地产有限公司(下称“大庆华峻”)签订了一份《商业合作合同》,大庆华峻以大庆市让胡路区某地块开发商业综合体的名义,与哈松雷开展合作。协议签署后,大庆华峻借助建设“松雷广场”的名义进行项目开发,获得政府招商引资的政策支持,大庆市和黑龙江省本地媒体对这次合作给予了高度关注。

  2011年3月,大庆华峻以法人代表刘某及其亲属等7人作为股东,注册成立了大庆松雷购物休闲有限公司。2012年7月,大庆华峻、哈松雷、大庆松雷三方正式签署《合作经营合同》,并明确约定:以大庆“松雷广场”名义经营大庆松雷购物休闲广场项目,大庆华峻无偿提供15.3万平米房产20年经营使用权、2000万元注册资金以及后续投入股东借款营运资金5000万元;哈松雷负责提供“松雷”品牌商标、商誉,同时全权负责大庆松雷项目运营及公司管理。

\
(哈松雷和华峻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

  但合作刚刚开始,大庆华峻就拖延履行合约,大庆松雷广场需要使用的房屋产权证明、土地使用手续等一直没有办理。哈松雷副总经理曾庆茹被委派到大庆松雷进行经营管理和招商工作。为了保证品牌投资商的利益,确保招商的顺利进行,曾庆茹强烈要求大庆华峻提供相关证明,履行合约,但对方最后只给投资商们提供了一封《证明函》,该函声明:“大庆华峻投入项目所属房产使用权,哈松雷行使项目的经营管理权,合作期限为30年。由哈松雷负责大庆松雷广场的全面经营与管理。”

  各品牌投资商对松雷和华峻的《合作经营合同》以及大庆华峻给出的《证明函》表示认可,在松雷商业品牌信誉的影响下,招商工作顺利开展,但商场的相关证照权属未办理,为这次合作埋下了祸根。

  覆手为雨,合作协议成“一纸空文”

  2013年12月,大庆松雷广场开始试营业,初期商场日销售额曾高达300多万元。商场的各种招商合作措施和超前的经营管理理念,使大庆松雷广场经营的如火如荼。

  然而,让投资商和松雷集团没有想到的是,大庆华峻早已有了自己的打算。按照《合作经营合同》,大庆华峻应提供大庆松雷所需的后续运营资金5000万元,大庆华峻并未兑现。此前由于运营资金的问题,双方已经通过协商,将大庆松雷购物休闲有限公司70%的股份转让给了哈松雷方面的负责人曾庆茹,在商场运营资金不足的情况下,曾庆茹把个人资金500万元转借给大庆松雷支撑局面。

  2014年11月,大庆华峻法人代表刘某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向大庆市公安局控告曾庆茹“合同诈骗”和“虚报注册资本”,从2014年底至2015年初,大庆市公安局立案调查,将曾庆茹向大庆松雷借款500万元,数月后通过公司账户返还其个人的行为,定性为“涉嫌职务侵占”,同时将大庆松雷所有账目凭证、财务档案、经营合同等全部带走,至今仍未返还,而大庆松雷公司管理人员、财务人员包括司机在内的所有员工都成了大庆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常客”,隔三差五被叫到公安局接受调查。

  2014年11月23日,刘某给大庆一位副市长写了举报信,说自己“被诈骗”,11月27日,举报信即得到了这位副市长的批复:请经侦支队阅研。而此时,刘某还未正式报案。紧接着11月28日,刘某到大庆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报案缘由写的是“职务侵占”。

  这种未报案先批示的行为让松雷公司从上到下都难以理解。

  混乱的局面持续到2015年6月5日再次升级,大庆市公安局当天公开在大庆松雷广场对法人代表曾庆茹采取强制措施;6月6日,大庆华峻单方面要求大庆松雷停止一切财务支出,财务总监也被公安机关带走;6月7日,大庆华峻单方面将松雷广场办公室门锁全部更换;6月8日,大庆华峻强行将大庆松雷财务专用章、部分现金和财务档案转移到大庆华峻派出的工作人员手中。

  2015年6月9日,哈松雷为不影响公司经营直接赶到大庆松雷,带去运营资金600万元,然而该笔资金却被大庆华峻接收,在其安保人员阻止哈松雷工作人员进入办公区的情况下,该笔资金至今不知去向。

  谁为当地企业站台,异地审查终获清白

  曾庆茹告诉记者,这起大庆市公安局雷厉风行查处的“职务侵占案”,在大庆市检察院不予批捕的前提下,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法院却给这个还没有判决的案件作了逮捕决定,扣押自己长达四个多月,共计142天。在这四个多月内,大庆华峻基本完成了对大庆松雷的实际控制和资金转移。

\
(让胡路区人民法院对曾庆茹作出的逮捕决定)

  无奈之下,哈松雷向黑龙江省企业投诉中心递交了上访申诉材料,投诉大庆市公安局干扰经营,在无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对大庆松雷采取各种强制手段对企业进行打击,以帮助本地企业将招商企业赶出大庆市。

  曾庆茹对《法律与生活》记者说:“在大庆市看守所,公安局经侦陈队长带着刘某的律师直接威胁我说,退出大庆松雷的股权和经营,现在就可以放了你,否则你就在里面呆着吧!”

  在经过异地指定侦查的条件下,2016年12月,因大庆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提供的材料和证据不足,检察机关无法立案公诉,齐齐哈尔市泰来检察院对曾庆茹做出不起诉决定,终于将曾庆茹释放。

\
(泰来检察院对曾庆茹的不起诉决定)

  2018年8月17日,《法律与生活》记者来到大庆市公安局,希望了解大庆松雷职务侵占和挪用资金的相关细节。经侦支队陈警官接到记者电话后表示:“我只是办案民警,不能直接接受采访,需要领导同意我才能接受采访。”随后,记者联系了公安局政治部和公共关系处,公共关系处一杨姓处长对记者说:“我们这里接受采访得得到市委宣传部的同意,宣传部同意后我们会积极配合采访。”

  随后记者来到了大庆市委宣传部,宣传部工作人员在核实记者身份后,当即给记者单位打了电话,在确认采访选题后,多次联系大庆市公安局,公安局公共关系处一关姓处长在电话中对记者说:“案件我们已经移交到齐齐哈尔了,如果有问题可以去采访齐齐哈尔公安局。”当记者表示该案已经结案,只是想了解曾庆茹被扣押的程序时,关处长说了解情况后会联系记者,但截至发稿,记者未接到关处长任何回复,多次拨打关处长电话,电话均处于关机状态。

  2014年11月,大庆华峻起诉大庆松雷,以未交租金为由,要求返还商场房屋。2015年1月,大庆华峻下属一家供热公司又以“拖欠热费”为由,起诉大庆松雷,要求其支付300多万元的采暖费。两场诉讼,在大庆松雷提供《合作经营合同》等有力证据的情况下,仍未获得当地法院支持,均以大庆华峻胜诉告终,当年6月,刘某申请对大庆松雷强制执行“采暖费”,将1000多万元资金划走。

  在大庆市司法机关办理的案件中大庆松雷节节败退。大庆松雷的员工非常不解:“难道我们严格履行合约的做法错了吗?”

  2018年8月17日,《法律与生活》记者来到了大庆华峻公司,希望了解松雷集团和华峻公司之间的案件和纠纷细节,华峻公司保安联系了董事长刘某的秘书,华峻公司的副总赵女士,赵女士称:“我们董事长不带手机,经常联系不到,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当记者亮明身份,说明采访来意后,赵女士称:“我只是负责打扫卫生和倒水的,其他事情什么也不知道。”然后匆匆挂断了电话。

  最后,负责保安的物业经理出面跟记者索要了电话号码,并称到时会主动联系记者,但截至发稿,记者未接到华峻公司的任何答复。

  “松雷广场”三易门庭,偷梁换柱只为推诿卸责

  2015年2月,大庆华峻在大庆松雷仍在正常经营时,就暗中注册成立了大庆市华峻休闲购物有限公司,工商注册地点及经营业务范围与大庆松雷完全相同。同年7月,大庆“松雷广场”正式挂牌改为“华峻休闲购物广场”。大庆华峻通知所有入场的品牌投资商,大庆松雷“解散”了,之前的招商合约作废,华峻承诺只要商户与其签约,原来投入的保证金票据抬头将更换成华峻,并承担其他全部经营责任。

  但是大多数人对大庆华峻并不买账,经营服装品牌的赵女士就是其中之一,她表示:“首先,我们原来就是松雷的老客户,招商就是奔着松雷品牌来的;另外,大庆华峻单方面废止大庆松雷已经和投资商签好的合同,让我们都对华峻的信誉度产生了怀疑。”

  华峻的做法印证了投资商们的质疑,大庆华峻接手商场半年的时间里,投资商缴纳的保证金票据仍然没有更换,而商场由于大庆华峻的一系列控告,经营停滞。想要撤出商场的投资商,华峻方面却不予退还保证金和装修押金,甚至很多店铺的货款都没有结算。

  记者采访了10余家此前在“松雷广场”经营的品牌投资商,他们无一例外地被华峻方面通知要求“继续签约”,继续签约后,保证金和押金票据仍然是大庆松雷的名头。随后大庆华峻与“太平洋”的合作,仍然只持续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就结束了,在这一来一回之间,数百家供应商的装修投入,货款,保证金,装修押金全部损失殆尽。

  “都亏惨了!”来自上海经营名牌箱包生意的吕先生把自己的投入清单拿给记者看,20多万元的装修投入,7万多元的人工支出,18万元的货款,他前前后后来找过大庆华峻十几次,但对方始终推诿拖延,不予返还。

  据了解,从2014年至今,这座占地6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5.3万平米的“松雷广场”已经三次易主,从“松雷广场”变成“华峻购物广场”,又成为“太平洋商业城”,前段时间又刚刚改为“华峻生活广场”。但商场经营每况愈下,目前已经接近停摆,招商入场的品牌投资商的货款和押金被滞留无人返还,目前去向不明。

\
(曾经的松雷广场已经易名为华峻生活广场)

  是“破产清算”还是利益抢夺

  记者了解到,从2015年6月接手大庆松雷至2015年10月,大庆华峻在占有大庆松雷70%股权的大股东曾庆茹没有确认同意的情况下,以占30%股权的股东决议对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进行“破产清算”的大庆华峻,却没有遵循“清算”的基本原则,清算期间,资产除清算费用外只进不出,反而将大庆松雷账户存款1529万元,哈松雷方面进账汇款600万元,商场销售回款1312万元,总计3441万元全部转走,最终在清算时,大庆松雷账面资金仅剩19万元,成了一家“皮包公司”。

  而在大庆市人民法院受理的这期破产清算案件当中,对原大庆松雷的账面资金流失问题完全没有考量,对数千万元资金的走向没有进行任何的清查和追索。2015年11月12日,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2015)庆商清(算)字第1号裁定书,将原大庆松雷两位刘姓股东申请的没有特定指定企业的清算申请,裁定为对大庆松雷进行强制清算。

  大庆松雷法人代表曾庆茹对这一裁定提出了强烈抗议,“首先,我是拥有大庆松雷70%股权的大股东,对企业进行清算,没有经过我任何确认同意;其次,之前的股东决议,也是我和刘某等股东之间的清算决议,清算前提是不能影响大庆松雷商场的正常运营,这一点我在签署股东决议的时候已经明确提出;同时,股东决议根本没有提出要对大庆松雷进行清算。”

  曾庆茹认为,大庆中院对清算主体根本没有认真辨识,对清算发起人是否具有相应资格没有进行审查,对大庆松雷的投资商资金,哈松雷投入资金,商场营收资金等数千万元巨款的流向没有查证和追索,是极为不负责的“判糊涂案”。很多投资商在大庆中院举行破产清算听证会时到场,得知真实情况后,甚至对大庆中院的执法公正性产生了怀疑。

  “我们的钱都被大庆华峻转走了,然后对大庆松雷这个空壳企业破产清算?”投资商们觉得,法院就像在帮助大庆华峻“消灭”几千万元资金曾经存在的证据。

  目前,在哈松雷和投资商强烈呼吁和投诉下,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将该破产清算案件指定改为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裁定。从2017年10月至今,齐齐哈尔市中院对该案件的审理无任何进展。

  经销商投资伤心地

  经营北京一家知名服装品牌的徐女士对记者说:“我们看重松雷的商业品牌,也非常重视这次投资合作,哪里想到最后是这样的结果!”

  “大庆市政府部门把我们招商招进去了,出了这么大的问题,没有任何主要领导认真过问。”曾庆茹感到非常遗憾,他没能帮助投资商们从这蹊跷的“泥潭”中摆脱出来,反而让自己的企业也深陷其中。

  从大庆华峻对大庆松雷的司法诉讼,到公安机关对大庆松雷法人代表“职务侵占”立案,再到一场“无厘头”的“破产清算”,大庆华峻每一步都稳操胜券。而在这“泥潭”中挣扎的哈松雷和品牌投资商们,仍然不知道应属于自己的合法权益何时能够得到维护。

  “难道在大庆,我们的理就真的讲不通了吗?”来自深圳的投资商蒋先生带着这样的疑问,登上了返回深圳的飞机。

  2018年2月22日,新年后第一天上班,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就在全省整顿作风优化营商环境大会上指出:广大干部群众要增强市场意识,增强法治意识,增强服务意识,为解决作风和环境问题打牢思想基础,坚持刀刃向内、勇于自我革命、坚决革除弊端,为解决作风和环境问题提供制度保障。要坚持依法办事、推进法治化建设,切实提高依法行政水平,坚持秉公执法,提升司法公信力,着力解决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徇私枉法等问题,打造全面振兴好环境。

  而大庆市发生的这起招商毁商事件,似乎与省会议精神格格不入。

  对于这起招商引发的系列案最终走向,本刊将保持关注。

原文链接:http://www.falvyushenghuo.com/html/2018/dujia_0823/34948.html

(编辑:李维 )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法制与社会”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法制与社会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法制与社会网”。如有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凡注明为××媒体来源的信息作品,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并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该相关内容。如其他单位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应予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因线路及本网站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对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如有什么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