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北京十三陵镇非法墓地滋生 巡察员已拆上百坟地

2016-04-05 12:53:57 来源:民主与法制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点击进入下一页

在大山密林中搜索一个个非法墓穴是这支队伍每天的任务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一名队员在巡察刚刚拆除的一处非法墓地

点击进入下一页

拆除非法墓地需要拍照留证避免纠纷

  昌平区十三陵镇是民间公认的“风水宝地”,不少人不惜求远选择在此埋葬逝去的亲人。由于公墓价高地少,也让这里成为非法墓地的“重灾区”。2011年前,十三陵镇的16个村里就有3处非法墓地。自原长陵镇并入十三陵镇后,157平方公里的镇域面积内现有8处非法墓地。自去年7月成立北京首支镇级护墓队——“十三陵镇墓地巡察队”后,先后拆除了大型非法墓地三处、非法墓穴百余处,遏制了非法墓地的暗中滋生。

  现状

  近千个非法墓穴

  已存在了十余年

  十三陵镇的一大特征就是山多。在群山掩映间,藏身其中的非法墓地分别位于仙人洞村、永陵村、长陵村、景陵村等。北京青年报记者在长陵村一路上山,发现道路两侧都被灰白色的墓碑覆盖,一排排直至山顶,远远望去让人心生寒意。据不完全统计,仅这一处非法墓地,墓穴数量就达到了近千个,由于紧挨着公共墓地景仰园,界限难以确定,而存在了十余年。

  “说起十三陵镇,大家都觉得这里是风水宝地,有很多人想把亲属埋葬在这里。”据十三陵镇镇长介绍,由于十三陵镇只有四个正规公墓,不能满足市场需求,使得不少人打起私建墓地的主意,“ 很多人私建非法墓地根本不会顾及山间植被,哪个地方隐蔽就建在哪。”十三陵镇镇长说,十三陵镇是“明十三陵”国家5A级景区及蟒山国家森林公园的所在地,自然资源、旅游资源丰富,在风景区内出现大量墓碑“实在不妥”。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非法墓地是十三陵镇的“历史遗留”问题,8个非法墓地也已存在多年,并且均建于2008年以前。“当时未得到任何批准就自行修建,发现的时候墓穴中均已经埋葬了逝者,我们只能对这些墓地采取不得扩建的管理方式”。如何遏制仍旧“暗中滋长”的大量非法墓地,成了近年来十三陵镇面对的难题。

  揭秘

  50人精选6人组成专职护墓队

  早在2012年时,十三陵镇就成立了一支“土地矿产看护队”,这支队伍承载着“查处违建、非法开矿及巡察非法墓地”等多重任务。当时,张鸿亮担任队长,仅巡察非法墓地一项工作就让他忙得焦头烂额。“为了看好已建成的几处非法墓地不增加墓穴,队员隔几天就要去一趟,花费精力大,也不能及时发现村民私建的非法墓地。”

  为了加大对非法墓地的整治力度,十三陵镇在昌平区政府及北京市民政局的共同帮助下,打算成立一支专门从事墓地看护工作的护墓队。2015年6月,一则特殊的招聘启事通过十三陵镇多个村的广播传播开来:招聘墓地巡护员,要求男,热心公益,爱护家乡,年龄不超过45岁,党员、退伍军人、大学生优先。

  一周左右的时间,十三陵镇收到了各村大队收集上来的50多份报名表。随后,市民政局派专人组织了笔试和面试,“你怎么看待旁人觉得不太吉利的工作”、“工作中遇到熟人在搭建非法墓地怎么办”……这些开放题让不少应聘者觉得“有点意思”。最终,共选拔出了6名队员,加上队长张鸿亮,组成了本市第一支镇级专职护墓队。在这支只有七人的护墓队里,年纪最大的是队长张鸿亮,今年53岁,年纪最小的不足30岁。

  巡察、劝说、拆除构成日常工作“三部曲”

  “我们很多队员应聘时以为这份工作很轻松,在山里走走看看就行,但进来后发现完全不是这回事。”北青报记者见到队长张鸿亮时,他正带着几名队员在山上巡察,“巡察只是我们工作的第一步,在发现非法墓地后,我们还要配合镇政府对私建墓地者进行劝说,接着再对墓地进行拆除。”在跟随队员们巡察的路上,北青报记者了解了他们工作的“三部曲”。

  巡察——地毯式搜索

  对于墓地巡察队来说,找到非法墓地是最难的阶段。由于非法墓地多隐藏在各个山头,在山下观望无法看到任何线索,张鸿亮只能和队员们通过一步一步地探访,用地毯式搜索的方式对每一个山头进行严格的巡察。除了地毯式搜索外,听声音也是护墓队员们常用的搜索方式。“他们开工的时候,叮叮咣咣也会发出声音,有时候我们爬上山后就循着声音去,不放过一丝线索。”

  “成片的墓地区还好,查得紧的话,一般能在刚开工的萌芽阶段就给制止了。但一处一处单独墓穴的盖建是最难查处的。”张鸿亮介绍说,有些非法墓地的经营公司,会带着顾客先看地,看上哪块儿地后,单独定制,“这种很快,从拉原材料到建成也就两天左右,如果没发现,两天后都安葬好了,我们也不能动了。”

  劝说——边劝边讲不强拆

  找到非法墓地后并不意味着就可以立即拆除。“巡察队目前还不成熟,也没有强制执法权,找到后政府会出面进行劝说,告诉他们这是违法的,如果此刻不拆除,那就走法律程序进行起诉,最终结果还是拆除。”

  张鸿亮说,政府往往会找人多次进行劝说,并请区民政局执法部门给予配合。而很多时候经营者为了逃避,迟迟不肯露面,找到了墓地找不到负责人,这也耽误了很多时间。从找到到可以拆除,甚至长达一个月,这个阶段,一方面政府劝说经营者,另一方面护墓队加紧看管,保证他们不能动工。“看我们态度这么坚决,经营方也就放弃了抵抗,但在拆除的时候,他们都不愿意出面。”

  拆除——单次拆除成本过万元

  据了解,由于护墓队的队员还有巡察任务,十三陵镇政府就出钱雇人雇设备进行拆除,拆除一处非法墓地大概需要2-3天。“一说是拆墓地,出租设备的就不太乐意,会要求加价。”十三陵镇镇长给北青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本来一部小型勾机一天也就900块钱,有时候得加到1500块钱一天才租得到。雇人成本是一人一天200元,每次要雇10个人左右,这样算下来,一次拆除成本大概在1万左右。”

  这支队伍组建至今已有近八个月的时间。最让队长张鸿亮骄傲的是,自2011年区划调整后,全镇范围内没有新增一处非法墓地。通过卫星拍照、群众举报以及队员们的努力,共发现了三处大型非法墓地,并全部进行了拆除。

  故事

  冰天雪地 36小时寻到非法墓地

  张鸿亮和队员们一直记得去年12月的那一次经历。在冰天雪地的大山里搜索了36个小时后,队员们终于寻到了一处藏匿在山顶、有近50个墓穴的非法墓地。

  这次查找行动源于村民的一次举报,但出于自身安全等原因,举报者只告诉队员“在动物园基地后看有好几十个建好的墓穴”,没有提供更加具体的信息。这让队员们犯了愁,动物园基地后一圈都是山,究竟在哪个山头的哪个方位,无从确认。

  由于举报人称墓地规模不小,队长张鸿亮和队员们并不想放弃这个线索。大家商量后,张鸿亮决定将队员们分成两队,每队各三人,一队开车在大致范围内进行搜查,一队乔装询问附近村落的村民。

  程辉是询问村民组的组长,他和其他两位队员分头行动,找村民打探非法墓地的信息。“当时下着雪,天气比较冷,在外面的村民挺少的,我问了三四个村民才问出非法墓地的大概信息。”程辉说,他见到村民后会先打个招呼,再尝试着问下非法墓地的事。“有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性村民可警惕了,听我问墓地后就直接摇头不再理我了。”这让程辉有点灰心,很多非法墓地的存在是一个村“公开的秘密”,村民由于根深蒂固的邻里观,不愿插手其他村民的事情。

  在下午四点多时,还没问到有效线索的程辉有点着急,害怕“打草惊蛇”。此时,程辉遇到了一位大妈,听到打听墓地的线索后,大妈只是用手往路边的一个小岔口指了指。天快黑了,程辉打着手电筒顺着小岔口走着,路上还有积雪,只能走走停停,对着手哈气取暖。连续走过几段岔路后,程辉才在两个山连着的一个隐蔽点看到几块墓碑,“可找到了!”程辉舒了一口气后,给队员们打电话让大家过来拍照留证据。

  这只是墓地巡察队在近8月的工作中找到的一处大型非法墓地,除此之外,巡察队还在去年11月及今年3月,先后在泰陵、动物园后山拆除了两处集中墓地。在平日的巡察中,数次将建造非法墓地的行为制止在萌芽状态。

  延伸

  墓地巡察队执法难

  问题有待解决

  昌平区民政局殡葬办公室主任吴志勇表示,为有效加强非法墓地监管,去年7月,十三陵镇组建了昌平区首支殡葬巡察队,并制定《十三陵镇非法公墓管理改革创新试点方案》。对镇域内的非法墓地进行不间断巡察,并要求辖区内有施工行为的非法墓地停止一切施工行为,目前已取得一定实效。但巡察队没有执法权,执法力度较弱的问题日渐突出。

  《殡葬管理条例》规定,殡葬执法时民政部门只能责令限期改正,不拥有强制执行权。对此,吴志勇表示,“巡察人员缺少强有力的执法手段,若无公安、国土、园林绿化、规划、城管等相关部门的密切配合,殡葬执法的效果将大打折扣。《殡葬管理条例》及《北京市殡葬管理条例》均有涉及由民政局会同相关部门对某些行为进行查处的规定。法律规定‘会同’,但是,执法过程中,对擅建殡葬设施予以取缔,责令恢复原状,没收违法所得,可并处罚款的实施主体并不明确,从而易造成部门之间互相推诿、行政效率低等问题。”文/本报记者 郑林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袁艺

  对话

  “希望家人朋友

  能理解我的工作”

  家人的担忧、旁人的不解、工作的劳累……身为墓地巡察队的队长,张鸿亮承受着旁人无法想象的压力。“选择了一份工作就要做好。”张鸿亮对北青报记者讲述了自己担任墓地巡察队队长八个月来的感想。

  北青报:您当初为什么选择加入墓地巡察队?家人是什么态度?

  张鸿亮:在2012年时,我就是我们镇“土地矿产看护队”的队长,当时负责的事情比较多,巡察非法墓地只占工作很小的比例。但是,非法墓地在我们镇一直是一件非常难解决的问题,经常刚查完就“死灰复燃”,作为在十三陵镇土生土长的人,看到居住的环境总被这些人破坏,心里很难受。

  在2015年,我选择担任墓地巡察队队长,家人都特别不愿意,我老婆说我之前干的事就够辛苦和得罪人了,不懂我为什么还专门到墓地巡察队工作。家里的老人更加反对,觉得我天天和墓地打交道不吉利。我只能用行动去改变他们的想法,回家后从不跟他们说工作里面的辛苦。时间久了,家人也慢慢释然了,但是我们家不会轻易对外面的人说我在干什么。哎,只要家人理解我就行。

  北青报:您在工作中遇到的比较困难的事是什么?有被人恐吓吗?

  张鸿亮:在工作中遇到的困难的事还是比较多的。我们这地方山多,私建非法墓地的人会选在山里比较隐蔽的地方施工,即使大冬天山里有积雪,我们也要四处巡察,队员们都比较辛苦。另外,那些人知道镇里有人巡察非法墓地后,就和我们玩起“打游击”的游戏,比如我们7点下班,他们就晚上施工,我们就只能尽早上班、尽晚下班,分两班轮班巡察,进一步压缩非法墓地的建造时间。

  被人谩骂、恐吓是我们队员“司空见惯”的事了,好在现在还没有人受到伤害。我们平常会开车在一些重点区域巡察,时常遇到与非法墓地有关联的人堵我们的车。多次有人找我要电话和家庭地址,让我等着瞧,我开始时确实有点害怕,但我干的就是一件正事,没什么好怕他们的,我后来就直接告诉他们电话,让他们打,看他们有什么合理理由来说我。

  北青报:在工作中,有熟人找您“疏通关系”吗?您一般会怎么做?

  张鸿亮:我们在加入墓地巡察队时,就有一道考题是“工作中遇到熟人怎么办”。工作中确实存在这个问题,经常发现私建墓地的人就是我们的熟人,有人跟我们“求情”时,我们都是“一事就一事”,感情的事放在一边,先和他们讲道理。

  现在,我们只要发现非法墓地了,都会在第一时间给镇里领导汇报,让领导出面解决,给那些人做疏通工作。这样一来,那些人找到我们也没多大用处。

  北青报:您现在后悔从事这项工作吗?觉得有哪些方面是需要改进的?

  张鸿亮:肯定不后悔,选择了这项工作就要做好。我们这支队伍成立后,已发现和拆除多处大型非法墓地,看着这些墓地倒下,植被能慢慢恢复,心里还是有小小的成就感的。

  目前存在的问题是我们的工作力度很小,经常有人质问我们有没有执法证,说我们无权管他们,这让我们非常为难,只能跟他们解释,或者请区民政局参与执法。这就使得我们不能快速制止对方修建非法墓地,也不能很好地展开工作,我希望我们工作能更加“理直气壮”。 

原文链接:http://www.mzyfz.com/cms/fazhixinwen/xinwenzhongxin/fazhijujiao/html/848/2016-04-05/content-1187396.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