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假借玉符河改造强占农民承包土地 济南槐荫区政府再遭质疑

2016-04-03 09:50:16 来源:华南联合商报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2016年3月29日上午,槐荫警方举行通报会,对3月28日上午带头煽动堵路的7名违法人员作出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此举让济南槐荫区政府迅速成为网络焦点“人物”。就济南槐荫区政府被群众多次违规“上访”一事,网友们又发现了一则“山东济南市槐荫区被指假借玉符河改造强占农民承包土地”的帖子,里边内容又成了热议焦点话题。

  根据投诉人贾贻军和黄建军介绍,多次向济南政府有关部门反映“槐荫区假借玉符河改造强占农民承包土地”事情,政府方面无人过问,更无人出面解决和说明。近期,他们通过正规上访途径,连续两次向在山东第三轮巡视的中央巡视组反映了此事,并把有关资料和证据向巡视组作了递交和补充。

  贾贻军和黄建军说:“目前,强占我们承包地到底有无合法手续,我们多次询问都没有看到。如果是流转土地,政府就应该按照相关法规依法流转,如果是河道工程就必须出示和公示相关合法批文和方案,而不能假借公益改变用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九条、 第十条、第三十四条之规定,我们作为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主体,有权自主决定承包土地的流转方式,有权决定承包土地的流转对象。近期,济南市颁布实施的《济南市湿地保护条例》第二十九条更是进一步明确了占有使用农村集体土地,应当在平等协商、自愿有偿的原则下,依法与土地所有者、承包者、经营者签订相关协议。而济南市槐荫区玉清湖街道办事处、玉符河投融资有限责任公司在明知土地承包者是我们的情况下,故意将土地承包者及经营者弃之不理,私下与土地所有者玉清湖街道办事处宋庄社区签订的土地流转的行为明显违反了法律的规定,其侵权行为给我们造成的损失依法应给予赔偿。”

    事件回顾:

   2015年6月,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玉湖桥街道办事处宋庄居委会村民贾贻军,在未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在居委会承包的23亩土地,被玉湖桥街道办以玉符河道需要改造为由,强行占用。

街道办、玉符河投融资有限公司带身份不明人员维稳

   记者了解到,贾贻军给记者出示了和宋庄居委会签署的土地承包协议,土地为23亩水洼地,承包期限还有18年,承包几年来自己对土地进行了平整,对低洼地进行了填平,并对周边道路进行了硬化,投入了大概有300余万元。在土地上种植了2000余棵果树,并投资做养殖开起了家庭农场。

   2015年6月分,在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玉湖桥街道办事处一位张姓负责人带队和玉符河投融资有限公司,带领着200余名身穿黑色特勤衣服的不明人员,土地上房屋强行拆除,果树进行了强制砍伐,承包土地被占了。

   此后,贾贻军曾多次找到玉湖桥街道办事处主任王左矞,他说“我们只赔偿地上附着物,至于你们用于土地整理上的费用,我们不管。”

   记者来济南市槐荫区宋庄村,看到在河道旁几辆机器正和工人在施工,贾贻军的承包地已经被挖成一个种满新树的孤岛。

   贾贻军指着被挖成孤岛的地:“我的地原来和路边的地是连在一起的。以前我种的几千棵树他们说违法给砍了,那他们种上树怎么就合法了?他们为了防止我们阻碍施工把周边都放进水了。”

记者采访国土局张局长;土地流转

   记者在对槐荫区国土局张局长的采访中,张局长说这属于《玉符河河道治理工程》,“玉符河河道治理项目为济南市重点项目,是利民的项目,对国土局来说属于土地流转,农发局带队,国土、水务、街道办等多部门参加组成玉符河综合治理指挥部。”

  当记者把从反映人处拿到的,居委会和村民签署的承包协议请张局长看看是否合法有效,张局长未回答这个问题说:“这个事情我们国土局只是协助,主要负责的是农发局,建议记者去农发局或者指挥部了解。”

   记者来到农发局,办公室两位女性工作人员听说是关于玉湖桥街道宋庄的问题后,说领导去开会了,主要负责这件事的人也不在。

玉符河综合为治理指挥部何变玉符河旅游开发指挥部

   记者在村民的带领下来到了,“玉符河综合治理指挥部”,却未寻到“玉符河综合治理指挥部”,而只是看到挂着“玉符河旅游开发指挥部”的牌子,记者在该指挥部的两层楼的办公室逐个敲门,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在职上班人员。

相关链接

   不管项目多重要,都不是侵犯农民利益的借口。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明确指出,要依法保障农民对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转及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利等。对中央精神的贯彻落实,不是停留在会议传达上,应当在日常实践工作中体现,要让每个农民都能切身感受到权益得到保护的安全感。个别地方政府一旦“说服无效”,则采取行政强迫手段,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虽然征地暂时顺利了,上级安排的任务完成了,但是问题隐患埋下了,群众的反感增加了。

   在采访相关部门未果的情况下,记者给槐荫区书记李书记拨打电话采访了解情况,但多次拨打无人接听,于是记者发短信到李书记的手机上,截止记者发稿时,始终没有接到关于此事的任何答复,究竟是谁在侵占农民利益?我们会对此事继续跟踪报道。

原文链接:http://www.scubn.com/html/2016/mingjia_0403/2056.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