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山东临沂上演一场“狗血官司”

2016-04-04 09:27:32 来源:贵州资讯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案值1亿多元的民事赔偿官司,原告胜诉。早在诉讼活动中,原告曾委托的诉讼代理人竟伪造了原告方的公司印鉴私设银行账户,欲独吞这笔赔偿款。

原告发现公司账号被私设,迅速冻结了这个假账户。不料,该委托代理人先行起诉,称这些钱“全是我的”,并申请法院查封了原告的真账户。原告随即提出反诉。于是,一场“狗血官司”上演了——

公司出现了假账户

“枣(庄)临(沂)铁路”压覆兰陵县东新兴铁矿的民事赔偿官司,从2013年10月打到2015年5月,经过上诉、反诉等过程,终于在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原告兰陵县鲁南蔬菜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南运输公司)获胜。而在诉讼期间,原告委托的代理人及其所属的山东华鹏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鹏公司)一直隐瞒着原告的诉讼进程。直到2015年9月,鲁南运输公司才获悉终审判决结果——获得赔偿款10394.65万元。

官司赢了,执行情况如何?鲁南运输公司到一审法院询问执行结果,得知“枣(庄)临(沂)铁路”方面早已将执行款交付一审法院,法院根据原告代理人提供的账号,已经过付1500万元。而鲁南运输公司的账户上并没有这笔钱。

鲁南运输公司法定代表人郭洪山通过银行查询,得知本公司还有一个新开的账户,由法院过付的1500万元已经被人取走。而在此之前,郭洪山对这个账户毫不知情!

盛怒之下,郭洪山申请银行冻结了这个假账户,并指出这个账户可能是有人盗用了公司印鉴擅自开设的,将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双方曾是合伙人

鲁南运输公司与华鹏公司的合作始于2007年。当时,华鹏公司的前身是“苍山鹏辉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辉矿业)。2007年11月5日,鲁南运输公司与鹏辉矿业签订了《东新兴铁矿股份转让协议书》,鹏辉矿业以6000万元购买了东新兴铁矿49%的股份。此后,鹏辉矿业派生出“华鹏公司”,对东新兴铁矿49%的股份继续持股。

2009年8月8日,鲁南运输公司作为甲方,华鹏公司作为乙方,就进一步开发东新兴铁矿一事,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书》。双方约定:乙方追加2600万元,占有东新兴铁矿总股权85%的股份,甲方可享有扣除税费之后纯利润的15%。

据鲁南运输公司董事长郭洪山介绍,由于双方是合作关系,加之对方占有股份较大,在与“枣(庄)临(沂)铁路”打官司期间,便委托华鹏公司作为诉讼代理人。从而,华鹏公司有机会接触到鲁南运输公司的相关资料和印鉴,为其后来伪造印鉴、私设银行账户埋下了隐患。

起诉与反诉

2015年9月18日,华鹏公司向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称1亿多元的赔偿款应该全部是华鹏公司的。

华鹏公司起诉的理由是: 2013年12月28日,双方同时签订《采矿权转让合同》及《补充协议》,根据该两份合同,华鹏公司是东新兴铁矿的实际采矿权人,应该独享10394.65万元的铁路压覆铁矿补偿款。

2015年10月11日,鲁南运输公司提起反诉,称华鹏公司在合作期间有多重违约行为,采矿权证未办理过户登记,铁路压覆铁矿补偿款应归鲁南运输公司所有。

鲁南运输公司董事长郭洪山指出:签订于2009年8月8日的《合作协议书》,乙方“占有东新兴铁矿总股权85%的股份”,是以“乙方追加2600万元”为前提的,可华鹏公司至今也未将2600万元足额到位。尤其是华鹏公司经营铁矿期间,未按《合作协议书》约定支付“甲方可享有扣除税费之后纯利润的15%”,华鹏公司早已违约。

郭洪山说,至于2013年12月28日签订的《采矿权转让合同》,因华鹏公司未履行《合作协议书》约定的支付利润的义务,也未履行《采矿权转让合同》约定的付款义务,采矿权至今未办理过户登记,是华鹏公司单方面造成的。而作为《采矿权转让合同》,属于批准后才生效的合同。根据国务院《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规定,采矿权须经有权批准的机关审批,批准转让的,转让合同自批准之日起生效。因此,这份《采矿权转让合同》并未生效。既然这个《采矿权转让合同》无效,那么由它派生出来的《补充协议》更是无效的。

律师说法:无需争辩合同 应向公安报案

北京一位著名律师认为,上述一系列合同、协议的有效与否,已经无需争辩。应就公司印鉴是如何被盗用的、鲁南运输公司不知情的银行账户是如何设立的,由鲁南运输公司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律师认为,企业在银行开设账户,必须具备公司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公司公章、法定代表人身份证等,鲁南运输公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多出来一个账号,必定是有人盗用或伪造了上述证照。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的印章的,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的,均构成犯罪。

这位律师说,如果公安机关能够立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36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中止诉讼:(五)本案必须以另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另一案尚未审结的。据此,如果这里的“另一案”是指的某个刑事案件,那么可以根据上述规定,按“先刑后民”的方式处理。因为,刑事责任是犯罪人向国家承担的责任,民事责任是违法人员向作为平等主体的其他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所承担的责任。因此,从纠纷的性质上看,刑事诉讼所要解决的纠纷性质比民事纠纷更重。

由此看来,这场“狗血官司”将以刑事审判作为句号了。

原文链接:http://www.gzzxnet.com/social/6276.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