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北京南站“差钱买票”骗局曝光 专骗年龄相仿异性

2016-04-06 10:55:52    来源:民主与法制网    

以上图中高个子男、白衣女子、抱小孩的黑衣女子均为常出没的要钱骗子。

  “我的钱包丢了,要买火车票回家,帮帮我,能借我点钱吗?”

  3月26日,地铁北京南站出站口,张女士走出地铁,正寻找着车站进站口,这句话吓她一跳。

  张女士打量着说话的高个男子。一身耐克运动装,拿着最新款的苹果手机,面露难色。几句询问后,张女士掏出140元递给了男子,男子称加张女士微信,到达目的地后归还。而就在十多分钟前,这名男子用同样的手段,从一名大学生处要到了70元钱。

  而当张女士再与男子联系时,发现被拉黑了。她意识到,被骗了!北京晚报记者调查发现,这是北京南站最近出现的专向路人要钱的“差钱族”行骗团伙。他们穿着光鲜,往往谎称钱包丢失买票差几元或者几十元钱。

  “差钱族”多则有十多人,少则七八人,出没在南站地铁出入口与南站车站到达口,两人一组寻找猎物,三两天就换一次搭档。

  买票差钱的骗局使许多旅客怨声载道,取证难却成为严惩骗子团伙的障碍。

  连遇三拨人买票差钱

  3月26日,北京南站第4到达口,小刘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低头看手机。突然,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轻轻地向她询问:“你好,我的钱包丢了,想要买火车票,还差28块钱,能借给我吗?”

  小刘停下脚步,抬头看着面前与她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他背着双肩包,穿着挺干净的,表情很着急。”小刘犹豫了一下后,便摇摇手称自己着急找地铁。

  没走多远,又一名男子用同样的方式拦住了小刘,“这个人也20多岁,戴着一根挺粗的金项链,说是差了十多块钱。”小刘对此产生了怀疑,“怎么那么寸,那么多丢钱包的全让我赶上了。”

  小刘继续向前,快到地铁进站口时,类似的声音再次出现在她的耳边。这一次,小刘头也没回地走开了。

  一名南站保洁员说,最多的时候至少十多人出现在南站周围都借口缺钱买票来行骗。“我在这儿两年多了,这个骗钱的情况有一段时间了。”

  保洁员曾看到这样一幕,一名刚下火车的女孩被骗子要走了一些钱。几天后,这女孩又来坐火车,遇到了同一个骗子跟她要钱。女孩子质疑:“前几天给过钱了,怎么还在要?”骗子慌张对答:“有点事又来北京一趟,钱包又丢了。”“当时把我们都看笑了。”保洁员说。

  专骗年龄相仿异性

  北京南站到达口,一名黑衣女子怀中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她盯着出站口的旅客,拿块苹果塞进孩子嘴里。

  几分钟后,黑衣女子走向了一名年轻男旅客,声称钱包丢了,需要17元钱买车票,还不时地拍拍孩子。“她说钱包丢了,孩子饿了得买票回家。”这名年轻男旅客对她并不相信,转身离开。

  还是同样的说辞,但黑衣女子让另一名刚刚出站的男旅客掏出了20元钱。“她说要16块钱,我只有张20块的,就给她了。”男旅客对暗访的北京晚报记者说,他认为这妇女不会把怀中的孩子当做骗钱的工具。

  一名红衣男子提着公文包走近黑衣女子,边聊边瞄着到达出口。几分钟后,红衣男子快步走到拖着拉杆箱的女孩小陈面前。“说钱丢了,要买票去安徽,跟我借70块钱,看样子挺着急的。”小陈给他70元,红衣男子连连点头致谢,“他用他的电话打给我,说到地方就联系我还钱。”

  不远处,一名西装男子与一名白衣女子步履缓慢,与行色匆匆的乘客对比明显。两个人均20多岁,围着地铁四个方向的进口与出口一圈一圈地走着,边说边笑,眼睛一直扫向两旁的行人。

  白衣女子轻轻地拍了拍一名男旅客的肩膀,随后那名旅客掏了8元钱给她。在地铁进站口附近,西装男靠近一名正在发短信的女孩,拉杆箱立在她的面前。“他说去山东,差27块钱,我给了30块钱。也加了微信,说到了后联系还我。”

  这团伙两三天换搭档

  红衣男子与抱孩子的女子一起一直在南站到达口附近寻找猎物,而白衣女子与西装男子则围绕着地铁出入站口打转。

  三天后,中午12点半,南站大厅中“差钱买票”的骗子一下子多了起来。白衣女子的搭档不再是西装男,而变成了那名抱孩子的女子;而西装男子的搭档变成了一名高个男子。红衣男子则拿着公文包,一个人在到达口“单兵作战”。

  南站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这些骗子隔两三天就会换一下搭档,相互有照应,频繁换人也让一些经常进出南站的旅客不会产生怀疑。

  在地铁口,西装男子与高个男子拦下了来北京出差的张女士,“说钱包丢了,要去南京,差67块钱买车票。”在张女士看来,对方身高超过1.85米,一身耐克运动装打扮,“说起话来还有些高傲,他说要不是钱包丢了着急,不会这么做。让人很难怀疑他,觉着不像骗子。”

  “我说就给他70块钱吧。”张女士刚拿出钱包,高个儿男子指了指身旁的西装男,告诉张女士他们是两个人,钱包都丢了。“向我要200块钱,我说我就把你们急需的买车票钱给你们。”

  “最后问我微信名是什么。”拿到140元钱后,高个男子声称在附近的人已经看到张女士微信,添加好友后会返还。而15分钟前,高个男子用同样的手段骗取了一名急于上火车女旅客70元钱。

  北京晚报记者暗访发现,骗子每次行骗的金额是几元钱至几十元不等,声称去往的地点多为山东省和安徽省。南站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有的骗子一天能骗到五六百元。

  用公文包扮体面人

  北晚记者调查还发现,行骗男子或背着双肩包、身着休闲装,或休闲西装手拎公文包、电脑包;行骗女子装扮也较为时髦。

  行骗者会在行骗时,刻意拿出手机等电子产品,留电话或加微信,而手机等多为时下流行的新款苹果手机。

  “看到那个小伙子穿着挺体面的,说话又挺文静的,不像是骗子,只要二三十块,要得也不多,没想到他在骗人。”一名被骗者对暗访的北京晚报记者说,感觉还特别真诚,说一定会还的,“我看他像是学生的样子,就给了。”

  “他们穿着打扮都比较时尚,还拿出了苹果手机说幸好手机没有丢。”一名被骗的女旅客说,在行骗中,男子向她索要30元钱,此后主动要留下电话称日后返还。“我说不用了,就当给你吧,他说那可不行,非要当场给我打个电话,一副很感激的样子。我刚走出没多远,发现他又和其他人一起向别人借钱,我突然意识到被骗了。”

  “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孩说自己刚大学毕业,确实看着像是个大学生。”一名被骗者说,被拦下后称要63元,并留下电话。“他说到了就给我打电话,用充话费的形式归还。”

  骗子电话显示停机

  被骗人小陈对于红衣男子留下的电话并没有一丝怀疑,因为对方用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我觉着怎么也能再联系上他。”

  而当小陈再次与红衣男子联系时,电话中“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的提示一遍遍出现。“不能骗一个人就换一个号码吧,这个成本也有点高。”

  该电话显示为安徽移动,该公司客服人员对北京晚报记者表示,并没有只能主叫而在被叫时显示停机的业务功能,但是会有相关彩铃业务,“还有一种可能是通过某种软件进行了设置。”

  声称加张女士微信的高个男子,始终没有出现在她的手机中。

  与西装男互加微信的那名女旅客一天后发微信过去询问,一连发了好几条微信,对方都没有回应。对方朋友圈先是屏蔽了她,后来直接将她拉黑。

  北京南站派出所一名民警提醒,旅客一定要提高警惕,不可轻易动了恻隐之心。“真正遇到了事儿的,没钱回家的,可以求助车站。旅客不要轻易给钱。”该民警表示,派出所曾经对这些人员进行过清理,但是苦于取证困难等原因,无法对其进行拘留等进一步处罚。

  高个男子在南站大厅中继续寻找着猎物,远远看到有身着制服的民警出现,便会快步离开,靠在柱子上假装看手机。

原文链接:http://www.mzyfz.com/cms/pufazhuanlan/pufazhongxin/pufayaowen/html/1172/2016-04-06/content-1187774.html

(编辑:信息聚合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