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北海仲裁委:枉法仲裁,胆从何来!

2016-04-14 18:17:23    来源:中华法治网    

\

北海仲裁委:枉法仲裁,胆从何来?! 尊敬的中共广西北海市委王可书记并北海市纪委缪佃江书记: 我叫陈二荷,内蒙人,是广西北海晟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现实名向您举报:一座烂尾楼引发的连环刑事案,终于在2014年5月9日在北海市仲裁委员会的“帮助”下既遂了。 2007年9月,晟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出资1200万元,委托北海匀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购买了北海市中级法院执行变卖偿债的华龙大厦烂尾楼。

2010年12月,匀海公司重组,晟鼎公司占51%股份,唐小刚则以地方关系和所谓官方背景,将原规划建设的七层楼摇身一变批成了22层,由此而占了匀海公司49%股份。匀海公司原股东曹炳荣、曹金荣变更为晟鼎公司的委托持股人,其二人不再享有股东的权利,也不再承担股东的义务。并且,各方还约定,其二人也无权处置匀海公司和华龙大厦项目的任何资产。 谁料,晟鼎公司的噩梦从购买华龙大厦时就已开始: 在匀海公司受托购买华龙大厦时,时任匀海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曹炳荣就向晟鼎公司多报了480万购楼款私吞。2011年4月20日,曹炳荣等人将匀海公司5998尾号的公章备案作废,同时私刻了一枚尾号为8099的公章。

同年5月23日,将已登记作废的5998尾号公章交接给晟鼎公司。之后,5998尾号的公章又被唐小刚领走,至今未还。 2012年3月,曹炳荣利用其私刻的8099尾号公章,以匀海公司的名义为其本人与一名叫林斯辉的自然人之间4000万元的虚假债务做担保,伙同林斯辉向江西上饶市中级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该诉讼以调解形式迅速结案,致使上饶中院欲拍卖华龙大厦。2012年11月,晟鼎公司《北海日报》拍卖公告得知消息后,于2012年12月向北海市公安局报案。2013年2月6日,北海公安局以曹炳荣涉嫌伪造单位印章立案侦查,曹炳荣伙同林斯辉急忙撤诉,拍卖才被制止。

2013年1月,曹炳荣、唐小刚分别使用匀海公司已作废和私刻的公章,与广西兴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恶意串通,就华龙大厦工程进度款在北海市仲裁委进行了仲裁调解。随后,兴地公司依据北海仲裁委(2013)北仲调字第2号调解书向北海中院申请强制执行匀海公司1073万多元的所谓工程款,北海中院查封了华龙大厦项目。得知消息后,晟鼎公司向北海中院提出了执行异议,兴地公司看到阴谋败露,遂撤回了执行申请,法院也终止了该案的执行。 2013年3月,曹炳荣又利用其私刻的公章与兴地公司、项目监理单位擅自结算。同年5月,曹炳荣等人又以匀海公司和兴地公司名义,根据结算结果到北海仲裁委进行仲裁,北海仲裁委明确以仲裁协议不符合规则为由不予受理。 之后,兴地公司隐瞒了仲裁委不予受理的事实,向北海中院提起了民事诉讼,在匀海公司实际控制人晟鼎公司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北海中院(2013)北民一初字第14号民事调解书“确认”:匀海公司支付兴地公司工程款、停工损失、利息等共计3100万元。 执行过程中,北海中院再次查封了华龙大厦项目,经晟鼎公司提出案外人执行异议,法院审查后启动再审程序,撤消了(2013)北民一初字第14号民事调解书,驳回兴地公司公司的起诉。并最终认定匀海公司与兴地公司就“同一事实”反复仲裁、诉讼违法。

2014年4月,兴地公司再次向北海仲裁委提请仲裁。同年5月,以北海仲裁委(2014)北仲裁字第55号裁决书裁决,匀海公司支付工程款、停工损失、迟延利息等共计2057万余元。这还不包括(2013)北仲调字第2号调解书所“确认”的1073万多元。 尊敬的王可书记、缪佃江书记,北海仲裁委罔顾公安机关受理的涉嫌伪造单位印章案还在侦查中,两枚涉案公章还没追缴;仲裁协议不符合规则;就“同一事实”反复进行仲裁、诉讼违法等事实,径行裁决匀海公司支付所谓的工程款;相关承办人员显然涉嫌枉法仲裁罪。为此,我们曾于2015年1月29日向北海市检察院提出了申诉控告,检察院也已受理并进行调查。然而,北海中院依据兴地公司的申请和(2013)北仲调字第2号仲裁调解书、(2014)北仲裁字第55号仲裁裁决书对华龙大厦的拍卖却仍在进行中。曹炳荣等人涉嫌伪造单位印章、职务侵占等犯罪不言而喻。试问,北海仲裁委如此罔顾事实、枉法仲裁,胆从何来?! 恳请二位书记责成相关部门彻查。

广西北海晟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二荷 手机:18577900271

原文链接:http://www.changan6.com/news/2016/shehui_0414/1495.html

(编辑:信息聚合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