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扬州平山:强拆毁财数百万 百姓投诉无门

2016-08-19 09:38:04    来源:中国商务新闻网    

“2013年3月14日下午,平山乡政府组织社会闲杂人员强行动用重型机械,强拆我2间门面房约100平方米。3月16日,又将1150平方米营业用房夷为平地,家中财物、贵重收藏、办公用品等均散落在大雨中,甚至被强拆人员随意拿走。家人多次报警,派出所都不肯出警,更不予处理。至今,政府也未与我达成任何赔偿协议。”2016年8月14日,站在早已被强拆的房屋处,投诉人皋古修愤怒难抑又悲伤不已。曾经的家业,全化为乌有,他不知道,自己一家将如何生活。他更无法理解,为什么中央再三严令不准强拆,平山地方政府却将中央严令置于脑后,导致自己一家损失惨重,甚至连孩子的未来都毁了。

\

(投诉平山乡政府强拆,投诉无门)

前来投资,举债投入重金!

据皋古修介绍,2009年12月,他与平山乡丁魏村谈庄组签订20年土地租赁协议。经多方筹资,先后投入数百万在这块土地上建起了1150平方米的营业房和住房,并成立了扬州市秦淮经贸有限公司。皋称,投入的资金除了他卖掉的三处房产,还有借来的高利贷。

\

(皋古修投资的公司营业执照 当事人提供)

采访过程中,皋古修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土地租赁协议》。这份协议是其与所在地村委签署的,协议明确规定:甲方将集体土地2.4亩有偿给乙方使用,使用期限为20年(从2010年元月1日至2029年12月31日),5年内租金为每亩3000元,每5年土地租金增长500元,以此类推。每年一次性付款,先付后用。如果政府征用,所有设施补偿金归乙方所有,甲方不得向乙方收取。在协议最后的落款处,有双方的签字,地方村委还加盖了村委会公章,落款日期是2009年12月18日。

\

(当事人与谈庄组签订的“土地租赁协议”)

惨遭强拆,更遭牢狱之灾!

2013年3月,平山乡镇府欲对该区域实行拆迁,虽然对投入重金和心血组建3年多的公司难以割舍,但皋古修还是积极响应号召,想尽快与政府达成补偿协议。

然而就在2013年3月14日下午,一场飞来横祸中断了皋古修与地方政府协议的步伐:平山乡政府组织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拉着重型机械直接闯到了皋古修的家门前,以摧枯拉朽之势,很快将皋古修两间面积约100平方米门面房强行拆除!眼看财产毁于一旦,愤怒难抑的皋古修冲上前与现场指挥拆除的地方官员理论,随即发生了冲突。在冲突过程中,皋古修失手砸掉了拆迁指挥官私人轿车的玻璃和一片后视镜,价值在2000元左右。而这一冲动,让皋古修在饱尝暴力强拆之痛的同时,更让他品尝了一次牢狱之灾!乡政府和拆迁工作人员当即叫来当地派出所的民警羁押了皋古修!

\

(被强拆的现场 图片由当事人提供)

3月15日上午,派出所通知皋古修家人送7000元过去作为赔偿金。也就在当天中午和下午,乡政府派多批拆迁工作人员与皋古修交涉,并强迫皋古修签订拆迁协议。几批人员都威胁他:“签了就可以回家,不签就准备坐牢。你一个外地人翻不了天。”由于不同意在协议上签字,当晚,皋古修以涉嫌毁坏私人公共财物罪被刑事拘留,随即被羁押到扬州看守所。

3月16日,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一名干警和时任平山乡党委副书记王向前到看守所“提审”皋古修,核心话题依然是“威逼”他在协议上签字,但遭到了皋古修的拒绝。见威逼不成,当天下午,再次强拆1150平方米营业用房。

一夜破产,祸及一双儿女

2013年3月14日下午至2013年3月25日,皋古修先后经历了派出所羁押1天、刑事拘留7天和治安拘留3天的处罚。

“11天后,当我回到原址时,已经物是人非。”说到这里,皋古修眼含热泪。他告诉记者,从这以后,“我们一家人沦落到有家难回、居无定所、东躲西藏。当初创业时借钱给我的人,现在全都成了我的债主。当初投资,我卖掉三处房产,价值600多万元,现在债主看到我曾拥有的财产顷刻间化为乌有,一时间纷纷上门要债,可是,我拿什么去偿还?只能东躲西藏,暂避债务。”

而最让皋古修痛心的是,暴力拆迁案的后续影响了儿女的前途甚至终身。“女儿高考分数可以报考中国军医大学。但因我在拆迁过程中反抗遭受羁押的案底,女儿政审无法通过,失去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机会。儿子亲眼目睹暴力拆迁那惨不忍睹的场面,拆迁现场母子遭乡政府强行绑架,儿子精神受到强烈刺激,曾是学校数学第一的他,从此变得精神萎靡、情绪烦躁,学习成绩一路下滑。”这一切,都让皋古修背负着沉重的包袱和巨大的压力,精神一度处在崩溃的边缘。

艰辛上访,至今杳然无果

强拆事件发生后,皋古修一直向扬州市信访局、江苏省信访局多个有关部门反应、申诉,但不是无人问津就是草草处理最后不了了之,对平山乡政府的违法行为始终没有任何说法。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名守法公民,我坚信在我们国家法制环境日臻完善的今天,一定有秉持法制精神、彰显法律威严、为民做主的部门,在万般无奈之际,只有逐级向国家信访总局领导陈述我的遭遇和冤情,恳请领导为我主持公道。”

2013年3月至2014年2月26日,告状无门的皋古修将信访材料递送到国家信访总局。2014年5月,该信访案件被江苏省信访局定为督办案件。迫于上级压力,平山乡政府支付了一些费用给皋古修,几年来总计约300万元左右,以供皋买房和购置一些生活必须品。但这远远不及强拆中损失的财物。2015年1月,江苏省信访局会同扬州市信访局领导一行4人,专程前往平山乡政府处理此事,时任平山乡党委书记赵斌表示尽快解决此事。但时至今日,赔偿事宜仍未有任何进展。

岂有此理,强拆变成拆违

2016年8月15日上午,记者前往扬州市平山乡政府针对此事进行核实了解,平山乡党委刘姓副书记表示:“由于今年5月刚换届,原来的领导已经调走,我是刚来的,不熟悉此情况,但我前不久接待过皋,他人不错还蛮讲理的。了解此事的乡领导到中山大学学习,不在这边。”

\

(被投诉的平山乡人民政府 记者摄)

随后,记者又联系了原任平山乡党委书记的顾永良。顾称:“此情况我知道,当时我在那边工作,并不是皋所反映的那样。那是2013年扬州市实施‘九整治’的城市环境综合整治,皋当时的房屋不是拆迁而是折违,我们当时也请专门的评估公司进行评估,按照当时扬州市城市价2.5倍进行奖励,不叫补偿。我们出于人道主义对他进行了奖励,据我了解,到目前为止平山乡先后给近三百万元。”

针对顾主任提出的是“拆违”,记者问是否经过相关法律程序、有无相关手续,顾主任表示都有,但记者始终未能看到有关“拆违”的任何文件材料。

对此,皋古修表示无法理解:“我的营业房所在地,前后3次有少量土地被政府征用,每次我都积极响应政府号召,配合政府工作,也得到了相应的补偿。这些都能说明政府对我的房屋认定是合法的,不是违建。扬州信访局的冯姓工作人员曾对接访的平山乡领导讲,应按拆迁的思路去好好谈,妥善处理。”据皋称,此次拆迁也不止他一家,沿途有上百家都拆迁了,也得到相应的补偿。他告诉记者,如果是 “拆违”,那就是零补偿,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都不可能拿得到一分钱的补偿,政府也没必要找大家谈补偿。

编后:莫欺百姓弱,水也能覆舟

尽管中央三番五令,一些地方政府和执法机构依然置若罔闻,视群众切身利益甚至基本人权于不顾,依然采取暴力的方式,随意处置群众财产,随意禁锢群众人身自由甚至危害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扬州平山的拆除事件明显属于强拆范畴,不仅给受害群众造成了无法估量的财产损失,更对其造成了严重的心理伤害,严重损害了地方党委政府的社会公信力。

我们衷心希望:平山乡政府能拿出一份诚意,拿出一份担当,妥善处理好此事,给群众一个说法,给社会一个交代,真正发挥政府构建和谐社会的主心骨作用。我们更要敬告那些毫无法制和民主意识的执政者和执法者:莫欺百姓弱,水也能覆舟。一旦民主的基石毁去,一旦政府的公信力丧失,个中的严重性,不言而明。

原文链接:http://fz.comnews.cn/n/20160819/22735.html

(编辑:信息聚合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