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故意伤害案 证人证言被指矛盾重重

2016-08-30 08:20:35    来源:湖北新闻网    

与亲戚因债务问题发生纠纷,李氏兄弟俩被山东省冠县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分别判刑决1年。兄弟俩均不服提出上诉,称根本没打人。被告人在上诉状中指出,案件中的证人证言相互矛盾且多数能够证明无罪,轻伤鉴定涉嫌程序违法,所谓的现场视频中没有一个能直接证明被告人打了人的镜头。

去年9月,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原审判决事实不清,判决撤销一审判决发回山东冠县人民法院重新审理。时隔近一年,案件仍未宣判。

亲属间纠纷引刑案 法院判有罪被告人上诉

根据山东省冠县人民法院一审查明的事实,被告人李某强的妻子陈女士与朱女士的母亲是表姊妹,2014年5月14日上午8时许,被告人李某强和妻子陈女士以及哥哥李某福等人为了要债,来到朱女士夫妇在当地承包的樱桃园,双方发生口角,继而发生厮打。期间,被告人李某强将朱女士的儿子李先生打伤,李某福将樱桃园采摘工人王先生打伤,经鉴定二人之损伤均属轻伤二级。

山东省冠县人民法院分别判决李氏兄弟有期徒刑1年,李某强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先生8000余元,李某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先生1700余元。

李某强认为原审法院认定的故意伤害罪行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2015年6月5日向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上诉状。

言词证据被指矛盾重重无详细说明

李某强一方提出了多项上诉理由,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是,李某强认为一审辩护中提出的言词证据矛盾重重,法院未对此进行详细说明。

根据一审庭审辩护人提供的《证人证言对比图》,关于涉嫌殴打行为的证言,对殴打行为表述清楚的系有罪证言,表示“没看清”或“不知道什么原因”的系无罪证言,但是控诉方庭审表示“是否是无罪证据,仅是辩护人的主观判断”。

第一组证人共有10人,其中9人是无罪证言,仅不识字的董女士在2014年6月19日作过一次有罪证言。李某强对此提出疑问,董女士不识字,所以很难确认笔录内容。此外,办案民警也未提供同步录音录像,并且她在庭审前表示自己当时不在现场,对笔录内容也不知情。

第二组是关于李某强是否存在殴打行为的证言。某位证人在第一轮证言中表示不清楚李某强如何实施殴打行为,但是在第二轮证言截然相反,表示李某强拿的是黑乎乎的东西打的。

有俩证人要求法庭派司法警察接其到庭参加质询,法庭未批准。此外,朱女士及儿子和王先生等人的言词多次出现矛盾,针对“黑乎乎的、四四方方的、砖头”的表述,李某强认为形状和颜色差距很大,当事人难道不能当庭确认凶器是什么?

李某强一方还指出,在对证人任女士取证的过程中,当事人朱女士在现场,且只有一个取证人员,程序违法。

在一审庭审中,李某强的妻子陈女士表示,2014年6月5日在清泉派出所的证言是伪造的,自己也没有在上面签名,自己更没有说过希望和朱女士调解并赔偿对方损失的话语。

最后,证人马先生在一审法庭上的证言显示原告对此次纠纷时有预谋的,他表示当时朱女士的另外一个儿子对自己说过“大爷你闪开,昨天晚上已经和公安局人员说好了,录完像就把他塞进大狱里。”

李某强一方认为,原审判决规避辩护人提出的关键证据存在的矛盾及证据取证过程严重违法等意见,刑事法官使用民事证据证明原则即“高度盖然性”认定事实,违背了刑事诉讼证据原则。

轻伤二级鉴定 被指程序违法

除此之外,李某强一方认为有关轻伤二级的鉴定程序违法。庭审中,鉴定人李先生未依法出具《鉴定委托书》,鉴定前未依法提取检材,只有朱女士儿子自称自行做的CT片,没有门诊病历和住院病历。他认为,该鉴定材料未依法履行提取检材的程序和鉴定启动程序,而且提取检材是在自己被抓之后。原审判决书对此的回应是“这些程序瑕疵不足以推翻而被告伤害二被害人的事实”。

李某强一方还认为,案发后侦查人员未及时、全面地收集证据。在侦查卷宗第一次移交到检察院申请批捕时,经辩护人的强烈要求,侦查机关才对无罪证言进行取证。

李某强一方指出,朱女士儿子就医过程也疑点颇多。“医生”张某在询问笔录中表示病人就诊一般先上门诊初诊,初诊医生根据病人病情决定是否住院治疗。但是朱女士儿子没有初诊病历,对此,他当庭表示自己是被在医院负责收银的姑姑带去就医的,张某碍于情面出具了住院记录。

李某强一方表示,案发后,派出所办案人员并没有通知上诉人到场了解案情,也未及时向其他在场证人询问,只对朱女士提供的证人进行询问并做了笔录。在出具鉴定报告和刑事立案程序全都完结的情况下,仍未通知上诉人李某强。在事实不清的情况下,公安局直接网上追逃。而网上追逃作为一种侦查强制措施,只有在被告人拒不接受传唤、躲避起来无法查找时才采取的侦查手段,因此这有悖常理,违反法定程序。另外抓获过程中未对抓获的具体地点、具体环境,被告人是否抗拒进行记录,办案签字人也未到现场抓捕。

“同案犯”也上诉 称视频没有证明力

作为同案犯的李某强的哥哥李某富,也向法院提交了上诉状。

他表示,逮捕证上的签字是自己在被蒙蔽的情况下写的。他说,2014年7月22日晚,他拒绝了办案人员让他在逮捕证上签名的要求,23日下午,两位民警在走廊告诉他案子已经转到检察院,让他在换押证上签字。民警知道自己眼花看不清上面的内容,并说日期写22号就行。

针对朱女士提供的四份视频,李某富表示里面没有一个镜头证明自己打了人,也没有证明他们受伤。

他认为证人的证言前言不搭后语。对于受害人之一王先生的陈述和笔录,李某富表示前后有很大的差别。王先生9月5日陈述说在跑的途中感觉两颗门牙没有了,而后来笔录却说自己当场被打掉两颗门牙。其他证人说他捂着嘴往南跑了,而王先生的说法却与此矛盾。

发回重审后近一年 仍未宣判

2015年9月15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判决撤销冠县人民法院作出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发回山东省冠县人民法院重新审理。

据了解,山东冠县法院重审一审在去年就已经开庭审理,但至今还未宣判。

文/张红

 

原文链接:http://www.hbneww.com/society/26288.html

(编辑:信息聚合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