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杀人练胆"案背后少年"炫耀帮":出来混就得砍人

2016-12-06 10:11:04    来源:新华网    

11年前三阁公园里的受虐裸露男尸 背后是街头少年们一段血色鲁莽的青春

杀人“练胆”案背后的少年“炫耀帮”

\

“炫耀帮”成员在警方押解下前往当年杀人练胆的事发地三阁公园

\

封城在警方押解下指认作案现场

\

当年7个中学生结拜时插的香烟

2016年9月27日,封城又被捕了。

他没想到,11年前的“练胆”让他成了今日的杀人嫌犯之一。

那一夜的练胆砍人,封城觉得他和“炫耀帮”的7个兄弟可以走向义气冲天的江湖。

2005年11月25日,遵义市汇川区三阁公园,在社会青年刘强的怂恿和带领下,封城和他的结拜兄弟们持刀砍向了一位陌生人,随后扬长而去。受害者因失血过多休克而死。

“那个人死了?”当警察拘捕封城的时候,他低头看着手铐,不敢相信。

案发时,封城等8人均是在校学生,年纪最大的18岁,年纪最小的14岁。

结拜:点燃的7支香烟

2005年11月25日,周五,夜幕下的遵义市汇川体育馆格外热闹,一场为北京奥运会喝彩的全国巡演正在趋于高潮。这是遵义有史以来规格最高的商业演出,许多市民还记得,那天晚上聚集了数万歌迷。

正在读高一的封城,与郑松、赵天等7个要好的朋友,放学之后没有回家,来到汇川体育馆凑热闹,因为没有门票,只能在馆外闲逛,觉得没有多少意思,大约晚上七八点,他们中有人提议,效仿桃园结义,结成帮派,拜为兄弟。

结拜了以后就可以不被别人欺负。那个时候在遵义的青少年群体里,组建帮派成了一种风气。许多人把香港电影《古惑仔》当做自己的偶像。组建帮派,可以帮朋友打架,还可以收钱帮忙打人。

胸中澎湃着豪情,封城等人来到了三阁公园。

距离汇川体育馆步行五六分钟的三阁公园,园内缺乏照明设施,晚上漆黑而寂静,没有什么人。

“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在公园长奶夫人墓旁边的水泥平台上,封城等7名中学生跪地叩拜,宣称以后要“福祸与共”。为了强化结拜的仪式感和庄重性,他们点了7支香烟,代替传统结拜用香,竖立在水泥地面上。这燃尽的7个烟头,距离后来的案发现场仅2米远,成为日后破案最有价值的线索。

汇川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命案中队办案民警说,那时候,遵义的治安状况不是太好,街面上的犯罪猖獗。学校里无心上课的学生、社会上的青年会私下成立小帮派,例如“十二仇”、“十一杀”……当时非常多。

杀人:跟我混,就要砍

“炫耀”,是封城和兄弟们给自己帮派起的名字。

但是对于这些还没入“江湖”的中学生来说,没有社会上大哥的庇护,是根本“炫耀”不起来的。

经常在一起“耍”还“照应”封城他们的社会青年刘强,充当了大哥的角色。

刘强在当地的社会无业青年中,“属于混得比较好的那种”。封城及同伴都服他,当天晚上听说封城等人在三阁公园结拜了,刘强就过来找他们“耍”。

不过,当刘强和另一名中学生到达三阁公园的时候,封城等人已经离开。

封城回忆说,结拜完以后,他们有些人去长奶夫人墓附近的旱冰场滑了会儿旱冰,大约10点多,他和郑松、赵天三人结伴离开了三阁公园。在途经香港路时,还恰巧碰到了演唱会结束后明星入住酒店,他们和歌迷一起,凑热闹围观了一会儿。

“把人叫着,把刀带着,回去三阁公园。”封城此时接到了刘强打来的电话,他并不清楚为什么要带着刀,由于结拜时候没有随身携带,他和郑松专门回家取出藏着的刀具。

在汇川公安分局的审讯中,封城回忆说,当时带了两把,而郑松则说是三把。时间已经久远到连他们都记不清楚当初的细节了。

“你们要和我混,就要练胆”,刘强对着表示要跟他混社会的8名未成年学生说。而练胆,就是要找一个人,整出点血来。

这个被封城一伙找来练胆的人后来成了该案的死者。在封城等人的描述中,当时,受害人正在三阁公园,因刘强看其不顺眼,便命令封城和另外一名学生,用刀威胁将其带到刚才结拜的地方。1对9的人数悬殊,加之对方手上的刀,受害人被这群比他年纪小很多的中学生完全控制了。

在漆黑的夜色中,封城等人开始了他们的练胆砍人。

按照刘强的指示,封城和同伴先是围着受害人拳打脚踢。然后又命令受害人把衣服脱了,几乎全身赤裸的受害人,任由他们处置。

在强迫受害人脱去衣服之后,刘强做出了最后的决定:“要想跟我混,就得拿刀砍他,每个人都必须动手,谁不砍我就要整谁”。时间在沉寂中凝固了一刻,随后封城他们每个人举起了刀,先后砍了下去。

死者:仅剩一条短裤

行凶的过程没有反抗,事后根据法医的鉴定,受害人身上被刺砍了二十多刀,刀伤多集中在四肢部位,没有致命伤。

练胆砍人的过程,“炫耀帮”成员的内心如今已被封盖。唯一能够窥见的,是死者身上轻重不一的刀痕,记录着一些人砍下去犹豫的一刻。

根据警方的审讯记录,封城等人砍完人以后,便离开了现场,只剩下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受害人。

“当时给我的感觉,这个人好像被折磨死一样,”汇川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龚永恒说,因为当时已临近冬天,受害人全身上下的衣物几乎脱光了,仅剩下一条短裤遮体。

案发现场的情况表明,遇害男子在犯罪嫌疑人离开以后,曾挣扎着从长奶夫人墓的平台上沿着阶梯往下爬,爬了约20米,最后死在台阶上,血渍拖了一路。

这个看起来20多岁的受害人,为何深夜在三阁公园出现,现在已难知晓。

案件发生后,专案组曾迅速对死者身份展开排查,在火车站、汽车站以及其他人口集中的地方张贴告示,希望能通过死者的社会关系来寻找案件的突破口,但遗憾的是,在遵义没有发现与他存在社会关系的人。

2010年,汇川公安分局比对线索,发现受害人曾因盗窃前科留有案底。1998年,该男子因在火车站站台上实施盗窃,被铁路公安处理过一次。当时他报称自己是湖北人,录的笔录也是湖北人。

案后:看不出任何异常

没有畏罪潜逃。当年接触过封城的人根据他们砍人后的表现倾向于认为,他不知道自己杀了人。

“看不出,从学校的表现来看,很正常。”封城所在学校的政教主任陈友道回忆说,三阁公园案子发生后,封城还正常上学,至少在学校看不出有任何异常。

一位认识封城、郑松等帮派成员的“校友”也证实,三阁公园案件以后,封城和其他在该校就读的嫌疑人确实在校正常上学,也继续在外面扯皮打架,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

如今,封城就读的学校已经没有了初高中部,仅剩小学,隐秘的校舍需要穿过一个杂草丛生的停车场才能找到。

性格倔强的封城,当初就从这里踏上了结帮派之路。

2005年秋季,封城进入这所私立学校读高一,陈友道是该校的政教主任。有几次,由于封城不服班主任的管束,陈友道将其带去教务处批评,但封城不买账,根本不予理睬。“要做很长时间的思想工作,他才能听得进去,开始的时候都是没用的。”

“应该说是父母的溺爱害了他”,陈友道曾和封城父母是同一国有工厂的员工,且私交很好,他说,封城小时候性格比较犟,做事情偏执,“我行我素这种情况比较多”。封城的父亲因职业病很早就住院治疗,在管束方面,父母根本管不了,而且出于对孩子的娇惯,对于封城的要求几乎是有求必应,包括零花钱。

在参与三阁公园练胆杀人的8名学生中,家庭教育有缺位的,封城不是唯一一个。

郑松,是“炫耀帮”中年龄最小的一位,1991年出生,“练胆”的时候不到14岁。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他一直和奶奶生活,当初“炫耀帮”的刀具都存放在郑松家里,正是因为奶奶对他的管束不严格。

作为三阁公园案件第一个被锁定的犯罪嫌疑人,赵天则成长在一个离异家庭,一直和母亲生活。

另一条人命:网吧杀人案

案发后,汇川公安分局成立了专案组。根据案发现场的情况,基本排除了情杀和谋财害命的可能,破案方向集中在“报复杀人”、“帮派内部争斗”等方面。因为此前确实发生过社会青年故意提刀砍人的类似案件,汇川警方也考虑了“杀人练胆”的可能性。

“根据现场遗留的7个烟头以及受害者身上的刀伤判断,嫌疑人肯定是一个群体。”龚永恒介绍说,在进行案情分析后,当时汇川警方没有把主要方向指向学生这个群体,而是对社会上闲散青年进行了重点排查。

在惯常的思维中,很少有人会将残忍血腥的凶杀案与中学生联系起来,包括警方。

但是,当时糟糕的社会治安状况,以及香港黑道影片的传播,已经让暴力在校园内滋生蔓延。

“当时学生打架多,拿刀的情况也有。”封城当时就读学校的校长介绍说,他们学校所在区域汇集了多所公立、私立学校,学生经常斗殴,附近的派出所都有相关记录。

三阁公园砍人“练胆”以后,“炫耀帮”继续着街头的好勇斗狠。

2006年6月4日晚11点,刘强在宁波路某网吧上网时,一伙青年向他强要烟抽,刘认为是找他的麻烦,遂邀约封城、郑松、徐某、李某,于次日凌晨2时许返回网吧报复,因误认为受害者罗某、吴某是对方同伙,持刀行凶后随即外逃,致两名无辜者一死一伤。

帮派中的8名中学生,除了赵天和另外一人,其余6人都参与了行凶。因为这个案件,帮派的“带头大哥”刘强被判死缓,封城被判了8年。除了年纪最小的郑松没有被判刑外,其余都获判有期徒刑。

因为封城,陈友道对这件案子记得特别清楚。封城当时向他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他没同意,之后封城父母也打电话来说情,表示请假是因为家里有事。陈友道还劝封城父母说,孩子请假会耽误学习,在外面容易打架闹事,但封城父母执意说家庭因素,陈友道只好批准。

批准假期没过多久,陈友道就听说,封城他们在网吧里面把一个人给杀了。

不过,在网吧行凶事件的审讯中,封城等人都没提他们还曾在三阁公园砍过人。

“炫耀帮”:正常了的日子

经历2006年网吧行凶事件后的牢狱,“炫耀帮”实际上形同解散。刑满释放后,成员们都尝试着回归到正常生活。

封城在遵义市的一家单位找到了工作,没多久组建了家庭,并生下一个可爱的孩子。2014年,封城的一位朋友曾在杭州路遇见他,在交谈中封城不无感慨地说,以后要过正常日子了。

“见面的时候都特别礼貌,”在邻居看来,出狱后的封城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像封城一样,当年网吧行凶的中学生,多数人有了正常工作和生活。汇川公安分局掌握的资料显示,他们有人开了网络公司,有人在酒厂上班,有人是私企员工。

三阁公园“练胆”事件,刘强等9人曾相约绝不外泄,这个约定他们互相遵守了11年。汇川公安分局对这个案子的追查也持续了11年。

今年年初,汇川公安分局在重新整理当年的卷宗及物证时,遗留在现场的烟头再次被提取。警方借助现代的刑侦技术,锁定了其中一名嫌疑人的身份。曾因吸毒被拘留的赵天,个人信息与当年烟头上的线索吻合。

“我觉得就是他们,不可能是巧合”,龚永恒有些激动,作为亲历案发现场的办案民警,他意识到11年来这桩无头案终于有了最大进展……

9月26日,在排查工作完成以后,汇川公安分局首先对赵天实施了抓捕。因为演唱会的缘故,赵天在审讯中还清楚记得2005年11月25日这个时间点,同时交代了当年7人三阁公园结拜的经过。不过,一开始的赵天否认有杀害他人的行为。

根据赵天提供的结拜名单,9月27日,汇川警方抓捕了封城等其他7名嫌疑人。审讯中,封城等人先后被汇川警方突破,交代了当晚持刀砍人的事实。

结局:意料不到的拘捕

“我的娃现在两岁多,我母亲一个人带着娃,我真的输不起了。”面对“未曾预料”的拘捕,封城第一反应想到的是母亲和孩子。

由于工作原因,封城夫妇的孩子一直由封母代为照顾,邻居们经常看到祖孙二人在楼下的广场遛弯玩耍。

这是一个老旧的工厂小区,住的多是单位退休职工,街坊邻居都是工友,都认识封城,但似乎还不知道封城的近况,“他在一个镇上上班,平常不怎么回来”。

“看到新闻里面说有个姓封的,我就有点怀疑,另外一个朋友还问我,是不是封城又被抓了?我说不知道。”三阁公园案件侦破后,陈友道曾在小区碰见封母带着孩子,看到封母表情平静,他没敢开口,“感觉她还不知道”。

封母所在的单元楼,居民们进进出出。北青报记者去探访的那天,封家的阳台上还晾晒着衣物,邻居们觉得她应该就在家里,带着孩子不太可能去别的地方。不过,门铃声响起又停止,屋内却无人应答。

“你去看看他今天是不是值班,值班的话就在那里。”一位同事指着后勤办公室的方向说。这位同事亲切地称呼封城为“封城哥”,不过,显然她还不知道封城一个月前已从单位辞职的消息,而办公室的人则会疑惑地问一句,“他辞职了,你找他有事吗?”

随着11年前三阁公园案真相大白,“炫耀帮”成员平静的生活结束了。

“这个事情真的没想到,后悔,那个时候真的太小太憨了,被刘强蒙蔽了。”在遵义市第一看守所,封城穿着蓝色看守服,号啕大哭。

(记者 郑林 供图/汇川警方)

原文链接: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6-12/06/c_129392023.htm

(编辑:信息聚合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