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10多万辆共享单车怎么管 广州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热议

2017-01-05 10:25:59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

政协委员宋川向交委问政咨询。

随着绿色出行理念不断被认可,共享单车火了!在打通城市交通“最后一公里”的同时,一些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共享单车随意停放、观感差;占用机动车道,易酿成交通事故;自行车慢行系统不完善,单车无路可走……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广州的共享自行车数量已有10多万辆。随着共享单车大规模涌入城市,它已融入了市民生活,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昨日,广州市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上,不少政协委员聚焦共享单车。在政协委员向政府部门问政现场,3名政协委员就共享单车衍生问题向市交委发问。

与此同时,昨日,参加广州市十五届人大一次会议的人大代表陆续报到,共享单车这一新鲜事物带来的利与弊也成为代表们关注的焦点,不少代表表示将在会议期间提交关于共享单车的相关建议。

肯定:共享单车是件好事

从2016年9月橙色的摩拜进入广州开始,蓝色小蓝单车,黄色的ofo等纷纷亮相,成为公共道路上一条靓丽的风景线。迄今,广州究竟出现了多少辆共享单车?据悉,摩拜在广州已有9万辆单车投放,ofo单车和小蓝单车两家公司在今年1月底前单车投放量将达6万辆和5万辆。这意味着,至今年1月底前广州至少将有10多万辆共享单车。“共享单车肯定是件好事,问十个人会有九个九说好。” 市人大代表区燕明是一名基层代表,她支持共享单车的出现,人们减少了不必要的私人交通工具出行,锻炼了身体,减少了废气排放。

争鸣:该否划定停放区域?

早晚高峰“随手一扔”,似乎是很多市民使用共享单车的习惯,有人把共享单车扔在绿化带里,有人横在人行道栏杆上,乱停放现象实在影响市容市貌和道路安全。市人大代表蒋伟楷建议,政府可以划定一些共享单车的停放区域,通过有关部门的监管和公共设施建设解决乱停放等问题。

然而,共享单车之所以能成功,最核心的因素是可以随停随走,为它们划定特定停放区域似乎有悖互联网模式的开放精神。区燕明表示,如此划定会增加属地管理的工作量,也因此增加人力、财力、物力的投入。“具体怎么操作还是要更谨慎地确定,但这个问题也不可能回避。”她说。

思路:加大监管+文明骑行

很多市人大代表达成共识,共享单车不止要鼓励骑行,还要以必要的手段加强监管。丘育华已是连任三届的人大代表,今年关注的焦点还是锁定在交通领域,其中共享单车该如何管理也是他的聚焦点。

丘育华说,共享单车以其随用随骑、网上支付的便捷性,迅速“俘获人心”,但也带来一些乱象。他提出,共享单车的推广不只是企业行为,政府也要规管,同时需要建立用车秩序、诚信机制。政府需要依法对违停、违规使用情况加大巡查力度;单车使用者也应做到文明骑行、规范停放,提高自身素养。

三位政协委员问“共享单车”

杨伟文:低龄学生骑车不安全 市交委:加强安全宣传教育

政协委员杨伟文是第一个到市交委“摊位”前问政的。“我发现,不少小学高年级学生、中学生在使用共享单车。”杨伟文说,按照交通道路法规定,12周岁以下儿童不能驾驶自行车上路。“学生骑车上路,穿梭车流,很危险,共享单车会不会引发新一轮交通事故发生?”杨伟文建议交通部门加强共享单车管理与规范。

广州市交委相关负责人回应称,“现在的确看到一些年龄偏小的孩子在使用共享单车。对共享单车来说,在租赁行为上没有办法对年龄上进行甄别。”该负责人表示,将加强交通规则和安全意识教育。“也希望家长引起重视,毕竟,安全教育是每一个人的贴身利益。”

共享单车是否有购买保险呢?该负责人回应道,在政府主导的公共自行车里,都是有购买意外险和第三者责任险。在北京、上海,对共享单车就提出了这方面要求。

对于共享单车安全问题,杨伟文还建议,在共享单车软件打开页面或者注册协议中注明一个安全提示,比如,提醒未成年需要成年人陪同。该负责人表示,“下一步,我们会考虑这方面,希望企业配合这方面工作。”

刘红丽:乱停放乱占道谁来管? 市交委:新事物要明晰职责

“现在共享单车乱停乱放,占用机动车道,到底归谁管?”到了市交委摊位前,政协委员刘红丽就发问。市交委相关负责人连忙解释称,“共享单车是一个新事物,我们需要重新对各部门的管理职能上有一个明晰界定。现在这个工作市里也在着手做,要把职责明晰,对于一些在职能上有交叉、重叠的,要重新明确。”

刘红丽当场盘点了共享单车“两宗罪”:随意停放、观感差;占用机动车道,易酿成交通事故。“因为单车的灵活性,一不留神他们就不知从哪冲出来,还逆行,开车时特别害怕发生危险事故。”刘红丽说。

刘红丽认为,共享单车的种种问题部分是由于城市慢行交通系统的规划和建设不完善引起的,有些自行车道被垃圾桶占用了,有的自行车道不连贯、不够宽。据此,刘红丽建议明确监管部门,理顺自行车道。对刘红丽提出的问题,广州市交委相关负责人作了详细记录,并表示将研究解决。

曾春航:规划慢行系统给单车“路权” 市交委:跟进研究解决

“现在各品牌单车越来越多,它就要有合理的路权!”接近结束时,曾春航委员也来到市交委摊位,他认为路边临时停车位就把自行车的路权给“剥夺了”。在这种情况下,也造成了塞车情况。曾春航认为,应该把公共道路资源还给绿色出行的自行车,形成慢行专线。

曾春航说,自行车将迎来井喷的使用高潮,它不仅有出行功能,还融合了娱乐、健身等功能,踩单车变成了一件很潮的事。

“在自行车路权方面,我们要求规划慢行交通系统,让自行车有路可行。现在自行车没有路,就跑到了机动车道上去了,造成了非主观的违反交通法和非主观酿成交通事故。”曾春航建议,交通部门应该主动作为,在困难的情况下主动化解自行车慢行线的规划。

对此,市交委作了记录,并表示将会跟进研究解决。

热话题

建议参与数据共享 了解共享单车刚需在哪里

昨日,下午分组讨论中,刚有政协委员提出共享单车的问题,随即引起大家的热烈讨论。

政协委员郑子殷介绍,他将与王桂林、江智涛等多名政协委员提出与此相关的联名提案,提案除了提及共享单车的立法及道路规范问题,同时认为政府部门应有资源共享意识,参与其中进行数据共享,了解共享单车刚需在哪里,从而更好地推进绿色出行。

郑子殷提供了一份绿色出行的调研报告。调研报告显示,某单车平台每辆单车平均每日使用频次为8次。这说明,利用共享单车可有效解决公共出行中最后一公里及五公里以内的短途出行的需求。调研显示, 随着共享单车数量日益增多,单车的通行路权、停车管理、安全保障等问题也逐渐显现。郑子殷建议:第一,由广州市交委牵头,联动城管、建委、国规委、交警等多个部门,联合出台“私人单车及共享单车的管理办法”。同时,对单车绿道建设及出行和停放,提供相应基础设施和管理规范。二是对于“共享单车”平台,建议设立一定的市场运营准入机制,保证良好车况,预防交通安全隐患。三是倡导市民文明程度提升,对于随意停放、肆意放大自身便利性的行为,应列入个人信用体系,至少应影响其在共享自行车平台的信用指数。

委员:限牌措施将到期 何以为继

交委:去年年底在研究 多方考虑

“几年前,我提过了交通拥堵的问题,广州也已实施了限牌政策了,但是对通行方面没有限制,在交通高峰调节方面,有什么考虑吗?有没有时间表?”在昨日的市政协问政咨询活动上,广州市政协委员宋川提出了上述疑问。对此,广州交委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广州自身城市定位上有特殊性,政策推行上要顾及方方面面的因素。特别现在对外地车的问题,从前年开始,特别是加上去年专车的问题,几方面因素叠加在一起,问题更突出了。

该负责人回应称,“政府部门一直在努力推动这个事情,方案上还在继续调整,但确实有难度,这也是客观存在的。”该负责人表示,与过去相比,现在对于数据掌控比以前更细化了,比如,外地车数量、时间、空间的分布数据。

宋川委员表示,广州限牌措施是2013年7月1日开始实行的,这个政策有五年有效期,到明年就到期了。“明年到期后,有什么制度的延续考虑,是否继续限牌?广州是否可以考虑高峰调节,对于本土车辆也可以一并考虑。比如,一天限一个尾号,早上七点到八点半,下午五点到七点半,就可以了,其他时段包括周末可以正常通行。”

对于宋川的建议,该负责人表示,“对于政策发展走向问题,要结合广州交通运行的实际情况和需求,任何政策不管是延续,还是调整,都要有一个科学论证与评估,我们从去年年底开始着手在做这个事情。在操作上如何把握,也会加强与政协委员的沟通。”该负责人强调,任何一个交通政策出台都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关系到城市功能和城际往来。宋川直言:“从有关部门反馈来看,广州限牌后增加的外地牌车,远远大于限牌控制下来本土车的数量。我认为,我们要正视这个问题,既要综合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也要考虑本市市民的社会需求。”

三位人大代表议交通问题

谢小能:

停车位数量太少

引民间资本投入

停车难是城市交通出行一大弊病。目前,广州汽车保有量已经突破250万辆,同时,广州市停车场行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广州市注册在册的停车位数量仅有66万个,停车位严重不匹配导致停车位价格和月保价格一路飞涨。

市人大代表谢小能表示,既然广州停车位数量少,那么应该建设更多的公共停车场,同时鼓励民间资本的投入。不少民间资本已对参与停车场建设跃跃欲试, 但产权、审批、标准等方面仍需要进一步厘清。

陈彦文:

高速路出入口少

盼重新拓宽规划

市人大代表陈彦文持续关注交通问题,他曾提建议降低黄埔大桥收费标准,通过价格杠杆的作用来调整车流分布,大大减少华南快速、新光快速的交通拥堵。这次,他把目光放至高速公路上:“广州很多高速公路修得早,出入口太少了,能不能重新规划?”

他说,作为驾车人士,一到早晚高峰期出入口就碰到一个堵点。比如增城仙村出口,进来的车道一条、出去的车道两条,塞得严重时,往往成为“大型停车场”。他希望政府能增加高速路出入口的投资,重新拓宽规划,打通出入口的“肠梗阻”。

骆鼎:

加快广州北站建设

提升花都枢纽地位

骆鼎等人大代表曾提交过《关于加快推进广州北站综合交通枢纽建设的建议》,今年,他将持续关注广州北站的建设进度。

他说,广州北站是一个重要的站点,它为武广高铁、京广铁路、广州地铁9号线、广州地铁8号线(规划)、珠三角城际广清城际、广佛环城际交汇点,且与多个长途客运站接驳,距离白云机场仅10公里,是广州北部地区的交通中心,希望未来能加快推进建设,提升花都区“航空枢纽+”战略的地位,助力广州打造国际交通枢纽。(文/记者肖桂来、申卉、廖靖文、王晓全、罗桦琳、全杰、卢文洁、何瑞琪 图/记者骆昌威、高鹤涛)

原文链接:http://news.xinhuanet.com/local/2017-01/05/c_1120246485.htm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