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永安公安被指对证人刑讯逼供 上手铐坐审讯椅还遭殴打

2017-04-09 18:13:46    来源:视点快报网    

“上手铐坐审讯椅还遭殴打”,这看上去似乎象是警察在审讯重刑案犯罪嫌疑人的做法,但这是福建省永安市公安局询问证人所用的手段。

证人遭刑讯逼供?

据从贵州农村来到福建永安务工的杨秀政称,他于2017年4月6日上午9:00时许,接到永安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黄警官打来的电话。黄警官让他马上去刑警大队,询问有关谢锦斌等人涉嫌虚假诉讼一案的相关问题。

为协助警方调查,他立即赶到刑警队。一直等到11:00点,黄警官才叫他进去询问。此前的4月1日19:00时许,他曾被刑警队询问了约5个小时。

警方对杨秀政进行询问时,拿走了他的一部手机。询问了一会,民警将他换到了审讯室,逼他坐到审讯椅上去,并用手铐将他的一只手紧紧地铐在审讯椅上,使他的手臂无法动弹。

被铐上审讯椅的杨秀政,手被弄得又酸又痛,他三番五次央求警察将手铐放松些,但均无人理睬。同时,民警还用强光灯直接照射到他脸上,使他的眼睛都无法睁开,倍受煎熬。

民警反复向其讯问关于谢锦斌涉嫌虚假诉讼的事,虽然他此前是谢锦斌的司机,但对谢锦斌之事根本一无所知。由于他无法按照民警的要求作出民警想要的笔录,于是民警又将其转移到另一间讯问室,继续加大力度对他进行审讯。

被转移到另一间审讯室后,民警叫他要老实交代,否则警方随便找点事情,就可以把他关进去与谢锦斌作伴。

由于杨秀政确实对谢锦斌的事一无所知,警方在经历近十个小时的疲劳审讯后,仍得不到想要的笔录,因此办案的罗警官暴躁起来,用手重重殴打杨秀政的脑袋,并用极其下流的言语对其进行辱骂。

杨秀政一直被审讯到半夜才被释放,释放时已被连续审讯了12个小时。释放前,民警警告杨秀政:我们有权力讯问你12个小时,对此期间发生的事情,不允许对任何人说起。

图:杨秀政的病历

被关押得头晕目眩的杨秀政,回到住所后彻夜未眠。

4月7日上午8:00时许,杨秀政又接到刑警队黄警官的电话,又叫他去重案组。他当即吓得两腿发软,可又不敢也不得不去。

担心吊胆的杨秀政再次来到刑警队后,黄警官问他有没有想清楚、还有什么没有交代的?他说昨天你们都审了我一天了,该说的都说了,没什么可以交代的了。

期间,黄警官看到杨秀政一直很害怕的样子,就说:你怕什么?又没人打你。于时,杨秀政就跟黄警官说:昨晚罗警官殴打了我!黄警官说:那应该是罗队长太急了,很生气才打你的。

接着,罗队长进来拿了一份日期标为4月6日的笔录让杨秀政补签字。他签完字后,又被民警询问了半个小时才得以离开。

离开刑警队的第二天,杨秀政仍然感觉头晕目眩,于是前往三明市第二医院进行救治。医院诊断其为:头外伤性反应。

杨秀政作为案件的证人,却被公安机关刑讯逼供,他对此非常不理解,这是典型的滥用职权。为此,他已向各级纪检、检察机关对永安公安提出了控告,要求相关部门还他一个公道。

图:杨秀政向福建省纪委刘学新书记寄送控告材料

背后的虚假诉讼案

在杨秀政控告永安公安对其刑讯逼供的背后,是近日媒体公开报道的一起“虚假诉讼案”。为了这个案件,“犯罪嫌疑人”张佛彬被永安市公安局无故关押36天,是在检察机关依法不予批捕的情况下,永安公安才被迫放人的。

张佛彬的“虚假诉讼”来得很巧妙,是他作为原告在官司胜诉、法院强制执行且查封了被告的资产后,才突然冒出个“虚假诉讼”,接着他就被永安公安给抓捕并关押了。

民事案件起因为2014年9月至2015年2月,谢锦斌向张佛彬借款1860万元。2015年5月16日,张佛斌与案外人严增程、债务人谢锦彬,及担保人永安睿林丰公司作了一份《债务结算确认和解协议书》,规定谢锦彬应按协议约定时间偿还张佛彬的债务及利息,由以谢锦斌为股东的睿林丰公司对此债务负连带清偿责任,四方当事人在协议书上盖章签字。

由于谢锦斌未按协议履行还款义务,张佛彬于2015年9月将其以及睿林丰公司告上了永安市人民法院的法庭。

2015年11月30日,永安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谢锦斌应偿还张佛彬本金1860万元、及至判决时的利息148.8万元(未履行还款义务的按本金月利率2%计算)。

一审判决后,睿林丰公司向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后因该公司未按时交纳诉讼费,三明中院于2016年2月23日裁定“各方按原判决执行”。

据此,张佛彬向永安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依据生效判决查封了睿林丰公司价值2000多万元的房产。接着,法院对房产进行评估,为下一步的拍卖作准备。

在永安法院对张佛彬诉谢锦斌一案的审理期间,睿林丰公司幕后股东张福林于2015年11月11日向永安市公安局报案,称股东谢锦斌侵占了公司资产。之后公安机关对谢锦斌进行立案侦查,并于2015年11月18日以谢锦斌涉嫌职务侵占罪将其刑事拘留。

谢锦斌被刑拘后,公安机关审出了其与张佛彬债权债务存在的“问题”,谢称他与张佛彬经济纠纷一案,被张多算了400多万的利息。同时,永安法院在对睿林丰公司的强制执行过程中,“恰巧”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于是,法院将该问题转由永安警方调查,永安警方也“顺水推舟”地以张佛彬、谢锦斌涉嫌虚假诉讼为由,将此立为刑事案件进行侦查。为此,永安公安特警于2017年1月6日远赴厦门,将张佛彬抓捕至永安羁押。

已处于法院强制执行阶段的执行案件,就算发现当时审判时存在问题,依法也应当是通过法院内部纠错程序——再审程序来解决,为什么他们要违反程序跨越到移送公安机关侦查呢?

张佛彬被永安警方刑拘后,经过36天紧锣密鼓的侦查,最终在检察机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不予批捕”决定的情况下,警方才很不情愿地从看守所将张佛彬给放出来。

无独有偶,尽管永安市公安局针对谢锦斌案于2016年4月29日在向永安市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时,仍将谢锦斌与张佛彬业经法院判决生效的事实列为“虚假诉讼”。但经过永安市人民检察院的严格把关,在2016年8月向永安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时,依法将该“虚假诉讼”剔除了。

但是,永安市公安局在永安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张佛彬作出不予批捕决定后,却仍然不断向永安检察、及上级的三明市人民检察院申请复核,直至穷尽所有程序。最终,三明市检察院也依法驳回了永安公安的复核申请。

张佛彬被永安公安冤枉关押36天一案,经媒体公开曝光后,永安公安不但不知悔改,依法对案件进行纠错,反而变本加厉地出现了对证人进行刑讯逼供的现象,难道这就是永安的法治?监管部门就这样让为非作歹吗?

专家:不是虚假诉讼

针对张佛彬是否涉嫌虚假诉讼的问题,著名律师陈启宗认为,张佛彬不存在虚假诉讼问题。

首先,检察机关在对谢锦斌提起公诉时,就已依法将涉嫌虚假诉讼部分给去除了,这是认定张佛彬不存在虚假诉讼最好的证明。

由于虚假诉讼必须有“共犯”,而本案中谢锦斌这个“共犯”被起诉当中依法被去除了,相应的张佛彬也就不存在虚假诉讼的问题了。

其次,已处于法院强制执行阶段的执行民事案件,就算发现当初审判时存在多算了利息的问题,依法也应当是通过法院内部纠错程序——再审程序来解决,而不是直接将其以刑事案件进行立案。

再次,虚假诉讼罪立法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是2015年8月29日由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自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法律。

而张佛彬向永安法院起诉谢锦斌和睿林丰公司的时间是2015年9月,根据我国刑法“从旧兼从轻”的法律溯及力原则规定,该案不适用虚假诉讼罪。

最后,该案没有虚假诉讼的构成要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防范和制裁虚假诉讼的指导意见》,虚假诉讼包含的要素是:(1)以规避法律、法规或国家政策谋取非法利益为目的;(2)双方当事人存在恶意串通;(3)虚构事实;(4)借用合法的民事程序;(5)侵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案外人的合法权益。

张佛彬诉谢锦斌、睿林丰公司经济纠纷一案,所有案件事实和程序都是合法有效的,且有生效法院判决予以佐证,不具备虚假诉讼的相关要素。再说,张佛彬在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因此更不具备虚假诉讼的构成要素。

在客观事实和诸多证据面前,永安警方仍肆无忌惮、一而再、再而三地为所欲为,难道社会法治和公平正义就可以这样被践踏?因此,是相关部门该管管的时候了,切莫让永安成为依法治国的法外之地!(来源:凛然资讯 作者:齐凛然)

原文链接:http://www.345js.cn/s/2017/nd_0409/8368.html

(编辑:信息聚合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