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恶魔”高承勇的“面具”人生 “老好人”印象至今迷惑邻居

2017-07-19 10:45:19    来源:新华网    

“恶魔”高承勇的

  “面具”人生

  “老好人”旧印象至今迷惑老家邻居

犯罪嫌疑人高承勇资料图。(央视截图)

高承勇老宅大门,已完全生锈。

  “高承勇就要受审了!”7月17日下午1点,甘肃省榆中县青城镇城河村,村民曾先生掏出手机,打开网上信息,给正在玩着扑克牌的其他邻居“读新闻”:7月18日上午9点,白银市中院将对被告人高承勇进行不公开审理……

  去年8月底,涉嫌杀害11名女性的犯罪嫌疑人高承勇落网的消息,传回高承勇的老家——位于黄河南岸的榆中县青城镇时,邻居们万分诧异:“不可能哦!他以前不仅与我们相处和睦,还乐于助人,那么一个老好人,怎么可能杀了那么多人?”

  2017年7月17日,时隔近一年,在高承勇站上被告席前一天,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再度回访青城镇城河村后发现,高承勇用于藏身的“老好人”假面具,至今仍迷惑着他的部分邻居。

 

  假面

  邻居回忆:他曾经挺爱帮忙

  回访·青城与白银

  隔着黄河,一条县道连通两地

  从甘肃白银公园路出发,的哥狄维东驾车一路往南,几分钟后,便驶上了白榆公路。

  白榆公路,白银市区通往榆中县的县道。这条公路,是白银市区通往高承勇老家——青城镇的唯一公路通道。

  “现在是高楼林立。而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上了白榆路,还看不到多少车和人。”狄维东说,高承勇当时在城里作案后,“潜回”35公里外的老家青城镇,只有这条路可走,无论坐车还是通过其他方式。

  狄维东,出生于1985年。高承勇作第一起案时,他才3岁。

  县道还算平整。继续向南,大概30分钟左右,抵达黄河北岸的水川镇,绕镇而过,驶过青城黄河大桥,来到青城地界。

  青城镇,又被称为青城古镇,是兰州市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也是甘肃古民居保存较为完整、非常难得的古镇。如今,整个古镇已成国家4A级旅游景区。

  “我们从白银城区到青城古镇,大概耗时不到一个小时。”狄维东说,回到高承勇作案的时间段,他乘车往返,所需时间可能要长得多。

  青城古镇一位老者说,按照行政区划,青城古镇隶属兰州市榆中县管辖。相比榆中县,古镇距离白银市区更近一些,白银城是古镇居民进城的第一选择。同时,与2013年实现公交化相比,在2013年以前,从古镇到白银,人们出行交通方式只有一个选择:过黄河,在水川镇坐班车去。“往返一趟,至少也要大半天。”这位老者说。

  据警方通报,高承勇真正开始在白银城区长期居住,其实是在终止作案的2002年以后。而上世纪90年代之前,高承勇的人生重要坐标,定格在青城镇。

  回访·族谱和祠堂

  丢尽颜面,族谱里仍有他的名字

  7月17日下午2点,位于条城街的高氏祠堂,游人稀少。祠堂内的捐赠功德碑上,没有高承勇的名字。“他?几乎没有来过这里。”提及高承勇名字,祠堂守护人说,“他做错了,理应受到法律的审判。”

  高氏祠堂始建于1779年,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古镇,属于一处颇有点人气的景点。游人要想进入,需购买价值35元的古镇通票。

  不过,在去年8月26日以后,被吸引来到这里的人,不再仅局限于那块清代道光帝御赐牌匾,也不再仅仅想听高氏家族出了7位进士那些事,他们的谈资换成了高承勇,祠堂管委会主任、青城高氏现任族长高孝友,总会遇到寻来的“路人甲”,希望获得更多关于高承勇的谈资。

  面对游客们对高承勇的“纠缠”,高孝友显得非常不耐烦:“他只不过是青城高氏后代中的一员,我们高家,出了很多正面人才。”“他的做法,不能代表高氏。有媒体把高氏祠堂图片,配在写他的文章里,我有意见……”早在去年,当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高氏祠堂探访时,高孝友就曾对这些事“大为光火”。

  7月17日下午,高孝友却没有出现在高氏祠堂。祠堂守护人是高家的媳妇,她说“高承勇受审,大家都知道。他做错了,理应受到法律的审判。”

  翻开《故条城高氏族谱》,在474页,高承勇名字仍在列。“他是杀人恶魔,法律会给予他严厉制裁。他的错,丢尽高家颜面。而他姓高,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事实。所以名字依旧在族谱里,没被逐出。”高家媳妇说,放在过去,根据传统宗亲关系,可以把高承勇带到祠堂,适用“族规”给予惩罚。现今,是法治社会。“我相信,法律会给予高承勇严惩。

  梳理高承勇嫡亲族谱,高承勇父亲辈有六兄弟,作字辈份,名依次为“荣华富贵财源”。高承勇的父亲高作华,排二。

  高承勇的嫡亲哥哥高承明,就居住在高氏祠堂后面不远处。不过,至今无人能与高承明取得联系。高承勇的一位堂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直截了当回复“我们和他不熟没有关系”或已给出答案。

  回访·老宅与邻居

  邻居至今不敢相信他杀了人

  高承勇的老宅,位于青城镇深处的城河村。

  这里的房子,几乎都是由砖垒加土坯式结构建造。

  穿过一条接一条的蜿蜒小巷子,如不是熟悉者指路,高承勇的家,还真难以找到。巷子里,或许因为已多年无人常住,特别是高承勇落网后,其家人再也没有回来的缘由,铁制大门已完全生锈。两边门框贴着的春联,也完全褪色。门上,除那把锁头显眼,还有门上的两处鞋印,也略微显眼。另外,门上写有的“感恩”二字,也依稀可见。

  透过门缝,院内杂草丛生。阳光照耀下,和院内那棵枣树树叶一样,不仅茂盛,而且翠绿翠绿的。邻居介绍,这处老宅,是1986年高承勇结婚时,与哥哥分家所得。其实,他家其他子女从父辈分得的房产,基本一致。区别在于,周围堂兄弟和亲属,经过外出打拼挣钱归来,将土坯房改建为新砖房。而高承勇家,在2002年集体搬迁至白银,老宅和耕地便一同抛弃。

  “他很早就出门去了,我嫁过来时,很少与他接触。”邻居家的一位媳妇,是1989年嫁过来的。那时,高承勇已在白银犯下了第一起案子。

  这位媳妇回忆,在她的印象中,高承勇不怎么爱说话。见面时,打一声招呼,便不再有更多的话了。与周边邻居相处得也很和睦。哪家有什么事,喊到他会很乐意去帮忙。他的妻子要开朗一些,爱开玩笑。

  “我至今还是不敢相信杀人的事,是高承勇干的。”和一年前一样,对于高承勇“恶魔”一面,多位邻居与这位女士至今“不敢”相信,毕竟,高承勇在他们面前戴着的“假面具”,起到了掩盖他“真面目”的功能。

  离开高承勇老宅前,有邻居还特意将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带到黄河边,表示“愿意讲讲年轻时的高承勇”。最后,这位善良的邻居说,高承勇落网后,他的妻儿也再也没有回来过。希望社会舆论予以高承勇妻儿宽容。这位邻居说,“高承勇的所作所为,是他个人行为,自有法律制裁,他妻子和两个儿子是无辜的。”

  真容

  “白银案”受害人之子:妈妈被害时我才8岁

  7月18日下午,“甘肃白银8·05连环杀人案”被告人高承勇,继续在白银区法院受审。

  走出法庭,站在法院大门口,一名受害人家属点上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说起自己的妈妈被高承勇杀害经过,这位家属红了眼眶。

  作为第四起案子的受害人家属,他旁听了整个案件庭审经过。他告诉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自己母亲遇害那年,他才8岁。当时,他被送到了亲戚家。爸爸也外出了。妈妈独自一人从外面回到白银。推着一个箱子,在回家路上,就被高承勇盯上了。妈妈回家后,高承勇敲开门。妈妈问其是不是找爸爸,高承勇便说是。就这样,他的妈妈让高承勇进入了屋内。之后,他的妈妈还给爸爸打了一个传呼,说有人找。然而,高承勇怕自己露馅,于是就对妈妈下了毒手。

  “我知道妈妈遇害,是三个月之后。”

  “在法庭上,高承勇显得很平静。关于自己的作案经过,他讲述得非常心平气和。如此残忍的所作所为,好像理所当然一样……到我离开,都没见到他有悔改和道歉的只字片语。”说到这里,受害人家属情绪激动起来。

  据这位家属透露,他们提起的诉讼,除了要求民事赔偿外,还要求法院给予高承勇严惩,即判决其死刑。

  按照合议庭安排,7月18日将按照高承勇作案时间顺序,依次审理7起案件。法庭将暂时休庭。7月19日将继续不公开开庭审理。

 

  记 者 手 记

  那是最不愿被触摸的伤痛

  从青城镇返回白银市区,翻着自己的手机,却看到媒体上传播的一幅高承勇在白银市区的“犯案地图”。可是,当看到这幅图,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毕竟,每一处标明的地点,就有一个逝去的生命。其中,年龄最小者仅仅8岁。

  据审判员滕文祥此前介绍,高承勇的作案手法极度残忍。该案件的每一次新进展,对于遇害者家属来说,其伤痛都难以言表。该连环杀人案最后一位遇害者的亲属闫女士曾这样表示:我们很感激警方作出的努力,但每一次有侦破进展,就像往伤口上撒盐一样。

  在高承勇站在被告席之前,遇害者亲属崔先生曾说过,7月18日开庭,他一定会去旁听。因为他想知道高承勇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姐姐。但他也说,高承勇得到应得的判决后,自己和家人希望有一个新的开始,不想再看到任何关于这个案子的信息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甘肃白银8·05连环杀人案”审判结果出来前,少一些“高承勇犯案地图”,或许能帮助受害者家属更快走出伤痛。(梁波)

原文链接: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7-07/19/c_1121343690.htm

(编辑:信息聚合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