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男孩“戒网瘾”身亡 涉事学校5人被刑拘

2017-08-18 09:57:41    来源:新华网    

\

  合肥正能教育学校官网,该网站现已被关闭。网络截图

\

  李傲生前照片。家属供图

  李傲在家里被陌生人带走两天后,母亲刘冬梅看到他冰冷的尸体。

  这位18岁的年轻人有爱上网的“毛病”,初中毕业后产生厌学情绪,吃住几乎都在网吧。8月3日,从网吧找到儿子后,刘冬梅把他交给合肥正能教育学校,这所学校主打帮助孩子“戒除网瘾”的招牌。“校方负责人罗铿承诺,学校不会打骂孩子。”刘冬梅说。

  根据警方调查,当晚,不服从管理的李傲被关禁闭,双手铐在禁闭房的窗户栅栏上,两天后被发现时身体异常,口吐白沫。警方表示,李傲被送去的教学点,属非法办学点,该校管理人员在日常管理中存在非法拘禁行为,已涉嫌犯罪。案发后,校内20名学生均已通知家长接回。目前,罗铿等5人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戒除爱上网的“毛病”

  8月2日这天,刘冬梅和丈夫找了好几个网吧,都没有找到儿子李傲。

  儿子成绩一直不太好,有爱上网的“毛病”。自去年初中毕业,他产生强烈的厌学情绪。进入临泉县一所高中就读后,这种情况愈演愈烈。

  无奈之下,刘冬梅把儿子转到合肥一所高中,读了一个学期后,收效甚微。

  “7月初,我们带他去青岛玩了一个礼拜,就是想让他脱离网络环境,转移一下注意力。”但没想到的是,从青岛回来后,李傲就一头钻进网吧,吃住几乎都在里面,十几天没怎么进家门。

  刘冬梅只知道,儿子在网吧总是玩同一款游戏,但她叫不出名字。此前,她动员家人和李傲朋友轮番劝说,“没有用”。

  如何让孩子戒除网瘾?刘冬梅在网上找办法,专门戒除网瘾的学校成了寻找目标。“搜到合肥正能教育学校的信息,官网上有一些‘成功案例’,我一看,和儿子情况几乎一模一样。”

  她特意检索了这所学校的负面信息,没有搜到。随后,刘冬梅通过学校网站上的联系方式,找到了学校招生负责人、法人代表罗铿。

  罗铿告诉她,学校采用心理疏导和体能训练相结合的方式,来彻底戒除孩子的网瘾。“他承诺不会打骂孩子,更没有电击治疗。”这让刘冬梅放心不少。

  “8月1日,我问学校能不能来接孩子,他们说可以,我说那就一个礼拜之内过来吧,没想到他们第二天就开车过来了。”刘冬梅回忆。

  罗铿带着两名学校工作人员来的。在网吧没有找到李傲后,他们在临泉又等了一天。

  8月3日,李傲终于被父母找到,并带到罗铿面前。

  关禁闭被铐窗户栅栏

  这些天来,刘冬梅不止一次地回想起3日下午,儿子被带走的情景。她亲手把孩子交给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两天后,这个人告诉她,孩子出事了。

  “当时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回忆起送孩子去戒网瘾学校的决定,刘冬梅后悔地说。

  原本,她是要陪儿子一起去的,但没想到母亲出了车祸,于是她提出让学校来接。此前,夫妇俩对这所“戒除网瘾”学校的了解,仅来自网上的资料和招生负责人罗铿的介绍。

  双方签订总费用22800元的合同中,刘冬梅对儿子的描述为“上网、脾气浮躁”,同意对其进行“180天的隔离封闭式成长辅导”。对方则要求,李傲父母“不得以任何方式干预辅导中心的正常辅导,否则将视为放弃辅导,并承担因此带来的一切后果”。

  刘冬梅到现在也不知道,儿子在学校两天都经历了什么。8月5日,她突然接到学校电话通知,李傲“正在医院抢救”。而匆忙赶到庐江县中医院后,她又得知孩子已经在殡仪馆了。

  在殡仪馆里,她见到儿子头部、背部、胳膊、小腿都是青一片紫一片的,“全身上下都是伤”。

  安徽省庐江县公安局告诉记者,经初步调查,8月3日下午,罗铿驾车带领两名教官来到临泉县,与李傲父母签订协议,将李傲带至庐江白山镇兴岗村教学点。当晚22时许,罗铿安排教官把不服从管理的李傲关禁闭房,期间将其双手铐在窗户栅栏上,并组织人员轮流看守。

  8月5日17时许,看守教官孙某发现李傲身体异常,口吐白沫。该校人员遂将其送县中医院抢救,李傲不治身亡。

  戒网瘾学校非法办学

  刘冬梅至今不知道,送儿子去的合肥正能教育戒网瘾学校,并未取得办学许可资质,属于非法办学。

  在合肥市工商管理局的登记信息中,该校注册名为“安徽正能教育有限公司”,注册于2016年3月,注册资金500万元(认缴),公司法人代表和股东均为罗铿。

  公司注册地址为合肥蜀山区长江西路478号松芝万象城2幢8层826室,但记者检索发现,这也是安徽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我们2014年就在这里办公了,没听说过安徽正能教育有限公司。”科技公司一位工作人员说。

  警方表示,李傲被送去的教学点,属非法办学点。该校管理人员在日常管理中存在非法拘禁行为,已涉嫌犯罪。案发后,校内20名学生均已通知家长接回。目前,罗铿等5人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合肥正能教育学校的官网已经关闭,罗铿电话和招生电话都无人接听。网页快照显示,该校位于庐江县白山镇089县道新农小学。

  白山镇政府一位工作人员说,新农小学原校址已停用,正能教育学校将其买下作为办学点,学校包括罗铿在内共12人,其中军训教官5人。

  该校官网此前宣称,“办校九年来创安全事故零记录,家长满意度100%,学生转化率100%,绝对保证学生在校的人身安全。”

  涉事学校还有其他办学点

  尽管官网已关闭,但从8月8日到11日,合肥正能教育学校仍在招聘网站上密集发布“辅导老师”和“军事教官”的招聘信息,工作地点并非庐江县,而是100公里外的肥西县。

  其中一个名称为“合肥特殊教育学校”的网站,联系电话、宣传内容甚至教官姓名,均和合肥正能教育学校网站一致,地址显示为肥西县铭传乡建设村。

  该校招生简章显示,“常年招收8岁至18岁有网瘾、逆反出走、与父母老师沟通困难、性格孤僻、打架斗殴、暴力倾向等特点的不良青少年”,收费也是22800元。

  肥西县铭传乡建设村一位村民提到,该学校占用村里已废弃的共和小学,由于采用封闭管理,“并不清楚具体教学内容”。

  8月17日,合肥正能教育学校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学校确实存在两个办学点,一个在庐江县,一个在肥西县。目前“两个校区都停了”。但对于两个校区开办的时间、招生人数等信息,对方则拒绝透露,“等罗老师(罗铿)回来,你问他吧”。

  ■ 专家说法

  戒除网瘾需政府帮助

  “青少年沉迷于网络,目前已经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教育学者熊丙奇表示,当孩子陷入网瘾不能自拔时,学校、社区往往无暇顾及,家庭方面则由于自身的生活压力,许多家长很难抽出更多的时间耐心地引导孩子,因此寻求快速疗法也是无奈之举。

  熊丙奇建议,政府部门和社会公益组织应重视网瘾问题,主动作为,如合作建立相应的治疗机构,通过“生活疗法”、“交谈疗法”等方式,帮助家长解决孩子上网成瘾的问题。

  他举例说,在青少年网瘾问题比较严重的韩国,政府部门高度重视网瘾,并为治疗网瘾买单,2009年,韩国政府设立了专门针对网络上瘾问题的治疗学校,让孩子们把时间花在训练和集体活动上,可以有助于重新建立他们与现实世界的联系,从而协助他们戒除网瘾。(记者 王飞翔)

原文链接: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7-08/18/c_1121502112.htm

(编辑:信息聚合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