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这个世界怎么了?

2018-01-25 16:06:20    来源:东方网    

生活在温饱线上的人为广厦千间的老板埋单

设局获利让人艳羡,要想跳出罗网却遭人嫉恨。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太原市尖草坪区。

一群生活在温饱线上的人,自认为是老板的亲戚朋友。老板提出签字帮忙,他们觉得这是“义不容辞”的事。因为他们生活的圈子十分卑微,交好一个老板真不容易。

他们被老板的妻子领去新城信用社,签了名字,剩下就不用他们管了。每隔一两年,他们就跟随老板娘去信用社签字,至于做什么,他们懒得去问,也不想去问。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他们十分珍惜的社会资源,唯恐过分小心惹恼了老板。

忽然有一天,他们收到了法院的传票,说他们在银行贷了款,每人本息要还近13万元。这下,他们慌了,跑去找老板。老板说,你们娃娃家没经见过世面------

他们跑去找草坪区信用联社,联社主任说,谁的事(承办人)谁担责,可是没了下文。当时,联社主任办公室坐着法院、检察院、公安经侦队的工作人员,说是为信用社改制联合收贷。

他们跑去咨询律师,律师说,如果他们真的没有拿到钱,按照法律,此事已经涉嫌“违规发放贷款和骗取贷款”的违法犯罪。他以前经手过这样的案子。应该向上级纪检部门反映或者向公安机关报案。可是,他们不愿报案,他们觉得那样太不仗义,怕人笑话,希望通过业务部门的协调,让使用贷款的老板站出来,承担本应该自己承担的责任。

他们跑去太原市信用联社反映情况。市联社的纪检干部叫来了贷款单位的领导,不但不调查此事,反而配合基层信用社的干部和他们“吵架”,连吵几天,毫无效果。他们只好站在市联社门前以示抗议。夏日炎炎,日光炙烤,站了一周,前期还有人过问,后期连过问的人也没了。失望之余,他们还是去找老板。但老板连基本的客气都没有,把他们顶了出来。

后来在法庭遇到“吵架”的信用社主任时,主任 “好心”告诉他们,他们走的及时,已经准备抓他们了。

愤怒之下,他们去太原市信访办申诉,信访办官员看了材料,说此事涉嫌犯罪,不属于他们受理范围,当事人应该去公安经侦支队报案。

他们到太原市经侦支队,经侦支队的警官说,100万以下的案件支队不管,让他们去区经侦队报案。

他们跑去尖草坪区经侦队,经侦队的警官说,这是明显的犯罪,你们下午来,写上报案资料,他们就可受理。

可他们下午到经侦队时,一个曾在区信用联社主任办公室遇到的队长出来,说他无权受理报案,还要向上级领导汇报。

他们的“贷款合同纠纷”按五户联保的形式,被分成两组审判。他们依法向法庭递交“调取证据申请书”,但一个法庭断然拒绝接收申请书,另一个法庭虽收取了“申请书”,直到庭审结束后快两月时才邮寄来“不予调查证据通知书”。

他们要求法庭依法向公安机关移交涉嫌犯罪的线索,法庭说你们不要为难我们,只要你们能报了案,我们就移交线索。

在法院不得要领时,他们再去尖草坪区经侦队报案。此时,国庆节即将放假,经侦队的队长说过完国庆就给他们立案。国庆过后,他们再去报案,经侦队的队长说他们只受理信用社或法院的报案。

在四处碰壁时,他们又到银监局申诉,但银监局说应该到省农信社申诉,并拨通了省农信社的电话。省农信社让他们过去。过去后,省农信社信访办却说正在司法进程中的案件他们不能受理。

数月折腾,他们走遍了能走的行政和司法部门,真正体会到了上告无门的滋味。

一审法院如期开庭。在一个法庭,他们质疑“程序缺失”的问题,要求记录在案。但法庭坚持不予记录。甚至在一些他们占理的关键点,法庭笔录都不记录。

他们与法官发生争执,愤怒之余,跑去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状告法官违法违纪的问题。中院纪委收下了材料,但此后即没索要证据,也没通知举报人调查结果。

他们又到市纪委(监察委)举报法官选择性记录庭审内容,涉嫌违反法律,偏袒一方的事实。但纪委官员说,“不规则性职务犯罪”仍属于检察院管辖”。

他们到同在一厅的检察院信访办举报。检察院官员说,检察院已经把监察职务犯罪部门的人员设备都移交了纪委了,已无这个职能。

他们再去找市纪委信访办。信访办领导拿出了山西省政法委文件,文件载明:“发生在诉讼过程中的不严格执法和侵犯当事人权利的犯罪,包括暴力取证、刑讯逼供、虐待被监管人员,以及民事行政案件枉法裁判等罪名,鉴于检察机关法律监督的基本职能,试点阶段考虑由检察机关的侦监、民行和刑罚执行检察部门分别行使调查和侦查职能。”

他们又拿着市纪委文件汇编的册子去找检察院信访办,检察院信访官员坚决拒收举报,并说:他们执行的是国家法律,且政法委文件并没硬性要求他们执行,只说“考虑”由检察院执行,以前这类事情确实属于他们管辖,有举报就接收。但现在不同了,人员设备都移交了纪委,比如说让一个“去了势”的人生孩子,无论如何是生不出来的。

年底时,判决下来了,判他们每人偿还贷款本息近13万元。这是些什么人呢?是否有能力承担这13万元的债务呢?

张建敏:47岁,失岗职工,无房屋,无家庭,最近脑出血导致行动不便,返回父母身边养病。

义文华:46岁,三口之家,夫妻均无工作,无房屋,勉强零工糊口。

郭兰芳:46岁,夫妻无工作,抚育两个男孩,小市场摆摊,勉强度日。

杨小华:56岁,中年丧偶,现独居,退休职工。

郝晋胜:62岁,退休职工,因在老板处监工,不但没赚上工钱,反而因签字陷入债务。

张根拴:53岁,新城村农民,因无工作,无事做,常来老板处闲聊,聊出了10余万元的债务。

------

今天,这些勉强挣扎在温饱线上,即将失去劳动能力,处于城市底层的人,在维护自己权益的过程中,所到之处,没有同情,受尽了屈辱和白眼。因为他们成了这个世界皆大欢喜的破坏者,多事者。

甚至有人会说,你看那人,真是六亲不认,那点钱至于亲情反目吗?这样他们无形中就承担了道德方面的风险。

如今,他们连二审上诉的28196元上诉费都凑不起来,老板概不承担他们的费用。这些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可怜人,很可能不愿意支出现实的购买30袋白面的钱,而承担更不可承受的10余万元债务。

其实,这笔贷款落在他们头上,对银行来说很难收回,这是大家都能看到的结果。因为他们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但在现代“黑名单”制度下,会让他们的生活雪上加霜。

这一切均可能削弱他们本已脆弱的生存基础,甚至可能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稻草。

这种案子在今天的山西省农信系统,有很多例子。一年前,一个叫韩柱的阳曲县农民在办理农资贷款时,发现自己是 “黑名单”,说他在太原市信用联社有一笔2008年产生的48万元“贷款”未还。韩柱找到太原市信用联社,信用联社赶紧让使用贷款的开发商给他5000元,把他打发回去。韩柱又跑去小店区人民法院查询:原来,韩柱被卷入有多人为开发商冒名贷款的案件,贷款金额11577万元。在他全然无知的情况下,太原市信用联社起诉到小店区人民法院,让人代理他“打输”了官司。

实际上老板不是没有偿还能力,而是多年以不收房租、不还欠款的方式智斗着他的“股东”。因为很多股东是以各种解决难题的“帮忙”为条件获得了老板的房产。一旦收取租金就须给他们确定产权,这是老板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现实。因为给了他们,老板可能就赔钱了。

给老板疏通信用社“联保”贷款的人据说就是这样一位 “股东”。

本次“贷款纠纷”,老板不甚着急,反倒是一些 “股东”比老板还急。

以下是他们的上诉材料之一,原文呈现给读者:

上诉人:

张根栓,男,汉族,1965年10月15日出生,住址:太原市尖草坪区新城乡新城村水塔街南七巷79号2号,身份证号:140113196510151614,联系电话:15503618385。

刘智江,男,汉族,1978年8月17日出生,住址:太原市迎泽区双塔西街南四巷25号,(现住址:太原市尖草坪区花园后小学楼),身份证号:140102197808171410,联系电话:13994276572。

杨小华,女,汉族,1962年3月25日出生,住址:太原市尖草坪区兴华北街1号乾泽园北区16楼5单元403号,身份证号:14010319620325002X,联系电话:13453193658。

张世平,男,汉族,1980年1月27日出生,住址:太原市杏花岭区中涧河乡南洼村124号,身份证号:140107198001274810,联系电话:13403431375。

被上诉人:

太原市城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新城信用社,住址:太原市尖草坪区迎新街南2巷199号,

法定代表人:黄厚。

上诉人因贷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太原市尖草坪区人民法院作出的判令上诉人偿还没有实际获得贷款的民事判决,现依法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1、本案审判程序违法,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

2、撤销一审判决,依法判定本案合同为无效合同。

3、撤销一审判决,依法向公安机关移交本案涉嫌刑事犯罪的线索。

事实及理由:

一、 原告涉嫌与案外人耿化喜相互勾结,设局骗取属于公共资金的贷款99万元,连带利息约130万元(两组十户的联保贷款)。

原告为帮助案外人耿化喜盖楼房,于2009年授意耿化喜诱骗上诉人 “帮忙”走手续,然后在上诉人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利用上诉人身份开办“贷款”卡,将卡直接交给耿化喜,使耿化喜非法获得99万元自己不承担责任,由他人担责的非法“贷款”。本案指称的2014年11月6日贷款正是由2009年贷款不断转贷而来。

现耿化喜拥有“新城商务楼”房产7000余平米,出租获利,每年租金200余万元,拒绝偿付由上诉人托名的贷款,意图与银行工作人员勾结,共同侵吞上诉人担责的两组十户130万元贷款本息。

上诉人与原告工作人员从不相识,在收到所谓的“法律文书”前,连其姓氏都不知晓。

上诉人与耿化喜就所谓“贷款”而言,没有任何利益往来,之所以落入骗局,一方面是轻信耿化喜的“事业”,另一方面是碍于情面没有直面拒绝耿化喜的要求。

2017年5月法院立案后,上诉人(两组贷款的8户)共同找到耿化喜。耿化喜做了“新城信用社联名贷款”全部由其使用的“证明”。但签署日期却提前至2016年,月份和日期各不相同。

一审法庭无视原告违规违法,肆意编造上诉人“营业”信息(原告提供的法律文书),伙同耿化喜骗取银行贷款的事实,而判令上诉人“向原告履行了还款及保证义务后,”向与本案没有民事关系的“案外人耿化喜主张权利”,属于事实认定不清,也违反了民事案件“先刑事,后民事”的法律规定。,

二、原告未给上诉人发放合同约定的所谓“贷款”。

上诉人从未实际取得原告所称的“贷款”,也没有授权原告直接将贷款交给他人,因此原告未对上诉人履行发放“贷款”的合同义务。

上诉人从未在新城信用社营业厅开办过银行卡或存款折子,开庭后,上诉人依照原告起诉书指向的开户情况,于2017年9月27日使用身份证到新城信用社营业厅查询了自己开户情况:

以杨小华为例:

截至2017年9月27日查询时为止,杨小华的开户信息显示:“到期日期”和“出生日期”栏均填写0001-01-01,“发证日期”(身份证)是2010年5月13日,“证件载明地址”、“民族”、“性别”等其他栏目均是空白,“单位地址”写着“个体”。当日,柜台操作员拿到杨小华的身份证后才补录了身份证影印件和相关内容,“发证日期”(身份证)变成了2006年8月21日。核实杨小华身份证日期为2006年,在2010年未换证。

2003年9月1日起施行《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 第二十二条 存款人申请开立个人银行结算账户,应向银行出具下列证明文件:(一)中国居民,应出具居民身份证或临时身份证。

开户规定的两个条件:一是本人到场,二是出具合法身份证。这两点从开户信息上全未显示。

杨小华在2017年9月27日前从未进过新城信用社营业厅,也未授权任何人替杨小华开办银行账户。由此可证明杨小华未实际使用所谓的合同约定的“贷款”。

耿化喜出具的“新城信用社联名贷款”全部由其使用的“证明”恰恰证明了该“贷款”的去向,且此证明只证明耿化喜使用了该笔贷款,未承诺与上诉人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

上述事实完全证明了原告与耿化喜涉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的利益”。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无效。

一审法庭无视完整的证据链,把偿还“贷款”的责任强加给上诉人,明显证据不足。

三、本案涉嫌“审判程序”违法(有录音证据)

一审法官一再拒绝上诉人调取证据的申请,损害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涉嫌审判程序违法。

法院传票通知9月26日开庭,我们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杨小华、张根栓、张世平三人均向法庭递交“调取证据申请”,但法庭坚决拒收上诉人的“申请”。上诉人为此向新闻媒体求助,新闻媒体向尖草坪区人民法院发函咨询此事,法院政治部与当事法官协调此事,但亦为法官拒绝。

法院传票通知11月30日再次开庭,上诉人于法定期限内的11月17和20日再次向法庭递交“调取证据申请”,依然为法官赵玮和法官助理于振江当面拒绝接收。

《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2015.2.4)

第九十四条和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包括:

(一)证据由国家有关部门保存,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无权查阅调取的;

(二)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

(三)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其他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九条规定: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人民法院对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的申请不予准许的,应当向当事人或其诉讼代理人送达通知书。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可以在收到通知书的次日起三日内向受理申请的人民法院书面申请复议一次。人民法院应当在收到复议申请之日起五日内作出答复。

显然,信用社的“开户文书”和进出款项的“签字文书”是确保原告所提主张的重要证据,无此证据,不能证明合同的实际履行情况。

且信用社的开户和进出款项的文书是上诉人不能调阅的文书,因此,上诉人请求法庭调阅上述证据于法有据。

一审法庭的赵玮法官和于振江助理法官连基本的法律程序都不走一下,直接拒收上诉人调取证据的“申请”。明显违反了法律规定的审判程序,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综上,一审判决事实认定不清,判案证据不足,明显违反法定程序,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现上诉人依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提出上诉,请求贵院依法改判。

此致

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具状人:张根拴、杨小华、张世平、刘智江

2017年12月31日

\

杨小华开户手续:(身份证)出生日期和到期日期均为0001-01-01,(身份证)发证日期无端冒出2010-05-13。实际杨小华身份证的发证日期为2006-08-21。身份证至今使用。

\

原文链接:http://xinwen.eastday.com/a/180125131605690.html

(编辑:李维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