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辽宁锦州:乡政府变养牛场两年 只因对牛舍错误强迁

2016-03-01 14:39:09 来源:贵州资讯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春节之后上班以来,在辽宁省锦州市古塔区政府,总能见到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她衣衫不洁且满脸灰尘,坐在政府院里要求见领导,可是,满古塔区政府,没有一个人理她,理她的只是当地的派出所,警员一会恐吓老太太要拘留她,一会又哄她让她回家,可老人只坚持一个理:“牛在乡政府大院已两年了,不解决强迁赔偿问题就不回家”。

老人名叫杨桂臣,今年已73岁。

 

强迁:发生在天不亮时

2013年,辽宁省锦州市开始了一项规模不小的“两河治理”工程,主要治理这个城市穿城而过的小凌河和城南的女儿河沿河两岸,这个号称是锦州市多年来最大的惠民工程于这年的春天开始了。

011.jpg

乡政府变养牛场

杨桂臣老人的女儿张萍有个养牛场,她的养牛场正好地处这个市古塔区负责治理的区域之内。2014年4月18日,这个区负责拆迁工作的副区长丁保建带领国土局、水利局的领导及拆迁设备来到现场,与他们同来的还有警察和城管等多名人员,准备对这个养牛场进行强迁。在此之前,他们得到的消息是这个养牛场什么手续也没有,可到现场后,张萍和其母亲将养殖场的一切手续拿了出来,于是,丁副区长改变主意,第二天,由区水利局长和这家养殖场所在的钟屯乡(现已改成钟屯街道办事处)乡长,带着几位评估人员来到现场,进行测量和评估。

在张萍和杨桂臣老人看来,既然评估了,那就等评估结果下来且签订补偿协议之后,自己对养殖场进行拆除,可是,事情远远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2014年5月14日凌晨1时许,仍然由副区长丁保建带队,城管、警察、特警及一些社会人员几百人来到张萍的养殖场,不容任何解释,先将养殖场所有人控制住,将场内几十头牛赶出,随着几声轰鸣,牛舍、员工宿舍、化验室及食堂等建筑,瞬间变成废墟。张萍疯狂反抗,被打遍体鳞伤,现场有用手机等拍照录相的,设备也全被抢走,有的还当场摔毁。

半个小时后,现场恢复了平静,面对满河套奔跑的几十头奶牛,钟屯乡领导发出恻隐之心:“将牛先赶到乡政府养几天吧,事情解决完再说。”结果,这一养,就是近两年时间。

生性倔强的张萍,如何也接受不了政府的如此行为,从此整天不吃不喝,接下来就是哭一阵笑一阵,最后,40多岁的她住进了锦州康宁医院(精神病院)直到今日。

 

蹊跷:被“藏匿”近两年的《评估报告》

按理,这个强迁事件不该发生,既然政府找了评估单位,就该待评估报告出来后,再与当事人商谈,达成协议后双方签字了事,达不成协议,委托人民法院进行是否强迁方面的裁决,但是,锦州市的古塔区政府并没有这样做。

022.jpg

养牛场变废虚

杨桂臣老人说,她总共有三个子女,除张萍外还有两个儿子,在养殖场被强迁前后,一直到近两年的今天,区政府从来没有找她或她的子女们谈过一次关于赔偿的事情,“哪管谈过一次,我们不同意你们的赔偿,这样遭强迁我们也认啊。”老人说,牛赶到乡政府后,她这个七十多岁的人,整天吃住在乡政府,负责喂养这些投资不小的奶牛,可是,岁数大了,她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于是,多次找到古塔区要求解决,但区里从来不接待她。

让杨桂臣一家始终想不明白的是,2014年4月19日就有评估机构去了养殖场,可是,这评估的结果从此泥牛入海,一点消息也没有,这期间,他们自己去过几次评估公司,但工作人员说:“报告早就出来了,按照政府的想法改了多次,但政府不让我们给你,我们得听政府的,因我们的评估费还没给我们呢。”

老人一家子纳闷了,这区政府到底想干什么呢?不想给赔偿那做评估干什么?出了评估报告又隐藏着,但没有其它办法,也能等着。

杨桂臣老人说,牛刚赶到乡政府时,她和她家人心里还挺有底的,反正牛在乡政府院里,这乡政府也总不能长时间地当养牛场吧,可是,一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区政府就是没有任何态度。老人实在坚持不住了,从去年入冬开始,她便喂完牛就同小儿媳一起去古塔区政府,她不认识别人,就找目前还在任的丁保建副区长。多次的上访还真有进展。去年11月初,古塔区政府终于同意评估单位将评估报告交给了杨桂臣老人。报告拿到手一看,这个报告出具的日期为2014年4月29日,也就是去现场测量后的十天后就出来了,报告的评估结果是,仅房屋、牛槽子和一口井估价122万元,再看评估的明细,给丢掉了1000平方米的水泥地面和近7米高的牛舍地基及近400平方米的牛舍,总价值在90万左右。在当场,老人便质问评估单位,咋给丢了这么多?而评估人员说:“我们评估的只是河岸改造时,红线以里的,而那些是红线以外的不在拆迁范围内的。”

老太太懵了,评估红线外的不给算,可实际上是,他们的养殖场已全给推平了。

但不管怎样,有了这评估报告,老太太觉得总算看到了一线希望,政府给了这个东西,说明就要按这个价格赔偿了,还让老太太看看哪块有不合理的地方,提出来再商量,老太太很快提出一个补偿方案,这个方案包括女儿张萍住院及以后续治疗等。

这个方案提交给了古塔区政府,本以为区政府会马上与老人讨价还价进行沟通,可让老人家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又是泥牛入海,从此再没了消息。

 

荒唐:何来的“公检法纪联手敲诈政府”?

乡政府成养牛场这件事,在锦州市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同时也有辽宁省和中央级媒体进行关注,同时有一家中央级媒体将此事以图片为主的形式进行了报道,此问题一经曝光,立即引来多方媒体的关注,于是,这个区政府采取多种方式对媒体进行封堵和打压,同是,极力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护。这个区在以书面的形式向媒体说明情况时,曾有这样一段文字:“当被强拆后,当事人目的没有达成,涉案人(指杨桂臣及女儿张萍)启用了新闻媒体及各种职能部门,积极参与共同敲诈政府。”“在政府拆迁及重大民生工作安置补偿工作中,存在着新闻媒体、律师、公检法纪等人组成的共同体,对政府施压并敲诈.......”.

这么多单位联手对政府进行敲诈?这可是件大事。对此,杨桂臣老人及他们的孩子们说,他们哪敢对政府敲诈?有一点过火地方他们早就被抓了,只是强迁了他们的养殖场能尽量合理地补偿就行了,再说,他们一个农民,有多位记者来采访是真的,哪有什么律师还有公检法纪人员呀,这些人从来不认识一个。

面对采访的记者,杨桂臣和她的家人认为,古塔区政府对他们的养殖场进行强迁,政府方面有三个地方是严重违法的。其一,决定强迁时没有给当事人任何通知,更没有走法律程序。其二是政府既然做了评估却不按评估程序行事,一切全由政府的领导自己说了算。其三是强迁采取极其暴力手段,造成在场人多人受伤及张萍住进锦州康宁医院的后果。

针对这三个方面的问题,记者曾多次要求这个区的领导给予答复,但政府的相关部门却回避强迁及养殖场手续齐全等问题,确用“敲诈”一词来给杨桂臣老人及参与此事采访的记者下定义。

 

记者手记:锦州,你还能做点啥?

杨桂臣老人精疲力尽了。

见到杨桂臣老人时,她就像一位八十多岁的蹒跚老人,她说,都是这两年在乡政府养牛和找政府时累的,在找区政府时昏倒过两次,她已没一点力气,再也没有力量找政府了。

在锦州采访多日,这些天正值年尾,锦州市自己的电视台每天反复地播放着一部专题片,其内容便是两河治理投资多少个亿、两河两岸的风景变得如何地美丽、市民有多开心多支持等,字里行间皆透出市里两大班子多么为老百姓干实事等,但是,这部专题唯一不录从这个市西大桥到锦凌水库这一段,因这一段近十公里的河岸,几乎还没有动工,这一段就是这个市古塔区政府的责任段,而张萍的养牛场正处在这一段的上游。

这个养殖场既然强迁就是急于用这个地方搞河岸治理,可近两年时间,为何还没有开工建设?记者曾对这个问题进行过质疑,但一见到这近十公里的河段全没有建设时,记者似乎明白,原来这个两河治理工程可不像专题片中拍的那样,现在还是个“半拉子”工程,可是,既然古塔区没有能力治理这一段,那为何还要对张萍的养殖场进行强迁且又不给补偿呢?记者不明白,张萍他们家人更不明白。

就在第二次到锦州采访时,正好赶上钟屯乡政府门前从锦州到朝阳市的一级公路被上百位村民给封堵上了,现场还有众多特警在维持秩序,一问才知,锦州市要在这里建设一个化工园区,从前年开始,就对东、西王屯两个自然村近千户居民进行拆迁,村民大多都搬走了,可是,在拆迁补偿款方面,政府一次一次地失信,拖了近两年一分钱也不给,这次已是村民第二次封路了。这次封路“成果显著”,政府答应马上就给钱,但直到2016年春节,近千被拆迁户中,只有98户得到补偿款,其他户又遥遥无期,还付出多位村民被拘留的代价。

与锦州市民交谈,他们对锦州市政府是很有意见的,他们举出很多例子,有代表性除了如张萍这样被强迁户外,还有如士英街桥洞改造工程、城南光彩立交桥建设及锦州世博园建设等。

市民反映说,仅一个小小的铁路桥洞加宽,就封路干了近两年,本来是几个月的工程。光彩立交桥建时,建到半路也扔在那里,原因是图纸错了,按原图纸建造这个桥是车只能上去下不来的,更严重的是锦州这个世博园的建设,最困难时竟然动用了市民的养老和医保基金,开园几年了,到现在还欠上千万的施工队伍及农民工工钱,园区附近被政府“忽悠”去的投资商家更是“死的心都有”。

“锦州,你还能干点啥?”这是采访当中市民口中常能听到的一句话。

锦州,这个辽西的中心城市,现在的经济已退化到了五个地级市最末了,什么原因?市民不知,记者也不知。

离开锦州时,杨桂臣老人蹒跚的脚步和沧桑的面容已深深地印在记者的脑海,张萍那呆滞的目光更让记者难忘。于是记者在想,古塔区何时能修建属于他们的那段河堤?这个乡政府何时能摆脱养牛的困境?杨老太太脸上何时能露出笑容?还有王屯村为自己讨要补偿款的村民们,因为,在房子被拆之后,已有十几位老人没看到钱、没看到楼已离开了这个世界。 

 记者想的太多,希望的也太多......

 记者 魏济民 关畅 等文并摄影

 

原文链接:http://gzzxnet.com/social/5803.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