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黑龙江褚福民案证人 控诉遭侦查机关胁迫作伪证

2016-03-11 13:45:13 来源:360新闻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事件回放:

褚福民的噩梦要从2009年12月13日说起,2009年12月13日褚富民在山东省日照市岚山区家中。听说被黑龙江省依安县警方通缉了,便主动与黑龙江省依安县警方取得联系,被告知到当地公安局说明情况,于是13日中午在妻子左冬梅陪同下,来到山东省日照市岚山区公安分局,后被黑龙江省依安县警方带走协助调查。12月17日上午其妻左冬梅为证明褚福民在案发时不在黑龙江,其赶到黑龙江省依安县公安局,将1994年所记载的日记和付海英的日记一起交给依安县警方,证明1994年4月案发时,褚福民并不在黑龙江,而在山东日照市岚山区的家中、、、”

案件发生于1994年4月4日上午11时许、、、、、、

案发地址:黑龙江省依安县富饶乡兴良村、、、、、、

据褚福民家属讲:2011年7月26日,齐齐哈尔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被告人王文斌、焦德福、褚福民抢劫杀人一案,为了澄清案件的事实真相,褚福民的辩护律师向法庭申请证人(本案唯一的现场目击证人)、洪艳桥、付海英出庭为褚福民作证,为此,齐齐哈尔检察院公诉人开庭前在法院办公室对证人洪艳桥、付海英进行了询问并制作的询问笔录,询问后,公诉人表示由于证据出入太大,申请法院延期审理,离开法院时还特别嘱咐褚福民的家属要保护好证人。可是,就在当天晚上(2011年7月26日证人就被警察强行带走了。

据调查了解到,付海英、洪艳桥两人并不相识,一个住山东,一个住黑龙江,2011年7月26日侦查机关以提供伪证罪为由,将其二人在其住宿的旅馆内被强行带走,并分别关押小黑屋子里两天两夜,并对二人进行打骂、上手段、双手被反戴手铐撅着,不让其睡觉等残酷地进行折磨。胁迫二人改变证言内容并放弃为褚福民出庭作证,证人洪艳桥、付海英二人在暴力胁迫下,不得不放弃为褚福民出庭作证,按要求重新录制证人笔录,以此来换取身心不在被折磨和人身自由。并开车将二人押到齐齐哈尔检察院重新制作证人证言,所证明的内容与开庭前在法院办公室所证的内容就完全相反了。而侦查机关怕事情败漏,在二位证人从公诉机关走出来后,又被强行押解到依安县一个小旅店内继续拘禁,并派专人看管,限制二人的身自由。7月29日洪、付二人经齐齐哈尔市五官医院诊断付海英为“左面部钝挫伤”,洪艳桥为“左额及关节挫伤”并接受治疗。

那么,事实真的如此吗?我们对本案主要几个证人进行详细调查,走访,

\

洪艳桥 、男,家住黑龙江省依安县富饶乡兴良村(案发现场唯一目击证人)

据洪艳桥讲:“我小学还都没念完呢,不认识几个字,根本看不下来公安人员作的询问笔录。连贯语言说的都吃力”。当被问及侦查机关2009年11月27日询问笔录最后一页下方却写着“以上记录我看过属实”的字样。但洪艳桥表示自己从没说过这样的话。上面写的什么我也不认识,他们让我签字我就签。

正是在这份笔录中,洪艳桥第一次说出王文斌以外的三个同案犯徐英杰、褚福民和焦德福。

\

洪艳桥说,2010年12月23日自书证明材料,是在大连一家宾馆写的,当时办案的警察就在我身边,就我们两人,我也不会写字,他(侦查人员)提示我,让我怎么写我就怎么没写,他们找我把我吓坏了,写的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

\

据洪艳桥讲,在齐齐哈尔市中级法院开庭前,褚福民的亲属及辩护律师找他,让我到法院出庭为褚福民作证,我就去啦,结果做完笔录后又说不开了,当天晚上我就被他们强行带走了,后来扔在一间小黑屋子里,让我反省,让我撅着,双手反戴铐子,我没办法听他们的他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办,签完字,又用车把我送到检察院,检察官又让我做了个笔录,并问我警察打没打你,我说没打。实际上把嘴都打坏,29号我到齐齐哈尔市看的病。当记者问他为什么要出庭作证,他说:“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我没说就没说。”后期说的都是假证。这期间,办案人员对他有刑讯逼供行为,打他嘴巴子,嘴都给打肿了,还让他撅着等等。

侦查机关动用手中权力,限制证人洪艳桥的人身自由,阻止其出庭作证,并对其刑讯逼供,胁迫使其改变初衷。这也说明,侦查机关之前取得的证据存在违法行为,他们害怕违法行为败露。铤而走险,来阻止证人出庭。

\

当年在案发现场,只看出有王文斌,没有看出有褚福民。这就与其在2004年的陈述相吻合,与2009年以后的陈诉相互矛盾了。

\

当年我骑自行车买雪糕,路过案发现场附近时,当时没下自行车。这就与其在2004年的陈述相吻合,与2009年以后的陈述相矛盾了。

\

洪艳桥表示:在看守所辨认犯人时,去了三个看守所,只认出王文斌,其他两个人没认出来。辨认笔录上其签的字,是由于见到他们(警察)就害怕,他也不认识字,让他签字他就签了。

二证人付海英(山东巨野县人征的本人同意)

\

证人付海英女山东巨野人(因以前有记日记的习惯)

据付海英介绍:当年1994年我过生日的时候我大姐给我一个日记本,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我大姐夫也在这里(日照)。2009年出事后,我就到黑龙江依安县公安局经我的日记本,和一份证言交给依安县公安局并实事求是又做一份询问笔录。

所出具的书面证言及最初询问时的陈诉都是真实的,而后来陈诉内容的改变,是因为依安县公安局异地关押、刑讯逼供造成的。侦查机关利用手中权力,限制其人身自由,阻止其出庭作证,并对其刑讯逼供,付海英没有办法,任由侦查人员押送到检察机关违心地作了伪证。这也和证人洪艳桥陈述的情况基本相同。

\
\
\

三证人薛文库

\
\

薛文库 男 住黑龙江省依安县富饶乡兴良村

薛文库说当年公安机关办案人员为1994年杀人的案子找过他,只说是要调查我报案的过程。中午的时候乡派出所所长汪明把我叫到派出所说,由刑警队找你让我再谈谈报案经过,我们聊几句我就来活了,我着急走,穿皮夹克的人就说,“就这点事,你签个字就走吧”。我签字就走了。自己并没有说过笔录中的那些话。由于他与公安机关的办案人汪明十分熟悉,出于对公安人员的信任,我连写的到底是什么内容至今都不知道,当给他看了当年的笔录后,他当时就发火了,立即给当年的办案人员汪明打电话,澄清这件事情。

因此,证人薛文库2010年4月8日的笔录(卷宗第一册第77页薛文库笔录)中有关为王文斌、褚福民“出这事之前,他们始终在村子里骑大红摩托,偷鸡摸狗不务正业,他俩始终在一起,出了这起案件以后,公安局就来调查,我就没看见他俩”的证言不真实,是伪造的。

四证人张万胜

\
\
\

证人张万胜 男 现住大连

张万胜证明:当年,黑龙江省依安县公安局办案人员汪明和小惠(惠忠志)二人来大连前,是汪明先打电话联系,他去接站,安排午餐吃喝,并帮助二人找到证人洪艳桥。在他们二人住宿的大连市金州区西太平洋酒店,汪明与张万胜在酒店一楼大堂聊天,小惠一人在楼上房间对洪艳桥进行询问,并制作笔录。在此期间,汪明一直在一楼,没有上楼。

\
\

因此,在询问过程中,不排除办案人小惠(惠忠志)对洪艳桥采取非法手段获取证据的可能。不然,他怎么会在上级公安机关领导批示调查“褚福民”案件办案程序后,自杀身亡呢?

五证人孙文贵

\

证人 孙文贵 现住齐齐哈尔昂昂溪区

其反映的情况也与侦查机关的询问笔录内容出入太大。

申诉之路:

2011年10月31日

齐齐哈尔市中院判褚福民有罪 褚福民不服上诉省高院

2012年6月20日

省高院驳回上诉 维持原判 褚福民不服 向省高院申诉

2015年10月31日

省高院驳回褚福民的申诉 褚福民现继续向最高检申诉

四、司法机关在办案过程中,违反法定程序,影响公正审判

1、办案侦查机关滥用手中的权利,对没有违法行为的证人付海英采取网上通缉措施。在付海英家乡(山东省巨野县)公安机关不让办案人员带走付海英的情况下,办案侦查机关临时办理网上追逃通缉手续,将付海英带到远离家乡,远离亲人的山东潍坊、日照、济南,并接连几夜不间断地进行审问,到凌晨4点多都不让其休息。付海英说:“他们把褚福民的口供给我看,于是我就写了分‘记不清了在不在’他们说记不清不行,必须说不在山东。我真的很无奈,都已经两天多没和家里联系了,更不知道孩子怎么样?毕竟孩子只有8岁,需要人照顾啊!只好按照他们的要求违心做了假证!”

依安侦查机关害怕证人付海英和洪艳桥出庭作证,会败露其侦查过程中的违法行为,通过强制手段和管制措施,迫使证人无法出庭出庭作证,并胁迫证人作伪证。侦查机关工作人员对洪艳桥、付海英二位证人,既实施了强行阻止证人出庭作证的行为,也实施了强迫证人作伪证的行为。其已经触犯了刑法第三百零七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了妨害作证罪。根据该条第三款的规定,应当从重处罚。

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四条 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收集物证、书证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对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

2、而我们的公诉机关在明知侦查机关证据存在瑕疵的情况下,抛弃法律监督的职责,放任并伙同公安机关制造伪证。

3、一、二审法院也袒护侦查机关和公诉机关,拒不批准证人出庭作证。

本来侦查、公诉、审判三个机关是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的关系,可在本案中,这三家却只有了配合,没有了制约。这严重地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严重地侵害了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严重地损害了我国的司法公正。

“生命耗不起,公理等不起”,世道人心伤不起。期待褚福民案早日等到正义,期待有错必纠与有错必究同时进行,更期待冤假错案不再出现。如今已有很多冤、假、错案得到昭雪,我们期待下一个再审案的案件是褚福民案,因为,万分之一的错案,对当事人来说就是百分之百的不公平。

我们将进一步关注此案的进展,进一步对本案的审判及其他程序方面

我们将继续深入调查。(王吉珍 实习生小刚)

以上图片均为视频截图

原文链接:http://www.360news.cn/html/gundong/2016/0311/336.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