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抗日名将翁照垣

2017-09-18 15:35:27    来源:法制与社会    作者:张秀川 蒋杰

引 子

翻开中国近现代史,中华民族饱受了外族的侵犯欺凌,读之令人酸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更是受尽了日本帝国主义者的侵略。然而,伟大的中华民族不乏爱国爱民的仁人志士,他们深感外夷的入侵是中华民族之耻辱,于是便有不顾身家生命奋起抗击者,在中华民族漫长八年“抗日战争”中,据记载,打响“抗战”第一枪的便有英勇的十九路军,其中便有参与“淞泸战役”的将领翁照垣将军。如今,翁照垣将军的名字正逐渐被人淡忘,今年是翁照垣将军诞辰125周年,也是纪念“淞沪战役”80周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2周年,本文试图翻开那些旧事,揭开翁将军悲壮辉煌的人生一页,以纪念这位英勇的将军,同时也纪念那些英勇的战士,以飨读者。

坎坷少年 手刃恶霸

广东省惠来县葵潭镇西接陆丰,东与北毗邻普宁,自古有“潮汕咽喉”之称,四面崇山峻岭,有条龙江河,古有“廿四弯十八潭”之称,两岸多葵树,绿叶婆娑,四面崇山峻岭,有“龙水南去,豪杰相生”之说,历代多绿林好汉劫富济贫,是个藏龙卧虎之地。

\

在1892年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葵潭镇林厝乡一位叫翁兴盛的石匠家里,女人陈氏产下了一个男婴,这就是后来名震“一·二八”淞沪战役的抗日名将——翁照垣。

在整个旧中国大地民不聊生的年代,翁兴盛家境贫寒,住在一间破矮的房子里,以打石为业。陈氏每天帮助邻居挑水缝补衣服,打短工以增加家庭收入。

孩子周岁时,已长得眉粗眼大,逗人喜爱,邻居都说他长大后会出人头地。

有一天,陈氏正在门口洗衣,忽闻房里有响动,以为孩子从床上跌下来,急忙回房,举目一看,只见一条如水桶粗的巨蟒盘在床上,她立即“唉呀”一声惊倒在地。当邻居婶姆闻知赶来救醒,问明原由之后,一齐向床上望去,却不见有什么巨蟒,儿子好端端地睡在床上。

大家感到十分惊奇,窃窃私语:此子长大后,必定是个有作为有福份之人。因此,村上有文化的老叔公就为其取名翁辉腾,意为寒门生辉,长大了飞黄腾达。

日月如梭,小辉腾6岁了。陈氏看着儿子聪明活泼,心里十分高兴,暗想家里虽然穷,但无论如何也要节衣缩食,供儿子上学读书。

小辉腾从小放牛、上树掏鸟蛋、下海摸鱼虾,样样很在行。他结识了邻近的一些小玩伴,碰到年纪大的要欺侮他,他就联合其他伙伴来对付他。有几次人家要想法残害他,都给他机智地躲过了。

小辉腾16岁了,这时他长得额高平阔,面长耳大,准头隆圆,气贯天庭,两眼炯炯有神,黑白分明,乃忠勇之士。他为人豪爽,性格倔强,好抱不平,喜欢舞拳弄棒。他曾认识几位拳师,学得一身好功夫。

有一次,他不知从何处弄来了一把七星短剑,看着它那锋利无比的剑刃,他想起了村里的恶霸、仇人阿超。 这个阿超在乡里霸占田地,强奸妇女,伐人树木,毁人房屋,无恶不作,人们对他恨之入骨,却敢怒而不敢言,辉腾小时候差点就毁在他手里。

这年农历八月十四日晚上,邻村要演戏喜迎中秋节。阿腾心想,阿超一定会去看戏的。黄昏时分,夜幕降临,他悄悄来到离阿超家门口不远的地方,藏了起来,偷偷观望着。不一会,阿超走出来了,嘴里哼着小曲,一副高傲凶悍的样子。阿腾抄近道,赶在阿超前面,埋伏在路旁的草丛之中。阿腾像一头饥饿已久的猎豹在焦急地等待着他的豹物,以前在蔗园惨遭毒打的那一幕又浮现在脑海里。不久,一个人影渐渐地走来了。这时他呼吸加快,精神高度紧张,牙关紧咬,握剑的手也在微微颤抖。猎物一步步走近了,他把姿势降低,身子微侧,右腿前移,脚尖登在泥土里,小辉腾出其不意,一跃而起,来人还来不及反应,只见一道寒光闪过,短剑直冲他的胸膛刺去,只听得阿超“哼”了一声,那高大的身躯便重重地倒在地上。

第二天,阿超被杀的消息在乡里传开了,人们奔走相告,真是大快人心。但凶手是谁?反倒不大引起人们的过问。

流亡陆丰 汕头除匪

1911年,满清灭亡,孙中山先生建立了中华民国,就任临时大总统。

这时阿腾聚集了一帮人声称加入了“同盟会”,声势不断壮大,犹如地方衙门。不久,新政府派了一个民政长到惠来,派兵扫除地方土势力,攻击阿腾他们。阿腾他们只好从葵潭出逃,流亡到了陆丰一带,并加入了当地“三点会”。后来,阿腾被推举为三点会首领,他将三点会改为“关爷会”,提倡推行“忠诚”、“仁爱”的宗旨,受到当地百姓的拥护,关爷会势力发展日益强大,俨然成为当地一个强有力的政府。

有一天,阿腾的父亲忽然来了,父亲年迈体衰,无法经营生意。1915年的一个黄昏,翁兴盛觉得自已不行了。他拉着儿子的手说:“儿啊,我不行了。你以后当兵去吧,不要再做一个放荡无度的人。”阿腾含着泪点了点头。当晚,这个老实善良、总担心着儿子前途的石匠,默默走完了一生,时年62岁。

为了谋取出路,阿腾铭记父亲的话来到汕头。在朋友的帮助下,阿腾到驻汕陆军当了个伙夫。他有时还帮助兄弟们补缺出操。排长看到他出操有进步,就让他当了一名正式兵。这个驻汕陆军第十五营主要任务是抓土匪。阿腾训练出操勤奋,在军队里很活跃,作战也勇敢,很快就活捉了汕头鸥汀一带的匪首李流良。从此土匪一听到他的名字就赶快跑掉。

不久,阿腾又到转潮阳县峡山警卫队当兵。他重情谊、有义气,遇到打土匪的事,他就奋不顾身地去干。

在峡山大布附近,有个出名的匪首叫连宗永,聚集了许多匪徒,大肆劫掠。

阿腾摸清了情况,与四个兄弟身穿便衣,腰揣匣子枪,先行闯进大布的匪窝里去,同时安排一连兵力埋伏在后面相距5里的地方,吩咐他们只要前方枪声一响,立刻前来接应。

阿腾五人摸到连宗永的藏身处,恰好遇见这个土匪头子带两名保镖从门口出来。阿腾几个一涌而上,击毙保镖,抓住连宗永,向村口撤去。埋伏在附近的兵士听见枪声立刻前来接应,与土匪们枪战一番。阿腾派人先把连宗永押回去,自已率领其余的队伍冲进大布乡,杀了个回马枪,缴获了不少枪支,还俘虏了50多个土匪。

翁辉腾这次指挥一连人,身先士卒,出生入死,初战告捷,成为他军旅生涯的新起点。

纵横闽粤桂 军中露头角

1917年,孙中山先生为维护《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发动了护法运动,任命陈炯明为粤军总司令,进兵福建。陈炯明在汕头成立警卫军,25岁的翁辉腾报名到该军第三营第二连当上中尉排长。

第三营营长马作良,学问大、人品正,是清末广州黄埔军校毕业生,又到过日本留学,军事知识丰富。马营长见阿腾勤奋好学,便在行军作战之余教给他许多军事知识。

陈炯明的东征军开到饶平,准备与驻守潮州的闽军作战。两个多月后,闽军内部出现哗变,进入潮州的闽军向粤军投降。由于第二连连长畏敌临阵逃脱,翁辉腾率领二连战士趁机向饶平守军发起猛烈进攻。在这次战斗中,翁辉腾他们缴获了30多杆步枪,火力大为增加,还活捉了敌营长,占领了饶平城,受到了上级的特别嘉奖。

此后,阿腾参战大埔、进军闽南,攻克漳州、长泰,进攻永泰。翁辉腾都表现得非常勇敢机智,并立下了不小战功,给当时东征军第二支队总司令蒋介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20年夏,孙中山大元帅命令陈炯明回师攻粤,驱逐桂滇军阀陆荣廷在粤的势力。粤军从漳州出发,首先攻克潮州梅州河源,又奋力击退海陆丰、惠州的守军,最后把桂滇军阀逐出了广东。翁辉腾在各次战斗中都奋勇当先,勇敢作战,屡建战功,荣升为营长。

第二年春,孙中山大元帅又任命陈炯明为援桂总司令,兵分三路援桂。

翁辉腾所在的二路军先克高州,沿北流、陆川、懋林方向前进,一直抵达南宁。桂军仓皇向西南方向的龙州和西北方向的百色撤退。二路军在龙州克服种种困难,与敌激战两昼夜,击败敌军,进占龙州城。随后,粤军又挥师北上转战百色,与陆荣廷残部展开激战。翁辉腾营英勇作战,进占百色,并抓紧整补,还派出军需人员,制备了数百套黄斜军服,穿上走起路来人们都很羡慕。

在增援武鸣城的紧急战斗中,他命令部队强行军,经3天急行军赶到粤军阵地前。他不待休整,下令展开反攻。刹那间,全营十余名号兵和数支长杆马号齐鸣冲锋号,同时擂鼓助威。翁辉腾骑马上阵,身先士卒,全营官兵奋力冲杀,一举冲杀上了高峰坳山顶。敌人看见翁辉腾营的服饰与别的营不同,以为大批援军开来,就惊惶失措地溃退而走。翁辉腾营乘胜追击,将武鸣城夺了回来。至此,广西战役遂告结束。有人给翁辉腾起了个绰号,称其为“现代军中赵子龙”。在多次战斗中,翁辉腾屡立战功,荣升团长。

此后,由于陈炯明与孙中山先生政见不一,陈炯明下属军官发动“羊城兵变”炮击总统府。但是粤军被蒋介石的东征军击败,粤军解体。蒋介石很赏识翁辉腾的军事才干,特别邀请翁辉腾当副师长,被他谢绝,翁辉腾辗转来到香港。

海外求学 法国扬名

翁辉腾在香港停留了一段时间后,便到上海、武汉等地游历,又应友人之邀游了庐山。其间认识了康有为、吴佩孚等军政要人,纵谈天下世事。受当时“政治学西洋,军事学东洋”的思想影响,他决定到日本学习军事。

1926年冬,翁辉腾筹措了3000块大洋,东渡日本,改名翁照垣。从此进入人生新阶段。

1927年夏,翁照垣考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该学校主授军事课程,重视提高学生的文化水平和战略战术,该校毕业生是近代日本陆军骨干。中国军政界许多人先后在这里就学,有蔡锷、阎锡山、何应钦、汤恩伯、程潜等。

翁照垣认为,未来作战讲究神速机动,出敌不意,所以就选择了骑兵科,在所有课程中他最喜欢战术学。

1929年夏,翁照垣毕业了。在毕业典礼上,他除了得到一张毕业证外,还得到一张术科和品行第一的奖状。

毕业前夕,他参加了一次海陆空联合大演习,发现飞机的速度快得惊人。他又应邀参观了日本突飞猛进的航空工业,感到将来时代的巨轮一定会驶入空军时代,于是,翁照垣又开始向往学习航空。

回到国内,这时蒋介石已就任国民政府主席与军事委员会主席。翁照垣希望得到政府的资助前往法国学习航空,但是得不到支持。

1929年初冬,翁照垣只好自已凑集了近两千块钱,就读于巴黎摩拉纳航空学校。他的老师是法国著名飞行员德脱拉野。翁照垣好胜心强,学习非常用功,似乎比其他学生学得快些。德脱拉野很欣赏,说他操作镇定,专心致志。

这间航空学校的学习期限没有统一要求,完全根据各人的学习和训练成绩而定。如果成绩优异,大概飞上十多个钟头就可以毕业了。在德脱拉野教飞不满四个小时,翁照垣便想尝试独自飞行了。老师大概觉得他还算稳健,便在四小时的教练之后,开始让他独自飞行。

翁照垣独自飞行了几次,起飞、着陆都做得很好,他自已非常高兴。可是有一次,他发觉发动机马达发生故障,飞机自行降低下来。在慌忙中,他看准了一块农田,机智驾着飞机,想在那里降落,却没有想到快要降落时,撞到路旁的电线了。飞机翅膀折了,人被抛到了很远的地方。

一个法国中年妇女跑过来,看了他一会,俯身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说:“上帝保佑你。”

在这位法国妇女的帮助下,翁照垣到附近的陆军医院就医。三天后,翁照垣出院了,第四天就跑到学校里去。老师见了他,显得很生气,说他跌坏了飞机,连累他受到校长的责备。翁照垣解嘲地说:“这架飞机不结实,我的身子都没事,它倒先跌坏了。”

老师虽然当面责备他,背后却对其他学生说:“这个中国人很勇敢!”当天的《小巴黎人报》记载了这件事。翁照垣很自豪,他坚信中国人并不比其他民族懦弱,只是百年积弱太深了。

时在上海的邹韬奋先生听说后十分感慨,他以《勇敢的中国人》为题,于1930年9月21日在他主办的《生活》杂志上写评论,称赞了翁照垣的勇敢行为,呼唤国民必须具有这种勇敢精神。

翁照垣飞完了40多小时便毕业了,并加入了国际飞行协会。翁照垣本来还想继续学习夜间飞行技术,但这时他收到广东省主席陈铭枢先生来信,外附了一笔旅费,要求他尽快回国。

1930年11月,翁照垣顺道访问了德国柏林与俄国后,取道西伯利亚,回到国内。

驻守上海 威震闸北

1931年 5月,翁照垣在南京拜见了蒋介石总司令,蒋立即派他到警卫军第二师第四旅当旅长。一个月后,他被调到驻守于江西的十九路军中去,任七十八师一五六旅旅长,驻守吉安。

翁照垣一到部队就如鱼得水,浑身力气都有了用处,他懂得士兵的心理,和他们一处就熟,上下同心同德,积极开展军事训练。他已成为十九路军将领中一颗耀眼的新星。

1931年9月18日,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暴发,东北三省沦陷。十九路军与其他部队一样,纷纷请缨抗日。十九路军被调到南京至上海一线防守。

1932年元月11日,翁照垣奉命接替上海市的吴淞至嘉定一带防务,旅部移驻大场镇。

1月20日,日本陆战队与侨民纵火焚烧我三友实业社毛巾厂,造成了严重事件。上海市府对此事进行多次交涉无效,反而引来日本总领事与日本驻沪第一遣外舰队司令盐泽幸一的无理要求与军事挑衅。上海民众对此极为愤慨,纷纷要求对日本的无理取闹进行抵制,他们要求翁照垣部队不要撤走,要留下来保护他们。

一时间,上海乌云密布,一场大风暴即将到来。

第二天,京沪卫戍司令长官陈铭枢鉴于局势紧张,乃到上海龙华警备司令部,召开十九路军团以上军官会议,会议上有的将领遵照有关命令坚持不抵抗,翁照垣等将军力主抗战。会议最后以多数人的意见形成诀议:如果日军进一步无理挑衅时,我军将全力抵抗。

翁照垣回部后立即加紧布防并令各团抓紧构筑各种防御工事。

26日下午,日方提出最后通牒,要求上海市政府对日方提出的四项无理要求在48小时内作出圆满答复,否则日军将自由行动……

28日,翁照垣突然接到十九军总指挥蒋光鼐、军长蔡廷锴要求单独移防上海真如的命令。翁照垣感到十分为难:大战在即,何以突然单独令他移防?

当天下午,上海市民3000余人聚集在他的旅部门口,要求翁旅长抵抗日军,不要将部队撤走;有的甚至要求翁旅长如果部队实在不得不撤走就把枪枝留下,让他们抵抗日军。翁照垣和参谋长丘国珍出面答复,并把军部的命令读给他们听,又费尽唇舌进行解释,但民众不但不愿意离开,反而相继而至,越来越多。下午4点多,撤防命令的时限已过,民众还是毫无去意。

翁照垣心情此时乱到极点,撤吧,部队难以开拨;不撤,则属于违抗命令。他冷静了一下头脑,一面尽以保证的口吻答应民众不撤走,一面命令各团与旅部所有人员作好应变准备……

1月28日晚上11时30分,一五六旅旅部骤然接到日军进攻我军驻地的情报,翁照垣咬牙切齿地说,“打!守住阵地,不许后退!……”

震惊中外的“一·二八”淞沪会战,就这样在日本不宣而战之下爆发了!

日军六七百人在铁甲车的掩护下越过障碍物,向我军阵地压来。我军将士严阵以待,各种弹药雨点般射向了敌人,敌步兵措手不及,当场毙命300名,受伤百余名,其余立即溃退。激战半小时后,敌人的8辆铁甲车,也被我军全部炸毁。

不甘受挫的敌军,于深夜1点40分,又组织了铁甲车与1500多人的部队,气势汹汹地向我军正面阵地扑来。

翁旅长这次改变了战术。士兵们冒着枪林弹雨,摸爬滚打,迫近敌军,把手榴弹扔进敌军的铁甲车的塔口将敌车炸毁。由于敌人势力强大,有几次进入了我军阵地,战士们端着刺刀冲上去与敌展开肉搏战。白刃战后,英勇的我军战士又把阵地给夺了回来。在敌人连续五六次的冲锋中,翁照垣指挥灵活,打得敌人狼狈逃窜。这一仗,我军以较小的代价获得了较大的胜利。

第二天凌晨4时40分左右,日寇出动了飞机,对我军阵地与民房投下了许多炸弹和燃烧弹。翁照垣立即调来两门高射炮到闸北附近担任防空,同时组织部队对空射击。翁照垣又把旅部指挥所前移到闸北,以便于指挥与鼓舞士气。

翁照垣判断,敌机投弹后,步兵一定跟着来进攻。果然,清晨5时30分左右,敌步兵又在铁甲车的掩护下凶猛地向我军阵地扑来。我军苦战20多分钟就将敌人首波攻势挫败了。

上午10时左右,日军的飞机大炮又来狂轰滥炸,许多民房商铺又陆续起火,建于光绪三十年的商务印书馆和东方图书馆被炸燃烧,许多珍藏的图书全部化为灰烬。日军飞机和大炮轰炸刚停,1000多名日本鬼子便向北火车站方向进攻。

在几次战斗中,我军阵地坚不可摧,全体官兵士气高昂,无论敌人炮火和攻势如何猛烈,都能沉着应战,并在敌人败退时,把握战机,给敌人以重创。

叫嚣着48小时内占领整个上海的日军在屡次进攻失败后,要求停战。翁照垣明白日军停战是假,借此争取时间求得援兵是真,因此他也加紧增加调配兵力,构筑防空工事,加强兵种配置,以备敌军再犯。

这次事件是自“九·一八”事变以来打响对日作战的第一枪,由此改变了国人畏日作战的情绪。此时,全国人心大振,各界抗日热情高涨。外交部发表自卫宣言。蒋介石发表《告全国将士》电,勉励全国将士誓同生死,同仇敌忾,以救危亡。蔡元培先生致书国联,谴责日军摧毁中国文化教育设施。宋庆龄、何香凝女士发动上海工商界与妇女界满载慰问品前往前线劳军,民众自发的劳军更加热烈起来。

第五军军长张治中将军主动参战。南京中央政府令俞济时与宋希濂部队分别于苏州与南翔集结,以备来犯之敌。同时,翁照垣又接到了移防吴淞的命令。

吴淞血战 迫日停战

果然,停战三日,日本的野村师团、舰队与炮队相继增援到了上海。出席和谈的日方代表立即改变态度,对中方代表横加指责,叫嚣着对各国领事和记者狂言:“4日上午9时,占领吴淞。”

面对敌人的嚣张态势,我军将士无不愤慨,表示誓死保卫疆土。翁照垣除了加紧布防与构筑防伪工事外,还成立了敢死队以对付日寇之坦克等。

2月4日拂晓,日寇兵舰13艘和炮兵开始向吴淞轰击。7时许,日寇出动24架飞机大肆轰炸,敌机炮轰炸之烈向所罕见。地面震动剧烈,人坐在地上,犹如小舟在大海之中飘荡,两人对面说话互听不见。翁照垣一面令沿江守兵严密监视敌人登陆,一面令远射程火器对敌舰猛烈还击。战斗自上午7时至下午1时多,敌军见我军准备充分,才放弃登陆企图,至下午5时许,炮声才完全停止,敌飞机军舰也随之撤走。在敌人机炮猛烈轰击之下,我军战士伤亡约200多人,其中有一个连的官兵为守住阵地,全体英勇牺牲。正是由于全体战士的英勇作战,吴淞才得以固守下来。

日寇的“4日上午9点占领吴淞”的狂言失败了。世界各国为之震惊,中外报章杂志竞相登载,大肆宣扬。

然而,未达目的不肯罢休的日寇不停地进犯。自5日至7日,敌机在我阵地上空侦察轰炸、炮舰在黄埔江上游弋发射,日军4000多人企图在张华浜码头登陆,均未能得逞。在敌机炮的轰击下,吴淞上下几无完土,我军工事多处被毁,不少官兵肢残体碎,触目惊心。翁照垣命令除严密监视敌人登陆部队外,对敌人的机舰轰击不予理会,静等待敌人地面部队的到来,准备用火力与刺刀与他们拼个痛快。经验证明,这一做法是比较奏效的。

此时,张治中将军拨来两门高射炮,山西的阎锡山专程给十九路军送来数门迫击炮和600发炮弹。蒋介石夫人宋美龄与姐姐宋霭龄一起,为伤兵与战地医院募捐。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又调配了三个营的兵力归翁照垣指挥,张治中将军的两个师已作为参战的总预备队开始进入各阵地防卫。

翁照垣得到友军的增援与民众的支持士气大振,他把旅部指挥所移到地窖里去,这样便可以避免敌机空袭时不断地般迁。为激励全体官兵精神,翁照垣发出了《告全线官兵书》,勉励全体官兵,宁为枪下鬼,莫作亡国奴,奋战到底,誓死保卫国家领土……

2月8日上午,日寇用炮舰6艘、飞机20架,向吴淞我军阵地再次数猛烈轰击,战事进一步扩大。翁照垣命令炮团予以适当时机还击外,其余部队镇静地隐蔽在掩体内,严阵以待敌人步兵的到来。敌人虽经过多次的冲锋,但始终未能奏效,我军阵地依然屹立如故。

此外,我军还采取夜袭的方式对敌施以还击。夜袭既可减少敌机之威胁,又可减少敌炮之损害,在敌我装备悬殊的条件下,是制敌的好方法。

2月15日,进攻上海的日军指挥官改由植田谦吉中将接任。植田谦吉调动约3万多人的兵力,联合海军陆战队,企图进占吴淞与上海南北市,因此昼夜不停地向吴淞守军阵地轰击。

18日晚,植田谦吉向我军发出《哀的美敦书》,限令我军于2月20日将前线守军撤防,否则日军将采取自由行动……

又一场大战即将打响。

20日上午7时,日军《哀的美敦书》期限已到,日寇倾海陆空军的全部力量,分兵四路向我军龙华、闸北、江湾、吴淞四个方向开始了总进攻,战况空前惨烈。

在吴淞方面,敌机十余架在空中投弹、敌舰十二艘猛烈炮击、敌军野山炮也一齐向我军阵地发炮。除了敌步兵没有来之外,其他最犀利的重武器都用上了。但一五六旅的官兵并没有畏缩,相反,更加勇敢地用所有的火炮向敌人还击。激烈的炮战一直持续到下午3时。此时敌人步兵约1万人企图在炮台湾附近登陆。我守军等候到敌军进入最有效射程时,用各种武器猛烈射击,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狼狈逃窜,落水死亡者无数,还打下了一架飞机,击伤几架。

敌人的全线总攻和我军的顽强抵抗从早上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8点才渐渐沉寂下来。我军阵地依然安然无恙。

敌人的总攻击终于失败了。日本东京闻讯大为震惊,决定以白川义则大将接替植田谦吉,出任日军驻上海派遣军总司令,率军4万和大批飞机炮舰增援上海。

白川义则从21日至25日,集结了大量兵力,断断续续地向我吴淞、闸北、江湾、龙华等阵地轰击。

敌人这次来势之猛超过以往各战役。我军也将第二线兵力悉数调来增援,战士们奋勇抵抗,猛烈冲杀,双方死伤无数。我军经过连续3天的激烈苦战,使得敌军无多少进展。

27日晚,敌军源源不断地从国内调来一师两旅的增援部队,其中一个师团在吴淞西北方向的浏河登陆。由于我军的主力部队主要配置在前方战场上,浏河守军力量薄弱,只有一个营的兵力,孤军作战,且机械化装备程度低,我军在各个战线吃紧的情况下未能及时有效地增援,因此,在敌人海陆空强大的攻势下,牺牲惨重,该营守军坚持到28日晚,最终不支,浏河遂告失守。

浏河的失守,使战场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驻守在吴淞、宝山一带的翁照垣一五六旅处境极为不利。而闸北、江湾、庙行三阵地也陆续于28日下午被敌人占领,这样更使一五六旅有被敌军围歼的可能。

十九路军总指挥蒋光鼐与第五军张治中将军等高层将领基于储备力量与敌作长期作战的考虑,决定于28日晚11时变换阵地,因此于当天下4时给翁照垣发出从吴淞撤退至嘉定的命令。

翁照垣与全旅战士本想以身殉国,与敌人血战到底、与吴淞共存亡,但在上峰的强令与上海民众代表的劝告下,不作无必要的牺牲,一五六旅坚守到3月2日凌晨2时才开始撤防,于早上6时全旅安全到达嘉定城,受到蒋光鼐总指挥的高度赞许。

至此,震惊中外历时一个月的上海淞沪战役遂告结束。

日本侵略者悍然发动的上海淞沪战役受到各国的强烈谴责,并受到中韩爱国民主人士的打击,韩国爱国主义者甚至制造了爆炸事件,白川义则在此事件中被炸遍体鳞伤,不治毙命;植田中将左脚炸断。此后,中日双方在英法美等各国领事的努力调停与中韩爱国民主人士的影响下,日本当局于5月5日被迫与中方签下了《中日淞沪停战协定》,日军撤退至1月28日事变前之原状。

尾 声

《中日淞沪停战协定》中方未损失任何主权,是自鸦片战争以来我国对外交涉签约最有面子的一次,淞沪战役是自清光绪以来与日本的三次战争中首次取得的一次重大胜利。翁照垣于闸北与吴淞打向了“抗日”的第一枪,击毁了日本侵略者叫嚣着“48小时内占领整个上海”、“4日上午9时,占领吴淞”等狂言,战役历时一个月,迫使日寇四换指挥官,灭了日本侵略者的威风,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表明了中华民族是凛然不可侵犯的,世界任何列强要侵略我中华民族是不可得的。

国学大师章炳麟写了一付对联赠翁照垣,他用西汉两位抵御匈奴的名将赞誉翁照垣将军在沪战中的功绩:“李广从来先将士,卫青未肯学孙武。”翁将军的功绩传到广东省惠来县葵潭镇,人们在他的家门口挂上一幅对联:“将智超凡名闻天下,军立功勋垂范淞沪。”翁照垣的名字和抗日名将杨靖宇、吉鸿昌、张自忠等的名字常常出现在文件的显要位置与报章杂志上,受到人们的称扬。

\

翁照垣还几次北上长城、南下北海抗日,官至中将军长职位,但由于当局的不抵抗政策与腐败行为等原因而令他深感失望。

翁照垣后来多次下南洋、赴西欧等国家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晚年定居香港,1972年于香港逝世,享年80岁,膝下儿女成群。

\

翁照垣将军是一位爱国爱乡的将军。他深明大义、疾恶如仇、严于律已、宽以待人,虽然身在国民党军队中,但他从不与共产党的军队对抗,以致多次违反上峰甚至违反最高统帅蒋介石的命令。对日本侵略者他则深恶痛绝,顽强抵抗、坚决打击,张学良将军也对他大为嘉赏,而蒋介石对他“为了抗日”而抗命的行为虽然大为恼火,却也采取了原谅的态度,这一点在有关史料中都多有提及。在翁将军逝世时,蒋介石还亲笔手书了“绩著旗常”四个大字送给翁将军。在家乡惠来县葵潭镇,他还开办矿山、兴实业、办民校等做法,为家乡人民做好事实事;对惠来县的解放事业,他同样给予了大力的帮助,惠来人民至今怀念他。

愿翁将军泉下安息吧!

(编辑:李维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