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疫”日记

2020-02-13 22:01:54来源:云南省第三女子监狱

我是云南省第三女子监狱三监区的警察小董,这是自全国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爆发后我连续在岗值班的第八天了,这些天,我用文字记录着我们在监管区经历的每一天、每一刻。这其中有我的沮丧,也有我的希望,有我的惧怕,也有我的勇气,希望它可以让你们读懂我们。

第一天:1月29日,大年初五,阴

提起笔,就想到了今早离家时儿子那张布满泪水的小脸,初三,我收到即将进入监管区连续值班备勤的通知,老公在市疾控中心工作,疫情全面爆发后,他在家吃了一顿年夜饭就被召回了单位,至今未回。可当收到通知看见群里的姐妹们纷纷回复的收到二字时,我也毫不犹豫的回复了收到,可就在今早我拉着行李出门时,2岁多的儿子突然惊醒,开始嚎啕大哭,他并不知道我要去哪儿,却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直大叫:妈妈你不要离开我……我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迅速离开了家。他还那么小,那么需要我的陪伴,我这么决绝的离开他真的对吗?不知道儿子现在怎么样了,还哭吗?睡了吗?会害怕吗?……

儿子,不要责怪妈妈,妈妈虽不是英雄,但也绝不能做个逃兵,妈妈永远爱你,晚安,我的宝贝!

第二天:1月30日,大年初六,阴

今晚看新闻,疫情越来越严重,随着感染人数的上升,我们深知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今晚在岗的几名警察情绪都不高,我知道她们都一边担心着监管区外的亲人,一边又对监管区内特殊时期的罪犯管理绞尽脑汁,新干警小李打了个电话给妈妈,不知妈妈和她说了什么,她突然声音就哽咽了,可随后又开怀大笑,挂了电话,她和我说:“董姐,我妈说让我别担心她,让我照顾好自己。可我爸接过电话第一句就说现在是你发挥党员带头作用的时候了,千万不要辜负党组织对你的信任,国家需要你,我们不需要你,我们等着你凯旋归来!”说完我们都笑了,可这笑里却又饱含着对家人无尽的想念和愧疚。

对,就算是为了能早日和我们的家人团聚,我们也一定要把这群罪犯在这样特殊的时期管理好,绝对不能放弃,办法总比困难多,加油,小董,亲爱的儿子,要为妈妈打气哦!

第三天:1月31日,大年初七,阴

这几天的天气一直阴冷,好像是为了配合我们的心情,今天在监管区执勤时,正好遇到监狱领导巡查,看着他们一个个疲惫的眼神,就知道这几天肯定也都没睡好,他们认真仔细的巡查完后,还不忘对我们说:“你们辛苦了,加油,坚持就是胜利,有什么需要就及时和我们反映,我们会尽力帮助你们,满足你们!”看到他们疲倦却充满希望的眼神,我们突然就有了力量,此时此刻,不需要任何言语,我们感受得到来自组织给予我们的关怀和温暖,我们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我们拥有着共同的目标,有着共同要完成的使命。

儿子,知道吗,那一刻,妈妈心里特别自豪,特别骄傲,我告诉自己,小董,不要害怕,有那么多的战友陪着你一起战斗呢,寒冷的冬天突然出现一束光亮,让我的心情也跟着晴了起来……

第四天:2月1日,大年初八,阴转晴

夜班

第五天:2月2日,大年初九,阴转晴

我们这一批值班警察中有两个都是二胎妈妈,今晚听到其中一个二胎妈妈小杨和老公打电话,她老公是一名基层公安,现在也在值班中,打电话想问她要一张值班的照片,说自己单位想宣传双警家庭的付出,小杨回应说拍什么照片啊,现在值班的样子丑死了,挂了电话,我说你老公也在值班,你怎么都不说一声,那两个孩子怎么办啊,她随意地说:即使不遇到这次疫情,我和老公也经常遇到两人一起值班的情况,我们都习惯了,只是辛苦了老人,幸亏家人都比较理解我俩。我说:那孩子理解吗?她笑着说:“刚开始也会哭,现在会很懂事的说,爸爸妈妈早点回来,我们会乖。”趁她笑的瞬间,我赶紧拿出相机为她照了一张相,我说,你看,好美,存起来,稍后发给你老公吧!她看着照片,腼腆的笑了,我却隐约看到了那笑中的点点泪花。

儿子,妈妈今天才明白,有时候不加粉饰的脸庞也能成为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第六天:2月3日,大年初十,阴转晴

在监管区,我们唯一知道疫情的方式一是通过新闻,二是通过和家里人打电话,我一直觉得相比每天疫情人数的上升,我们更害怕的事应该是自己的亲人会不会出现感染。今晚高姐和她父母通电话,得知70多岁高龄的爸爸近两天身体不太舒服,老是感觉喘不上气,高姐吓得脸色发白,她不停的和爸爸确认症状,嘱咐他们明天赶快去医院检查,我们都深知,此时是我们最无力的时刻,我们无法采取任何行动,一切都只能通过电话得知亲人的消息,可是挂了电话的高姐却对我说了一句:“好担心如果我自己感染的话,那我们这些天的努力就白费了,千万不能有任何问题啊……”不知为何我的眼泪就这样默默流了出来,我懂了,对我们而言,比起亲人的健康,更另我们担心的是自己千万不能将病毒带入监管区。

儿子,原来大爱二字是如此简单,它就在我的周围,在我的身边!

第七天:2月4日,大年初十一,晴,立春

记得《奇葩说》有一个辩题:终其一生只是个平凡人,你会后悔吗?我当时觉得自己一定会后悔,怎么能让自己的一生平平无奇呢?今晚老公给我打来了电话,他说:“你还好吧,我刚刚问过妈了,儿子挺好的,你别担心,你也别担心我,我一切都好,自己照顾好自己,再等七天,咱们就可以团聚了!”短暂的通话已经让我泪流满面,这简单的“团聚”二字曾经在我看来多么不值一提,可在这次疫情爆发后,它仿佛成为了横亘在我和家人面前的鸿沟,经过这一次疫情,突然明白:只要亲人,朋友都能健康快乐,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至于平凡与否又有什么重要呢?

儿子,爸爸妈妈、妈妈的同事,我们都是在各个行业上为阻止这次疫情而努力奋斗的平凡人,这一次的疫情,虽然让我们在最危险的时候离开了亲人,选择了坚守,但我们并不后悔,再给我们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们依然会选择警察这份职业,会选择进入监管区直面疫情,会选择在寒冬的季节里做那一抹为世人带去温暖和守护的光。

立春了,寒冬已过,春天必将到来,到那时,我们必将凯旋而归!

供稿:张玥

[责任编辑:萧鼎]

最新内容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云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D-2016-03 工信部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版权声明| 工作人员| 记者公示| 新闻许可证| 营业执照| 删稿指南| 新闻订阅

云南法制与社会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