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朔迷离的“经济纠纷”背后——濮阳一全国劳模真的“虚开发票”?

2020-10-09 09:52:44来源:大河报濮阳新闻

中秋佳节,幸福团圆的时刻。三封特殊的读者来信引起记者的关注。

来信(一):全国劳模 “虚开发票”?

“我倒是时时感到憋闷、燥热,说起来伤心呀!”河南信宇石油机械制造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杜某在来信中说起来自己的遭遇可谓一肚子苦水。

扑朔迷离的“经济纠纷”背后——濮阳一全国劳模真的“虚开发票”?

扑朔迷离的“经济纠纷”背后——濮阳一全国劳模真的“虚开发票”?

杜某一手创建的信宇公司是全国机械工业先进集体、全国知识产权示范企业、河南省高新技术企业、河南省优秀民营企业。

公司党总支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法定代表人杜某是2015年全国劳动模范,濮阳市五届、六届、七届人大代表,华龙区四届、五届、六届、七届、八届人大代表,河南省山东商会党委委员、常务副会长,濮阳市山东商会书记兼常务副会长,濮阳市民营科技企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

“我该到哪里去说理?我们生产的石油机械设备就这样没有啦!人间蒸发了?”

杜某来信中讲到,信宇公司从2010年1月份至2014年12月份通过北京万向远大石油装备有限公司(以下称“北京万向”)和濮阳特睿邦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特睿邦”)(这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张某)向山西蓝焰煤层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山西蓝焰”)供货“石油人”牌抽油机655台和井口装置120台套,供货总金额为49686644.21元,因累计货款和其他费用高达20886994.72元,多年来迟迟未予支付。

无奈之下,信宇公司于2015年7月将北京万向公司和濮阳特睿邦公司起诉至濮阳市华龙区人民法院,但是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驳回起诉。

“部分证据缺失的主要原因是公司掉进了一个巨大的坑中!”杜某来信中的语气有些激愤。

“合同本来是有的,我们公司也是盖过章子、走了程序的,只是北京万向、特睿邦将我们盖好章子的合同拿走,表示盖好章子后,会返回属于我们的那份合同。但是那份合同最终也没有给送回来,且索要多次未果。我们哪里会有合同?万向公司、濮阳特睿邦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张某的舅舅和我关系不错,我们的业务合作关系,也是她舅舅介绍才有的,先后合作时间也长了,所以也就不咋防备,才造成今天被骗的被动局面。法院给我们要合同,我哪里有?后悔莫及、痛心疾首!致使我2016年一场大病,3年多没有起床啊!”

杜某讲到,多年来,信宇公司通过北京万向和特睿邦向山西蓝焰提供抽油机,信宇公司负责制造、运输并安装到山西蓝焰指定的工区,每次通过第三方物流公司送货到工区后,都是第三方安装队的负责人签收,并且第三方安装队听从山西蓝焰的指挥安装到指定位置,北京万向司和特睿邦均认可由第三方安装队签收的交易习惯,并且供货前期账款均得到了及时结算,但是逐渐地账款结算越来越慢越压越多,北京万向和特睿邦拖延结算,供货的增值税发票大部分已开具并且这两家公司已予以抵扣。但是在信宇公司起诉这两家公司的案件中,北京万向和特睿邦以公司负责人未在信宇公司发货单上签字、不承认第三方安装队签收为由,否认信宇公司大量供货的事实,并且在法院和公安人员调查过程中,对方通好修改设备管理台帐,在台账中把原来的生产商(信宇公司)改为供应商(北京万向),并且到货物安装地把信宇公司所生产的货物铭牌偷偷拆掉,以达到毁掉、隐瞒信宇公司供货事实的目的。还把多年来支付给信宇公司的货款在法庭上说成是对信宇公司的预付款,要求信宇公司全额返还,并将信宇公司开具的3753余万元的供货增值税发票(两家公司已抵扣)说成是无实际供货、虚开发票。

杜来信表示,信宇公司在法庭上已经明确出示了由第三方物流公司和第三方设备安装队签署的发货单、第三方设备安装队负责人出庭作证、信宇公司开具并由北京税务局证实北京万向已经抵扣的增值税销售发票、多年的账务往来、还有截止到2016年5月信宇公司货物安装在山西蓝焰的具体位置和台数(有照片和人证),但是这些都被法院认为不是直接供货的证据,要求信宇公司提供山西蓝焰使用信宇公司货物的设备台账等证据,但是山西蓝焰拒绝提供并将体现信宇公司供货证据的所有资料在电脑上修改删除,抹掉事实真相,致使对供货事实的调查遇到种种阻力,无法如实进行取证。

“尽管他们拆掉了我们的生产货物外标识,可是我们生产的石油设备里面是有编号的!相信执法部门会维护好公平正义和公司的合法权益。”杜某来信中充满希望。

来信(二):两家“亲戚”还能和好?

“我们华油实业的劫难正在进行中。近一个月来我备受煎熬、彻夜难眠。我投入千万资金与多年心血打造的华油实业,好不容易熬过了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刚刚恢复生产没多久,就被特睿邦公司诉讼查封,切断华油实业的电源达两周多时间,截止今天仍然不能正常生产。”华油实业董事长龚某来信中说。

龚某称,2020年9月华油实业接到濮阳市华龙区人民法院传票,特睿邦以民间借贷为由提起诉讼,并查封了华油实业银行账户600万元,导致华油实业资金链断裂,原材料采购困难,华油实业无法正常周转。事实上,这不存在民间借贷关系,特睿邦与华油实业的基础关系是长期以来的货物买卖关系,华油实业不仅不欠特睿邦的钱,反而是特睿邦欠华油实业900余万元。华油实业已经委托审计机构对双方账目进行审计。”

来信中称华油实业提供的审计报告显示,2011年开始直至2019年底,双方的经济货物发生额数字不断攀升,2014年达14036041.86元,2019年达9769174.86元,很多均在千万左右,不难看出近9年来双方资金的往来是非常大的。

龚某称:“2011年底华油实业与北京万向正式发展成为供货关系,北京万向和华油实业均为实经营企业,华油实业持续为北京万向供货。在这付款过程中,付款形式有承兑汇票、银行转账、个人账户交易。最重要的就是拿走款项,必须出具手续,那就是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某统一的模板‘借据’,要不就是‘欠条’,要么就不付款。在这种情况下,上千万的往来欠款,我得打多少‘借据’呀,可想而知。双方几乎每年底也要小结一下账,每当要抽借据时,对方总是说让工作人员扔碎纸机里碎了,就我们的关系,还能坑你害你?”

“我们原本也是亲戚关系,目前更是亲上加亲,张某还是我女儿的干娘。”龚某说:“谁知道会是这样?我一辈子可以说就交这一个朋友,相互之间频繁交往从没有分过彼此,谁拿谁的东西甚至贵重物品,也无需归还、补偿之类的。”

来信(三):小水沟里也要翻船?

“我这是要‘栽’了么?小水沟里要翻船?但是我相信执法机关定能明辨是非。”河南省名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股东、濮阳任丘路同仁堂总经理赵某来信说:“我家世代经商,我兄弟姊妹又多,也都谨慎经商,童叟无欺,名人文化也可以说是家族企业,几乎没有人在经济上和别人‘扯不清、打囔囔、告官司’的。我今天要说的就一个事,很是简单明了。”

赵某谈到:“我和张某认识是在2015年的2月份,那天她到我店里(任丘路同仁堂)买药,主动和我搭话,问我是不是老板。我当时出于礼貌就和她聊了几句话。她说一般人她根本瞧不上,和我有缘交个朋友呗。我没考虑过多,多认识个朋友也没坏处,我问她是干什么生意,她说是做油田物资的。她说这几年油田生意不好做了,现在手里就有钱不知道干点什么好,如果赵姐资金困难尽管说。我当时觉得遇到贵人了,很是感动!2015年因我和几个朋友投资了一个项目,当时从银行贷款手续办理中,急需装修付材料款。于是我就想起了张某,本想以试探的方式问一下,如不借也没关系。没有想到电话打过去张某很爽快答应了,让我到她办公室去拿钱。当天我复印了身份证,并在我的身份证复印件上写好‘借条70万元整’按了手印。手续完毕,张某安排其财务人员转帐67万元整,并告诉我钱不凑手,剩余3万元过几天给我送到店里去。可事过一个多月也没见踪影。我电话问询多次,怕拖延时日双方说不清楚。她说她在新疆,等她回来就送来。期间又打过几次电话,都说是在外地。直至2015年5月份我银行的贷款下来了,我就打电话说把67万元本金及利息转帐给她,她说不急,等回濮阳再说吧!”

“大约半个多月后,张某来我店里说钱不急着要,表示想在联华(现在的京开道联华城市广场,2015年筹备,目前正常营业)项目入股经营。我告诉她投资有风险要多考虑,既然要入股,把我的借据给我,我让公司给你出具一份股份协议。她说下次带来,但是当我接下来数次索要借据时,她声称要么在外地、要么住院,一直拖着不见面。数月后我们见面时,我再索要借据,她说丢失了。我说借据肯定由公司财务保管,怎么能丢了呀!她说姐这还能讹你吗?咱们都不是差钱的人呀!”赵某称。

“不料,不久前那张借条出来啦!我接到了华龙区人民法院的诉讼传票,张某诉我借款70万元。”赵某来信中很是委屈。

连线核实当事人:要接受采访须有关部门同意

到底孰是孰非?来信是否可信?

记者电话连线三封来信中涉及的同一位当事人张某进行核实。张某在电话中表示:“我和杜某经济纠纷一事,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早已终审办结,杜某还欠我400万元,你们能否帮我追回?再者,我和龚某、赵某的案件正在经法院审理。”

记者问张某能否见面接受采访?张某表示,若接受采访,必须有濮阳工业园区公安局、区营商环境办、市场监管局、税务局以及郭书记同意才可以,否则不会接受采访。

记者询问是哪位郭书记?管哪个部门的?电话多少?张某表示不清楚,也没有电话等联系方式。

最新进展:仨企业警方集体报案

9月27日,河南信宇石油机械制造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杜某、濮阳华油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称“华油实业”)董事长龚某、河南省名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股东赵某同时赶往濮阳市华龙区公安局经侦大队集体报案。

华龙区公安局值班民警称,杜某案件已经审结,没有新的证据的话公安部门不会介入;龚某和赵某的案件属于法院正在审理的案件,公安机关更是不便参与,这些都有规定。(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i6877847061945909772/

[责任编辑:XDK20]

最新内容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云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D-2016-03 工信部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版权声明| 工作人员| 记者公示| 新闻许可证| 营业执照| 删稿指南| 新闻订阅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886号

云南法制与社会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