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河南邓州:谁在充当“三违”建筑的保护伞?

2016-06-02 11:33:30 来源:贵州资讯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违法建筑多如牛毛   相关部门“监而不理”

    据知情人透露,邓州市有多处违法建筑,市委、市政府关于打击“三违”建筑,口号喊得非常响亮,但是仅限于是口号而已,一直没有实际行动。邓州市城区“三违”建筑在邓州相关部门的“高压打击”下,非但没有得到控制,反而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有媒体于2016年4月27日刊发了《河南邓州:城区违法建设乱象丛生学校里建起商品房》的新闻稿件。稿件刊发后当地干群再次反映,当地相关监管部门不作为,对违法建筑的处理流于形式,此举明显在充当“三违”建筑的“保护伞”。

image001.jpg

图为湍河中心小学内的违建房依然完好无损

本网于2016年5月23日来到邓州市,对之前群众反映的三处违法占地、违法建设、违法开发经营房地产(以下简称“三违”)的建筑进行实地查看。

在违建房的现场看到三处违建项目还完好存在,静缘宾馆后50米处的违建房,竟然在安装窗户框架了。一村民说:“这些人能盖起房来,哪个没有点背景,和有关部门的领导关系好的很,政府拆除也只是走走过场、走走形式而已,怎么会真的拆了,要不然怎么拆着拆着房子就要装修了呢?”

针对此事,本网来到邓州市规划局,规划局周副局长说:“你们反映的情况应该去湍河办事处问问,因为属地管理的原因,他们会比较清楚,我只负责办公室,业务上的事都不太清楚。”随后本网来到违建房的所在辖区湍河办事处,湍河办事处一领导说:“你们反映的事,市里面领导已经做过批示,现在都已经停工了,该拆除的建筑设备都已经拆除了。

image003.jpg

图为静缘宾馆南侧违建房   左侧二楼有些许拆过的痕迹

关于有安装窗户框架的,那是我们工作的失误,没办法,我们工作量太大,光我们辖区内登记在册的‘三违’建筑,就有2000多家,还有好多漏网之鱼,你说我们怎么能管理的过来。”

本网:“明知这2000多处都是违建房,在建筑之初为什么不把它们“消灭”在萌芽状态,还要让他继续盖起来呢?”

湍河办事处领导说:“不是我们不想这样做,只是我们没有执法权,只能配合相关单位工作,我们的任务就是把下面的情况落实后,呈报给相关单位,该做的工作我们都做了,至于说继续让他们盖起来,就是相关单位的不作为了,该我们做的工作我们都做了。”

image005.jpg

图为静缘宾馆后50处违建房,不但没有拆除痕迹,居然安装了窗户框架

本网:“关于这三处违建房,你说拆除了建筑设备,应该是很早的事情了,上次有媒体报道到现在已经一个月的时间了,政府都做了哪些工作?”

湍河办事处领导说:“上次你们反映过这件事后,市里面组织相关部门,对静缘宾馆南侧的违建房进行过拆除,但是业主阻拦的太厉害,做过很多的过激行为,致使拆除工作被动停止,现在我们的工作就是等,等待新的指示,我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本网在多家新闻网站上看到,邓州市针对“三违”建筑力度空前巨大,要求:“各单位要把整治“三违”问题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工作重点,强化监督执纪问责,下大力气从速从快严查一批案事件。市纪委将会同公检法等有关部门,加大对党员领导干部和有关职能部门的查处和问责力度,彻底遏制“三违”问题蔓延势头,切实提高人民群众的满意度和获得感。”

南阳市委常委、邓州市委书记吴刚指出:“必须站在全局和长远的高度,铁腕重拳整治违法占地、违法违规建设等问题,在严厉打击的同时要更加注重城市建设的质量。”

邓州市市长罗岩涛指出:“对确定拆除的对象,三天内完成拆除任务,经第四天督查第五天仍未如期拆除的,纪委、公安等部门介入调查,深查未能拆除的原因及相关责任人,严格进行纪律、组织处理。”

邓州市市委常委、副市长贺迎指出:“专项行动要做到“三严一实”,要严打击不抱幻想,特别是对于那些顶风作案,群众反映强烈的,要坚决予以打击。要严督查不留情面,不仅要督查好诸如借助城中村改造进行“大体量”的违法建设,也要留意那些不显眼的“小体量”违法建设;要严问责,不徇私情,对违法违纪的,严格按照规定处理;要真实清查,不走形式,不漏一网一鱼,让所有人不敢、不能、不想参与“三违”,维护好城乡建设秩序。

邓州市委、市政府针对“三违”建筑严厉整治的宣传工作是非常到位的,但是为什么雷声大雨点小,难道只是流于形式,走个过场吗?其中原因不得不令人深思。

2016年3月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强调:“一段时间以来,庸政懒政怠政现象如同国家肌体上的“慢性肿瘤”,侵蚀着政府的执行力与公信力,让人民忧心忡忡。它们的存在,致使党的一些方针政策、发展战略得不到认真执行,不能顺利落地;它们的存在,平常时候误事,关键时刻坏事,给改革增加成本,让发展错失机遇。虽然它们本质上就是腐败,却没有像一些显性腐败行为那样受到应有的惩处。“坚决整肃庸政懒政怠政行为,决不允许占着位子不干事”的这记警钟,敲在那些为官不为者的心上。”

总理敲得“警钟”为何在邓州市成为“一纸空文”?这其中是否牵扯到当权人要以权牟私或权钱交易之类的利益纠葛?同样,又是谁在助推违法建筑的丛生?

本网认为重要原因一是利益纠结,二是问责乏力。这就需要建立强有力的问责机制,不仅要对违建地区的监管部门问责,让他们真正履行监管的责任;更要对违建地区的“一把手”严厉问责,使他们能够真正督促监管部门发挥作用。政令不畅,“三违”建筑还会源源不断。不祭起问责这把利剑,相关禁令注定会演变成“一纸空文。”

针对此事,本网将继续关注!!!

原文链接:http://www.gzzxnet.com/house/6718.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