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河北大厂县长吴某某 以拆违建破坏农业生产

2016-08-18 13:07:07 来源:广西快讯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800多户租赁蔬菜大棚被强拆,上亿元经济损失怎么办?

党中央出台了多项富民政策,旨在提高人民收入。针对广大农村的情况,实行土地确权政策,实现土地自由流转,调整产业结构,提高土地利用率。每年拨数千亿资金加以扶持,可谓用心良苦。建设温室蔬菜大棚,种植绿色无污染蔬菜,大有益于提高农民收入,也符合国家的政策。河北大厂县近两年建设了很多温室蔬菜大棚,北京市及周边的家庭及北漂族人群,便以10万到27万不同的价格租用了大厂县农林蔬专用合作社等5个小区的温室大棚。大厂县政府于2016年5月27日才宣布付了租金的温室大棚违法,并派500警察给强行拆除,共涉及租户资金2亿元,受害家庭800个家庭成员3000多人。租户租金退赔问题迟迟未能得到解决,在河北廊坊市引起了重大反响,我们对此事进行了关注。

蔬菜大棚建设如火如荼,一朝被强拆功亏一篑

2014年始,一些开发商向河北大厂县祁各庄村委会或村民个人租赁土地,建起了大批蔬菜温室大棚,然后向租户出售。此后长达三年时间里,大棚项目开发商雇佣了数百人的销售团队,四处发放大棚租赁的广告。广告宣传活动如火如荼,很多人被广告内容吸引,每户花10万到20万元即可购得面积200到600平方米左右的大棚,以种植绿色无污染蔬菜,既符合市场绿色食品的需求,也符合政府所倡导的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因此,自2015年底起,陆陆续续有800多人在秋葵庄园、福喜庄园、观潮庄园、鱼林湾、潮白等处租用大棚,并且支付了全款租金。这些租户分别支付了20万到27万元不等,租用了260到800平方米的蔬菜温室大棚。大棚边上配建40平方米左右的房屋,以存放农业工具及相关的生产资料。按照合同约定,大棚的租赁期限为30年,一次性付清租金,大部分大棚将在2016年7月-10月交付使用。

1.jpg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租户们空欢喜一场。就在蔬菜大棚即将建成使用之际,2016年5月28日7点,河北省廊坊市大厂县政府县长吴文凯突然出动人员500余名警力,动用大型机械20余辆对秋葵、福喜、观潮、鱼林湾、潮白等800多个蔬菜大棚进行强制拆除。“大厂资讯”等媒体以《祁各庄镇9处644.14亩违法占地地上建筑物被强制拆除》为题进行了大肆报道,并称“祁各庄镇党委、政府将此次违法用地强拆专项行动作为‘两学一做’学习教育的生动教材,组织各村支部书记、镇机关全体干部职工进行了观摩和警示教育”。

政府一拆多快意,可是10万到27万元对这些低收入家庭,是他们一生的血汗钱,大半辈子的积蓄,有的家庭为此背上了沉重的债务,有的家庭因此不能给孩子教学费、面临孩子退学,有的家庭无法给病魔缠身的老人治病等等。有的夫妻在家抱头痛哭、有的到被拆的大棚现场嚎啕不起。大厂县政府的强拆谱写了一曲“惊天地、泣鬼神”的悲歌。

2.jpg

政府强拆行径多可疑,巨额租金到底谁来赔?

中央多部委发文严禁强拆强建,科学发展与和谐社会的要义是,任何发展都是为了人民的幸福和尊严,坚决不能容忍损害人民群众利益的行为,对违法违规强制征地拆迁引发恶性案件和严重群体性事件的,要坚决追究责任。

大厂县政府县长吴文凯的举动并没有按照法律程序进行,即便大棚是违法建筑,也应当先妥善解决开发商的业主之间的租赁合同,让开发商尽量退还租户租金,毕竟这涉及上亿资金,不是一笔小数目,而不当这般完全不顾及租户的利益,一意孤行,采取强横手段,一拆了事,这正是“两学一做”的“生动教材”,恰是很好的反面教材。更令租户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农业合作社对承包地进行大棚建设已进行了三年,今年4月25日才被确定为违建。从4月25日到5月28日这一个月里,县政府完全没有制止大棚的建设和招租,也没有对拆除事件进行社会公示公告,而大部分的租户就是在这一个月里交付了租金,甚至有些租户5月27日交付租金,第二天大棚就被强拆了。开发商大张旗鼓,招租广告到处发放,长达半年之久,县政府却充耳不闻,视若无睹,为何不早不晚,偏偏在所有大棚基本出租完毕,开发商获得巨额租金之际,出其不意进行强拆?令人不得不心生疑窦,县政府的某些人员是否与开发商之间有不得告人的秘密?我们宁愿相信政府人员的清白,政府人员怎么可能与开发商狼狈为奸?我们宁愿相信这一切只不过是个巧合,我们的政府人员怎么可能坑害老百姓?可是这800多家租户上亿元的损失到底谁来承担?这是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县政府也责无旁贷。

我们支持政府拆除违章建设。但大厂政府在拆除过程中有过失。拆除的违章建筑应谁违章谁买单。政府在开发商两年违章的建设、销售过程中不制止,等全都销售给租户后突然强拆。这样,开发商违规违法乱建的本应受到的惩罚都转嫁到了我们无辜的老百姓头上。

3.jpg

租户退赔政府难辞其咎,租户维权联合决不妥协

大厂县政府县长吴文凯没能按照中纪委不准强拆通知精神进行和谐拆迁。在没有法院判决下达执行书情况下政府强行拆除是违法行为。800个家庭3000多家庭成员被开发商所建的违章建筑所欺骗,大厂县政府县长吴文凯在没协调好各方利益赔偿关系的前提下强行拆除根本没考虑广大人民利益,有过失行为。
 大厂县政府对开发商两年时间违规建设不制止,廊坊市农业局还给这些开发商下达了批文,政府直接管辖的村委会给他们又签订了土地承包协议,这些都足以证明过去大厂县各级政府部门一直支持开发商搞违章建设。只不过是现在国家打击违章建设力度加大,大厂县政府在压力下不得已做出的强拆行为,但政府的工作失误造成的损失决不能让老百姓买单。正是大厂县政府的默认,支持 ,纵容,失职,监管不利才造成了我们800个家庭3000多人,很简单,如果老百姓到大厂随便租块地去建房子,不出一周就会给拆除。这就足以证明大厂政府失职是造成我们损失的根源。

因此,在退赔问题上,大厂县政府领导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大厂县政府的表现确令人失望,于是广大租户联合起来,共合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他们选出维权工作代表,亲自到廊坊市政府进行请愿活动。6月11日在廊坊市政府前展开了一场持续四个小时(下午2点到6点)的请愿活动。在市政府紧急通知下,大厂县信访局领导到场,祁各庄镇政府和派出所也派人去,廊坊市信访局马胜利安排了双方会谈。会谈结束时,马胜利局长给维权工作组做出答复:

1.他已通过电话向今天值班的廊坊市副市长汇报了我们的维权行动,市委班子也已知晓。
 2.他已经接到了市委安排,让其通知大厂县政府上报关于此事的情况汇报。
 3.大厂县政府领导班子已经通过电话沟通决定下周五之前给我们答复,负责答复的联络人是县信访局李局长。
 4.他承诺,如果我们对大厂县政府的答复不满意,他负责向市委、市政府传达我们下一步的诉求。
 5.他将在明天上班时按照信访流程将请愿书呈送市委、市政府。同时,将请愿书转交给大厂县县政府,市信访局负责督办此事。
 广大租户对6月17日的县政府见面答复抱有深深的期望,维权工作组也做了充分的准备,希望问题能在此次见面中得到妥善解决。可是事与愿违,大厂县政府一些工作人员虚与委蛇,无所作为,举措失当,推卸责任,更寒了租户们的心。2016年6月17日下午3点,大厂县政府常务副县长王建民带领大厂县相关职能部门领导,与大棚强拆租户进行了答复会面。对于本次会面,大厂县政府对租户的维权要求始终反应冷漠,甚至得到廊坊市委市政府的具体指示之后,县政府联络人员仍以领导没时间为由,搪塞维权工作组,经租户代表反复要求,才勉强在市委市政府指示期限的最后时刻安排双方的会面。

这次会面,让租户代表们见识了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大厂县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领导的派头、立场、能力、作风,也让我们800多租户家庭极度失望,满腔愤慨。大厂县政府将会谈安排在县信访局,对参与会谈的租户代表进行登记、搜身、呵斥,无害物品全部收缴,布置大量安保力量,连租户代表上厕所都安排人紧盯陪同,如同对待罪犯。而参与会谈的政府人员不仅可以携带手机,还可以随时打电话、随时出入,双方根本没有起码的尊严对等。

政府各职能部门对此前租户集体提交的请愿书中涉及的问题和责任极力推脱辩解,对租户代表提出的无法推脱的问题避而不答,自始至终没有一人说过哪怕一句承认有责的话,根本没有担起责任的意图,当然也就谈不上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和方案。在会谈中,政府以局外人的身份和施舍的口气声称“帮助你们尽量挽回损失”,更是以文不对题的“为代表普法”为主题,而不是从党群关系大局出发,自查自省,解决问题,揣着法律的明白,装着政治的糊涂。不仅如此,他们还反复“提醒”租户代表要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摆出一番手掌生杀、不服拿下的架势进行隐性威胁和恐吓。

县政府某些官员处理措施不力,失职、渎职严重。召集一大堆职能部门参与会面只为辩解推脱,算得上有点行动的,也仅仅就是县公安局对五个大棚农业合作社部分帐户进行了冻结,对农业合作社法人展开追缉。这一迟来的、磨磨蹭蹭的行动造成了意料之中的结果:冻结帐户已无资金;至今尚未完成资金流向调查;主要法人宋成至今下落不明。

4.jpg

政府与维权代表再三会谈,退赔问题终未解决竟为何?

6月17日的见面会在问题的解决上没有实质进展,为了保障我们的基本权利。促进强拆大棚退赔措施尽快出台,营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环境,根据广大无辜租户的建议,计划6月27日到廊坊市政府前开展维权活动,

在我们广大租户团结一致坚持不懈维权压力之下,大厂县委县政府于6月24日主动联系维权小组,提出会谈要求。6月25日上午9时,双方进行了第二轮沟通会谈。本次会谈朝着解决实际问题的方向取得了进展。会谈中,维权代表再次强调了政府在强拆事件中的责任,表明了通过各种途径维权到底的坚定决心,督促政府立即采取切实措施解决实际问题。

县委杨振新副书记表示,大棚拆除事件发生后,县委县政府相关领导高度重视,本着切实为广大租户解决实际问题的目的,重点展开了对开发商的资金追缴,以便及时快捷完成租户租金的退赔工作。政府方面也针对各大棚项目展开了更为细致的工作。

杨振新副书记就租金退赔具体方案,分谁退赔、退赔多少、退赔的具体时间安排三方面与维权小组进行了沟通。他给出的政府指导意见是:

1.政府确认开发商是承担赔偿的主体。

2.政府工作组组织了16名公安力量,涉及10家银行、21人、93个账户,梳理出7万余条数据信息线索后,根据资金情况,确定有保障的是:7月底前分两批次,退赔租户合同金额(包括定金)达到50%。其中7月1-5日期间首批退赔25%,7月底前再次退赔25%。剩余50%租金,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过程,根据各项目具体情况,政府会加大打击力度,尽快为广大租户解决问题。

鉴于政府方面在此次会谈中展现了一定诚意,在其承诺确保追缴资金到位、双方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的前提下,维权小组本着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经集体表决,同意政府的以下要求:

1.动员租户积极配合政府方面提供真实的租户信息。

2.暂停6.27廊坊维权行动,在首批租金退赔到位前不再越级上访,不再通过喊口号、拉条幅的方式组织维权活动。

会谈结束时,维权小组郑重向政府方面声明:广大租户坚持全额退款的方针不会动摇;政府必须主导剩余50%租金的追讨;全额退赔到位之前,广大租户绝不放弃开展合理合法维权行动的权利。

7月12日大厂县政府与租户维权代表又进行了一次洽谈。大厂县政府由杨振新书记、王建民副县长牵头,政法委书记、宣传部长、公安局长、信访局局长、祁各庄镇书记等人员组成。

宣传部长发言说,目前租户登记信息基本完毕,开发商财产控制、核实工作也在进展中,退赔工作比预想的要复杂,以前的承诺未能落实,请予以理解。

杨振新书记说,经大厂县退赔工作组根据实际情况反复研究,根据廊坊市领导具体指示决定:

1.延续退赔方案。

2.延迟退赔时间。

上次3+3退赔方案继续执行,前期分两次达到50%的退赔方案基本态度不变。因6月25日洽谈后,通过5天集中登记核实租户信息,原估计200户左右,实际登记达到400户。原估计涉及金额2000万元,目前统计达到了6000万之多。超乎想象,始料不及。同时资金追缴也遇到了困难,各项目资金控制不均、进展缓慢,目前主要涉案 人员宋成依然在逃。原计划7月5日前退赔25%,延迟7月25日到31日完成。第二批25%预计在7月底前政府能追缴到位,到位后再同代表组进行沟通,并给出退赔租户的具体时间。希望广大租户理解并配合,政府会通过各种手段,为大家解决实质问题。

租户代表们也发了言,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疑问,目前25%的资金既然已经到位,为什么不马上就开始退赔而要延迟到月底?第二批的25%没有明确退款时间;剩余的50%是否能如数退还?主要涉案人员宋成等人长期抓不到,或者抓到了而没有追缴到资金,退赔问题怎么解决?租户代表次日及时到廊坊、大厂递交了答复意见书,并索要政府方面的书面解释材料,但是到7月17日,政府就代表组提出的问题未做出任何回复意见,也没有提供任何书面解释材料。

此次洽谈,退赔问题依然悬而未决,政府人员的谈话也有不少漏洞,说登记后才发现与实际租户和租金相差很大,是“超乎相象,始料未及”,其实在登记之前政府早已查封开发商账户,拿到了全部合同,怎么会不了解实际情况?政府出动大量警力,封查了十几上账户,结果只有2000万元,与实际登记的6000万相差悬殊,难以令人置信。6月25日在事先没有掌握实际资金和租户数量的情况下,定下退款日期,难道是信口开河、愚弄租户吗?还是这背后别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5.jpg

大厂县长无所作为,与中央精神背道而驰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先后部署开展了“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反四风”、“三严三实”、“两学一做”等党风党性教育活动。在党的执政能力、国家治理能力不断提高的喜人趋势之下,人们很难相信、很难接受在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的热土上,会出现影响数百家庭的县长亲自指挥、强力部门随护、拆完不管不问的野蛮政府行为。这是严重缺乏政治意识、大局意识、看齐意识的行为!习主席的‘不忘初心’哪里去了。更卑劣的是,当地政府竟然把臭名昭著的强拆行径作为“两学一做”的生动教材,严重歪曲和亵渎了中央精神,难免让人想到“洞房抄党章”、“法院门口抄党章”等闹剧,与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治国理政的新气象新局面严重不符!毫不夸张地说,5.28强拆事件给“北三县”抹了黑,给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抹了黑,也给中央提出的京津冀一体化国家战略抹了黑!个别官员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民心蒙尘,让党性蒙羞!

习总书记一再要求:党的干部必须维护党中央权威,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5.28强拆事件中,大厂县主要领导可曾想过中央要求的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当县电视台新闻盛赞强拆场面“令人震撼”时领导是否想过受损租户正在哭天抢地?是否明白野蛮强拆就是在拆民心、拆党威?可曾想过北京城市副中心与“北三县”启动“统一规划、统一政策、统一管控”的关头,大规模强拆会造成什么样的社会影响?可曾想过受损的800多租户大部分都是居住在北京及周边的百姓?可曾想过一再推脱责任最终把这些租户家庭百姓逼上北京街头意味着什么?

5.28强拆事件,大厂县政府县长吴文凯及所属相关职能部门不但明显负有渎职、不作为的责任,而且存在官商利益交换的嫌疑,这个嫌疑已经在他们对于租户代表所提问题避而不答的行为中清楚地暴露出来。更让人难以容忍的是,大厂县政府县长吴文凯滥用警力,在与租户代表会面时摆出大阵仗,搜查、收缴代表随身物品,限制代表活动自由,更是以维护和谐稳定相威胁。这种低劣的衙门作风只会让人不齿,根本是制造官民矛盾的愚蠢做法。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领导何曾想过,如果没有租户代表的理性安抚做缓冲,有些租户早已忍耐不住,极有可能已经做出过激行为!

我们处在一个开明的时代,800多受害租户绝大部分都是有素质的新型公民,爱党爱国,理性守法。对大棚被强拆,没有人提出非分赔偿要求,仅仅是想要回自己的租金和损失。这个最基本的诉求得不到解决,试想,谁会罢休!难道你们就真的不担心,这一事件的持续发酵,必将引起社会各界的大力关注?可以预见,无论是从时机、地域、政策等客观层面,还是从人群、社群、党群等主观层面,这一事件的产生、发酵、应对的各个环节,都会促使社会高度关注北京城市副中心规划及实施的科学性、合法性、程序性,成为今后几年推进京津冀一体化建设进程的一个经典案例。甚至有可能像“魏则西事件”、“雷洋事件”一样,成为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切片,供党和政府研究如何根绝强拆、推进治理能力现代化。果真如此,大厂5.28强拆事件可谓贡献巨大,大厂县领导也必将功不可没、彪炳史册。

政府当实实在在为民办事,莫让此事成官商勾结口实

大厂以吴文凯为首的县政府拆除蔬菜大棚的理由是,整治违法违规用地,恢复基本农田耕地。而如今强拆的600多亩大棚至今仍然一片狼藉 声称己退还农民耕种,政绩显著,实际上却给农民带来巨大的伤害,这样的政绩不要也罢。

大厂县政府在处理此事上的举措,可谓颜面扫地,民间流传着各种传闻,认为以吴文凯为首的大厂县政府与大棚开发商勾结,因此才会出现强拆中的各种巧合。而退赔问题之所以迟迟得不到解决,乃是大厂县政府和开发商企图通过拖延的方式达到不了了之的目的。倘若如此,大厂县政府的个别官员可谓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们没有意识广大无辜受害的租户们维权信心之坚定,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也有人说,大棚强拆的原因是北京行政副中心东移背后的高地价,大厂县政府个别领导不顾中央提出的社会和谐发展的方针见利忘义。

当然,大厂县政府个别领导坚决不承认自己与开发商有勾结,我们也愿意相信大厂县政府的诚意。租户们的要求也无过分之处,只是要争取到租金全额退款,县政府应该拿出自己实际的行动,处理好退赔问题,以证清白,莫要让此事成为民众的口实,从而丧失政府的公信力。

我们对此事的发展拭目以待。

8.jpg

6.jpg

9.jpg

原文链接:http://www.guangxikx.com/news/zhoukou/2016-08-18/5150.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