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广东惠来“村霸”宗族恶势力拆毁工厂没人落网

2017-02-16 15:26:29 来源:山西法制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

 

\

  案发至今3个多月才刑事立案,数十名犯罪嫌疑人没有归案

  在广东省揭阳市惠来县歧石镇华清村,“村霸”卢武昌、卢汉洽、卢汉鸣、卢顺炼等人组织宗族恶势力横行乡里,欺压群众。在光天化日之下,“村霸乡匪”罔顾法律,纠集数十人多次破坏、拆毁村民经营数十年的石场,致使受害村民损失数十万元,影响极坏。

  案件经媒体报道,引起广东省、揭阳市有关领导的重视。时隔3个月,即2017年2月13日,惠来县公安局对这起故意毁坏财物案进行刑事立案,但目前相关犯罪嫌疑人没有一个人落网。

  案发至今3个多月,当地公安机关的刑事立案,被受害村民称为“迟到的正义”。

  根据《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第三十三条[故意毁坏财物案(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一)造成公私财物损失五千元以上的;(二)毁坏公私财物三次以上的;(三)纠集三人以上公然毁坏公私财物的;(四)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事实上,卢武昌、卢汉洽、卢汉鸣、卢顺炼等人的违法行为恶劣,已经超过立案追诉标准。相关犯罪嫌疑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受到法律制裁,仍然逍遥法外。

  受害村民卢林钦认为,“村霸” 卢武昌、卢汉洽、卢汉鸣、卢顺炼等人利用宗族恶势力之所以能够猖獗,公然对抗法律,欺压百姓,其背后有“保护伞”撑腰,需要纪检监察、检察等部门介入调查地方有关官员干预插手案件办理。

  卢武昌、卢汉洽、卢汉鸣、卢顺炼等人破坏石场一事,以“故意毁坏财物”刑事立案,没有及时抓捕相关犯罪嫌疑人,惠来县公安局有对案件处理不重视之嫌疑,需要警方深挖扩线侦查涉案人员其他犯罪线索。

  卢林钦认为,卢武昌、卢汉洽、卢汉鸣、卢顺炼、杨海坚等人,有组织有计划,采取暴力野蛮的手段,故意毁坏石材厂财物高达人民币20万元,涉嫌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破坏生产经营罪。

  “村霸”恶势力猖獗,横行乡里,欺压百姓

  2016年11月10日上午9点,惠来县歧石镇华清村(管区)原2片片委党委书记卢武昌、其长子卢汉洽(现任华清管区总支副书记,分管政法、财政、组织),率领卢祥(卢武昌胞兄)、卢文盛(卢武昌胞弟)、卢秀义、卢秀程、卢合青、卢改长(刑满释放人员)、卢汉文以及其他恶势力人员等30多人,短短几个小时把村民卢林钦苦心经营12年石材加工“华建石场”强行拆毁。

  整个拆毁石场犯罪活动的“指挥”竟然是现任华清管区总支副书记卢汉洽。2016年11月11日上午,惠来县公安局览表边防派出所一名民警在拆毁现场上对卢汉洽说,“作为一个(村)干部,没有制止、维稳,是不对的!”

  当时,处警民警有对现场情况进行执法记录。

  据2016年11月10日上午拆毁现场视频录像资料显示,卢武昌第二儿子卢汉鸣亲自上阵开着铲车,强行将卢林钦在经营中的石材厂的围墙推倒。卢林钦胞兄卢林镇当场予以阻止无效。

  卢汉鸣不听劝阻,继续开着铲车冲向围墙,差点把卢林钦胞兄卢林镇“活埋”在围墙废墟。

  报警约20分钟后,惠来县公安局览表边防派出所民警来到现场,要求卢武昌等人停止破坏行动。但卢武昌的宗族亲人们不听劝阻,继续拆毁。

  卢武昌亲人卢顺炼竟然在现场叫嚣扬言,要用200万元,买下卢林钦的人头,摆平此事。

  纵然如此嚣张,现场处警的民警未依法制止他们的野蛮暴力的行径。

  当天下午2点多,卢武昌组织人员大约20多人,再雇请一辆钩机,再次来到卢林钦“华建石场”,将39米围墙推倒,用钩机将石材厂的各种石材、机器等物料砸烂。

  值得注意的是,卢武昌组织人员强行摧毁工厂持续到下午5点多,卢林钦家人不断向110报警,但民警不理睬,没有到达现场。

  案发第二天,即2016年11月11日上午9点左右,在派出所民警还未到达现场时,卢顺炼、卢汉洽带领十几个人,卢汉鸣开着铲车,将昨天将所毁坏的物料、沙土等杂物,继续推向卢林钦两个房屋的方向。

  同时,平整了一块长约52米,宽约41米的空地,并在现场砌起高度约1米,长度约70米的围墙,霸占约2000多平方米的土地。

  受害村民卢林钦粗略统计,围墙、石材产品等财物毁坏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约20万元。另外,目前工厂停业停产造成每月直接经济损失超过6万元。

  2017年1月23日,惠来县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作出认定结论,损失金额为80421元。这个结论远远低于实际损失,而受害村民村民卢林钦以书面方式向惠来县公安局览表边防派出所、惠来县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等部门提出涉案财产认定异议,最终“异议无效”。

  对此失去客观认定的问题,卢林钦认为,长达39米的水泥砂砖围墙被认定为5616元明显超出常理,认定金额用于购置砂子都不够!

\

 

\

 

\

  

\

 

  

\

 

\

 

  

\

 

  “村霸”卢武昌涉嫌犯罪只是“免职”处理

  2014年初,数十名岐石镇华清村群众举报投诉,华清村书记卢武昌非法盗采私挖稀土矿资源破坏生态环境、非法买卖土地侵吞土地款等违法犯罪事实。

  在确凿犯罪事实面前,惠来县、岐石镇只是对卢武昌“免职”处理,轻描淡写,蒙混过关,免于追究刑事责任,逍遥法外。如今,“金蝉脱壳”的卢武昌利用宗族恶势力鱼肉百姓,愈加猖狂,侵害群众利益,不少受欺压村民敢怒不敢言。

  非法盗采私挖农村耕地,走私倒卖稀土。

  2009年—2010年间,卢武昌发现本村“牛地坑”,高产田下埋有大量稀土,便官商勾结,每晚偷运稀土约30多车(每车运载约60吨),被挖的田地现已变成面积82.63亩10多米深水潭。

  举报卢武昌非法盗采稀土矿相关证人:卢水元、卢娘东、卢春虫、卢汉区、卢俊宏、卢其文、卢其茂等。

  非法盗采私挖对土地坏境造成了极其严重的破坏,走私稀土更是危害国家资源安全的严重的行为,应追究刑事责任。当时,华清村许多村民多次向时任歧石镇委书记、惠来县公安局览表边防派出所等进行反映、举报,石沉大海,不了了之。

  另外,卢武昌利用职务之便,私自卖地敛财数亿元。华清村二片的土地买得所剩无几,破坏农田基本约560.27亩土地,致使农民“无地可种、无田可耕”的困境。

  华清村被卢武昌私自非法买卖的土地面积统计如下:(1)牛地坑高产田含丰富稀土82.63亩。(2)飞鹅前果林地与承包户分成四甲六合三甲七123.75亩,埔尾至公路西果林地15亩。(3)顶后尾果林地17.81亩。(4)新寨果林地23.5亩。(5)门口高产田卖去修建楼房16.79亩。(6)大冷高产田卖去修建楼房42.39亩。(7)马冷至石头栏62.4亩。

  2014年期间,村民依法向省市有关部门投诉举报,案件从省市转到到惠来县处理,卢武昌却变成法律制裁“漏网之鱼”。2014年12月16日,地方政府免去卢武昌的职务,进行党内警告。对此村民强烈不满。

  卢武昌的免职处理,为华清村留下一笔糊涂账。有村民要求政府审计部门对卢武昌的账目进行依法审计,没收非法卖地所得款,依法查处卢武昌违纪违法行为,并移送司法机关查办。

  但是,卢武昌涉嫌犯罪“前科”在其编织的地方恶势力操作之下,村民合理诉求却成为“耳边风”,卢武昌逍遥法外,其存在诸多违法犯罪问题没人深究,不了了之。

  如今,村民们仍指望上级有关部门领导加以重视,依法追究卢武昌涉嫌倒卖稀土、非法买卖土地等违法犯罪的责任,帮助村民们挽回利益损失。

  十多年以来,“村霸”卢武昌蔑视法律,官商勾结,为非作歹,欺压百姓,其种种违纪违法行为已严重损害华清村村民的合法利益,激起民怨。像卢武昌这样“村霸乡匪”不依法制裁,群众生活便不能安宁。

  

\

 

  

\

 

  

\

 

  

\

原文链接:http://www.shxlaw.com/view-70016-1.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