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庄里水库泄洪道被填死,责任谁来负?

2020-08-13 11:43:55来源:法制与社会

昨日媒体报道,涞水县九龙镇村民呼吁,水库泄洪道被堵,暴雨临近,下游20多个村庄的安全成了问题。究竟是什么人堵塞了水库泄洪道、当地主管部门又如何处理的?

2020年8月11日,气象部门发布暴雨黄色预警,北京以及河北保定部分山区有大到暴雨,短时将有200毫米的强降雨。国土资源部门提醒,谨防山洪和泥石流等灾害发生。但记者了解到:与北京门头沟交界的河北涞水县九龙镇庄里村的庄里水库泄洪道却被堵塞,无法泄洪。

8月12日中午,记者来到涞水县九龙镇庄里村实地查看,几个守在水库路边的村民向记者讲诉了水库泄洪道被填埋的基本情况。

填埋泄洪道后形成的广场

目击:水库泄洪道被填满

在涞水县九龙镇庄里水库大坝上,村民指给记者:这就是8栋别墅的旧址,虽然2019年12月被政府强制拆除了建筑物,但痕迹还在,在旁边的泄洪道内,全部堆积着建筑垃圾。“艾老板被政府强令拆除建筑之后,垃圾就堆在这儿,加上施工的时候他就把这里当垃圾场,现在东西都满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对记者说。

照片左侧为填死的泄洪道,建筑垃圾依稀可见,右侧为溢洪道。

庄里水库,位于涞水县九龙镇上西埔村村北300米,1958年投入使用,距北京界仅7公里,总库容141.7万平方米,大坝为黏土斜墙坝,是一座一防洪、灌溉为主的小型水利枢纽工程,设计洪水标准为50年一遇,校核洪水标准为300年一遇,控制流域面积为54.5平方公里。

直观看过去,大坝泄洪道被人为填埋,据村民估算和记者目测,填埋的面积约3000平方米,与大坝顶部齐平,输水洞已经被完全填埋。

多年来,水库一直是高水位运行,淹没线在现行水位之下,泄洪道堵塞,根本无法泄洪。遇到大洪水一旦溃坝,将影响下游(海拔落差近200米)九龙镇20多个村庄1.3万人口和2千多亩土地的安全。

调查:水库大坝建别墅,谁的胆子这么大?

据村民介绍,十年前该水库被一个家住涿州的姓艾的投资商所承包,泄洪道被填埋建别墅是水库承包商艾老板四年前所为,他在库区附近修建了养老院、度假村等建筑。从2017年开始,艾某开始在大坝主体结构上无手续修建别墅,并开始销售。2019年,涞水县有关部门根据群众举报,拆除了大坝上的别墅和养老院。虽然拆除了违章建筑,但已无法恢复原貌,并且艾某将施工期间和拆除后的建筑垃圾,继续投入到大坝旁边的泄洪道内,致使水库完全失去了泄洪功能。

八栋别墅被拆违后,遗址依然可见

据村委会成员介绍,早在2009年,庄里村与涿州市开发区小吴村村民艾某某签订了承包经营协议,艾某某每年?一次性?12.7万元承包了水库,然后就开始在水库周边开始建设,最早的建筑是一座养老院,但没有手续。2016年,艾某某又从县里面揽到236省道庄里村一段的扩建工程,他将附近的山坡,以“削险坡”为由清除土方,但是将清除的山石直接填埋进庄里水库的泄洪道,口头报告的土方量为十万方,泄洪道被填平3000平方米,2017年开始,在填平的泄洪道以及大坝承重坝体上建设别墅,共计8栋,边建边卖。直至2019年被群众举报后,政府叫停拆除。

政府:无力的监管

艾某某从2016年填埋泄洪道建别墅开始,涞水县各级部门也很重视,2016年至2019年。涞水县持续着“马拉松”式的监管。2017年6月,保定市防汛总指挥部一位副总指挥巡查水库,发现填埋泄洪道等严重违法行为,当即责令涞水县相关部门予以制止、恢复原貌,并同时上报河北省水利厅。

2017年至2019年,涞水县政府、九龙镇政府以及涞水县水利、国土部门陆续向艾某某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勒令接受处罚并回复大坝原貌。

接到数次处罚决定和拆除通知,艾某某却无动于衷,继续施工建别墅,并开始对外销售。村里人质疑,他却说“上面有人”。2018年,涞水县人民检察院成立专案组,经过实地调查后决定对艾某某破坏水库大坝、填埋泄洪道建别墅一事提起公益诉讼。在诸多程序的干涉下,8栋别墅还是“胜利竣工”了,部分别墅也找到了买主,开始“办理入住”。

村民们质疑,这场马拉松式的监管过程中,究竟是什么力量在与法律抗衡?“水库大坝建别墅,恐怕全世界都没这先例吧?”村民跟记者调侃地说。

村委会:不能再租给他了

对于艾某某大坝上建别墅、省道边揽工程、填泄洪道这“通天”的行为,村民和村委会知道了他的“厉害”,劝也劝不住,说也说不服,面临越来越大的威胁,村委会只能做出决定:“不租他”。2020年7月,庄里村一纸诉状将艾某某告到涞水法院,要求终止协议。此案正在审理中。

“十几年,他一分钱没交,还使劲儿祸害!”

记者从水库现场了解完现状,随机走访了庄里村村委会成员。村干部透露,水库大坝被建别墅和泄洪道被填埋,村民反映强烈,村干部也曾经数年、多次找到艾某某,告诉他这样做的危害,他只说没事,有人罩着。并从合同签订到如今,每年2000元的管理费,从来没交过。三任村支书都出面协调过,“横得很,惹不起。”村干部对记者如是说,“建养老院的土地是我们村的集体土地,也没给过钱”。据了解,艾某某将水面和一些建筑转租,每年纯收入几十万元。

2019年底,涞水县天鹅湖削山建别墅被媒体曝光,引起全社会关注,河北省、保定市加大执法力度,拆除了建在大坝上8栋别墅,但泄洪道被堵,却没有解决。

借着政府加强执法的东风,村委会召开村民大会,一致通过了收回水库经营承包权,鉴于艾某某严重违法行为,向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判决艾某某赔偿违章建设的损失、恢复被破坏的泄洪道和支付十多年的承包金。

法律链接:

我国刑法中,对于破坏水利设施行为,没有单独规定明确的罪名,因此,司法实践中,是以毁坏财物罪来对破坏水利设施的行为进行处罚的,按照现行关于故意损坏财物的规定,破坏水利设施,造成公私财物损失五千元以上或者损坏公私财物三次以上的,以及纠集三人以上公然破坏公私财物的,都会被认定为故意破坏公私财物罪,可能被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和罚金,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将被处以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责任编辑:XDK20]

最新内容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云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D-2016-03 工信部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版权声明| 工作人员| 记者公示| 新闻许可证| 营业执照| 删稿指南| 新闻订阅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886号

云南法制与社会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