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福建7名贪官结拜成兄弟 被戏称"葫芦娃组合"

2016-01-23 17:56:21    来源:新华网    

福建7名贪官结拜成兄弟 被戏称

福建连城县地处闽、粤、赣三省结合点,是革命老区和贫困县。近日,这个人口仅30余万的闽西小县出名了。

其之所以名声大噪,源于席卷全县的一起腐败窝案。该县四套班子中,有三套班子的一把手落马。此外,财政、公安等多部门主要负责人也相继落马。涉案人员16人,涉案金额3000余万元。

这起被龙岩市委定性为“连城前所未有,全市、全省也不多见的塌方式腐败窝案”,因注入了太多江湖色彩,备受舆论关注。

连城有“全国武术之乡”美誉,连城官场也上演了一幕名副其实的“连城诀”:县公安局政委与县政协主席和其他五名官员结拜成“七兄弟”,组成攻守同盟,定期聚会;有的官员升迁受挫,牢骚满腹,说“信组织不如信朋友”;有人打听到“兄弟”可能被调查,便积极扮演“内鬼”,去通风报信,并认真传授对抗组织的经验……

龙岩市纪委一名办案人员称,“江湖习气”严重污染了连城的政治生态。

“葫芦娃组合”

在此次落马的16人里面,级别最高的是连城县委原书记江国河。履历显示,江国河1963年出生,龙岩市永定县高头乡人。被调查时,他已在福建省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纪委书记的位子上干了两年。

2002年3月,江国河出任连城县长,一干就是9年。2011年6月,江出任连城县委书记。2013年6月,他升为厅官,任福建能源集团董事、纪委书记。

公开资料显示,福建能源集团是省属国企,注册资本金100亿元,资产总额超500亿元,员工近6万人。江国河在该公司的集团领导排序中名列第六。

福建省纪委书记倪岳峰透露,2015年5月4号,巡视组把关于江国河的问题线索移交给了省纪委。经过长达两个月的初核,2015年7月4号,福建省纪委正式宣布对江国河进行立案调查。

连城县多位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江的落马令人有些“意外”。“与其他多位涉案人员的张扬个性相比,江国河比较低调,人很有眼光,而且已经到省里两年了,没想到还是晚节不保。”

有连城干部举例说,江国河“有眼光”的一个表现是,虽然连城是个贫困县,但是他没有以牺牲环境资源换取GDP的增长。他致力于把连城建设成为中国旅游强县,因此坚决不让污染项目进来。曾经有公司提出在连城投资5000万元上一个化工项目,被他拒绝了。

与江国河的“意外落马”相比,其他多位涉案者因散发着“江湖气息”,拉帮结派,落马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连城县财政局原局长黄兆灯掌握财政大权,对于一些正常的工作也往往开口要钱。据连城县一位乡镇党委书记披露,前两年,该镇要打造特色农产品种植基地,黄兆灯向省财政争取了30万元补贴资金。不久,黄兆灯就打来电话称,跑项目需要开销,有几万元的发票要在补贴资金里报销。“我们赶紧帮忙处理了,乡镇需要上级财政扶持的地方很多,谁敢得罪他?”

据龙岩市纪委相关人士透露,黄兆灯大肆收受贿赂,很多按规定不能开支的费用,他也在财政拨款里报销,涉嫌违法违纪金额300余万元。为了个人升迁,黄兆灯不但逢年过节送钱送物去打点他的“贵人”——连城县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林庆祯等人,还利用单位财务资金为林庆祯等报销一些私人开支。

在连城的官场腐败窝案中,最引人注意的要数一个组合——“贪官七兄弟”。林负功在担任县公安局政委期间,与连城县政协主席林家龙及个别县领导、科级干部结拜为“七兄弟”,形成相互包庇的命运共同体。

一位当地知情者透露,这些人原本是八兄弟,其中有一个去世了,就成了七兄弟,他们被坊间戏称为“葫芦娃组合”,林家龙是“大哥”,林负功是“二哥”。这“七兄弟”非常张扬,每年8月18日都要聚会。

上述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以前就听过很多连城官员经常利用公款聚会喝酒、联络感情,这与连城的本土文化有关。“连城人都是清一色的客家人,比较注重亲情友情,很多连城本地官员都有或远或近的宗族关系。”

该知情者透露,林庆祯是福建省长汀县人,林负功和林家龙都是连城林坊乡人,他们有点宗族关系。“在林坊,很多人也有江湖习气,曾发生过几次多人拿着锄头去打群架的事情。还有些人依仗县里有林氏官员撑腰,就在当地耀武扬威。”

龙岩市纪委曾透露,林庆祯、林家龙、林负功等人积极帮助企业主“打通关节”,直接插手工程建设,在企业投资入股,在官员升迁、工作调动上帮忙“协调”,收取好处费。

上述知情者透露,以前,在连城因为官员聚会、大吃大喝非常普遍,很多大酒店都经常高官满座、生意兴隆。在反腐的高压形势下,现在有些酒店也不景气了。

(编辑: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