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南阳“七死凶案”调查:真假死刑犯疑云待解

2016-01-25 18:35:49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

1998年至2002年,河南省南阳市南召县陆续发生5起入室抢劫案,致7死1伤。4名“嫌疑人”中的3人先被判死刑,后又被释放。尽管如此,他们的人生却回不到原来的轨迹……

李晋飞觉得自己很窝囊,44岁的他不仅没成家,日常生活还要依靠父母。但两位老人毫无怨言,在他们眼中,“儿子的遭遇在全国也找不出几个。”因为,10多年前,李晋飞卷入了一场“连环杀人案”。

2005年12月22日,河南南阳的天气异常寒冷,正在南召县红宇机械厂上班的李晋飞,接到保卫处处长王国华通知,让他和10多名同事赶往南阳,接受警方对几起命案的调查,“过一两天就回来了”。

李晋飞说,他略微听过这些案件。司法信息显示,1998年至2002年,南召县陆续发生5起入室杀人抢劫案,7死1伤。有两起在红宇机械厂内。

出发前,李晋飞告诉女友要“出短差”,女友叮嘱其“早点回家”。那时,二人正准备结婚。随即,在南阳一家宾馆,他被警方确定成“犯罪嫌疑人”。

几天后,李晋飞“供出”同伙:杜强、向东,以及蔡见顺。

2007年5月,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南阳中院)在缺乏物证、人证等证据情况下,判处李晋飞、杜强、向东死刑;次年4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简称河南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案件发回重审。

但,该案至今未结,4名“嫌疑人”难回人生正常轨道。

“杀人狂魔”落网

在南召县警方侦查材料中,李晋飞等人是“杀人狂魔”:

首起案件发生在1998年1月12日。当晚,李晋飞与同事杜强、向东密谋后,携铁锤和刀子,杀死红宇机械厂职工宋某国、赵某茹夫妇,抢走12000元现金。

两年后的2000年11月11日,在南召县皇路店街上做生意的郑某军和程某玲又被这三人杀害,15000元被抢。

2002年9月19日、23日,他们还杀害了云阳镇的胡某海和皇后乡的景某发。警方称,在这两起案件中,家住太山庙乡太山庙村的蔡见顺,为3个嫌疑人提供了犯罪信息源,并参与分赃。

另据南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李晋飞和红宇机械厂职工张某军,还在2000年8月27日晚,杀死了该厂女工王某,抢走5000元现金以及存折,杜强和向东没有参与。但警方对该案的描述,被指有悖“犯罪逻辑”。

“二人经预谋,趁王某下班之前带绳子等作案工具到王某住处,翻墙入院进入室内潜伏,待王某下班回家进屋不备之机将王某杀死,从室内翻出现金……离开现场……”

而南阳中院在一审时,未过多公布此案案情。被警方确定的嫌疑人张某军,2005年7月5日赴日本研修。

南召县一退休官员回忆说:“这几起案子当时影响很大,警方来自上层的压力更大。”

李晋飞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他之所以成为排查对象,是因当年醉酒与人发生争执后说了一句:“我连杀人都不怕,还会怕你!”警方将其确定为犯罪嫌疑人,则源于公安部门测谎专家的结论。

根据相关司法解释,测谎设备不属于刑事诉讼中的证据,不能作为证据来进行使用。南阳中院立案庭一男性工作人员埋怨道:“被专家害苦了,这个专家在鹤壁、濮阳以及南阳淅川县,都进行过测谎。”

李晋飞被“测谎”成嫌疑人后,最开始称:“我没有干。”“你要相信科学,不要抱侥幸心理。”警方笔录显示,对其进行“思想教育”后,他供述了上述案情。李晋飞透露,所谓“思想教育”就是刑讯逼供。

顺着李晋飞的“供述”,南召县公安局开始抓捕杜强。彼时,他已在山东聊城老家生活了两年,并和妻子开了一家足疗店。杜强说,曾经自己算得上中产阶级。

据杜强自述,2005年12月29日前后,接到红宇机械厂保卫处处长王国华电话,对方说要到聊城游玩,因二人此前认识,所以主动提出,去车站接他。

车子是晚上到达的,没等杜强寒暄,他就被几个身着便衣的人摁倒在地,然后塞到车内,一路奔向南阳。杜强说,在车上,没人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前三天光说让我交代问题。”杜强称,直到第四天他被告知涉嫌多起命案,并听到了李晋飞和向东的名字,“我和李晋飞不认识,向东倒是比较熟悉。”

向东被抓是在2006年1月11日中午。1975年出生的他,在6岁时患上小儿麻痹症,右腿只能靠脚尖勉强行走。

2006年1月16日,经南召县人民检察院批准,李晋飞、杜强、向东在1月18日被南召县公安局执行逮捕。不久后,三人被戴上黑头套游街示众。

检方信息显示,2006年3月9日,蔡见顺也被执行逮捕。四人分别羁押在内乡县、南召县、镇平县看守所和南阳市第一看守所。

羁押期间,三人均向记者表达遭遇了刑讯逼供。对此,南阳市公安局督察支队张姓警官表示:“没有证据证明遭遇了刑讯逼供,但也没证据说没有遭遇。”

(编辑: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