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江苏客商投资近六千万湄潭建厂 遭石沉大海

2016-01-26 15:52:13    来源:市场信息报    

湄潭县隶属遵义市,位于贵州省北部,土地肥沃、山川秀丽,被誉为“贵州高原上的一颗明珠”和“云贵小江南”之美称。

多年来,江苏投资商沈祖富经常往返江苏溧阳市与贵州湄潭县之间,这不仅仅是他留恋这块革命圣地,而是自2008年起,他开始在贵州遵义寻找合适的投资,并于2009年9月直接投资5920万元,入股遵义华峰水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峰公司”),持股60.408%,成为控股股东。而噩梦也因此飘然而至。

1、噩梦模式开启:投资之后被忽悠

据了解,华峰公司位于贵州省湄潭县黄家坝镇,成立于1999年4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固定资产投资1.6亿元。该企业属于双认证企业,2008年生产水泥40万吨,实现销售收入1.6亿元。当时正在实施日产熟料3200吨/天项目,预计于2010年2月投入运行。

2008年10月18日,江苏客商沈祖富与华峰公司法人代表唐某康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根据该协议约定,该公司总资产1.4亿元,沈祖富参股80%(1.12亿元),唐某康等股东占20%(即2800万元)。双方还特别约定交接前的债务由原公司自行清理,与新董事会无关;

2009年1月8日,沈祖富与唐某康签订合作协议约定:沈祖富于2009年1月10日前支付股金5000万元;沈祖富在支付4200万用于还清公司之前的银行贷款后变更为法定代表人;剩余2000万股金在2009年6月30日前付清;

2月18日,沈祖富与唐某康签订《甲乙双方组织机构确认及有关事宜备忘》确定合股后的组织机构及其他事宜。

至2009年9月止,沈祖富转账到华峰公司总计5920万元。当年10月,双方商议确定相关股东及持股比例重新调整为:沈祖富占60.40%(实际为60.408%,即5920万元),唐某康为代表的其他股东占39.6%(实际为39.592%,即3880万元)。此时,华峰公司实收资本为6920万元(即沈祖富5920万元加1千万原注册资金)。

然而,当这一切确定之后,沈祖富发现情况有变,他告诉记者:“引资之前,公司宣称有充足的岩孔坝(地名)石矿可供开采,然而事实上当地政府早已经禁止开采。”等沈祖富发现这笔投资出现问题的时候,他的投资款已经支付,骑虎难下。无奈之下,沈祖富不得不同意重新投资,购买梭米孔(地名)石矿。

沈祖富投资之后的第二年,也就是2010年3月,华峰公司已经盈利数千万元,不仅结清了之前的债务,甚至还购买了矿山,更新了设备。

据介绍,2010年4月1日起,华峰公司由股东范某江(原法人唐某康外甥)内部承包,并约定每年上缴1600万元承包费。随后,唐某康承包华峰公司经营至2012年8月止。

据悉,2010年4月至2010年12月期间,沈祖富共收到承包费分配款800万元,其余关于华峰公司的运营以及决策,毫无所知。而根据沈祖富提供的一份黔恒信源审字(2013)第083号《审计报告》审计意见显示:截止2012年12月31日,华峰公司未分配利润5761.7612万元。这部分利润,沈祖富等股东根本不知情,更遑论重新分配了。

“作为大股东,对于公司的重大决策不仅无法参与,甚至不知情,这本身就是非常反常的,而华峰公司的法人唐某康以本地人的势力为后盾,一手遮天,根本不在意自己是小股东,不把我这个大股东还有其他股东放在眼里。”采访中,沈祖富一脸的无奈。

记者获悉,唐某康不仅是当地知名企业家,更是湄潭县人大常委会委员、遵义市人大代表。

据此前媒体报道,唐某康同时担任华峰公司和遵义陆圣康源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这两家相同股东达9人。其中胡某才为两家公司的财务科长,彭某兴为两家公司的主办会计,而掌握华峰公司所有印章的办公室主任正是唐某康的妻子。如此的组合,直接导致股东沈祖富无法掌握参股后的华峰公司真实客观的企业资金流向及财务情况。

2、公司突遭关闭,数千万元投资无踪

就在沈祖富等人为了自己在公司能够行使合法权益而奔波的时候,2012年5月17日,遵义市湄潭县人大常委会出台一份调研情况报告,华峰公司因各种原因建议关闭。

该【2012】42号调研情况《报告》载明,由湄潭县人大常委会罗主任牵头,组织相关部门负责人对华峰公司有关问题进行调研,并建议关闭……

而为什么突然会对且能够经营下去的华峰公司进行关闭呢?该县人大常委会罗主任对本报记者介绍说:“华峰水泥厂自建厂以来,对湄潭县交通、水利、城建等基础设施建设,对解决当地村民就业,对全县的经济发展的确作出了贡献,随着时间的推移,设备陈旧、老化、水泥厂污染问题越来越严重。”

“因为华峰水泥厂处在县城规划区内,不但影响城市规划,还影响招商引资环境,因污染问题,群众反映的比较强烈,为此,县里成立了调研组,通过调研提出三种方案:一是技改,二是搬迁,三是关闭。后来通过比选论证,认为对华峰水泥厂关闭既能解决污染问题又能避免群众上访,同时满足城市规划需要,最终调研组向县委建议对该企业进行关闭”罗主任对华峰水泥厂关闭,向记者这样解释。

据沈祖富称,2009年9月7日的借据表明,遵义陆圣康源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向华峰公司借款840万元,而在审计报告中也没有明确反映出是否还款。

沈祖富的代理律师向记者表示:“遵义华峰水泥有限公司在有资金出借给遵义陆圣康源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情况下,反而向其他单位借款,显而易见,有悖常理。”

而上述“遵义华峰水泥有限责任公司关停情况”显示的信息,除了提请政府部门进行职工安置、补偿等相关问题之外,最关键的要求在于“7000万元债务的偿还”,该材料显示,公司提请政府“将土地(130亩)由工业用地性质变更为城市商业用地,并请求免缴该用地的土地转化出让金及相关事宜,由华峰公司用土地及相关资产处置后来的清偿”……

至此,包括土地使用权在内的华峰公司的所有能够变现的资产,全部收归当地政府进行清查处理。

华峰公司关闭,其公司的账务等问题暂时被掩盖,而沈祖富的巨额投资,也瞬间化为泡影。

“原以为面对的只是唐某康,谁能知道却是湄潭县政府与投资人之间的扯皮和较量:公司关闭背后,正是该县对当地企业家或者说对唐某康的一种保护,更多的是一种无奈。”沈祖富说。

3、当地有关部门频频失信,投资人查账遥遥无期

一直以来,沈祖富联合其他被排除在公司管理和运营之外的公司股东,一方面要求华峰公司实际控制人唐某康执行《公司法》,维护股东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则不断向当地政府要求查账。因为政府已经成立了监督协调小组,所以,公司关闭之后的一系列问题,都由当地县政府和华峰公司资产管理人———贵州山一律师事务所负责。

而沈祖富在查账过程中却有着巨大的难度,当地有关部门不断推诿和扯皮,以各种理由不让查账,一位当地官员曾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股东要求查对账面,我们可以协调,但不能打包票。”

当地有关部门不作为,只能对唐某康的为所欲为买单,不仅影响了政府声誉,更让当地在投资者眼中成为“投资黑名单”。

数年间,当地有关部门推诿塞责,对于股东们的查账要求,设置了重重障碍。

该县人大常委会罗主任代表县委县政府多次向记者表态:湄潭县委县政府一直在保护遵义华峰水泥有限责任公司所有股东及债权人权益,严格监督清算小组公开、公正、透明运转,股东可随时到清算小组查对账目。

然而这种表态,沈祖富依然步履维艰,查账还是无法进行。

后湄潭县政府定于2015年12月21日在该县人大办公室5楼约请各方股东代表,进行华峰公司查账。

当日上午9时许,湄潭县政府举行关于华峰公司大股东沈祖富请求查阅、复制华峰公司自沈祖富参股之日起至公司关闭清算时止经营期间的报表、账册、原始凭证事宜召开股东查账座谈会。

为顺利、有效、快捷查账,江苏沈祖富方代表溧阳众诚会计事务所注册会计师钱所长明确提出查账要求,并列举查账所需细目:包括报表、账册(含总账、明细账、现金银行日记账、固定资产明细账、债权债务明细账等)及原始凭证。该要求得到了华峰公司资产管理人山一律师事务所李主任、华峰公司财务负责人胡某才的明确回复:所有查账资料齐全,且都能提供。胡某才并且声称:“所有明细账目都在电脑里,如需要,随时可以打印提供”。在会议中,该县人大常委会罗主任一再强调,为构建文明和谐的经济环境,针对华峰公司清算工作,一定要保护好公司股东和公司债权人的合法利益,对大股东沈祖富提出查账一事,必须要形成切实可行的会议纪要,并严格参照实行。后经会议各方代表共商,达成一致意见,并形成《座谈会议纪要》,约定:查账时间于12月21日下午2点30分进行至12月25日结束,如查账时间不够可另行商定。

事件似乎已经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沈祖富也这样认为。这时,华峰公司资产管理人贵州山一律师事务所李主任提出查账规定的五不准:1、不准带手机录音录像等点子器材;2、不准对所看票据拍照录像;3、不准对所看票据复印;4、不准将所看票据带出看帐指点现场;5、不毁坏所看票据。

此外还规定,查账人员应在华峰公司指定地点,查账人员进出应向公司门卫出示本人身份证,大股东沈祖富亲笔所签字的授权书,办理登记和身份证复印,查账人员不得擅自离开查账现场,所看票据由华峰公司工作人员逐一提供并在华峰公司代表监护下进行。

当日下午14点30分,大股东沈祖富代表方一行6人按约到达会议约定查账地点———陆圣康源公司。而该6人到达后即被保安以及陆圣康源公司的负责人邓某春拦在门口,要求登记并核实查账人员的证件。

随后,4位查账人员的手机、笔记本电脑被没收,甚至没收了该4位查账人员的随身拎包乃至放有大额现金的票夹等,包括计算器也被强制没收。为了查账,4位查账人员被迫提交了所有的随身物品。

当大股东沈祖富代表查账会计师钱建渊见华峰公司现场负责人仅提供原始凭证,而没有提供上午约定的报表、账册(含总账、明细账、现金银行日记账、固定资产明细账、债权债务明细账)等相关资料而提异议时,华峰公司财务负责人胡某才回答:“只有原始凭证。”钱所长问:“那上午约定好提供的报表和相关账册呢?”胡某才愣了一下后回答:“账册都在山一律师事务所,这个要听资产管理方———山一律师事务所的……”。即使是原始凭证的查验,也受到该公司万般监视,甚至上厕所都有人跟着。

“查账就是看到帐,华峰公司只提供原始凭证,而原始凭证只是会计初级资料,不能完全反映企业财务情况,怎么查?”参予查账的会计师向记者诉说。

2015年12月23日,在沈祖富等股东和律师的抗议下,湄潭县人大罗主任在陆圣康源公司召开协调会议。华峰公司股东唐某弟康、潘某玉、胡某才,陆圣康源公司负责人邓某春,山一律师事务所派员两位律师等均参加了协调会。会上,罗主任一再强调并要求华峰公司严格按照2015年12月21日《座谈会议纪要》的规定履行给予查账的义务,并按会议要求提供华峰公司账册、报表,并明确强调仅提供原始凭证无法查账。

然而,华峰公司股东唐某康等人不时以“会计不在公司上班”“没发工资会计说不负有保护账册的义务”“华峰公司没电、电脑打不开”“电脑软件坏了,打不开”等种种可笑的借口拒不提供报表、账册等相关资料。该行为已明显且严重违背了2015年12月21日《座谈会议纪要》精神,导致查账根本无法进行。

无奈之下,沈祖富代表方一行6人只能再次无功而返。

“作为招商引资主体的当地政府,在出现类似坑害外地投资商的事件之后,不仅不积极协调,帮助投资者挽回损失,挽回县政府和当地招商引资的声誉,反而处处为不诚信的当地商人背书,甚至文过饰非,明显护短。”现场参与查账的一律师十分的愤慨。

2016年1月17日,湄潭县人大常委会罗主任告诉记者:“我们已和华峰公司唐某康见面协商过了,由县矛调中心下发通知,要求华峰公司和山一律师事务所尽快配合江苏投资商的查账。”

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我国著名经济学家许崇正就该事件撰文称:投资商沈祖富入股5920万元于遵义华峰水泥有限责任公司,一直未能有效行使股东权利,地方政府每次都铿锵有力的表态,保证外来投资商及所有股东及债权人的权益,严格监督清算小组公开、公正、透明运转,可是,数年来,股东行使依法享有的基本查账权利,却因种种理由、原因未果。我国当前正在全力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打造和谐社会,而市场经济是一种诚信经济,和谐社会也是一种诚信社会。在我国诚信社会体系中,政府诚信是第一诚信,居于核心地位,是整个社会诚信的关键,起着基础性、决定性、不可替代的作用,是信用经济的引导者和保护者,对打造诚信社会起着极大的作用,因此,政府应该是诚信社会的倡导者和管理者。对社会诚信的管理,是现代政府的一项基本职责。

2016年1月18日,记者在该县人大办公室见到一份由“湄潭县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及群体性事件联席会议办公室”下发的通知,该通知要求贵州山一律师事务所、华峰公司股东唐某康主动配合江苏投资商查账的通知。

该事件,本报将持续予以关注。

(编辑: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