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江苏射阳:胜诉判决书岂能成空头支票?

2016-01-28 17:52:35    来源:旅游商报    

\

(当事人的媒体求助信)

“执行难”作为我国一个尾大不掉的社会难题,随着人民群众法制意识的不断觉醒,已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焦点。它所折射出的不仅仅是法制化建设的紧迫性,更拷问着执法者的良知。如果司法执行体系依然不能得到有效健全,执法者依然抱定“钱权交易”或“人情执法”,则“执法难”真的很“难”从彻底根除,“执行难”将继续真的“很难”。

事件回顾

《人民网·江苏视窗》一则题为《射阳法院:4年胜诉的判决书为何被封存?》的网络投诉引发众多网友关注。该投诉称:2011年12月初,投诉人贾成彬向江苏省射阳县人民法院起诉戴仁元及蔡成林等二人拖欠款项一事,后经射阳县人民法院审理,判决贾成彬胜诉[(2012)射商初字第0051号判决书和第0052号判决书]。接到判决书的贾成彬以为这下追回款项有望,但不料从接到判决书到今天,已经过去4年,至今未能追讨回一分钱。4年间,他不知跑了多少次射阳县人民法院及该院执法局,却只得到一个答复:“找不到当事人,无法执行。”

据贾成彬称,“执行难”根本就不是“找不到当事人”,而是该县人民法院执法局“有意放水”。他曾自行查实戴仁元在无锡搞工程,蔡成林在淮安金湖养殖网箱笼虾,并多次带领射阳县人民法院执法局法官到被告住处,但每次都是“扑空”,被告人总会“适时”离开。贾成彬认为,这无数次看似巧合的“离开”其实是有人事先通风报信。而更让贾成彬无法理解的是:自己4年来一直在“跟踪”的案子,到头来却是“此案的卷宗已经被封存”!至此,一桩胜诉案,变成了“无头案”。而“执行难”的原因,据知情人透露,是因为该案涉案人之一的“戴元仁的一个表兄弟就是该院的副院长”。

调查:投诉情况基本属实

为核实贾成彬投诉是否属实,记者特地前往江苏省盐城市射阳县人民法院进行实地调查。在未能见到该院执行局丁卫东局长的情况下,记者通过该院一热心工作人员的帮助,在法院内部系统,查到了贾成斌在《人民网·江苏视窗》上所公开的(2012)射商初字第0051号判决书和第0052号判决书。其中,(2012)射商初字第0051号执行号为(2013)射执字第0162号,(2012)射商初字第0052号执行号为(2013)射执字第0163号。但系统同时显示,贾成斌的案件已封存,原因不明。藉此,可证明贾成彬网络投诉情况基本属实:贾成彬确实胜诉并曾被执行局执行,但后“不了了之”,至今无果。

\

\

(两份胜诉的判决书)

执行局长无法联系

为进一步确认该案执行情况,记者在该院一位热心法官帮助下获得了该院执行局丁卫东局长的联系方式。随即,记者致电丁卫东局长,但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次日,记者再次拨打丁局长手机,终于接通。在记者向丁卫东局长说明相关情况后,丁局长却表示要执行的案件太多,他很忙,对此个案不清楚,并让记者用短信方式告诉他相关情况再作答复。记者随即将该案件有关情况用短信告知丁局长,但截至记者发稿止,仍未收到丁局长任何回复。

原文链接:http://www.lycmnews.com/m/20160128/9181.html

(编辑: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