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陕西洛南:一波三折的扶贫贷款

2016-01-25 22:18:57    来源:央视网    

\

旅游传媒网据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老乡要脱贫,需要大家帮——找项目、跑销路,还有一件事特别重要:得有本钱。为了帮助农民突破制约发展的资金瓶颈,中央和地方都想了很多办法,贴息贷款就是有效手段之一。在陕西省的洛南县,就有不少农民拿到了这样的惠农贷款。可是大家没想到,钱到手没几天,烦恼却来了。

陕西省洛南县是国家重点扶贫开发县,截至2015年底,还有8万多贫困人口,占到全县人口的约六分之一。这里地处秦岭深处,自然条件不太好,农民家里一旦家里有病人或者孩子读书、结婚等大事都容易陷入贫困。能够从信用社贷到一笔款,发展点经济作物,对他们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2015年2月,当地出台了一个扶贫政策,每户贫困户最高可以拿到不超过5万元贷款,由财政贴息两年,也就是说两年内农民是不用付利息的。在信用社的支持下,2015年5月前后,当地有2万多户贫困户申请到了这笔贷款。可是刚拿到钱两个多月,信用社就通知他们重新去签一份合同。

石坡镇李河村村民告诉记者,第一次签合同是5月份,第二次是8月份,这一次换了合同,上一次的合同就不起作用了,贷款也由无息变成了政府部分贴息。

农民认为,之前说不要利息,钱刚到两个多月,就改成有利息了,在信用社让利的情况下,贷款利率按利息千分之6.6执行。5万块钱的贷款,两年下来,就要近8000块的利息,这可是笔不小的数字,好在政府表示要贴息千分之3.3,也就是农民需要承担一半。村民们觉得政府不讲信用。

究竟是什么原因,他们要撕毁原先的合同,从无息贷款改为贴息贷款呢?在石坡镇扶贫中心,洛南县石坡镇扶贫中心主任王洛皓告诉记者:“扶贫是要发展产业,有的农民没有产业可以搞,也把钱贷了,不发展产业,所以修改了原来的政策。”

原来,按照县里的解释,贷款是用于农民发展产业致富的,发下贷款后,有部分农民没有好好发展产业,甚至把钱存银行。所以感觉原来的无息贷款政策不妥当,改为了部分贴息。这是县扶贫局的说法,那么乡镇上发现了这种情况吗?王洛皓表示:“咱这儿没有发现这种现象。”

尽管这位干部说这个镇没有发现这种现象,但这也是县里调整政策的一个原因。在采访中,记者还听到了另外一种说法。乡镇一位工作人员说:“上面的政策调整不是咱们说了算。理由新一届领导上任变化。”

记者注意到,当地关于扶贫贴息贷款先后发放过两份文件。从发放的时间来看,第一份是2015年2月。而在2015年5月前后,当地的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进行了调整,2015年7月下发了新的文件,原来的文件作废。新文件将扶贫贷款储备金从3000万下调为2000万,而且从无息改为了贴息,随即要求农民与信用社重新签订了有息贷款的合同。对于这种变化,基层干部也有自己的看法:“我们也觉得没有道理,但是政策这样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必须执行。”

\

对于这样的做法,法学专家认为,这与“依法行政”的要求是明显冲突的。

国家行政学院胡建淼教授认为:“从法律上来说国家的法律也好,政府的政策也好,制定了以后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修改不是说不可以,这个修改第一不能违反法律,第二要符合正当程序,还有很重要一点,就是新的制定以后,只能约束新的行为,不能对以前已经发生的行为,在以前原文件背景下已经发生的合同行为重新去进行调整这是不允许的,这就违背了法治的精神,违背了法律上的适用原则。”

贴息贷款如何设计才更合理、更有效,当然可以讨论;全部贴息,如果不是最高效的方法,当然可以调整。可合同都签好了,钱都下发了,才想起来调整,而且既没有细致地解释说明、也没有充分征求意见,群众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能没意见吗?更麻烦的是,这变故还不止这一项。

2015年12月底,到了贷款第一个季度结息的时间,按照第二次文件变更的说法,这笔贷款政府贴息千分之3.3,农民只需要承担千分之3.3。可是人到了信用社,贷款农民发现,情况似乎又变了。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打电话叫我付去,我想3厘3,几百块钱的利息,结果回来是1500(元),我想着下来付的6厘6。”

\

因为没有准备,突然让交千分之6.6的利息让一些原本就经济困难的农户措手不及。一户村民因为子女读书、结婚已经背了不少债务,贷款选择的又是养牛这个项目,养牛周期长,回报慢,突然增高的利息给他家又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他只能借钱还利息。不仅是他家,不少贷了款的村民也都感到很无奈。

这个政策不到一年的时间,从最早说无息,后来调整为政府补贴千分之3.3,而到实际付利率时又变成了农民要先付千分之6.6,记者到镇上的信用社了解情况。

石坡镇信用社工作人员表示:“你先付,然后到时候县上财政给你拨3.3的利息,给你减轻负担。”至于钱什么时候拨过来,他们说:“这个要等相关通知,等财政局通知,等上面通知,到时候把钱报上去。”具体时间他们说不清楚。

在乡镇的扶贫中心,记者看到了2015年7月当地第二次下发的新文件,上面的确写明了信用社按合同约定向贷款户正常收取利息,扶贫、财政部门通过“一卡通”方式按年向贷款户补贴利息。

(编辑: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