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记者卧底33天 小伙伴被男科医院虐到惨叫

2016-01-26 19:47:53    来源:新京报    

2016年1月4日,《“网络医托”围城》等3篇报道终于见报,从领题到稿件发表,前后恰好经历了50天,其中,33天在卧底。

肖鹏参与采写的版面《“网络医托”围城》

肖鹏参与采写的版面《“网络医托”围城》

在我有限的职业生涯里接触的选题中,从来没有遇到过像我接触到的这些莆田系医院这样践踏道德底线、并且成规模有建制,披上网络的外衣处心积虑地去谋取“病人”的钱财——甚至有些人根本没病。

\

2015年12月29日下午,北京朝阳区嘉禾文化大厦6楼,北京智者创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办公大厅,数百名员工在此办公。在这里,大部分员工以“咨询医生”身份,从事“网络医托”。

接触医托,并不是第一次。此前做脑瘫儿童基金调查,遇到一名15岁的脑瘫女孩,她和她的父亲就中了圈套,带着她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从重庆来到北京,被医托骗掉了辛苦筹集的一万块钱。

后来,我们了解到,这在当下成千上万的网络医托大军中,并非孤例。

2015年11月15日,我们接到爆料人的线索,半个月后,我们循着他提供的线索开始了卧底生活。

\

北京英才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瑞辰国际中心”办公地点,这里有数十名员工从事“网络医托”。

派遣4名搭档

“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经常想念我男朋友。”圣诞节的那天晚上,我的搭档“师爷”(一个女孩儿)几乎是用哭腔告诉我。我知道,她是辛苦极了:她平日的穿着格外干净整洁,但她所在的宿舍已经一个星期没有热水了,而且她已经连续两周没有休息。

而几个月前,当我找到师爷,派她去医托公司时,这个看起来文静、说话动听、毫无攻击性的女孩欣然接受了我的任务。“这份工作我很适合,正好可以学习些知识,回头给大家开男科讲座。”

虽然没有毕业,但她已经是一名有丰富经验的卧底。此前,她曾卧底多家幼儿园,记录幼教乱象。现在,她要把家当转移到这个位置较为偏僻的医托公司宿舍。

师爷是我们派向医托公司的第四名搭档。之前的三位搭档,一位由于担心不适应环境而选择放弃,一位没能通过面试,还有一位卧底一周后收获甚少——她不习惯看男科资料,遂不得不让她退出。

朝九晚五点半,这是我所在的医托公司的工作时间。上班时间里,大家都是对着电脑屏幕或者手机聊天,同事之间鲜有言语。

“同事”们往往要等到晚上七八点才下班。网络医托们一样很努力,为了争取更多“病人”到诊,他们中的很多人自愿加班:一般来说,一天之中,从下班到晚上九点,这个时间段,“患者”有空闲时间可以和你“聊病”。如果是上晚班,则需要到23点才能下班。

事实上,当我自己走进这样的医托公司“上班”时,我才真正理解小伙伴们的畏难情绪。

(编辑: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