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嫌犯被抓: 白城惊现8400万虚假诉讼与调解“黑幕”

2017-07-03 10:05:13    来源:网络    

文 / 杨霄汉  孙巨山

因为一桩房地产开发项目,一方融资而涉嫌诈骗,另一方欲贪占项目财产而炮制巨额“借据”诉讼,法院的离奇“调解书”让案件更加扑朔迷离……

    日前,相关涉案人员已被抓逮捕。

事发:融资项目受阻生是非

2012年2月5日,吉林省白城市的洮南市盛林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白城分公司(以下简称:白城房地产分公司)与吉林××集团白城市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城国×公司)签订了一份《转让协议书》,白城房地产分公司以262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白城国×公司的一处土地、房屋等,规划用于白城市“盛祥佳瑞”小区开发。同时,白城房地产分公司还购买了白城国×公司周边的赵×峰、崔×文的个人房产等。

收购后,白城房地产分公司董事长陈忠盛将该地块的开发项目,向白城市规划审批委员会予以报备审批(见白城市规划审批委员会《关于2014年第四次规划审批委员会规划例会的纪要》)。

据白城房地产分公司董事长陈忠盛的报案材料反映称:当时有个叫朱洪杰的妇女与我说她能融到资金,要共同开发该项目,并商定分别向社会集资,由我统一管理。朱洪杰所集的资金就放在朱洪杰的名下,我集的资金由我直接付息,最后算总账,亏盈按比例分成。此时由于资金不足,我还以个人名义向社会筹集了大量的资金,用于购买这些土地和动迁了几户相邻的住户。

“但由于各种原因,该地块的开发项目手续三四年间一直未能获批。”陈忠盛的妻子说,“这期间,我们在民间共融资了1亿多元。由于项目无法启动实施,债权人就陆续地向我们要钱,但我们一时无力偿还,该事件就被闹大了。”

2016年1月,陈忠盛因涉嫌诈骗被洮南市公安机关逮捕。

陈忠盛的《报案材料》及涉案“借据”

陷阱:项目被骗“过户防扣”

“其实,我的丈夫陈忠盛之所以后来投案被捕,其原因是他在一时无力偿还集资款的情况时办了一桩大错事。”陈忠盛的妻子说,“他被朱洪杰骗了。”

陈忠盛被捕后即向公安机关递交了一份《报案材料》。《报案材料》称:社会上的债权人陆续向我要钱,我和朱洪杰商量怎么办?朱洪杰说把这块土地想办法过到我朱洪杰名下,别人就没办法扣押了,土地开发所有权还是你陈忠盛说的算。当时我就同意了。

陈忠盛信以为真。商定让陈忠盛先给朱洪杰写一个8400万元的“借据”,然后由她朱洪杰找法院起诉陈忠盛,法院为之做成一个调解书,即以这个开发项目土地全部抵债给朱洪杰。

陈忠盛在《报案材料》中还陈述,法院调解书的消息一传出来后,有人就说这项目土地就是她朱洪杰的了,而社会上的债权人说我暗地里把这土地卖掉了,纷纷管我要钱。我没办法,找到朱洪杰说咱俩这事不行,这不是欺骗我的债权人了吗?!朱洪杰却说你陈忠盛什么时候开发,我什么时候给你拿手续,没问题。但是我后来又找了几个合作伙伴想开发,再找朱洪杰,朱洪杰先是躲藏,后期她竟连我的电话也不接了,我感觉自己受骗上当了。

“迫于事件重大和事态的意外生变,在法院作出调解书后约一个月,我丈夫陈忠盛即投案,声明事件详情。并且,我们家人为了弄清真相,迅速也聘请了律师介入,了解‘调解书’的真实内幕。”陈忠盛的妻子说。

开庭同日用“诉讼文书用纸续页”作的《协议书》

纠案:离奇的调解书触动高层

因涉嫌诈骗,陈忠盛于2016年1月被公安机关逮捕。经查,其涉嫌诈骗金额1亿多元人民币,受害者近百人。

经了解,朱洪杰与陈忠盛采取伪造8400万借据诉讼的时间为陈忠盛投案被捕前的一个月——2015年12月。

“2015年12月16日,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朱洪杰提起的借贷诉讼,审判长为孔庆江,代理审判员有曹宝明、倪继迎,朱洪杰的代理律师为张文东。”陈忠盛的妻子指着《民事调解书》和相关证据材料说,“朱洪杰与陈忠盛的所谓《协议书》是用‘诉讼文书用纸续页’也在2015年12月16日诉讼同日写的。但‘借据’出具的落款时间为2014年7月20日。庭审过程极其短促,同日即时出具了(2015)白民二初字第19号《民事调解书》,以此使得‘盛祥佳瑞’房地产建设项目被以抵债的方式抵给了朱洪杰,并被朱洪杰拿去了一套项目手续。”

一审作出的《民事调解书》

“事发后,我们去查卷才发现,这8400万诉讼标的完全是恶意计算予以造假的,法官也不公正审查,最后却当庭胡乱主持断案。如果不是我们及时能发现并顶着种种巨大的阻力去上访、上告,最终得以纠正,否则我们由此‘调解’而被无辜夺去项目权的冤也就呼天天不应喊地地不回。”在省高院再审时,陈忠盛的女儿与律师通过调查核实发现,“陈忠盛与朱洪杰之间往来的欠款本金实际只有1100多万元,法院却主持‘调解’确认欠款8400万元,这……怎么能称是‘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呢?!”

为此,陈忠盛的女儿向省高院投书说,“一审法院对这案所谓的诉讼调解非常离奇,不但对编造的巨额‘借款’事实、本金等证据不加以审核,听之任之,主持调解计算的利息远远超出了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多,而且还本息叠加翻滚重复计算。本案诉讼费46.18万元被予以缓交,最后主持调解完被法官裁定诉讼费减半收取23.09万元。此案从诉讼到审结,虽形式为‘调解’,但据知情人反映,实质暗存着太深的人情猫腻……”

2016年3月,许多债权人从陈忠盛的家属中了解到了陈忠盛的《报案材料》的实情后,到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依法撤销该《民事调解书》。

“但朱洪杰的背景关系很强,有人出面帮其说情圆场。我们债权人只能通过正常程序逐级上访反应。”债权人代表董淑英等人对媒体说。

2016年6月,该案引起高层重视,责成白城、洮南两级公安机关对此成立专案组,予以重新核实侦查。

归案:朱涉虚假诉讼终被抓

2016年11月,8400万借据诉讼一案由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

庭审中,白城房地产分公司申请再审称,原审调解协议的达成是在朱洪杰对白城房地产分公司欺诈的情况下达成的,并非是白城房地产分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违背了自愿法律原则。朱洪杰虚假承诺为白城房地产分公司融资启动,由白城房地产分公司继续进行开发建设,事实上朱洪杰是虚构能为白城房地产分公司融资的事实,骗取白城房地产分公司与其达成调解协议并占有白城房地产分公司的建设项目。原审民事调解书的内容存在严重错误且违背了法律规定,白城房地产分公司实际仅欠朱洪杰本金1100多万元,其余计算的利息不但超过了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而且计算的是复利。调解书中增加了欠款本金的数额,还以此为基数而重复计算利息。朱洪杰辩称,一审的民事调解书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依据8400万的欠款事实是客观公正和公平的,无违反法律规定之处。且该民事调解书已经履行,发生善意合法的经营管理行为,应受法律保护。白城房地产分公司再审申请无事实依据,无任何有效证据支持。调解书符合自愿合法原则,白城房地产分公司认可欠款事实。

“可见,陈忠盛参与的‘调解’只是为了虚假‘抵偿’,做个形式暂防项目土地被扣押;而朱洪杰据此‘调解’,却真的玩起了假戏真唱、弄假成真的法子,在法庭上却据理力争,表露出了其欲真心占有的本意。”陈忠盛的家属及债权人说,“而且还有如叫‘林海’昵称等几人,与朱洪杰一起变着法子抢占土地。”

2016年11月22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吉民再194号裁定书,认为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白民二初字第19号民事调解书内容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的规定,裁定撤销了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白民二初字第19号民事调解书,将本案发回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后认为,本案待查明事实与公安机关正在侦查的刑事案件存在关联,遂于2017年3月10日作出了驳回原告朱洪杰的起诉的民事裁定,将本案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侦查机关对在逃的朱洪杰实施网上通缉

据了解,朱洪杰因渉嫌虚假诉讼刑拘在逃而被网上通缉,2017年3月21日被抓获归案,后被批捕。

请愿:债权人投书希望建设自救

陈忠盛因涉嫌诈骗被批捕后,不但立马递交了《报案材料》,同时他对自己犯下的错误行为悔恨不己,为了尽快偿还债权人的钱款,减少债权人的经济损失,陈忠盛还授权委托了债权人代表董淑英等全面接管公司“盛祥佳瑞”小区开发项目,包括项目立项审批、项目建设施工管理、市场营销以及物业管理等,进行项目建设自救,所得销售利润按债权额度比例分配给各债权人。

“陈忠盛一案因此而涉及到近百名的债权人。这几年中,由于无法承受这巨大的压力,像杜×军、董×青、邢×芳等债权人还没等到退钱而先后离世了,还有像杨×珍等人暴病,也无钱医治。其他债权人的权益也受到了严重的侵害。”债权人代表董淑英说,“但如果白城房地产分公司盛祥佳瑞小区开发项目土地按司法程序被拍卖,也许我们近百名债权人的损失将会更大,所以我们这几个月已多次向省市领导及司法部门投书请求法外开恩,让我们建设自救,我们一定会在政府的共同协力下,按正常的程序和要求做好一切项目建设自救事宜,如经协商成立自救委员会,聘请专业的法律顾问,保证一定按法定程序严格履行各项审批手续,一定依法依规进行自筹资金完成自救工作,按照相关规定严格执行建设标准,聘请符合资质的专业建筑公司实施建设,做到科学规划、规范管理、按时竣工,一定按照欠款数额按比例分配好所得利润,并及时缴纳各项税金,一定妥善管理好小区的后续建设,聘请专业的小区管理队伍等等,以减少我们近百名债权受害人的损失。”

“我们大家已经研究好了一整套项目建设与自救的方案措施。但不知上级的领导及有关部门能否同意我们的请愿。”债权受害人说,“我们一直在等待着上级领导及有关部门的回音。”

本案中涉及到的相关事宜最终如何处理,媒体将继续关注。

原文链接:http://kuaibao.qq.com/s/20170703A01PGD00

(编辑:蒋杰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