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济南开发区:一起被指离奇的调解纠纷与强执案

2018-02-06 20:45:15    来源:网络    

文 / 文溪音 徐宗平

诉讼中,法院对此一桩借贷纠纷案主持调解,并做出了民事调解书,确定数千万元借款由相关担保对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但担保方称法院根本没有通知其参与过所谓的法庭调解,其更没有特别授权哪一位代理人予以调解;而借款人也称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借用到小额贷公司发放的相关资金。

更为重要的是,该案进入了强制执行,却将无物权证的案外争议房裁定为担保方的房产予以强执。并在执行中召集数十名社会人员在执行现场对担保人实施恐吓、暴力拖曳与殴打……

这到底是一桩怎样的借贷纠纷呢?针对上述当事人的反映情况,记者前往山东济南进行了采访。

执行中担保人被暴力拖曳殴打

2018年1月4日,人们刚过完喜庆的元旦节。

这一天一上班,山东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济南开发区法院)执行局的王宁便开始执行这一桩案子。

\

上图为一名执行人员及数十名不明身份人员

然而这对于山东天海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天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琨琨来说,也是没有想到的。

“这天一大早,我们办公室的楼下突然陆续来了二三十个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在楼下徘徊集结,他们有的穿着保安制服,有的穿着奇型怪服。8点30分许,这批不明身份的人员跟随着济南开发区法院执行局法官王宁一起进入了我们所在的办公室大楼。他们主要聚集在办公楼的二、三层,并将楼梯口、电梯口全部堵住。其中的十几个社会人员满嘴脏话,为首的几个更是蛮横粗暴,不但踢砸办公物品、掀翻办公桌椅,而且还随处抛扔烟头、冲室内的字画口吐痰沫等。公司员工上前制止,却遭到这帮人的殴打,更有甚者,还将燃烧的烟头直接往员工的脸上扔,扬言连派出所都管不了他们。有的员工想要录像和报警,但也被他们予以控制,并被强行拖出办公大楼,有的女员工还被他们调戏羞辱,被吓得连声尖叫。”李琨琨回忆起1月4日被强制执行一幕时,至今惊魂未定,惊恐不安。

她说:“看到他们如此肆意妄为,我本前去与他们交涉,不料也遭到了殴打,二十多个人将我围堵在三楼门厅,不仅对我进行及其粗鲁的言语辱骂,还对我撕扯推拉。其中,有两个人扼住了我的手腕,为首的一个人还紧紧地掐住了我的脖子,其他的人就不停地撕扯我的头发,对我拳打脚踢,整个过程持续了五分多钟,导致我的手腕、脖颈、脸颊等多处红肿淤青,地面上到处是我被扯掉的头发。他们还抓着我的衣服扯着我在楼梯上上下拖行,以至于我身上有多处挫伤,走路都很困难。因为这是突然遭到袭击,使我的身心和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至今回想起来也觉毛骨悚然。”

李琨琨向记者诉说时,同时也拿出了多份在执行现场被人殴打致伤时的照片以示佐证。

李琨琨最后说:“我被打过程中正好见到了在现场的执行法官王宁,当即向他陈述了被暴打群殴的事,想让他迅即制止这种违法暴行,但王宁他听了后,只对在场的施暴者说‘打人是不对的’,便再无下文,视而无睹一般。我们真不知道,执行人员王宁为什么和这些不明身份人员纠合在一起?假如我们的案子真应该要执行,但我们在现场根本没有阻截抗拒执行的行为,请问天底下有这般如此执行的吗?!”

无物权证房产被裁定予以强执

据了解,其实法院执行的这一办公楼,还存在着另一起与案外人物权确权纠纷,尚未了结。

1月4日法院执行的这一栋办公楼叫“齐鲁文化创意基地14幢楼”(以下简称:14幢楼),整栋楼6层,建筑占地面积为2679.35平方米。

“2009年,山东有一家电子科技公司(以下简称:电子科技公司)与另一家公司发生经济纠纷,电子科技公司收不回那一家公司的抵押欠款。经协商,李琨琨所在的天海公司同意帮助那一家欠款公司支付债务,电子科技公司将该抵押物14幢楼产权整体转抵给天海公司。”李琨琨介绍说,“当时协商时,电子科技公司称可以转抵该14幢楼产权,但事后突然发现,电子科技公司说的是谎话,该14幢楼房产为工业用地,根本就没有产权证,而且是属无‘五证’房产,至今无法登记过户,而仍属电子科技公司所有。对此,我公司正与电子科技公司为此纠纷在交涉中。”

“但执行局在执行中,只一纸裁定,就直接将该14幢楼争议房裁定为我天海公司的产权而予以执行。”李琨琨说,“我向王宁法官提出过书面执行异议,但执行局未予采纳,而且该无‘五证’14幢楼还被评估拍卖了,评估价只有2080多万元。”

\

上图为被执行的“14幢楼”大楼

关于该14幢楼不具备执行条件的原因,李琨琨说的最多的事实与理由是:该14幢楼整栋房产并未登记于被执行人天海公司的名下,不属于被执行人的财产,法院的强制执行行为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首先,法院强制拍卖的该14幢楼整栋房产,系被执行人天海公司与出卖人电子科技公司买卖交易的房产,双方虽已签订房产买卖合同,但并没有从不动产登记机关办理房产过户登记。依据《物权法》第六条及第十七条的规定可知,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应当依照法律规定登记,同时,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证明。被执行财产未进行过权属登记,被执行人也没有取得权属证书,因此,被执行人对该房产不享有物权。其次,被执行人与出卖人之间的房产买卖合同关系属于债权关系,系债权请求权且具有相对性,仅能用作被执行人向出卖人请求交付房产,不可作为认定房产所有权归属的依据。综上,在被执行人没有办理房产过户的情况下,法院仅凭被执行人与出卖人订立的房屋买卖合同,就认定房产系被执行人所有,将其列为被执行财产的行为,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应予以纠正。

另外,法院对被执行房产的合法性及所有权的认定,不仅没有相关依据且超越职权。被执行房产缺少《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等五证,无法确定该房产是否为合法建筑,其所有权是否能够依法取得也有待商榷。然而,在裁定的第一项中,法院在没有证据支持的情况下,认定被执行房产为合法建筑,并规定了其所有权转移的条件及时间,此项裁定明显错误,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即使房屋合法,其所有权归属也应以不动产权利登记为准,在被执行人未申请确权的前提下,法院不得以裁判的方式认定被执行财产系被执行人所有。法院裁定中明确指出被执行财产属于被执行人名下的房产,该认定明显不符合事实。首先,不动产所有权归属应以不动产权利登记为准,但该房产出卖人电子科技公司一直不配合被执行人办理不动产过户登记,导致被执行人名下根本没有该房产,很显然,法院的认定是没有事实依据的。其次,对于被执行财产的权利归属,法院虽有权进行确认,但仍需要办理完毕不动产登记方可处分,更何况,被执行人还未诉诸于法院请求确认产权,法院在裁定中确权的行为违反了不告不理的原则。法院错误的将房产所有权认定归被执行人所有,而后作出将所有权转移至拍卖买受人(因流拍而直接转移给贷款人)的裁定,不仅影响了被执行人就房产买卖合同的履行问题向法院寻求救济,还使得拍卖买受人的产权取得难以实现。综上所述,法院对于该房产所有权的确认有明显的错误,更何况,该房产五证不全,无法判定是否为合法建筑,对其权利归属更不能简单的进行认定。基于以上两点理由,申请人认为,法院对于14幢楼整栋房产所有权认定及拍卖是错误的,故提出异议,请求法院撤销执行裁定。

无借贷事实,调解书被指多个程序错误

由执行引发的纠葛,还不得不说及到因执行而依据的那25份的法院民事调解书。

据庭审案情反映,2013年12月18日,原告济南市高新区融鑫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鑫小额贷公司。后改名为银丰融金公司)与被告朱红(化名)等25名人员签订人民币借款合同各一份,借款金额分别为200万元、50万元不等,25名被告共从原告处借款计32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3年12月31日至2014年3月30日止。被告李琨琨、朱×涛、天海公司、昌瑞公司、东方公司、信通公司、信诺公司分别与原告签订保证合同,承诺为朱红等25名被告的借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被告李琨琨以其持有的昌瑞公司5000万元股权(持股比例100%)向原告提供质押担保并办理了质押登记手续。原告起诉称,上述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履行合同义务,但被告未按合同约定付款,经原告多次向被告催要未果,故诉至法院。

诉讼中,法院针对此案予以主持调解。2014年8月6日,济南开发区法院做出的25份民事调解书中写道,由上述被告及担保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并支付至实际付清之日的利息;原告对被告李琨琨持有的被告昌瑞公司5000万元股权享有优先受偿权。

针对这一调解书的做出的整个经过,李琨琨表示“一直不知情”。

“我李琨琨根本没有签过授权委托代理,但到执行时我突然听说法院卷宗中的律师授权委托书上既然也有我个人的名字,而将实际不存在借贷事实的事却给我如此‘调解’了,我个人的权利怎么被人冒用了呢?!”李琨琨着急地说。

李琨琨说:“代理授权委托书不但我没签署,而且一看那代理授权委托书也并未有代为调解的特别授权,更无具体明确的授权委托时间。委托书存在严重瑕疵,虽有人签名但不具有全面代理的真实性。”

\

上图为涉嫌伪造签名和无委托日期的“授权委托书”

李琨琨指出:经核实调查,该调解书还存在诸多事实和程序上的错误。本案中,最重要的是3200万元借款,根本没有如原告融鑫小额贷公司所述的其依约履行了合同义务,25名借款人实际上根本没有借用到该笔资金,借贷事实不存在,借贷事实未查明。小额贷公司当时将借款金转辗了两个公司账户后,于当日却又将该借款金转回至小额贷公司了。授权委托代理人也越权超出了授权委托权限,伪名所签是无效的。法院诉讼调解中违反上述借贷使用是否真实的原则,违反了民事调解必须通知各方当事人到庭参与调解(或逐一背靠背调解)的规定。当事人一方若不能到庭参与调解的,应委托代理人凭特别授权委托书出庭参与调解。

“还有,法院该民事调解书毛病百出——明明原、被告之间在2013年12月18日才签订的借款合同,但法院民事调解书早在‘原告与被告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2月28日’就已‘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进行了审理’。一份严肃而公平公正的法律文书,却在此被颠弄得如此儿戏,济南开发区法院竟在借款合同衍生之前就为此作好了如此受案审理的预备。”李琨琨代表25名借款人被告及其自己,称“要求法院以及检察监督部门对此案情事实作严格审查,以打击与纠正设套作假的不实诉讼和恶意欺诈行为”。同时,李琨琨也表示:如我们这么多被告经审查确实借款使用了这笔3200万元涉案借款,那我们被告应该偿还,而且我担保人也理所应当的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法院公正执法。

采访和所面临到的问题

1月17日上午,记者来到了济南开发区法院采访。采访意向为该案调解及执行的具体情况、当事人李琨琨复印案件卷宗为何遭拒的问题。

法院的三位同志热情地接待了记者,随后将涉案当事人李琨琨叫到了法院询问反映情况。其中一位年长的刘姓女同志表示当事人复印案件卷宗这是涉案当事人正常的权利,并主动地向李琨琨告知了她的手机和办公电话,请李琨琨于明天法院一上班时即给她打电话,由她具体安排落实复印案件卷宗事宜。

1月18日上午,李琨琨如约来到了法院,法院的刘姓女同志告知已予安排,找法院执行局的王宁法官即行。

但李琨琨反馈的信息是遭到了王宁的批评与拒绝。

后记者赶往法院了解情况,与法院刘姓女同志取得了联系,刘姓女同志很认真地分别告知记者及当事人李琨琨,表示已与王宁将情况说明了,可以找王宁直接去办。但当记者经过法院门卫的安检(手机、提包、笔记本等一律不得带入,锁在走廊外的专存柜内),进入执行局王宁指定的接待室后,王宁最后还是将记者请了出去,以致本采访执行局的计划意外受阻。

随后,李琨琨在执行局里一直等到11点多才出来,上午复印卷宗未成。

她一见到记者就委曲地说:“我本来是正常来要求复印卷宗的,没想到王宁先要对我做调查笔录,一再强硬地连续逼问我怎么还钱?我说我现在要求调卷宗,先要弄清一下案情。但王宁他还是紧逼着我说你有权利看卷宗,但是你准备怎么还钱,如你拒不还款,将对你采取拘留等措施。该调查笔录黑字白纸只二十来行字,什么口吻一看便知。最后他告知我上午卷宗复印不了,需下午再来。”

18日下午一上班,李琨琨又来到了法院,但要复印的卷宗只有关于执行方面的几份材料。为此,李琨琨又向法院要求复印该案诉讼调解方面的所有涉案内容,但李琨琨一直等到下午法院下班,她从法院档案室复印到的卷宗仍是不全面的,有的已经复印了的几件复印件后来却也被法院人员收回。

19日上午,记者来到济南开发区法院就具体采访意向再请求采访。

四十多分钟后,法院下来了三位接待的同志。关于该案目前相关执行情况,一位年轻的法院同志称执行局领导不在,你要采访就到下周再来吧。另外关于法院调解时的情况以及涉案3200万元借款事实,那位年轻的法院同志马上又说这是实体上的事,然后他表示正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去参加,因时间紧,所以暂时先就这样。说完便拿起本子上楼去了。

记者还采访了融鑫小额贷公司(后改名为银丰融金公司)。贷款负责人在记者采访了解当时3200万元到底是如何放贷的时,该负责人称“你问我干吗,你们采访法院去呀”,算是作了回答。

如今,3200万元涉案调解事实问题无法得予释明。李琨琨的涉案卷宗问题经过多方努力,为什么至今仍无法得到全面复印?由此,李琨琨的签名授权委托问题、法院诉讼调解中召集各方当事人参与调解、签名等等的程序问题,均成了不透明的“闷葫芦”。尽管法院民事调解书已生效,但此案执行问题怎么办?李琨琨及其25名被告到底如何才能弄清楚这场官司?本案最终如何落幕,让我们拭目以待。

媒体将予以继续关注。

原文链接:http://www.timewikicn.com/show-17-5317-1.html

(编辑:蒋杰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