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掐架”,生效执结案离奇被推翻

2019-08-01 08:56:42    来源:法制与社会    

[本刊记者杨易峰 李木]

4年前,王仁进参与一起法院执行案件的土地拍卖会,竞拍得三宗土地,且在国土部门依法办理了相关登记手续。

但令其意想不到的是,到手的“鸭子”突然又飞了。“明明是已经执结了的案子。这太不可思议了!”王仁进说。

\

买受人竞拍得三宗标的物

2015年4月7日,广州南方拍卖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拍卖公司)受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委托,发布《涉诉资产进场拍卖公告》,公开拍卖被执行人广东雷州市立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州立信公司)位于雷州市新城大道23号、24号A、24号B三宗国有土地(9115.1平方米)使用权。

同年4月30日,王仁进通过网上公开竞价,以人民币26721547元的价格竞得上述拍卖标的物,拍卖公司给其发放了三宗地块的《成交确认书》。

此后,买受人王仁进向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交付中标地块价款,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作出(2014)穗天法执字第6307-4号《执行裁定书》,裁定“被执行人雷州市立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位于雷州市新城大道23号、24号A、24号B三宗国有土地使用权归买受人王仁进所有”。

“为了办理相关手续,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向雷州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协助买受人王仁进单方办理该三宗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以便买受人办理土地使用权过户手续。”王仁进向记者介绍,“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同时也向雷州市国土资源局发出了《协助执行通知书》,明确协助事项为协助买受人王仁进单方办理该三宗国有土地使用权过户手续。”

\

依法受理办结不动产登记

王仁进凭上述司法文书向雷州市国土资源局申请办理过户手续。

“在办理过程中,出现了一个环节。”王仁进说,“该三宗土地原来是雷州立信公司从政府那里出让而来的,其中有26宗宅基地遗留问题,约定要求雷州立信公司配合政府予以回收处理,但雷州立信公司受让该地后只回收了11宗宅基地。”

雷州市国土资源局在协助执行过程中,致函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征询。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复函称“……贵局提出的上述土地使用权的部分遗留问题,因不在本案的执行范围,故并非由法院处理,不能因此而影响买受人办理土地使用权过户手续”,“……依雷州市土地储备管理中心的登记,上述三宗国有土地使用权面积共计9115.1平方米,故贵局应按此面积协助买受人办理过户登记手续。而贵局在来函中提出上述土地使用权的26宗遗留问题并非由法院处理,至于是否需要由土地出让方或其他部门协调解决,由贵局自行依法处理。”

雷州市国土资源局经核查,上述三宗土地范围内涉及回收的26宗宅基地,其中有11宗宅基地由雷州立信公司的“合作方”雷州市洪都大酒店的法定代表人洪×相以个人的名义,与11宗宅基地业主签订了回收手续,并付清了回收价款。

针对雷州市国土资源局关于“雷州市洪都大酒店以其与雷州立信公司合作购买名义回收上述三宗地块范围内的11宗宅基地,是属于被执行人雷州立信公司的被执行财产,还是雷州市洪都大酒店法定代表人洪×相的个人财产”问题的征询,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回函称,“贵局来函中所提及的11宗宅基地如果位于我院处理的上述土地使用权范围内,就应当属于被执行人雷州立信公司的被执行财产”。

雷州市洪都大酒店洪×相向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2014)穗天法执异字第65号执行裁定,驳回了其执行异议诉请,再次明确上述三宗土地使用权当属雷州立信公司所有。

“虽然本人所有的土地使用权面积为9115.1平方米,但为配合当地政府工作,尽快办理过户手续实现本人权利的实际行使,我向雷州市国土资源局申请先剔除王××、洪××、胡×等5人尚待解决遗留问题的土地,而对权属清楚的土地办理过户手续。”王仁进表示,“雷州市国土资源局受理后,于2017年8月17日根据本人的申请,将5人的宅基地剔除后,给本人办理了粤(2017)雷州市不动产权0003032、0003034、0003035号《不动产权证书》,该三份证书涉及的土地面积共计7951平方米。”

异地受案撤销产权证遭质疑

颁证后的一个月,洪×相向广东省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请确认被告雷州市国土资源局核发的《不动产权证书》违法,并予以撤销。与此同时,该5人也提起诉讼。

2017年12月18日,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作出行政判决书,撤销了上述三份《不动产权证书》。

王仁进认为:一审中,洪×相向法庭提供了其与雷州立信公司之间签订的《合伙协议书》《协议书》两份证据。一审法院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穗天法执异字第65号执行裁定书中未对雷州市洪都大酒店洪×相提供的《合伙协议书》《协议书》的效力进行认定为由,即认定原告(洪×相)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系草率认定案件事实,令人费解。一事不能二理。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驳回雷州市洪都大酒店洪×相执行异议诉请的依据和理由已作了充分论述。案外人洪×相不具备本案的行政诉讼主体资格。洪×相与雷州立信公司法定代表人洪×(于2014年起在逃,被网上通缉)系父子关系,该11宗宅基地是雷州市洪都大酒店为履行与雷州立信公司签订协议书的义务而回收,洪×相作为雷州市洪都大酒店的法定代表人,是履行协议书义务的具体行为人,其与雷州市国土资源局作出的行政行为不存在任何的利害关系。《不动产权证书》已将王××等5人的5宗宅基地剔除在办证范围之外,故与颁证的行政行为也不存在利害关系,更谈不上侵害其合法权益。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将本案定性为不动产行政登记纠纷严重错误,雷州市国土资源局颁证的行政行为是属于根据协助执行通知书实施的行政行为。

王仁进还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规定,行政机关根据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实施的行政行为,是行政机关必须履行的法定协助义务,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如果当事人认为行政机关在协助执行时扩大了范围或违法采取措施造成其损害,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但国土部门协助执行颁证并未扩大了执行范围,也不具有违法执法行为。在未有任何法院可以解除或者撤销另一法院作出的决定、判决和裁定的情况下,从任何的法律程序来讲,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都无权也无任何法律规定可以受理审理。

“虽然一、二审法院判我都输了,但这是一个错误而又奇怪的现象。”王仁进说,“本案行政之诉与有关领导干预不无关系。更为重要的是,洪×相在其儿子潜逃多年并被通缉的情况下而提起诉讼程序存疑。在审理期间,主审法官还称根据领导要求,召集本人与洪×相等人在中院多次进行协商调解(和解),要求本人按照土地交易市场时价给付洪×相回收11宗宅基地的价款,但我无法答应和满足他们的无理要求和条件。”

雷州市国土资源局法宣股韩股长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说:“我们是按照有效的司法文书协助执行,颁证的行政行为不但是没有超过范围,反而是小了。这是一起已经执行完结的案子,但后来我局核发的该不动产权证被另一法院撤销了,出现这样的变局令人很少见。我局上诉也被驳回。这种司法现象值得大家研究,建议上级部门引起重视,作为范例研判,以进一步推进和帮助基层机关健全规范有效执法机制。”

王仁进合法取得上述三宗土地使用权,买入价高达两千多万元,却历时4年仍未能办理过户手续,土地项下使用权利无法实际行使,可谓蒙受了巨大损失。

针对本案中反映出来的相关问题,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研究室王主任回复记者称,此案的有关案情已在省高院复议中,我院也在等待该复议结果。

本案最终结果如何,媒体将继续关注。

(编辑:蒋杰 )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法制与社会”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法制与社会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法制与社会网”。如有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凡注明为××媒体来源的信息作品,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并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该相关内容。如其他单位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应予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若因线路及本网站控制范围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导致暂停服务,对于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本网站不负任何责任。如有什么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