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武汉国裕物流4亿银行贷款逾期

2016-04-03 14:52:41 来源:华讯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中小船航企业压力凸显 武汉国裕物流4亿元银行贷款逾期

罗辑

中小型船舶、航运企业的风险正在集中暴露。

3月15日,主营为船舶制造和航运的武汉国裕物流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武汉国裕物流”)发布了关于银行贷款债务逾期公告。该公告提及公司本部及下属公司共计发生银行贷款逾期、垫款、欠息合计4.86亿元余。而除了银行贷款,《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公司目前还有两期存续债券“15国裕物流CP001”和“15国裕物流CP002”亟待兑付,但其按期兑付的能力受到评估机构质疑。

事实上,据业内人士介绍,进入2015年陆续有船舶、航运企业关停、倒闭,风险正在凸显,武汉国裕物流目前的情况绝非孤例,“运力过剩的经营困境加上资本杠杆的挤压,双重夹击之下,必然面临行业洗牌。但值得注意的是,船舶业周期性明显,同时去产能的渠道狭窄,企业还应调整融资结构、寻找重组并购机会尽力挺过寒冬。”

公告资料显示,武汉国裕物流方面也拟采取措施,与授信合作银行商谈展期的转贷事宜。同时,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正在与银行、评级机构以及短期融资券持有人积极沟通商谈,近期将有公告。

存续债券面临兑付压力

1996年成立的武汉国裕物资贸易公司为前身的武汉国裕物流集团,发展迄今,其下辖国裕集团(香港)控股、武汉江裕海运发展、扬州国裕船舶制造、武汉市国裕物资贸易等多家子公司。

其中,国裕集团(香港)控股主要负责干散货国际航运,武汉江裕海运负责大宗物资的长江及沿海水上运输业务,扬州国裕船舶制造独立从事船舶制造,武汉市国裕物资贸易有限公司从事钢材贸易,前三者总资产体量均在20亿元以上。

近日,武汉国裕物流公告称,受国际经济环境不景气、航运业运力过剩等因素影响,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现金流状况紧张,致使发生银行贷款违约共计4.87亿元人民币,其中贷款逾期4.17亿元,垫款6219万元,欠息706万元。

同时,该公司还有两期票面利率为7%的短融券需要在半年后陆续兑付,其中“15国裕物流CP001”本金4亿元,到期日为2016年8月6日;“15国裕物流CP002”本金2亿元,到期日为2016年10月28日。

某地方商业银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业内对于船舶等传统企业放贷已非常谨慎,出现违约,后续授信将难上加难。”

而在上述银行贷款出现违约以前,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曾将其纳入观察名单。根据彼时公告,国裕物流下属子公司扬州国裕船舶制造及其代理方与新加坡船东Pioneer Marine公司于2015年11月9日签署了相关造船订单的终止和延期协议,并最终于2015年12月29日签订补充协议。

根据协议约定,Pioneer Marine公司取消了在国裕物流下属子公司扬州国裕订造的3艘散货船订单,并推迟了另外8艘新船的交付时间。鉴于国裕物流重要客户Pioneer Marine公司撤销和推迟部分造船订单事项,大公国际认为,这将对国裕物流的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对于上述情况,国裕物流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最新情况还有细节变化,但由于公司正处于与银行等多方商谈期,不便披露,“近期会有公告。”

运力风险敞口亟待修弥

事实上,武汉国裕物流面临的情况并非孤例。甚至在业内人士看来,“还能盈利,已是难得,”某国企背景航运企业员工提及,据其所知去年以来,大部分干散货海运企业入不敷出、更有不少已走到风险爆破的边缘,“今年可能会‘死掉’不少”。

《航运界网》副主编王海告诉记者,集装箱、干散货、油气等运输板块中,除原油因近来价格持续下跌而扩大需求带动运输外,受宏观经济疲弱影响,其需求均在减弱,“单从干散货运输来说,被视为全球贸易风向标的波罗的海干散货航运指数(Baltic Dry Bulk Index, 简称BDI)从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高点11000点,一路下跌到如今的400点左右,跌去九成以上,反映出受全球整体经济疲软而带来大宗散货市场的持续低迷。”

据其了解,去年8月,曾经的内贸集装箱巨头南青集装箱班轮公司(以下简称“南青”)发布《南青告全体员工书》,称受国内航运市场低迷的影响,该公司经营负债不断加重,故暂时中止南青公司的经营。今年1月,浙江海运旗下的五洲船舶破产清算案被受理,标志着浙近十年来出现首例国有造船厂破产。

“需求疲弱下比对出的运力过剩再加上资本杠杆的挤压,双重夹击之下,必然面临行业洗牌。”王海提及,造船周期较长,一般在几个月到一年;船舶使用时限更长,服役时间可达到25年。而航运市场的供求变化却非常迅速,往往会形成运力调整跟不上市场节奏的情况。同时因为该行业属于资金密集型,负债率较高是常态,那么在行业洗牌时,杠杆资金如何回笼、过剩产能如何处置成了更大的问题。

回看武汉国裕物流,上述中介机构认为,其主要资产如国内大宗商品、国际干散货运输以及造船板块均受到需求疲弱的影响,公司航运板块存在产能利用率较低、议价能力较弱的情况,造船更是在2015年无新接订单,目前在手订单仍面临类似弃船或延迟交船的不确定性。而这些并不是问题的终结,这些困境直接导致的是现金流周转压力加大,无法平衡资金杠杆,“如果只是银行和短融情况还算不错,一些中小型企业拿不到这类成本相对便宜的资金,其采取的民间借贷杠杆更高,风险更大。”上述银行业内人士提及。

“在一个已经较为漫长的经济疲弱期里,这一块不良资产的处置是一大难题。即使船厂破产出清,能服役25年的船只依然存在。如今去过剩产能速度在加快,往往仅使用10年的船只就进行拆卸,而拆卸后只能作为废钢处理。而不进行拆船,停泊、维护还需要资金。”王海提及,“风险敞口已经凸显,航运业去产能的渠道相对狭窄,而其周期性明显,在此困难时刻,还需及时调整融资结构、寻找重组并购机会甚至新型业态尽力挺过寒冬。”

作为一个缩影,武汉国裕物流将如何渡过难关还待观察,不过公开资料显示,武汉国裕物流方面也拟采取措施,与授信合作银行商谈展期的转贷事宜。其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正在积极沟通,近期将会公告进展。”

原文链接:http://www.huaxunwang.com.cn/gj/2016-04-02/102630.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