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歼10首席试飞员寻找29年前救命恩人 云南各界寻“小雷”

2016-06-01 08:53:11    来源:新华网    

“我是空军试飞员徐勇凌,1987年2月19日我遭遇飞机失控,高度10000米跳伞坠落于云南大山。元谋雷稿村9岁彝族男孩将我营救,并给我炒了一份蛋炒饭。近30年过去了,我渴望找到这位当年的孩子(如今已近不惑之年)。没有人民的爱就没有军队的发展,我渴望当面表达这份积淀了近30年的情感……”

  31日,一条“歼10首席试飞员寻找云南救命恩人,元谋小雷你在哪?”的消息刷爆网络,不少网友纷纷加入,出主意、转发,一起寻找“小雷”。云南各界更是一起急寻“小雷”。

  这一次寻找源于29日,微博认证为“国际试飞员徐勇凌”的网友连续发了10条微博,寻找29年前救了他的彝族男孩。

  1962年出生的徐勇凌是杭州人,国际级功勋试飞员、空军试飞专家、歼10飞机首席试飞员、中国试飞员学院特聘教官、空军功勋试飞员退役大校。这次寻人,他已酝酿了很久。

  徐勇凌回忆,1987年2月19日中午,他来到元谋训练团不到半年,迎来一个重要科目——双机超音速编队。当他和长机一起升到10000米高空时,由于没有听清口令就茫然接通了加力,两架飞机以巨大的速度差靠近,眼看就要撞在一起。

  那一瞬间,徐勇凌本能之中重重地向前推了一下杆,他的飞机在空中快速旋转,他一看座舱外大地和天空不断旋转,知道飞机完了。他试图把飞机控制住,但是发现驾驶杆没有作用,必须跳伞了。一拉逃生装置,徐勇凌弹了出去。

  “不少战友回忆当时在楚雄大姚搜救过我,但是根据我自己的记忆和判断,对‘雷稿村’这一地名有比较深的印象。”31日晚间,记者电话联系了微博发布者徐勇凌。他说,当时跳伞后,对于落地、村子等地方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但对于当时彝族男孩救我的情节,是没有出入的。”

  当徐勇凌坠落在海拔1000多米的大东山时,根据训练习惯,他做了一个非常完美的缓冲动作,落地后毫发未伤。他看了一下手上的腕表,指针停在了12点一刻。周围荒无人烟,徐勇凌沿着山脊一直往前走,走了6个多小时。

  直到他在荆棘丛中发现有一根放羊的木棍,“有人吗?”这时,荆棘丛的后面探出一个彝族小男孩,听不懂汉语。“很巧的是,他拿了一个笔记本在做作业,我把他的笔记本和铅笔拿了过来,在上面写下‘请带我到村公所’,他若有所思点点头,把木棍和两只小羊都扔在一边,带着我就走了。”

  小男孩把徐勇凌带到自家的土坯房里,由于语言不通,两人就用眼神交流,他还给徐勇凌炒了一碗蛋炒饭。“那或许是我吃到的最美味的蛋炒饭了。”徐勇凌说。

  随后,小男孩带徐勇凌到了村公所。一个小时后,车来到了这个小山村,把徐勇凌接回了部队。他见到首长,特别是见到了他一直挂念的长机朱广才。“他身负重伤,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第二天他和朱广才被送往昆明的空军医院治疗……此后,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彝族男孩小雷。

  “我在役时,涉及保密问题,不方便公开寻人,现在退下来了,我特别想找到他。”徐勇凌坦言。对于男孩是否叫做“小雷”?徐勇凌表示,只记得那个村子叫“雷稿村”,按模糊的记忆,他在心里把男孩叫做“小雷”。

  “网络的力量是巨大的,短短的时间,地方政府、媒体、雷稿村、空军,都在持续关注这件事。”徐勇凌说。

  当日下午,记者致电元谋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他们也正在找“小雷”。雷稿村确实存在,但是村里大部分人都姓尹。再加上事情过去近30年,信息是否有误,正在进一步核实。

  晚间,微博有网友发布消息称:“今天顶着41度的高温天气,楚雄电视台记者来到元谋县虎溪村委会,找到了当年这位彝族小伙。”

  对此,徐勇凌称,他当晚确实收到了疑似“小雷”的照片。“但是我们没有见面,目前还不能确认。”徐勇凌原本计划亲自前往元谋雷稿村,但因有事暂不能前往。“我们当时在一起独处有一个多小时,如果我们再次见面,有很多细节肯定是可以印证的。再者,当时我跳伞的事当地很多人都知道,学校、村子还会有很多有记忆的旁证给予支撑。”

  随后记者拨通了疑似“小雷”的电话,一个憨厚的男声传来,他说,“比起军人保卫祖国这样伟大的事情,我只不过帮了很小的忙。”

  徐勇凌称,一定会当面找到“小雷”,并感谢他。(记者 马骞)

原文链接:http://news.xinhuanet.com/local/2016-06/01/c_129031752.htm

(编辑:信息聚合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