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山西昔阳“水磨头渔场查封”真相调查(之一)

2017-01-06 11:09:24 来源:荆楚荆门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昔阳县东冶头镇水磨头村距县城30余公里,属纯农业行政村,全村90多户,近300口人,全部是农业人口。水磨头村支柱产业为粮食种植,村里有红鳟鱼养殖场一个,水磨头渔乡位于晋中市昔阳县东冶头镇水磨头村。然而,就是这个渔场却让渔场负责人黄运珍和村支部老书记李怀如踏上了上访之路。

据村支部老书记李怀如介绍,我是共产党员,今年68岁,是山西省昔阳县东冶头镇水磨头村人,先后担任水磨头村党支部书记三十多年。始终坚持听党的话,跟党走,把一个穷山村变成了旅游村。就在我准备卸任,向党组织交一份满意的答卷时,山西水投、昔阳县政府和水磨头村在解决口上水库淹没补偿时,巧立明目,联手套取国家资金。因我严把财务关,卡了一笔伍拾万元的违规开支,即遭到原昔阳县委书记丁雪钦的打击报复,背上了“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为此,我一直告到中纪委,尽管中纪委已下函督办纠错,但昔阳县县委仍阴奉阳违、按压不动,并且安排保安阻止我迈进昔阳县委大楼说明问题。

\

(被堵住出路的红鳟鱼养殖场

老书记李怀如激动的说,2005年,昔阳县东冶头镇党委再次启用我回村担任党支部书记。此时的水磨头已是破烂不堪,人均年收入不到600元,已被上级政府确定为迁移村。最令人痛心的是,唯一支撑村里经济的虹鳟鱼养殖场又因村民与承包者宋喜柱争水而关停两年多。宋喜柱赢了这场官司,本该按合同支付渔场承包费并正常经营,但他却不履行义务,四处找关系,指使原昔阳县法工委主任安桃文硬逼着我们强拆村民的渔场。

\

(经过开发后的昔阳水磨头渔乡景区)

老书记李怀如直言:“2007年,我听说榆次后沟开发的不错,便专门坐车去看看。凭心而论我村的条件要比后沟好的多,我便四处打听是谁开发的,经过后沟村支书的介绍,终于找到了正在开发的榆次区文物旅游局局长张贵宝,在我的硬磨下,张贵宝无奈带着保和堂的老板和参与后沟开发的黄运珍来到水磨头。

当时,他们也是碍于面子过来看看而已,可我却硬是逼着让他们说个所以然。在骑虎难下之际黄运珍怕伤我面,顺口说了句:资源不错,值得开发,但必须把水资源和渔场拿到手,否则无法开发。当时我也知道她在糊弄我,因刚承包的渔场还有四年多的承包经营权。

也许是老天有眼,2007年11月底,渔场承包者连连出事,无法经营,我便自作主张以九万元的价格接回了渔场。随后,我便去榆次找张贵宝和黄运珍顶真,当时他俩都楞了。张贵宝直言不能干,黄运珍无话傻了眼。我一听也急了,直问黄运珍说话算不算数?从来都言而有信的黄运珍见状,心一横说:当然算数,大不了我先去养鱼,然后再转让。我怕他们返悔,拍着胸脯说了许多保证,并把水磨头村民吹成了一朵花。说心里话,我是用无奈的办法把他们诓来的。

2007年底,黄运珍无奈接管了这个破烂不堪的倒霉渔场,随后她又说服了晋中榆次八缚岭农业生态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几个股东,带着资金来开发水磨头,我也实现了三年要把水磨头建成旅游村的愿望,经过旅游开发公司三年的艰苦打拼,水磨头渔乡旅游景区有了大名气,村民得到了大实惠,村里开办了三十多家农家乐,最多的一年能挣五十多万元,四十多户离村村民也迁了回来,村民盖新房,买汽车,甚至在城里买上了楼房,村容村貌得到了彻底的改变,我们终于过上了好日子。

\

(被山西水投和昔阳县政府毁挖坏的百米吸水石崖瀑)

老书记继续讲到:2011年国家要修口上水库,水磨头将被碧水环绕,这原本是件大好事,但五年建设下来,水磨头却被毁的一塌糊涂,又回到了1996年。

2016年春,山西水投施工队住进水磨头村,修路架桥,他们根本不保护水磨头的旅游资源,大肆开山炸石,在不到五公里的河道上架了五座大桥,俺村只有三百来人,建那么多大桥有何用?最搓火的是把亿年形成的吸水石崖瀑挖没了,把架眼山的“龙头”斩断了,把老辈人流传下来的“镇河成精石”给毁坏了,彻底坏了俺村别有洞天,世外桃源的风水宝地。

最可恶的是,宋喜柱在网上胡说八道攻击黄运珍的人身,村里的恶人多次找渔场闹事,并采取封门堵路打人,使经营者无法立足。

尤其是昔阳县委书记丁雪钦为了超低价把水磨头旅游景区转给煤老板,从2011年起,以政府之名不让旅游景区投资建设,不让景区正常经营,不给景区一分库区淹没补偿款,还把景区旅游设施和所栽的两千多棵树木、花卉和八十多亩食用苜蓿草场全部毁掉,害的旅游景区债台高筑,无力偿还。逼的投资股东退股离去。最可怜的人要数黄运珍,她原本不是股东,但为了替其他股东担责,她接管了景区的所有债权债务。为偿还水磨头旅游开发贷款资金,她卖掉房子,四处借钱,还被告上法庭。正是这位为了把水磨头建好的女人,把自己弄得走投无路,无法安身,还背上一身臭名。

老书记李怀如不解的是,2017年元旦前夕,村霸再次封堵了渔场的两条出路,使人、车无法通行。县里和镇里相关部门都不出面给予解决,养殖场成了一滩死水,也成了官家的“唐僧肉”?!(媒体将继续关注此事)

原文链接:http://www.jmyan.com/article-133494-1.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