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对中金公司潼关高管同华阴电力局长联手敛财、 拖欠民工工资、损国害民事

2017-01-17 10:11:42 来源:荆楚荆门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潼关自古出黄金。据潼关县相关资料显示,潼关县发现北宋“崇宁三年(1104年)”的矿洞石刻,大约900年前就有民开采金矿石。潼关人挖金子,自宋元以来,无有间隔。上世纪八十年代,潼关县曾获全国黄金万两县称号。中国黄金协会授予“华夏金城”荣誉称号。丰富的矿产资源吸引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客商,也成为许多农民工打工谋生的首选之地。2004年成立的潼关中金公司在央企和潼关县政府的强大背景下,实际上已经是以黄金业为工业龙头的潼关县龙头中的龙头。

2014年9月11日,费继腾(实名举报人,男,汉族,住陕西省中金家属楼1号楼东二单元三楼东户,身份证号码:411202197606171510,联系电话:13571347777)带领160人的工队与潼关中金矿业公司一分矿(以下简称中金公司,其中渭南市潼关县人民政府参股49%)所属温州二井建设有限公司驻潼关中金矿业公司项目部(以下简称温二井)法人彭正才签订劳务合同,在支付了600万元劳动保证押金后,由费继腾工队给其干劳务,合同有效期为一年。

2015年9月11日,工程完工后,费继腾工队没有发生任何事故,且按照合同约定完工后,温二井不仅拖欠734万元农民工工资,甚至连先前费继腾交的600万元押金也不退还,这样下来共计欠费继腾和农民工1314万元。就在农民工讨薪不成、左右为难的时候,张建军(华阴市电力局副局长,原潼关县电力局局长)出现了,言说他是彭正才坑口的合伙人,以后矿上的事情都由他处理。其实张建军是通过黑恶势力放高利贷给彭正才,在彭正才无力偿还巨额高利贷的情况下强占了彭正才640坑口51%的股份,完成了他的黄金梦。

令费继腾气愤难平的是:2015年10月22日,潼关县公安局岭北派出所所长梁铁刚打电话给他,说中金公司董事长胡小龙刚开完会,研究决定先支付他们600万元来缓解费继腾及工人的燃眉之急,剩余的随后协商解决,让他迅速去640坑口办法室协商。到了办公室,费继腾看见岭北派出所所长梁铁刚、中金公司武保部部长范鹏、中金公司主管一分矿640坑口副总张振祥和矿长周军华、张建军手下周明燕和孙占喜等人已经提前到了。就在随梁铁刚一起来的两个工头登记身份证时,周明燕、孙占喜、张波(张建军的侄儿)雇佣三四十名闲散吸毒社会人员冲进去将民工队的数人打伤,其中邹世杰受伤最重,住院长达20多天。当时在场的工人们拍下了视频录像并报了警,可是,一年过去了,打伤工人的凶手至今仍消遥法外。事后,温二井经中金公司授意,单方面提前终止合同,给费继腾工队造成直接损失430万元。

费继腾没想到,他和农民工不仅没拿到工资和600万元押金,还落得一个工友们被社会人员殴伤致残的凄惨境地。派出所所长和警察在场的情况下,让恶徒对讨薪的农民工大打出手,潼关县公安局对此却充耳不闻,闭目无视!

农民工讨薪不成反遭殴打,黑恶分子行凶至今仍逍遥法外,这样的事竟然发生在潼关县,公安机关却反过来做工作让报警的农民工撤案!公理何在?法律的尊严何在?

在潼关农民工讨薪被打并非个例:2016年6月2日,来自重庆的农民工张子兵前去温二井640坑口讨薪,没想到,对方不仅不给工钱,还让人将他打伤,受伤的张子兵至今还在老家养病。

更有甚者,张建军的矿权在2015年9月1日就已经到期,第二天国土资源局就下发了停工通知。但是在没有合法采矿权证的情况下,张建军所持股的L19坑口仍然违法购买爆炸物品,非法采矿。不仅如此,张建军还公然抢占中金公司1号、6号、8号坑道的财产设备,又利用L19坑口抢占了河南京都公司和河南省灵宝市郭氏矿业集团的两个坑口。后来,灵宝市郭氏集团和京都公司都已报警,但却遭到了中金公司潼关县“保护伞”的严重阻挠,迄今为止,公安机关依然无法查案。

张建军能如此以公权力干预司法,欺压农民工,性质恶劣,国法岂容!

还有,张建军和潼关县公安局、检察院个别干部合股的金矿安全事故频发:2010年以来,潼关县张建军占股坑口发生数起安全生产事故,仅中金公司一分矿640坑口发生矿难就有四起被瞒报:潼关县南头乡东马村的黑永平,在2014年3月18日洞内电击死亡;陕西山阳县的何太平于2014年8月24日在洞内400中段崛进时发生矿难死亡;重庆市的将年武于2014年8月13日因患有严重的隙肺病又拿不到工资惨死于洞内;潼关县太要镇西太渡村的张帅军,于2015年12月6日洞内被电机车线电击死亡;这些安全生产责任事故竟然都被瞒报和“私了”。

据有关证据显示,潼关县矿上大小事都得汇报张建军,并通过他协调解决,否则“发矿的事就会陷入困境走不下去了”。 张建军身为华阴市电力局副局长,公然违法违纪,插手矿产经营,操控整个矿上生产,这不仅严重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还引发群众对党员干部的信任危机。

2016年底,潼关县执法局上去二个矿执法,竟然不敢把张建军的坑口关停。县政府官员都害怕一个电力局长不成?为什么这些潼关县政府官员和中金公司高管到了张建军那里会畏其如虎而噤若寒蝉?

潼关有多名政府官员在中金公司入股经商。此前,农民工实名举报潼关县部分公务人员身为国家公职人员经商参股违法经营矿山,多次以暴力方法侵占公私财物,盗窃国有资产数额巨大等各种违法甚至犯罪事实。在被举报人当中,从公安局到检察院,再到执法局,官职最小的是潼关县执法局警长。

令费继腾难平的是:“我们160多名农民工冒着生命危险挖矿,合同到期后,工队完全履行了合同条款,温二井却以中金公司不给付民工工资、不按合同约定履行付款义务、拖欠农民工工资和安全生产押金共计1343万多元,到了潼关县政府为何无人敢管?”?

2015年农历腊月二十七,眼看就要过春节,农民工依然拿不到血汗钱。费继腾等人将中金公司与温二井幕后人张建军拖欠农民工薪资并纠集社会闲散吸毒人员打伤讨薪农民工事件发到新浪网、腾讯网上后,温二井那边终于有了回应。媒体报道的当天,中金公司董事长胡小龙、但辉(中金公司督察组组长)、袁海平(中金公司生产总监)与费继腾等人协商,温二井拖欠费继腾款项由彭正才出具授权委托书,直接与中金公司结算。但后来当我们拿着授权委托书找中金公司催要剩余劳务款项时,中金公司领导突然变卦不支付款项。后来听彭正才说,张建军从他们的账上下款50万元送给胡小龙,行贿中金公司高管的事!”

随后,费继腾无数次往返于潼关县、渭南市相关部门反映情况。在踏破两地政府门槛,解决依然遥遥无期的时候,费继腾又收到了威胁人身安全的短信、电话……

举报人费继腾认为,其实早在2016年1月间,彭正才和张建军就已经与中金高层领导续约。当时中金公司领导去张建军放贷公司召开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公司董事长胡小龙、总经理张永峰、副总张振祥和张建军、彭正才等人,中金董事长胡小龙因张建军坑口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不想给其续约,说张建军要想续合同就先把工程款给工人结了,不要让工人整天来找,不然就重新招标。但张建军当着众人面威胁胡小龙“这个合同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不信你试试看”,胡小龙因收了张建军的好处,也惧怕张建军的淫威,只好给其续约。

张建军他们的合同本来2015年12月10日就已经到期,后来是在2016年4月8日续签的,近5个月时间里,张建军在没有合约的情况下一直违规生产,这严重违反公司法的相关规定。签订合同后,中金胡小龙董事长与张建军勾结转移资产,并将乙方法人更改,以达到不支付劳动报酬的目的!

纵观恶意欠薪,有多少黑心老板就有多少凄惨的故事。但是中国一个堂堂的上市公司和占股的潼关县政府竟然发生了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情,令人难以置信!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国办发〔2016〕1号),确保农民工按时足额拿到工资,维护社会稳定,2016年11月14日,人社部、发改委、公安部、司法部、财政部、住建部、交通运输部、水利部、人民银行、国资委、工商总局、全国总工会等12家部委联合下发《通知》:要求从2016年11月15日至2017年春节前,在全国组织开展农民工工资支付情况专项检查。重点是招用农民工较多的建筑市政、交通、水利等建设施工企业,特别是政府投资工程项目建设施工企业。其中,因挂靠承包、违法分包、转包、拖欠工程款等造成的欠薪案件,由住房城乡建设、交通运输、水利部门负责重点督办。

不施重典,难除陈疴。我们不知此案背后还隐藏着几只黑手?

原文链接:http://www.jmyan.com/article-133736-1.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