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唐山欺压员工的“老赖”法人被曝殴打企业主

2017-05-15 11:14:22 来源:中国商务新闻网 责任编辑:蒋杰 字体:

日前,河北省唐山市参花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参花制药)员工和家属在网上实名举报该公司法人代表郑廷文。举报信中称,郑廷文在担任参花制药法人代表期间,“恣意损害、欺压药厂员工和药厂家属院工房住户利益,以赶走药厂的职工和家属院住户,最后达到其将土地变性为商业用地攫取更大利益之目的”,并破坏、污染药厂及周边环境,而对制止其破坏、污染药厂及周边环境的人,郑廷文还涉嫌恶意诽谤。而早在2016年,郑廷文就被当地法院列为老赖,对此,郑廷文却不以为耻。

而在媒体对此事进行披露后,“郑廷文继续嚣张跋扈。不仅指使社会闲散人员殴打相关职工,还对企业所有者进行殴打和恐吓。”参花制药职工不仅利益遭到侵害,生活也成了难题。目前,参花制药职工已经组织了职工家属代表会,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

法人代表用各种手段欺压员工

参花制药原为唐山市第一制药厂,2001年,唐山市第一制药厂被一个名为何东良的企业家整体收购,改制为参花制药。

2007年4月,何东良因故将参花制药委托郑廷文、郑玉刚管理,并由二人负责经营。

同年4月30日,交接双方专门召开了全体管理层和员工大会。大会上,参花制药负责人何东良称,为了保证郑廷文、郑玉刚善待大家(员工),他已经同时将一千万元委托给郑廷文,如果郑廷文不善待大家,他保证再将参花制药和这一千万元收回来。

参花制药员工透露,当天,郑廷文也在大会上承诺,他接手后保证不会改变大家的现状,“而且只能更好”,如果他没有善待大家,他会将参花制药和这笔款项再退给何东良。

参花制药员工在帖子中称,郑廷文经营不到一年,就将2004年才认证的GMP车间私自拆毁,“不到两年就将整个药厂迁走,还恣意损害、欺压药厂员工和药厂家属院工房住户,并放肆地破坏、污染药厂及周边环境。”

参花制药员工举报称,从2008年起,郑廷文就开始不断擅自调高家属院工房的水费电费,并在2008年当年就停止了供暖。

“2009年起,郑廷文就用尽各种手段损害员工利益,如开除员工娄丽妍,陆续逼迫王小东、胡志鹏等几十名药厂原国企药厂员工与企业解除劳动关系。”

对于拒绝缴纳高额水电费的员工,郑廷文则采取了极端手段。

参花制药员工在帖子中称,2012年11月,郑廷文纠结一伙人用钢板焊死了拒绝缴纳高额水电费的肖丙忠一家的大门,使肖丙忠全家再也不能进入。“室内直接损失虽然因为不能进入家门无法具体计算,但至少也得超过五、六千元。”后来,肖丙忠预感郑廷文会采取极端手段,只得提前将贵重物品运走,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至此,肖丙忠全家不得不另外租房居住,从2012年11月至今已经发生房租六万元左右。”

而从2014年起,郑廷文就对参花制药家属院工房停水、停电,使许多住房不得不自己打井取水。

更让职工气愤的是,2016年3月,郑廷文竟然逼迫参花制药家属院工房住户作为郑廷文的租户签订租赁期仅为一年的对外出租协议。

“因家属院工房住户蒋春颖拒绝在对外出租协议上签字,2016年4、5月间,郑廷文便组织纠结多人将蒋家门窗玻璃砸碎。没过几天,这伙人又将蒋家两道大门砸毁直接侵入蒋家住宅进行打砸,还将蒋家自己更换、添置的大门偷走。初步估算被损被盗的财物达三万元之多。在这伙人侵入蒋家住宅后,蒋春颖放在家中的十万元现金失窃。”参花制药员工在举报信中透露。

而这一切的原因,都是郑廷文想要达到自己赶走职工和家属院住户的目的,最后将参花制药土地变性为商业用地攫取更大利益。

法人代表变本加厉指使社会闲散人员殴打企业主

参花制药举报称,就在媒体披露郑廷文的恶行之后的2017年4月21日上午,郑廷文司机马某,带领一部分人员来到参花制药厂区南面,在郑廷文违法违规擅自超越规划红线,建筑的地面构筑物及房屋里挑拣其已填压在废弃物里的过期药品。

此举被职工发现后当即进行劝阻,职工家属住户代表樊淑君告诉记者,她告诉马某等人“郑廷文已经触犯法律,你们就不要给他效力了,挣钱被违法。”

“几个干活的闻听就有人说不干了,郑廷文的司机见状马上就骂,并对干活的工人喊道:‘找你们干活就干活,她还能把你们砍了’。”樊淑君说。

后来,厂区辖区果园乡派出所民警闻讯赶来,当着民警的面,“郑的司机走在后面,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民警出于保护,拦住了郑的司机马某,参花制药原职工娄丽妍也跑到樊淑君前面保护她,就在这时,“郑廷文的司机当着民警的面对娄进行殴打,并打倒在地,幸好民警在场才制止了过激行动,控制了局面。”

“5月9日下午,这一作案团伙的头目因为路过身边的家属院工房住户原药厂员工静国洲妻子看了他一眼,就抬手给了静国洲妻子几记重重的耳光。”何东良透露。

法人代表狂妄至极直接殴打企业主

记者了解到,郑廷文不仅指使社会闲散人员殴打企业主何东良,还直接殴打企业主。

参花制药所有人何东良告诉记者,4月25日,郑廷文到他家向被他司机马某殴打的“嫂子”道歉,“说是道歉实际是找茬来的,在谈退回药厂及一千万元过程中,郑廷文耍无赖并猛击我面部。”致其何东良面部“鼻外伤、两侧鼻骨骨折、两侧上颌骨额突骨折、左侧上颌窦囊肿。”参花制药职工王小东、娄丽妍、刘秀芬等人均在场。

这样的事情还不止一次,何东良称,郑廷文组织其实际控制的唐山兴隆钢铁集团员工等多人结伙殴打、威胁、恐吓他何家人以及家属院工房住户。

5月3日至5月9日,郑廷文从其实际控制的唐山兴隆钢铁集团调集因白天不敢生产而闲下来的数人加上社会地痞流氓多人,多次寻衅滋事,殴打、恐吓药厂院内人员。5月3日至4日,同样是上述这伙人两次殴打何东良。

5月6日下午发生的事情则更加恶劣,“这伙人手持棍棒及铁条对路过厂区大门的我和蒋春颖用铁棍进行殴打,将我头皮撕裂、一根肋骨打断,将蒋春颖腰2、腰3两根横突骨打断。

第二天上午,这伙人又纠结了多达三、四十人将何东良住宅团团围住,对室内的娄丽妍、王小东及其他人员进行谩骂、恐吓,时间长达10多分钟。

职工组织职代会维权

记者了解到,自郑廷文接收管理参花制药以来,不到一年时间,就将2004年才认证的GMP车间私自拆毁,不到两年就将整个药厂迁走,还放肆地破坏、污染药厂及周边环境,丢弃填埋大量过期药品,并恣意损害、欺压药厂员工和药厂家属院公房住户,采取封门及打砸的等非法手段。

而参花制药职工不仅利益遭到侵害,生活也成了难题。

职工家属住户代表樊淑君透露,参花制药职工李景文于2006年10月病故,其妻无工作,按当时的法律法规企业应给付其妻郑庆兰生活补助金每月50元,企业改制前后一直由企业发放。

“郑廷文接手后从2012年1月至今连着50元的生活补助抚恤金也不给了,按相关规定病亡家属的生活补助抚恤金已提高到300元了。”樊淑君称。

目前,为了维护广大职工和家属的权益,参花制药职工自发组织了职工家属代表会,维护自己的权利。

记者在参花制药职工家属代表会出具的一份要求中看到,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是参花制药自建楼的下水道已被水泥封死,现废水无法外排需立即解决,而家属院自建楼前堆放的建筑垃圾需立即清空。

“家属院已经被掐水掐电有几年时间了,职工肖炳忠家的大门被焊死已经有5年了,蒋春颖家被打砸一年了,屋内的损失一直没有赔付。开除员工娄丽妍,陆续逼迫王小东、胡志鹏等几十名药厂原国企药厂员工与企业解除劳动关系的问题要尽快调查解决。”职代会的要求中对目前参花制药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详细的阐述。

职工家属代表会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问题他们之前和郑廷文多次协商,却一直无果。

记者将继续关注此事,发回最新报道。

\

原文链接:http://cjxw.comnews.cn/minqing/2017/0515/20310.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SH009 )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