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导游地震后7次折返救人:无法忍受绝望的眼睛

2017-08-16 11:51:14    来源:新华网    

\

李文华

\

张立

\

旅游大巴被地震逼停在神仙池路口附近,碎石如雨落下。

李文华和张立的命运,在地动山摇的瞬间,联系在一起。

同是往返于九黄线上的导游,8月8日晚,带着旅行团,他们乘坐的旅游大巴被地震逼停在神仙池路口附近,碎石如雨落下。

懵了片刻,唯一的念头冒出:“生死有命,怕啥子。要一个都不少的将游客带出去!”于是,此前素不相识的两人,在这个灾难的夜晚,成为了最默契的搭档。

不足千米的路程,彼时艰险遍布。饶是如此,两个团的游客一个都不少被带出危险。

但救援在继续,两位导游,一次次折返,七度穿行险地,将伤员和被困群众,至少六人平安带出。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沾上鲜血和灰尘的双手来不及清洗,原本的衣服被磨得看不出颜色,整个人浑身就像是在灰堆堆里打了滚一样,然而,在那个黑夜,他们是近百游客心中安稳的存在。

23岁的导游李文华一直觉得自己挺爷们的,可是,坐在返程的车上,看着手机里蜂拥而至的数千条短信和留言,他还是忍不住开始哽咽,“活着,真好。”

“谈不上伟大,只是无法忍受那一双双绝望的眼睛。”李文华在朋友圈如是写道。

通道

扳树枝挪碎石

徒手扒出一条生命通道

灾难来得猝不及防。

原本平稳前进的车突然左右摇晃,生死几秒间,张立车上的司机师傅加速一脚油门,又倒挡一脚油门,错开落下的巨石,就在后面不远处,一辆旅游大巴已经被拦腰砸中,碎玻璃落满地。

“快!全部下车!跑。”张立用力靠在车外飞石的反侧,在轰轰隆隆的余震、嚯嚯珞珞的飞石中,心中默数,确定车上游客一个都不少的转移下车。

同一时间,不远处,李文华也忙着将游客疏散下车,“冷静!冷静!不要慌!”扒在飞石反侧,两位导游目光相触,会心点头。

“求求你们,救救我孩子!”混乱中,人群里传来带着哭腔的呼喊,满身是血的男人,湿淋淋的怀抱婴儿,一路奔跑。“怎么办兄弟?”张立看向李文华。商量后,张立负责将孩子送出去,李文华留在原地照顾游客。

张立将孩子紧紧护在胸前,一路飞奔。到达神仙池路口,将孩子交给骑摩托车的藏族大哥,他又再次转身继续回到游客身边。

“必须出去,留在原地只有等死。”深吸一口气,两人达成共识。李文华负责留在原地,安抚游客,统计受伤情况,张立则独自向前去探路。巨石、沙尘中,眼睛都睁不开,余震、哭泣里,一条走出去的生命通道亟需被打通。

没有工具,就用手!匍匐爬过石堆,张立将大树枝桠用力扳断,把挡在路上的石头咬牙推开,手脚并用,顾不上被划伤的伤口。快!再快点!回忆起那个黑暗的夜晚,张立觉得头脑一片空白中,这是他心中不断重复的声音。

终于,一条生命通道被扒出来!再穿越500米,到达上四寨,那里有相对开阔的区域,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转移

百余人生死突破

两车游客一个都没少

通道打通,只是开始。

接下来,是一场多达百人的生死大转移。顶着落石,踩着余震,跨越生死。

经过规划,转移分成了三大批,每批中又分若干小批,游客们三人五人组队,男人必须掩护老人和孩子。张立带游客先走,李文华最后撤离。“大家不要吵不要闹,这是地震,我们不能慌。”他重复地说着这句话,边说边组织游客动身。

路程并不遥远,如果速度较快,5分钟内即可到达。李文华和司机仁青带着7个女生最后撤离。7个女生中,有3个孩子,其中2个站在车旁发抖。“我能背一个,剩下的两个怎么办?”李文华有点着急。还没将心中的焦虑说出,大巴车师傅仁青一把将孩子放在背上,胸前还抱了一个。

“背、扛,总之快点带出去就对了。”如今,闭上眼睛,李文华还能想起在那条碎石飞溅的路上,发生的每一段对话。“大家不要哭不要喊,说话轻点,注意有没有落石……”

在几个树枝横亘的路段,实在扳不断了,张立三根树枝并一起,自己坐上去,压低枝桠让游客能够尽量轻松的通过。

到达上四寨后,他们在一个酒店前的院坝里落脚。这里比较平坦,相对安全。酒店给这群刚经历了生死的旅客点起了柴火,并送来被子、水和食物。篝火燃起,游客们席地而坐,有的在保平安,有的在发抖,有的在哭,有的互相倚靠。李文华各自开始点名。1号家庭、2号家庭、3号家庭,他的32个客人,一个都没少。火堆另一边,张立的客人也都完好无损。

手机信号时好时坏。有客人发出惊呼,“确定是九寨沟地震了,7.0级”。李文华随即借了部手机,向公司寻求救援。“不知道我们会困多久,大家尽量不要吃喝,把需要留到最后。”放下电话,他突然想起刚刚撤退时遇见的断手男人,于是转身重新向塌方区冲去。

黑暗中,李文华跑得很快。他什么都没想,只知道自己一定要把人救出来。男人的手和脚受伤了,头上也在流血,缓慢地走在路上。找到伤者后,李文华把他背起来,穿越落石和塌方区,向上四寨跑去。伤口很疼,伤者忍不住发出痛呼。

“非常时期,你忍忍。”沿途,一根半米高的树枝成为障碍。使出全身力气,李文华把伤者举起放在树枝上,待自己跨过后,又重新背起。

夜深,他们再没有任何对话。伤者手上的血滴下来,浸在李文华的衣服上。喘息声、落石声、脚步声、呜咽声交织在漆黑的夜空中。

折返

7次重返塌方区

肩背手担救出6名伤者

回到酒店院坝,李文华脱下湿漉漉的上衣,那上面有血有汗,也有伤者的泪水。

“怎么办,我的团里还有人没出来!”人群中,一位女导游向张立和李文华发起求救。来不及思考,李文华套上衣服便和张立向塌方处冲去。

路上,他们遇见两个当地警察。四人当即组队,开始搜寻。黑暗中,循着哭喊声,他们看见一对坐在路边的母子。“救救我妈妈,她腰受伤了动不了。”李文华看见,孩子约18岁左右,手受伤了,胳膊处夹着一把伞。孩子说,他以为撑着伞,就能挡住不断掉落的石头。

张立和其中一名警察继续往里搜救。李文华则和另一警察带母亲和孩子离开。由于阿姨腰伤严重,他只好选择背她撤离。李文华个子不算高,1米7,118斤。而他背上的伤者,有140斤。和警察轮换着,两人将受伤的母亲背出危险地带。

抵达酒店后,李文华的脚站不太稳,“一直发麻”。休息约1分钟,两人又朝塌方区赶去。“因为张立他们还在里面。”

第三次进入,他们遇上了麻烦。一辆私家车中,司机被困在车里动弹不得。“他的手和脚应该都骨折了。”最好是用担架送出去。时间紧迫。两人又重新出去找担架,所幸,一位福建游客车上有备着。于是,第四次进入,将受伤的司机,在乱石余震中,抬出危险的塌方区,转移到人员集中的安置点。

接下来,第五次、第六次、第七次,“能救多少就救多少!”在一次次的往返奔跑中,李文华和张立,带出的有伤者、也有其他被困的游客和村民,他们没有仔细数过,但是被这两位导游带出的其他受伤游客,至少在6人左右。

一趟趟的出去又返回,一次次的背起又放下,这个夜晚,冷月清辉。相对于黑暗中时刻紧逼的危险,张立更抗拒的是人少力薄的无奈,“我们几个人,保证了团里的游客一个都不少,但还希望能帮助到更多人。”

未来

他始终坚信

有一天会再回九黄线

一夜奔波,席地而坐,李文华感觉自己累瘫了。手机仍没信号。他想起自己的父母,用借来的手机往重庆家里打去电话。

“喂。”电话那头,父亲熟悉的声音传来。他的父亲还不知道儿子遭遇了地震。“我问爸爸你睡觉没?他说睡了。我又问明天上不上班,他说要上班。我说,嗯,那你睡嘛。就把电话挂了。”挂掉电话的那瞬间,李文华觉得,只要父母没事,就算自己不幸遭遇伤亡,也无所谓。

看着眼前游客们疲惫无助的脸庞,张立同样一夜无眠。他心里一直想着,“天快亮吧,只要天亮就好了,天亮后一切都好办了”。凌晨4点多,救援和医疗队伍都带来了食物,也送来了信心和希望。

9日早上8点多,李文华的电话有了信号。滴滴滴,100多个电话提示传来。打开微信,1000多条未读消息让这个在九黄线上奔波了3年的导游,哭了出来。“心里的那根线彻底崩了。”为了不让游客看见,他转过身去,用衣服悄悄抹掉。“就觉得活着,真好。”

当天下午3点,团里的所有客人全部安全撤离。他也坐上回成都的车。凌晨,车抵达成都。窗外,灯火阑珊。他有些恍惚,感觉地震就像一场梦。梦里,有游客的呼喊,有滑落的碎石,有孩子的啼哭,有燃烧的火堆,还有那个往返7次救人的自己和张立。

他在朋友圈这样记录:今夜的风扇和昨夜的火堆,让我难辨真假。迷迷糊糊到达成都,好像过去的44小时就是一场梦,一场不愿被提及的梦。直到现在,仿佛还能感受到大地震动,还害怕靠墙的位置是否牢固……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谈不上伟大,只是无法忍受那一双双绝望的眼睛。

回到成都快一周了。李文华还未平复,“特别怕听到麻将声”。由于九寨沟景区已经暂停接待游客,李文华也因此“失业”。去了趟峨眉山,平时就待在成都。至于未来,他还是想继续做导游,因为这个行业能让他感受到“自由”。“或许去带亚丁、海螺沟、毕棚沟等景区的团吧。”

不过,他始终坚信。终有一天,他会再回九黄线。(记者 杜江茜 殷航 受访者供图)

原文链接:http://news.xinhuanet.com/local/2017-08/16/c_1121490595.htm

(编辑:信息聚合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