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风光老总”暮年之“围城”

2017-10-13 16:31:09    来源:网络    作者:李 新

文 / 李 新 常 亮

日前,“国祯集团”接二连三地被曝摊上了大事。

一是“国祯集团”与“国祯燃气”对簿公堂; 二是“国祯集团”被控告涉嫌两宗罪名:抽逃巨额注册资金、套取巨额贷款。

奇怪的是,这是一家集团公司中母公司与子公司间的白热化互怼。

而这些敏感事,被指都与今年75岁高龄的“国祯集团”老总李炜一一有关。

另外,“李老总”的后院——内室家事,也被曝“起火”震荡。

……内忧外患,似乎在这一刻暮年的节骨眼上,都挤爆到了一块儿了。

\

究其起因,似乎早有隔阂与安排预兆。

“国祯燃气”的董事长刘莎主掌“国祯燃气”10年,公司几乎一年一个样,效益翻番,市场看好,而且正筹备上市。

而在这之前的“国祯燃气”已被更换了13任一把手,且连年亏损。

刘莎当年从阜阳市颍州区副区长的位置上辞职,是被“国祯集团”老总李炜聘请安排在“国祯燃气”执掌任职的(前三年担任“国祯燃气”总经理职务)。在老员工们看来,没有刘莎,“国祯燃气”就不可能取得如今的成绩。刘莎对此功不可没!

但现在双方矛盾闹起后的“国祯集团”老总李炜却对外宣称“我们在用人的时候对刘莎的考查并不是很好”。

而“国祯燃气”的刘莎则认为,李炜在早期对自己的口头承诺迟迟不兑现,从2008年开始就不断跟李炜提及公司股权问题,但到2010年感觉自己跟李炜已经“有点不太对劲”了。

“国祯集团”成立于1994年6月,经过20多年的拚搏,“国祯集团”日益红火,“国祯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李炜因此曾先后多次荣获过省市表彰及荣誉称号,“国祯集团”也成了当地有名的大企业,“国祯集团”与董事长李炜可谓风光云涌,春风得意……

但是,在“国祯集团”的子公司“国祯燃气”即将上市之际,却突发出这场内部的股权风烟之争,实在是让“国祯集团”董事长李炜百感焦心。这次母子公司间的白热化互怼冲突与欲对子公司“换班”之谋策,也许是“国祯集团”在以往十多年中顺利更换了“国祯燃气”13任一把手行例中最为棘手的一次,也许也是叱咤风云市场几十载,而今已七十多岁亲临暮年的李董事长所面对的最为老心伤骨的“厄”之挑战。

因为,“国祯燃气”日前以该集团及领导涉嫌抽逃巨额注册资金、套取巨额贷款两宗罪名,已向当地公安机关进行了控告。

而且,“国祯燃气”的控告,似乎更有真凭实据,出示了相关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

依据“国祯燃气”提供的鉴定资料显示:“国祯燃气”成立于1997年11月,设立时注册资金(货币)200万元,没有到位。其股东为“国祯能源”和孙×军(孙×军为挂名股东。“国祯能源”系“国祯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1994年6月)。

“国祯集团”对“国祯燃气”三次增资扩股(货币)计7600万元,抽逃7590万元;2016年12月最后一次增资扩股2344.55万元(股东为“国祯能源”),没有召开股东会,也没有通知全体股东,公司48位股东只有10位股东在事先拟好的股东会决议上签名。此次增资将自然人小股东股权比例由17.88%稀释至14.1986%。

2003年,“国祯能源”申请到日元贷款158,264,826.86元人民币,按照规定由借款人向设备供应商支付设备款,由设备供应商向“国祯能源”提供设备,“国祯集团”授意“国祯能源”向供应商支付“手续费”后,套取、挪用日元贷款119,763,395.53元人民币。

围绕“国祯燃气”已经控告的涉嫌抽逃注册资金、套取巨额贷款俩罪名,“国祯燃气”认为只要抽逃资金的数额巨大即构成犯罪,并且依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之规定: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抽逃出资数额在30万元以上并占其实缴出资数额60%以上的应予追诉。

关于2016年12月最后一次增资扩股的股东会决议的效力认定问题,“国祯燃气”也认为该股东会决议程序上存在重大瑕疵,48位股东只有10位股东在事先拟定的股东会议决议上签名。且该股东会决议实体上严重侵害了《公司法》第三十四条公司新增资本时,股东有权优先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认缴出资规定的该小股东按实缴出资比例认缴出资的法定权利,“国祯能源”对“国祯燃气”增资扩股后,公司47位自然人小股东股权比例被稀释,该股东会决议因违反《公司法》的规定而无效。

说到控告“国祯集团”李炜涉嫌套取、挪用日元贷款的行为,“国祯燃气”反映“国祯能源”是日元贷款的主体,是“国祯集团”实际控制的公司。涉嫌犯罪的前提条件是被挪用的日元贷款最终流向行为人个人或亲属所控制的账户,数额巨大,多年未予归还,根据刑法规定构成职务犯罪。

如果上述这些“事实”坐实,这无非是对“国祯集团”及主要领导致命一击。

然而,孰是孰非,都必须要面对。

对于上述指控,李炜则对媒体的公开表示是,“国祯集团”有支配贷款的权利,此日元贷款所有的最终用途,均是用在了“国祯燃气”的相关燃气工程建设上,并且“国祯集团”陆续偿还了部分日元贷款。

但刘莎和“国祯燃气”的管理团队坚持表示,日元贷款用途并不如李炜所言用在了燃气上,甚至有部分日元贷款最终不知去向。“国祯集团”偿还日元贷款的钱,是由“国祯燃气”事先给“国祯集团”的。

“国祯集团”与“国祯燃气”间不但在各自的官方网站上频频拟发出具有强烈针对性的决议、声明与声讨,相互反击,隔空交锋,剑拔弩张,而且其事态与格调也随时日不断急剧升级……

据刘莎讲述,在双方争执不下时,考虑到对“国祯燃气”上市不利影响,今年的8月,刘莎和李炜在合肥的一家酒店内进行过一次会面,企图言和。

但据结果反映,最后结果也未尽人意。

职工们所说的部分日元贷款最终不知去向,那流向哪儿了呢?

据该集团母子公司多位知情人士反映,有部分资金去向了国外为其一孩子用于了购房和生活所需等,还有的贷款被其打到了其亲属及其控制的账户。

知情人士反映,李炜不但曾经创造了“国祯集团”的多个风光历史,别看现在与子公司怼告,而且当年的他在事业发展中也同样上演着多段的艳福婚史,在当地及公司上下颇为人知。

十一刚过,网络上一篇热文引发关注——《安徽知名企业家、董事长抛妻害子丧尽天良》,网文内容详尽而惊悚:称安徽省知名企业“国祯集团”董事局主席李炜,掏空企业,生活糜烂,“玩弄”抛弃多名女性,近七十的他结识现任年龄小其40岁的王某,随后共同生活并育有一子,却以种种借口拒不履行法律程序,拒绝履行抚养义务,甚至被指指使不法人员对王某车辆扎胎放气,意图解决王某和孩子。网文还称李还扬言,要把王某送进监狱,让王某偿还欠款……等等。

网文是否属实?媒体联系上了当事人王乐(系化名)。王乐表示:网文所言,事据凿凿,完全真实,如有虚假,她愿负全部法律责任。

王乐透露:李炜,1942年出生,上世纪60年代大学生,文革后受重用,90年代初从地方当升至省电力局副局长。在对外宣传中,李炜号称“弃政从商”,实际是李在省城电力系统任职时和一有家庭女下属发生不正当关系,被多方上告举报,李受处分后而被迫下海经商。随后,李抛下结发妻子和那位女下属结婚。开办公司后,李在公司内外又物色到了其他女性,不久又抛弃了第二任妻子。

王称,2010年李想法设法接近她,王乐小其40岁,李与王同居后,王乐提出正式结婚,李却不断找出种种理由拖延不办。在王乐催促下,2012年9月18号李的生日当天,在六安两人举办了婚宴,“国祯集团”高管和一些员工参加了典礼。然而典礼过后,李依然不同意办理法律手续,借口集团下属企业国祯环保要上市,谎称上市期间办理结婚证,证劵会调查会影响上市,等到怀孕再说。2014年8月1日国祯环保终于上市,同年王乐也生下一名男孩。然而此时财富陡增的李炜也彻底翻脸,玩起了“人间蒸发”,让王见其无人影,找其无踪迹。李甚至放风说孩子不是自己的,要做DNA鉴定。面对这种近乎侮辱的做法,王乐选择了忍耐,同意鉴定。但是李又耍起了花招,DNA鉴定被其“搁置”。如今王乐和孩子的生活都成了问题,每当到集团讨要生活费,李拒不见面,还安排人员对其母子污言秽语,极尽攻击之能事。

王乐透露,“李炜平时对慈善和传统文化几个字时不离口,然而干的事令人发指”。王称,孩子出生前后,李曾拿出一笔钱说在美国买了一套房子,并让王乐在一堆英文文件上签字。然而,事后王乐才知道,李原来在其中夹了一张英文欠条,欠条内容是这笔钱是王乐从李炜处借款,日后需偿还。王乐得知后极为愤怒,找李讨说法,李却宣称王如果欠钱不还,就报警,把王送进监狱。

“李炜走大路,却连个路边都不给人留”。如何解读老总的事业成长与婚姻人生,也许众说纷云,李老总也是一个“当局者迷”?

势均力敌般的对垒较量,除了暗藏着原本“光鲜”企业管理背后存在诸多缺陷与弊端的不利一面外,同时至此看来,“风光老总”至暮年的“婚姻”之缘也遭遇不顺与困顿……

在联系“国祯集团”李老总未果后,媒体找到了“国祯集团”部分知情人士,这些人对王乐反映的问题给予认同。

其实早在上半年“国祯燃气”与“国祯集团”隔空交锋互怼的官网上,“国祯燃气”也曾在《阜阳国祯燃气有限公司全体员工致国祯集团李炜的公开信》中公开指出过“李老总”“……当您在中华传统文化讲台上对员工侃侃而谈而转身抛妻弃子”的长长檄文。

行胜于言。“风光老总”遭遇晚年之“厄”,不是一件快事。据了解,“国祯集团”不光有股东、个人的权益,还有部分国资的利益。

“国祯集团”与“国祯燃气”互怼经过,颇为激烈而又旷久。从“国祯集团”与“国祯燃气”股权争纷互怼、对簿公堂,到“国祯集团”以领导干部体制改革更换子公司执掌人,再到“国祯燃气”向公安机关控告集团公司及领导涉嫌抽逃巨额注册资金、套取巨额贷款罪,以及王乐女士的维权……在安徽发生的这一幕幕沸热而又旷日的“围城之困”大战,何时终落帷幕?以什么样的方式落幕?

人们期待着相关部门及时介入,早有公正分晓。

(编辑:蒋杰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