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制 |社会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费 |时评 |人物 |普法 |调查 |科技 |地方 |政务 |财经 |娱乐 |旅游

湖南常德亿万富豪向光汉的黑白多面人生

2017-12-04 15:48:18    来源:消费者报告网    

本报常德讯:(记者叶剑锋/张明艳)2017年11月6日,本报以《常德一简单追款案因腐乱法17年四级法院多次裁判至今无正果》为题,披露了李高庆和李光华父子状告向光汉如何买通法院拒交拆抵工程款的九套房的黑幕。报道发出后,中央和地方多家新媒体转载,不少读者或网友打来电话 ,质疑向光汉的为人,建议记者对其人生做一次全面调查。

\

向光汉,1954年4月1日生于湖南省桃源县马鬃岭乡平安村一个农户家庭。据知情人介绍,这个农家子弟 依靠自身的智慧和若干年的努力,如今成为了常德市首屈一指的传奇人物:有人说他坐拥10亿以上的财产,在常德市中心拥有“向都国际楼盘”和“向都宾馆大厦”等多处房地产;有人说他是部队正师级大校退休干部;还有人说他是湖南省的人大代表。诚然,在调查中,更多人反映的是他头顶这些光环背后的负面新闻:

一是正师级大校的真假和来历不明。据李高庆介绍,向光汉1971年入伍到原广州军区某部当战士,1975年退伍回乡务农,之后在桃源县供销社做过临时工,后因企业倒闭再次回乡务农。据向光汉的好友刘志清说:“1992年贫困潦倒的向光汉找我算命,我指点他向东去创天下并给了他4000元做盘緾。”不料,他这一去却打了个改变一生的大翻身仗。据向的战友告诉记者,向光汉来到广州后,找到了后任深圳军分区副司令员的A,A又引向光汉认识了时任广州军区联勤部主要领导的B,B也是桃源老乡,于是,“老乡见老乡,关系响当当”。诚然,向光汉从此时起,就开始做倒卖军需闲置物资赚钱,也有人说他是利用军队配合缉毒的身份,把缴获的毒品又转手卖给他人发财。至于他退休时的正师级大校身份的确是个迷,据记者致电原广州军区原联勤部一名副部长,他说不认识向光汉,也不知道他的军官身份是真是假。李高庆说:“向光汉与常德讯华城建开发有限公司签订《项目合作协议》时,别人落款是身份证号,他则落款:“向光汉,军官证号:2627339。”在老李看来,向光汉的军官证五成是假的,就是真的也是他花钱搞关系买来的。他说:向光汉原只有高小文化,无特长,怎么能在从1992年到1998年的6年时间里混出个正师级军官了呢?

二是湖南省的人大代表称号是非法获得的。向光汉有三个身份:一个身份证是湖南桃源县马鬃岭乡平安村人。据记者查实,他从2002年与李高庆父子打官司至2014年都利用这个身份证并且被法律文书认定;二个身份证是广东省广州市从化区口街新城东四巷9栋309房,只是出生年月改成了1956年4月1日生;三个身份是前叙的标号2627339的军官证。据了解,向光汉从1999年起就长期在常德做生意,军队身份和广东省籍身份怎么能在湖南当选人大代表而且是省级人大代表呢?显然有问题。

\

三是亿万富豪的资产来历被质疑。在采访中群众反应最强烈的就是这一点:首先是资产获取手段不正当,以向都宾馆为例。1999年初,向光汉从广州返回常德经商。据李光华反映,当时他把钱存在工商银行,约1000多万元,其中有一次就存了500万元。于是有人建议他租或买下市中心的最高建筑物——机电大厦(也就是现在的向都宾馆所在地,以前叫宏大宾馆)。对此建议,他欣然接纳。不可思议的是,向光汉居然能从部队开具介绍信,以军需之名,不按规定通过竞标,就以很低的价格(此价至今对外保密)将其买下。据当时常德市政府派出审查该大厦买卖合同的律师告诉记者,他当时就感到惊讶,但市经委的领导告诉他,买家是部队,地方上要拥军呀,然而,时至今日,这座大厦也没做军需之用,而是姓“向”了。其次是经营不合法。据曾经在向光汉手下工作的一名经理对记者说:“向光汉的资产来源大部分是非法的。”他举例说,他开向都宾馆每月都要亏二三十万元,但向光汉从不在意,他开宾馆招募女服务员,一是供领导玩,如已被判刑的原市委书记程海波就是该宾馆的常客,有人把向都宾馆比做赖昌星在厦门的“红楼”。二是供自己玩。向光汉先后找了五个老婆,还要不断玩服务员,他招的女服务员必须奉献给他,他指哪个女服务员今晚和他过夜,只要不从,立刻被当天解职,决不会留她到第二天,而那些顺从者则可以升官加工资,曾有位瘦高个长相甜美的大堂经理,就陪了向光汉很多年。据介绍,因为这些女服务员常陪上级领导,向光汉在常德市搞工程或要项目,就没有人敢和他争,也没有他要不到的项目。他甚至公开对外说:“市委领导,我个个敢骂,公安局长我要他现在来,他就不敢晚一小时来。”

为了弄清向光汉是怎么赚钱的,记者设法采访到了跟随他工作多年的一名男士。他说:”向光汉赚钱有两条歪道是公开的;一是放高利贷,他放高利贷数以亿计,月利息是7.5分,有的高达10%。他追高利贷的方法是派黑社会的打手 24小时跟踪威胁对方,现在向都宾馆的一楼茶厅就是“黑人”云集的为他议事的专门场所。当然,有些高利贷数额比较大的,债主也不怕事的,他就只好打官司收回高利贷。例如:现在就有两起数以千万计的高利贷官司在常德市鼎城区法院打,一名债务老板叫高启典,另一名债务老板叫余进新。他们一谈到向光汉就说是“流氓地痞”或“人渣”,对他恨之入骨。

二是开设赌场,为了让向都宾馆“田内损失田外补”,除做放高利贷议事场所和供上级领导吃喝玩乐之外,向光汉还在此开设赌场。据公安部门的人说:“向都宾馆的法人向光汉是军人身份,他同市里的领导称兄道弟,我们哪敢去查宾馆查涉黄涉赌?”因此,多少年来,向都宾馆成为群众反应强烈的“法外之地”。向光汉开设的赌场每场规模都很大。据一位王姓知情人告诉记者:有个外号叫刘老六的老板,带200万元去向都宾馆参赌,输光后向光汉又不断给他借高利贷,结果那天他输掉了800多万元,害得他至今在外躲赌债。

\

常德市亿万富豪向光汉究竞是位”英雄“还是如他的对立面说的“地痞流氓”。记者这里不作定论,但他的所做所为,肯定不像军人,也不像正派生意人,更不像中共党员。记者建议中央或军队有关部门看了报道后,对其中披露的事实依法依规进行认真的查处,让向光汉这位流离于军队和地方的两不管的传奇人物接受纪律和法律的审查,真正做到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

原文链接:http://www.ccreports.net/survey/2017/1471.html

(编辑:李维 )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 法制
  • 社会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费
  • 时评
滇ICP备13003036号-1 法制与社会杂志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